欢迎来到人人文库网!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人人文库网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丁戊奇荒述略.doc

  • 资源大小:62.34KB        全文页数: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2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2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丁戊奇荒述略.doc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丁戊奇荒述略“光绪三、四年大□”,即18771878年发生在中国大地的特大灾荒,是用“丁戊奇荒”这样骇人的字眼载入史册的。“丁戊奇荒”,又称“丁丑奇荒”,主要是发生在丁丑、戊寅两年。见张之洞张文襄公全集奏稿卷三。这场一百年前的大灾荒,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灾荒之一,灾害极其严重,对当时整个社会生活和以后历史都有十分深刻的影响。它对研究清史、近代史、经济史以及灾荒史来说,不能不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课题。“丁戊奇荒”起于光绪二年(1876年丙子),止于光绪四年(1878年戊寅),光绪三年(1877年丁丑)最严重,连续了三年。这时是在外国资本主义侵略势力发动两次鸦片战争之后,是太平天国农民大起义、捻军起义和少数民族起义失败之后,中外反动派已经勾结起来,开始在中国建立起半殖民地半封建统治秩序,也正是清政府的所谓“同光中兴”的开始阶段。就在这“一大变局”的时期,年幼的光绪载□承继早已腐败了的清王朝的皇位。光绪可能是历史上最不幸的君主,他刚刚上台,一场伴随着人祸而来的特大天灾,便迎面扑来。1876年春夏两季,南方沿海各省由于雨量过多而遭到水灾,广东、福建两省最为严重。同时,长江以北各省普遍干旱,广大地区夏秋两收完全受到破坏。次年,即光绪三年,北方九省大部分地区再次遭到更严重的旱灾,很多地方又发生蝗、雹、疫等灾情。这次大灾荒延续到1878年,直隶等一部分地区拖到了1879年。据不完全统计,仅山西、河南、直隶、山东四省,1876年就有181个县受灾,1877年为274个县,1878年达285个县。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34页。这次自然灾害,最严重的是山西、河南、陕西、直隶、山东的旱灾,其次是湖北、安徽等一部分地区的水旱灾害和广东、福建的水灾,南方其他地区和长城以北还获得了较好收成。在这连续三年大灾荒里,受到天灾严重袭击的饥民达二亿人口,占当时全国人口的半数。死亡于饥荒和疫病者一千万左右(也有人分别估计为九百万、一千三百万人),从重灾区逃荒外地的人数达到二千万以上。参见光绪东华录中华版第1册;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2卷;东方杂志第26卷第5号等。仅山西一省一千六百万居民中,就死亡五百万人,还有几百万人口逃荒或被贩卖到外地。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2卷,第340页。在旧中国,每遇较大灾荒总是“饿殍遍野”,“十室九空”,“赤地千里”。“丁戊奇荒”发生在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和腐败反动的清王朝统治下,灾情更为严重,灾区一片凄惨景象。请看山西1877年山西巡抚曾国荃向清政府奏报“晋省迭遭荒旱,赤地千有余里,饥民至五六百万口之多”,“树皮草根之可食者,莫不饭茹殆尽。且多掘观音白泥以充饥者,苟延一息之残喘,不数日间,泥性发胀,腹破肠摧,同归于尽”。“询之父老,咸谓为二百余年未有之灾”。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1页。王锡纶在丁戊奇荒记中写道“山西无处不旱,被灾极重者八十余区(县),饿死者十五六,有尽村无遗者。”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2页。清政府派往山西赈济的大员阎敬铭在报告中也说“奉命周历灾区,往来二三千里,目之所见,皆系鹄面鸠形;耳之所闻,无非男啼女哭。枯骸塞途,绕车而过,残喘呼救,望地而僵。统计一省之内,每日饿毙者何止千人。”光绪朝东华录中华版第1册,总页514。河南1877年12月7日申报登载“今岁豫省之灾,亦不减于山右(指山西),灾黎数百万,几有易子析骸之惨”。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4页。次年,袁保恒奏议中说河南“成灾七十二处(县)之多,通省核计,已十分之七。受灾之重,为二百数十年来所未有”。灾民“不得不逃亡四出,扶老携幼,号泣中途,带病忍饥,踉跄载道”。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4745页。直隶河北省从1878年延续到次年九月的荒旱,致使“保定以西,河间以南,旱蝗相乘,灾区甚广。春间犹采苜蓿、榆叶、榆皮为食,继食槐柳叶,大率一村十家其经年不见谷食者,十室而五;流亡转徙者,十室而三。逃荒、乞丐充塞,运河官道之旁,倒毙满路。”张文襄公全集奏稿卷一。到河间放赈的一个官员在日记中写道“年青的人们被出卖,特别是女子被带到南方去。儿童样子最为可怕了只剩下枯干的皮包骨头,肚子膨胀(他们的食物是杂草和树皮),面色青黝,两眼发直。”有些人“竟在领受赈济的动作中倒死在地下”。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2卷,第340页。陕西申报于1877年10月3日登载“秦中自去年立夏节后,数月不雨,秋苗颗粒无收。至今岁五月,为收割夏粮之期,又仅十成之一。至六七月又旱,赤地千里,几不知禾稼为何物矣。饥民相率抢粮,甚而至于拦路纠抢,私立大纛,上书‘王法难犯,饥饿难当’八字。粮价又陡至十倍以上。”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6页。上述史料只是从同类大量资料中选择出来的几例,从这里已经不难看到那幅重灾区凄惨绝顶的图景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这场特大灾荒呢简单地把灾荒归结于社会原因,那当然是不妥当的。这次大天灾首先是自然现象的反常引起的。北方经常出现旱情,但连续三年大面积的奇旱还是罕见的。然而,天灾又恰恰是和人祸相伴随,吃人的社会制度必然造成吃人的天灾。“丁戊奇荒”严重到如此程度,不能不深刻反映当时农业生产力遭到破坏的状况。那时社会制度反动,农业经济落后,生产力低下,农民极端贫困,不可能有控制自然灾害的能力;反动统治者只知搜刮掠夺,并不关心防灾抗灾的建设,乱伐森林,水土流失,水利长期失修,这就极大地加重了自然灾害的严重性。“丁戊奇荒”,就河北省来说,就是由于“河务废弛日甚”。“凡永定、大清、滹沱、北运、南运五大河,又附丽五大河之六十余支河,原有闸坝堤埝,无一不坏;减河引河,无一不塞。”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17718页。全国也是如此,当时有名的改良派思想家王韬正确指出“今河道日迁,水利不讲,旱则赤地千里,水则汪洋一片,民间耕播至无所施。”王韬□园文录外编卷一。反动统治阶级不但不能采取有效办法积极救灾,反而趁火打劫,更直接地制造了饥荒。清王朝认为救灾“首曰诚祈”,把“拈香祈雨”、“设坛祈祷”等愚昧活动用来自欺欺人,做为“第一要务”。虽然也采取若干“开仓平粜”,设立粥厂,“以工代赈”,“捐廉(停俸、减俸)救荒”,“捐输(卖官)赈灾”,“收买蝻子(蝗虫)”等措施,但收效甚小,却有利于地主官绅进一步掠夺压榨饱受饥荒苦难的灾民。清政府注意的是灾荒影响税收和它的统治,并不关心广大灾民的死活。反动政府为了多征二十倍的田赋,竟允许种植鸦片。这次灾情最重的山西、陕西,都是种植鸦片很多的省份。1877年山西省耕地面积约为530万亩(当时全国耕地约八亿亩),有60万亩好地种鸦片,占九分之一强。难怪山西巡抚曾国荃说“此次晋省荒歉,虽曰天灾,实由人事。自境内广种罂粟以来,民间蓄积渐耗,几无半岁之种,猝遇凶荒,遂至可无措乎。”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60、457-459、462-463页。继任山西巡抚张之洞也指出“丁戊奇荒,其祸实中于此”。“垣曲产烟最多,饿毙者亦最多。”张文襄公全集奏稿卷三。户部官员为了每年额外得到三万两所谓“饭银”,一再拒绝御史们“暂停以粮酿酒”的要求。而当时仅直隶一省每年酿酒就消耗粮食几百万石。光绪朝东华录第1册,总页570571。清政府面对严重灾情,仍以“已有定例”为名,不肯缩减宫廷的庞大开支,继续筹巨款大修西太后的颐养宫殿,修建同治皇帝皇后的陵寝,还向各地采办各种奢侈品。言官们对此多次谏阻,都遭到“著毋庸议”的严词拒绝,甚至“传旨申斥”。灾民身陷绝境,纷纷倒毙,而封建官僚们仍然作威作福,欺压百姓。礼部尚书恩承等去四川由晋陕灾区过境,地方政府“虽人夫死亡,车马倒毙,(仍)百计备支,不敢缺少”,可是这位尚书大人“行至晋境,每处常带轿夫,杂费折钱百数十千;门包零费,银数百十两;酒席折价外,又用燕菜烧烤及海菜多桌;大车轿车四十余辆,驿马民马六十余匹。合计一日尖宿之费,官供民派,需银千数百两”,仍不满足,竟然“需索杂费,闹至县署”光绪朝东华录第1册,总页758。在那黑暗腐朽的封建官僚体制下,尚书承恩的恶行能是个别事例么他们完全不顾广大灾民在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加重灾情饥荒是人民的灾难,又是豪绅、贪官、奸商、高利贷者大发横财的良机,有所谓“一欠等三收”。地主豪绅借机兼并土地;贪官“吃灾卖荒”;高利贷者“越境放债,贱准地亩”;奸商“囤积居奇,操纵粮价,致使粮价暴涨数倍、十数倍不止。”皆见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534538、547563、594页。他们还趁灾民危难之机,与人贩子勾结起来,大批贩卖人口,仅灵邱县县衙的登记簿上,“就有十万以上的妇女和孩童被出卖了”。1878年PEREDEMARCHI的饥荒报告,引自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2卷,第340页。交通落后,固然影响了粮食运入灾区,但是当时各省之间也不可能有统筹全局、互相协作、支援灾区的风格。河南当局曾得到朝廷允许,向产米多的江苏省请求借几万石义仓陈米。江苏的官绅们经过“反复筹议”之后,答以“万难借拨”,仅仅拿出二万两银子捐款,搪塞了事。光绪朝东华录第1册,总页570571。外国资本主义在华侵略势力,自然不会放弃利用中国人民这次灾难,进行侵略活动。本来发生“丁戊奇荒”,就是和外国资本主义日益加深侵略分不开的。灾情发生后,他们又大肆活动,不仅外国教堂贱买土地,拐骗人口,并且各国利用清政府国库涸竭,力图对它借贷,以便充当大债主,进一步控制中国的财政。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2卷,第341-342页。同时,外国侵略势力开始将洋米洋面倾销中国。1867年我国始有洋米进口的记载,“丁戊奇荒”时洋米进口已达到一百万公担,价值一百六十万海关两。不久面粉也开始大量进口了。中国是世界上产粮最多的农业大国,但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统治下,粮食进口却越来越多,到1933年已达到三千五百万公担以上。显然,光绪三、四年这场大灾荒,是粮食由出口而转为大量进口的关键。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73774页。粮食和其他商品进口增加,由于大灾荒而使农产品和有关原料出口减少,中外贸易发生了新的变化根据光绪朝东华录第1册光绪2、3、4、5年统计列表。(附图)上表清楚说明,“丁戊奇荒”之前,出口远多于进口,出超达一千余万两;大灾荒改变了中外贸易状况,出口锐减,进口增加,入超近一千万两,灾荒前后呈鲜明的对比。“丁戊奇荒”发生后,封建统治阶级和外国侵略势力不但没有减轻灾情,反而加重了灾情,造成了灾民的大灾难,使灾区失去了生机。在天灾人祸的巨大压力下,灾民不得不起而反抗。毛泽东同志指出“在外祸、内难、再加天灾的压迫之下,农民广泛发动了游击战争、民变、闹荒等等形态的斗争。”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46页。前面所谈到的陕西灾民抢粮活动和举起“饥饿难当”大旗的民变,就是这种反抗斗争。这类斗争在各地都不断发生。但是,“丁戊奇荒”并没有形成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由于饥荒奇重,上千万人口死亡,活着的灾民不得不四处逃荒。皖北灾民逃向扬州一带,山西、陕西灾民逃亡西北蒙古地方,山东、河北等地灾民大量向东北逃荒。据申报记载,1876年9月仅由山东到牛庄的难民,一天就超过八千人。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935页。关外移民的高潮就是始于19世纪70年代。灾民大批逃到边疆地区,冲破清政府的封禁,对边区开垦起了重大作用,但对灾区恢复生产却带来了更大的困难。在旧中国,灾后必荒,“灾”与“荒”结下了不解之缘。大灾过后,1879年曾国荃奏报中说山西“频年荒旱,疫疠盛行,民人或什损六七,或十死八九。迄今市廛阒寂,鸡犬无闻,高下原田,鞠为茂草。”许多地方“率皆黄沙白草,一望弥漫,考察地利,断难招复承种”。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667、937页。十年后,1888年一个在山西的外国传教士巴格纳尔(REV.BBAGNALL)的报告中还这样指出“山西省自1877年大饥荒以后,尚未完全复原。有些县份的若干乡村,只有一户至二十户人家;而过去曾经有过几十户人家住在自己的家乡。”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649页。在解放前的中国,几乎没有抗灾能力,灾后恢复生产、重整家园也是十分艰难的。“丁戊奇荒”和产生它的腐败社会制度早已成为历史,但是没有强大的社会生产力,没有先进的科学技术,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仍然不能从根本上摆脱自然灾害的威胁和袭击。这是历史的结论。

注意事项

本文(社会其它相关论文-丁戊奇荒述略.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