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台湾社会学的知识–权力游戏.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74.07KB   全文页数:56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台湾社会学的知识–权力游戏.doc

社会其它相关论文台湾社会学的知识–权力游戏AGameofKnowledgePowerStruggleinTaiwanSociologyAbstractInTaiwansacademiccircle,sociologyisalatecomerwitharathersmallsizeofpopulation.Amongallofthesociologists,AmericantrainedPh.D.holdersoccupyanoverwhelmingamount.Asaresult,influencedbypositivismasthemaintrendofthoughtdominatedinAmericansociology,AmericantrainedTaiwanesesociologists,particularlythoseholdingthepositionsinthemajorresearchandteachinginstitutions,formsasadominantpowerholdingideologicalclique.TheyplayanimportantroleinshapingthedevelopmentofTaiwansociologythroughameanbycontrollingthevariousinstitutionalizedchannelsofopportunity.ToasmallsizedacademiccommunityjustinthebeginningstageofpromotionlikeTaiwansociology,suchapowercentralizedprocessofinstitutionaliztionwillhazardtothefuturewellnessofstructureoftheentirecommunityifsociologyisconsideredasadisciplinedesperatedlyrequiredtoconcernwiththeculturalmeaningoflocalityembeddedinsocialphenomenainvestigated.KeywordsTaiwansociology,cliqueofpowerholder,divergentproblem,convergentproblem摘要台湾社会学是一个起步较晚、从业人口迷你短小的学术社群,其中的成员以留学美国、且具有博士学位的居多数。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社会学中居主流地位的实证主义传统,不自主地移植到台湾,成为社会学界潜藏的主流意识,并因而形塑出一个潜在的权力集团。尤其,在近年来,国内学术界提出「学术研究国际化以追求卓越」的口号,在政府中之学术行政单位极力的配合与鼓动下,台湾地区学术研究更形被「建置化」,这更加有利于各个学门中之权力集团的形成与进行操纵。对学术人口迷你短小的社会学社群而言,尤其,考虑到其研究乃针对着人的「散发性」存在意义,这样一眛地向「国际」倾斜的发展模式,不免有「揠苗助长」之虞。关键词台弯社会学、权力集团、派阀、散发性问题、聚合性问题壹、前言在1955年,「台湾省立行政专科学校」升格为「省立法商学院」,其原有之「社会行政科」合并了「台湾省立行政专修班」的「社会教育科」改为「社会学系」。{1}假如我们以此年做为社会学在台湾地区之学院建制内被正式接受而成为一个独立学门开始算起,迄今将近半个世纪了。就一个学门的建置和经营而言,这样的一段时间,说长,并不长,但是,说短,倒也不是很短,回顾起来,还真有一些东西可以写,也可以谈。事实上,在这近半个世纪中,台湾社会学者多有从不同的角度来检讨台湾社会学的发展,写就的文字还真有一些。{2}考虑到上面所提到的情形,为了避免使得在此的论述与过去已有太多的「事实性」讨论多有重复,在底下,基本上,我将不以引述具体经验数据进行所谓的「事实」描述来做为整个论述的重点。况且,我所要讨论的一些问题,在现阶段,事实上也多有难以找到具体的「经验实征」资料来做为左证的。{3}话说回来,其实,对一个二、三十年来一直在台湾社会学界里打滚的人来说,有些现象是不需要藉助甚么实际的具体「经验实征」数字数据来支撑,就可以与同仁们分享感知的。此时,所谓「经验实征」数据,说起来,只是犹如一个医生开给神经过敏之无病病人的维他命丸一般,充做心理治疗用的「安慰剂」而已。或者说,它的作用毋宁地更是徒具仪式性质的成份较多,乃用来强化一个没有自信心者的信心、或安稳住一个只相信数据之顽固者一碰到没有数字的情况就会引起的无名焦虑。总之,在底下,我所要讨论的,甚多只是根据个人的经验认知和感受,提出一些自认为是属于批判性质的意见。尤其,针对着1990年以后台湾社会学的发展(特别是对未来发展的期待),更是我有意思要表示一些个人想法的重点。当然,我承认,这些看法都存有着个人主观定见的成份,未必能够获得同仁们一致认同的。不过,这不打紧,拿来做为参考,特别对着台湾社会学界的后来新进者,至少应当会有着一定的意义,不是吗贰、社会学做为一个学术社群的两个重要人口特质早在二十世纪初,Simmel即指出,一个社群之成员数目的多寡具有着结构性的意义,它会在社群运作时带动出一些特殊的行为特征Simmel195087177。即使情形是由仅仅的两人添增一个人而成为三人的小社群,这么一个人的添增,就会使得整个社群关系的性质起了根本的变化。譬如,在三个人的社群关系中,即将可能出现了两个人互动的情况所没有的派阀clique现象,同时也使得调停者mediator这样的角色得以呈现出来Simmel1950145153。当然,一般来说,一个学术团体的成员人数不可能只是三两人而已。再怎么少,至少也得有一、二十个人的数目,才得以成形。根据杨懋春19761所提供的数据,在1949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台湾的社会学者总数不会超过10个人。当时,其中,除了出身日本东北大学之台籍学者陈绍馨与美籍传教士郝继隆AlbertR.OHara之外,核对孙本文1982所列出曾经在中国大陆登记的名单,就有资料可查者当中,真正受过社会学正规训练出身的大概只有四位,分别是龙冠海、张镜予、谢征孚和郭骥。{4}即使到了1960年代,加上挂得上边之非社会学本科训练出身的「杂牌军」,在大学任教、且真正从事社会学研究者,顶多应当是在20人之内。发展到1970年代,在国外(特别美国)接受完整专业训练的社会学者返台任教的日渐增加,但是,总地来看,还是不够理想。{5}直到1980年代的中叶,加上学位非属社会学、但却在社会学系或研究单位任职的,则有40人左右参看叶启政1988202,206。到了1990年代以后,整个从业的总人数有着显著的增加。根据章英华等人19962所提供的数据,截至1995年,在各个大学之社会学系或研究所任教的计有85人,若加上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的21名研究人员,则有106位。倘若再把分散在非社会学的教学和研究单位的77位「社会学者」再加进来,就有了183位。再者,根据苏国贤与蔡明璋20033在其论文中所提供的资料,截至2002年底,他们所调查的12个与社会学直接有关的研究与教学单位中,共计有131位(包含少数博士学位非属于社会学者)。若把上面所提到截在1995年的77位分散在非社会学的教学和研究单位的「社会学者」做为最保守的估计值而再加了进来,总计就有了208位。{6}即使,在台湾这样一个蕞尔小岛上,相对于其它与人文与社会学科有关的学术社群(诸如文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哲学、法律学、教育学、甚至传播学或心理学),有200人左右之专业从业成员的社会学门,都难以相评比,而称得上是「已」具规模的学术团体。依我个人的意见,这顶多只算是「稍具规模」而已。况且,以具这样之成员数目的学术社群来看,扣除一些始终身处「边缘」的不活跃成员不予以计算,真正对整个社群的「官定」{7}活动有一定参与程度的,以最保守的方式来估算,应当不会超过苏国贤与蔡明璋2003所估计的130人上下这个数目吧总之,不管是200人、130人、或在这之间的任何数目,就成员

注意事项

本文(社会其它相关论文-台湾社会学的知识–权力游戏.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