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农林学类论文-魏晋北朝时期内迁胡族的农业化与胡汉饮食交流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4.10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农林学类论文-魏晋北朝时期内迁胡族的农业化与胡汉饮食交流 .doc

农林学类论文魏晋北朝时期内迁胡族的农业化与胡汉饮食交流摘要地理环境以及其它社会历史原因使中国的农牧业之间有着比较明显的分界,牧区饮食与农区饮食也截然不同。魏晋南北朝时期,以五胡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大量内迁,在和汉族杂居的过程中逐渐开始从事农耕生产,走上了农业化道路。胡族的农业化是渐进的,其中以鲜卑族成绩最为显著。这个时期种植的粮食作物主要是黍、粟、小麦和少量稻米。胡族农业化给胡汉饮食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这在饮食原料、加工方法、酿酒业上有十分明显的表现。关键词魏晋北朝胡族农业化饮食交流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谢和耐曾在其名著中国社会史中言道正是地理环境促使形成了某种生活方式并强加给它一些限制。在某种海拔高度之上和某些气候条件之外,小麦就要让位于大麦了,蒙古那辽阔的草原牧场更有利于大规模的饲养业而不是农业,需要大量灌溉的水稻种植业最理想的选择地是温带和热带那些能灌溉的平原。1而事实也确如其所言,不同地区的不同地理环境造就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大体而论,在中国主要有两种完全迥异的生活方式,或曰饮食方式,即牧区饮食与农区饮食。这种情况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有了一些改变,由于匈奴、鲜卑、氐、羯、羌等胡族的大量进入内地,导致中原腹地和黄河中上游的一些地区处于半牧半农的状态之中。胡族在和以农业为生的汉族的长期接触交流中,渐渐放弃了传统的畜牧业而开始了农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正是胡汉民族饮食方式、饮食观念以及饮食风俗互相交流的过程。一中国农业与牧业之间有着比较明确的分界线,谭其骧先生认为(东汉末以后)黄河中游大致即东以云中山、吕梁山,南以陕北高原南缘山脉与泾水为界,形成了两个不同区域。此线以东、以南,基本上是农区此线以西、以北,基本上是牧区。2但魏晋南北朝时期胡人开始大量内迁,使自己完全处于一个不同的生活环境中,其传统就受到汉族文化传统的剧烈冲击,首当其冲的便是农业生产对牧业的冲击。自汉代开始的胡族内迁至西晋时已蔚为大观。西晋初期,西北和北方的匈奴、鲜卑、氐、羯、羌、乌丸等民族已大量进入黄河流域。江统在徒戎论中分析当时形势云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少多,戎狄居半汾河流域匈奴五部之众,户至数万,人口之盛,过于西戎冯翊、北地、新平、安定各郡有羌人扶风、始平、京兆等郡有氐人3。西晋末年时,太行山区已遍布杂胡,群胡数万,周匝四山4北魏初年西北诸郡,尽为戎居。内及京兆、魏郡、弘农往往有之5北魏末期和东、西魏时,自葱岭已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所谓尽天地之区已。乐中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6,北魏的政治中心洛阳甚至专设下四夷馆以接待四方附化之人。此可见胡族向中原地区的迁移是持续不断的,分布的地区亦越来越广,从甘肃、陕西、山西逐渐扩展至河南、河北、山东、四川等地,遍布整个中国北方和西北方。注释1(法)谢和耐中国社会史,耿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2页。2谭其骧长水集(下),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22页。3晋书卷56江统传。4晋书卷62刘琨传。5通鉴卷81太康元年引郭钦上疏。6洛阳伽蓝记卷3城南。7晋书卷97北狄匈奴传。8晋书卷113苻坚载记。9晋书卷113苻坚载记。10晋书卷105石勒载记。11晋书卷106石季龙载记。12吉发习嘎仙洞调查补记,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1985年第1期。无法否认,在和汉族的杂居中,胡族内部始终有一部分顽固地坚持着游牧生活,但到最后他们都走上了农耕的道路,并且不乏成绩斐然者,如羯族石氏、鲜卑拓跋氏、氐族苻氏等。今以当时的五胡为例对此加以探讨。五胡中匈奴族是最早开始内迁的,西汉末期由于内乱,匈奴五千余落在呼韩邪单于的率领下开始迁徙,居于朔方诸郡,与汉人杂处,汉朝政府岁给丝绢钱谷其部落随所居郡县,使宰牧之,与编户大同,而不输贡赋7。可见,从这个时候起,与汉人杂处的匈奴人已开始过着定居生活,与汉族编户农民相同,那么这个时期肯定已经有了农业生产,并且享受到不输贡赋的特殊待遇。汉末魏初,和汉族杂居的匈奴人越来越多,主要分布在平阳、西河、太原、新兴、上党、乐平诸郡,由于长期和汉人杂居,其族人的汉化程度越来越高,如刘渊、刘聪等人皆饱读儒家诗书,后建立政权,国号为汉,其政治、经济、文化政策与汉人几无差别,其鼓励农业生产必然无疑。只是内部纷争加上兵戈不息,致使国祚不长,其统治区域几无宁日,农业生产并没有什么大的发展。再看关陇南缘的氐族。我们无法从史书的零散记载对氐族从事农业生产的时间加以确切的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氐族全面而大规模的从事农业生产当是在进据关中,并建立了前秦政权以后。当时氐族统治者的汉族文化素养很深,加上王猛等一批汉族知识分子的参政,其政权对农业生产十分重视,劝课农桑的政令屡见于史书,如苻坚亲耕藉国,其妻苟氏亲蚕于近效8,并针对关中少雨易旱的特点下令推广汉代的区种法,还征发富室的奴隶开泾水上源,凿山起堤,通渠引渎,以溉冈卤之田。及春而成,百姓赖其利。在上下的共同努力下,前秦出现了田畴修辟,帑藏充盈的安定繁荣局面9,可见在东晋时期农业生产已完全占据了主要地位,麦、粟、稷成为氐人维持生活的最重要的物资。羯族在东汉时期已开始随匈奴内迁,汉晋时期的羯人虽还保持有一定的游牧经济,但农业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在羯族尚未建立正式的国家之前,所需军粮除一部分自给以外,其它皆掠夺而来,如晋书孝愍帝纪说公元317年夏北方大旱,随之蝗虫泛滥,时石勒亦竟取百姓禾,时人谓之胡蝗,在他攻打襄国时分遣诸将收掠野谷。这或多或少有战争不断,居无定处的因素在。即待石勒建立赵,政局稍稳以后就开始进行了农业化,他令右常侍霍浩为劝课大夫,与他人一起循行州郡,核定户籍,劝课农桑,平常赏赐也多以谷帛为主,如在巡幸冀州诸郡时,引见高年、孝悌、力田、文学之士,班赐谷帛有差。10石勒的后继者也继承了他发展农业的政策,如石虎就对田畴不辟,桑业不修的地方官员严加贬抑。在上下的一齐努力下,羯族石氏统治区内农业生产出现了繁荣的局面,国仓丰盈,石虎就曾经以租入殷广,转输劳烦,令中仓岁入百万斛,余皆储之水次11。农业生产的发达可见一斑。在内迁的几个民族中,鲜卑族应该是农业化最彻底的民族。在他们还居住在东北大兴安岭一带时,畜牧和狩猎是他们谋生的主要手段,考古工作者在嘎仙洞收集了许多陶片、石器、骨器和角牙器等,其中狩猎工具占多数,并有大量的野猪、野鹿、野羊等动物骨骼,这表明这个时期狩猎业在经济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12。在魏晋时期鲜卑拓跋部在其酋长力微的带领下游居于鄂尔多斯草原,其以畜牧为生是可想而知的,及至四世纪初建立代国之时,其统治区内有大量汉人的存在,故这个时期可能就是粮食初步进入鲜卑生活的时期,如晋书秃发利鹿孤载记曾言(利鹿孤)置晋人于诸城,劝课农桑,以供军国之用,我则习战法以诛未宾。若东西有变,长算以縻之,如其敌强于我,徙而以避其锋。此处虽指的是鲜卑秃发氏的情况,但据此可推知拓跋氏亦大抵如此,自己本部族人仍以畜牧为业,而以汉人从事农业生产以补充国用,主要是用于饲养牲畜,人的食用粮食是少量的,只到四世纪中期即拓跋什翼犍时期情况还是如此,如他曾经想要修筑宫室,其母平文皇后曰国之上世,迁徙为业,今事难之后,基业未固,若城郭而居,一旦寇来,卒难迁动。13这即表明这个时期他们尤习于迁徙之俗,农业生产自然不可能有很高的地位。粮食真正进入鲜卑拓跋氏的生活是在建立北魏以后,拓跋珪离散诸部,分土定居,不听迁徙。其君长大人,皆同编户14,其氏族成员开始转化为编户农民,农业生产的比重自然有所提高。另魏书食货志记载天兴初,制定京邑,东至代郡,西及善无,南极阴馆,北尽参合,为畿内之田。其外四方四维置八部帅以监之,劝课农桑,量较收入,以为殿最。这条材料表明四世纪末、五世纪初,部落成员很多都已经成为封建性质的农民,劝课农桑也成为北魏政府的一项重要措施。但是长久以来的畜牧传统并不能轻易地改变,农业取代畜牧而成为国家的主导经济,粮食取代肉类成为维持人们生存的基本食物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尽管北魏统治者对农业十分重视,在入主中原以后不断地教行三农,生殖九谷15,各给耕牛,计口授田,但事实上从事这些农业生产的主要是农奴、亦兵亦农的部落成员和新民16,鲜卑本族人从事农业生产的还不普遍。在前中期他们真正重视的还是畜牧和狩猎经济,国家建有四个大型的牧场和大大小小、种类繁多的苑囿,这些牧场和苑囿不仅仅水草鲜美、适宜放牧的漠南、河西有,而且连黄河以北的许多老农业区亦变成牧场,孝文帝命令宇文福规石济以西,河内以东,距黄河南北千里为牧地17,当时上谷(河北怀来县境)民上书言苑囿过度,民无田业,乞减大半,以赐贫人18。除此以外,当时的个体畜牧业也十分发达,如尔朱荣在秀容(今山西原平)的牛羊驼马,色别为群,谷量而已19,私家有马千匹者为数亦多,这也使相当数量的农田化为牧场。这种情况的出现表明在鲜卑人的心目中农业次于畜牧,粮食次于牛羊肉,这种状况的出现主要是由于以下几方面原因第一,北魏初入中原,正是兵革并起的时代,不停的战争客观上需要大量的战马以拟军警之备第二,长期的战乱导致农业人口的锐减和农田的荒芜,史载,自永嘉丧乱,百姓流亡,中原萧条,千里无烟20,太祖定中原,接丧乱之弊,兵革并起,民废农业21,这客观上给畜牧业提供了发展的空间和生存的资源。第三,饮食习俗是一种非常顽固的民俗现象,它的改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胡族对充满鲜膻气的牛羊肉有着执着的喜爱,在前中期,北魏和汉民族在生活习俗上的融合还未达到使胡族完全接受五谷杂粮的生活方式的程度,例如(王)肃初入国,不食羊肉及酪浆,常饭鲫鱼羹,渴饮茗汁,经数年以后,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之。而茶被称为酪奴,朝贵相聚,虽设茗饮,皆耻不复食,唯江表残民远来降者好之22。这一怪字和耻字便反映出当时胡汉两族在饮食方式上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故而,对于能够提供他们所需之食物的畜牧业便十分重视了。但是,农耕与畜牧在食物能量生产力及人口供养能力方面存在着巨大差距,初步估算,一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唐代可供养62.5人,同样面积的草场却只能供养6人23,如此悬殊的能量差距促使北魏在面对人口逐步增多、胡汉融合程度渐深、军粮供应不足的情况下选择了农业,如吕思勉曾说野蛮之人多好肉食,然后卒改食植物者,实由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之故24,而一些人类学家甚至认为农耕是最后一着生计策略,而只有当狩猎采集民族没有任何现实的选择之时,他们才会从事农耕25。故而牧场开始废弃,苑囿大量被罢,正始元年,以苑牧公田分赐代迁之户,延昌二年又以苑牧之地赐代迁民无田者26,这是政府从根本上的改变。魏书和跋传记载平原太守和跋死时嘱其弟说灅北地瘠,可居水南,就耕良田,广为产业。27这表明一般鲜卑贵族也和汉人一样,开始广畜田宅,以田地作为资生之业,粮食自然也就成为一般家庭的资生之物了。另外,我们从北魏贾思勰所作的齐民要术也可看出农耕在整个北魏经济中所占有的份量。从该书的内容结构看,农业放在种植、畜牧之前,这表明农业的地位最为重要其次,从卷六的标题次序看,牛在马、驴、骡、养、猪、鸡、鹅、鸭、鱼之前,也体现了农耕是重点最后,如果把畜牧和种植合起来看,种植业的比重远远超过了畜牧业,二者的比例约为79.0920.9828,显而易见,农业已完全占据了绝对的主要地位,自然毋须置疑粮食在鲜卑人饮食生活中的地位了。其它北方、西北方、东北的民族如吐谷浑、高昌、龟兹国等在这个时期也或多或少地从事着农业生产,如北史卷九十七记载(高昌)国有八城,皆有华人谷麦一岁再熟,宜蚕,多五果引水溉田。(焉耆)谷有稻、粟、菽、麦,畜有驼马。(疏勒)土多稻、粟、麻、麦。同书卷九十六记载吐谷浑亦知种田,有大麦、粟、豆,龟兹国人以田种畜牧为业29。另三国志卷三十言乌桓族耕种常用布谷为候,魏书卷一百亦载勿吉族有粟及麦,室韦族颇有粟、麦及穄。从上述记载我们可以断言在高昌、焉耆、疏勒、乌桓等少数民族区域内农业已经占有一定的比例,至于究竟有多大的份量尚无法断言,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即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些民族都已经开始了农业化,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二胡族农业生产中比较重要的粮食作物是黍、粟、麦、稻,换言之,小米、面和大

注意事项

本文(农林学类论文-魏晋北朝时期内迁胡族的农业化与胡汉饮食交流 .doc)为本站会员(奋斗不息)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