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新闻传播学论文-1998-2008:艾滋谣言在互联网上的演变与传播分析.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1.40KB   全文页数:2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新闻传播学论文-1998-2008:艾滋谣言在互联网上的演变与传播分析.doc

新闻传播学论文19982008艾滋谣言在互联网上的演变与传播分析关键词互联网谣言艾滋病社会转型摘要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迅猛发展,网络谣言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本文采用文本分析与路径研究方法,考察了十年来层出不穷的艾滋谣言背后的社会心理动因。以往研究者多对谣言持彻底否定的观点,必欲除之而后快,而本文则发现,艾滋谣言在时空的作用下已经获得一种生命力,不可能在短期内斩草除根。在中国社会大转型的历史背景下,谣言有助于民众缓解焦虑、获得认知。互联网等新媒体既是振荡的推动器又是矛盾的减压阀。因此,我们应建立长效的监测与预警机制,在控制网络谣言的负面影响的同时,允许其正功能的发挥。AbstractWiththerapiddevelopmentoftheInternetinChina,onlinerumorshavereceivedincreasingconcern.ThispaperemploysdiscourseanalysisandpathresearchtoexploretheunderlyingsocialandpsychologicalforcesofvariousrumorsaboutAIDSinthepastdecade.Unlikeotherscholarswhotakenegativeviewandaimfortheeliminationofrumors,thispaperdemonstratesthat,underthecollectiveimpactsoftimeandspace,AIDSrumorshavegainedakindoflifeforceandthusarenotpossibletobeannihilatedinashortterm.Infact,theyareessentialforChinesepeople,whoarewitnessingagreatsocialtransition,toeasenervousandachievecognition.Andthenewmediai.e.,Internet,mobilephoneareplayingadualroleofboosterandreductorinthisprocess.Therefore,weshouldestablishalongtermcontrolsystemthatcoulddecreasethenegativeinfluencesandallowthepositivefunctionsofonlinerumors.KeywordsInternetRumorsAIDSSocialTransformation引言谣言,自古有之,于今尤甚现实生活中有之,虚拟网络上尤甚。从人声鼎沸的门户网站到窃窃私语的QQ聊天室,每天都在产生、传播各种流言蜚语,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谣言,蛊惑网民,流毒社会。在层出不穷的网络谣言中,和艾滋病有关的可谓经久不衰。从1998年第一则艾滋针剧院扎人的谣言由美国得州互联网传入中国,到2008年新疆烧烤传播艾滋病通过网络风行于大江南北,十年间,在时空的双重影响下,艾滋谣言俨然获得了一种自我更新、自我复制、自我传播的病毒式生命力,先后衍生了艾滋西瓜、艾滋针、艾滋血、艾滋牙签、艾滋羊肉串等一系列变种,通过网上网下的交叉传染,渗透到成百上千的中国城市,拨动芸芸众生的敏感神经,考验政府部门的管理能力。本文将对各类艾滋谣言的典型文本进行比较分析,从而揭示其演变过程同时,本文将重点分析艾滋针谣言的传播路径,以追寻其流传轨迹。而所有这些研究,都将置于转型期中国社会的大背景下,以管窥豹,从艾滋谣言中折射出我们这个社会所面临的诸多危机以及我们这些百姓所做出的种种努力。文献回顾谣言现象由来已久,中国古代典籍屡有论述(如离骚、吕氏春秋等)。从口耳相传到网络散播,谣言的媒介载体虽历经更新换代,核心内涵却一直没有变它是未经证实却广为流传(AllportPostman,1947)的对现实世界的假想(Rosnow,1988),或人们在议论过程中产生的即兴新闻(Shibutani,1966),本质上是舆论的畸形变态(陈力丹,1999)。在汉语中,谣言一词本为中性(谈谷铮,1989)。在信息极度匮乏的古代社会,谣言填充了百姓和政府之间的沟壑。在汉代,举谣言曾经作为考核地方官吏的重要环节(黄宛峰,1988)。无论在治世还是乱世,谣言都曾被用作政治传播的基本元素,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黄岭峻,王芳,2006)。但是到了近现代,谣言逐渐被界定为贬义词,如洪水猛兽般惹人嫌恶。中国内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表的近百篇相关论文,无不对谣言持否定态度。研究者从宏观层面入手,指出谣言是环境危机的产物(刘建明,2002),道德恐慌与信任缺失是其社会渊源(景军,2006)。反观西方学者的研究,在指出谣言的负面影响的同时,更重视其背后个人和社会之间的互动(RosnowFoster,2005)。他们认为一方面,谣言是处于焦虑状态的个人为了消除不确定性而进行的一系列尝试(Rosnow,1988)另一方面,谣言是社会群体在经历混乱时期,为解决问题、获得社会认知而展开的一种集体行为(BordiaDifonzo,2004)。Allport与Postman(1947)通过实验发现的谣言传递基本定律谣言的流传程度话题的重要程度(importance)内容的模糊程度(ambiguity)虽然长期以来被研究者奉为圭皋,但也因忽视个人差异和集体互动而受到批评。而这条六十年前发现的定律在互联网上的适用程度则更令人担忧。毋庸置疑,对谣言影响机制的研究是中外学者的共同兴趣之所在。兴起于二战期间的谣言研究,最初的关注点是军队士气。今天,学者们不约而同地聚焦于谣言对社会稳定的影响。汉学家孔飞力(1999)从乾隆年间叫魂妖术大恐慌中窥探到谣言对专制社会秩序的侵扰。新闻学者针对非典的相关研究也展示了流言的反权利功能(严三九,徐晖明,2004)。传播学者发展出一系列理论武器,从魔弹论到沉默的螺旋、议程设置、框架理论等等,都从某种程度上阐述着谣言的社会影响。其中,第三者效果理论(Davison,1983)为谣言所造成的虚假新闻、社会恐慌和民众哄抢提供了最有力的诠释。在谣言控制方面,国外研究者较多地是针对具体的案例来提出具体的手段,而政府也不是他们主要的进言对象。中国学者则热衷于为政府献计献策,提出一揽子谣言应对策略,虽然面面俱到,但是操作性却不强。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短信等新媒体技术的普及,谣言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泛滥势头。比尔盖茨遇暗杀、清华学子遭毒打、唐山男孩被活埋,无论贵贱贫富,人人都有可能成为网络谣言的靶标。有些谣言从网上走到网下,扰乱社会的安定和谐,引发民众的错乱恐慌,甚至展现出倾国倾城的威力。在国外,网络谣言曾为东欧和中亚的颜色革命推波助澜在中国,深圳K113公车被洗劫和上海将遭遇海啸地震的谣言都是通过网络不胫而走,虽经有关部门辟谣,却仍然在市民中造成恶劣影响。而今年512地震之后,各类谣言借助互联网和手机短信游走于神州大地,引起全国上下的高度关注。相对于传统谣言,网络谣言因其造谣动机之杂、传谣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应对策略之难,为学术界提供了许多新命题(Fisher,1998)。在国外,社会心理学家Bordia和同事(2004)所进行的探索性研究仍聚焦于谣言本身,而忽视了新媒介环境所带来的影响。在中国,网络谣言的巨大危害已引起政府和民众的普遍关注,获得了学术界的共鸣(闵大洪,2003)。逐渐有年青学人关注网络谣言背后的心理动机(张丽丽,2006)、传播形态(黄爱萍,2003)和控制手段(巢乃鹏,黄娴,2004),这些零星的理性探讨亟需实证研究的检验。然而,针对网络谣言的实证研究开展起来却有较大难度。其一,网络谣言多如牛毛,哪个最有研究价值是泛泛而谈还是以点概面其二,网络谣言来得快、传得广、影响远,如何追踪其轨迹网上网下的互动又如何予以考察有鉴于此,本文将选择一类经久不衰的谣言,即,艾滋谣言,探寻其十年间文本演变与传播扩散的轨迹,试图得到一些有推广意义的学术发现。本文并不是第一篇关注艾滋谣言的论文。社会学者景军(2006)分析了20012005年间艾滋针刺谣言案中因公众、媒介以及政府的失措所引发的集体道德恐慌,一针见血地指出恐慌背后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文革后中国进入转型社会之际特有的人际信任不稳定状态,即,信任危机(p.5)。景军通过艾滋病人口述历史所搜集到的一手资料给他的结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立足于传播学理论与方法,本文将更多从谣言本身来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十年来艾滋谣言的演变自从中国于1985年发现首例艾滋病人以来,感染者逐年递增,到2007年,官方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约70万,全人群感染率为0.05%,年增长率为30%,已经进入发病死亡高峰1。中国发现的第一位艾滋病人来自美国,而中国网民看到的第一则艾滋谣言也同样来自美国。全文如下SubjectSafetyBulletinPleaseReadveryimportantForyourinformation,acoupleofweeksago,inaDallasmovietheater,apersonsatonsomethingsharpinoneoftheseats.Whenshestooduptoseewhatitwas,aneedlewasfoundpokingthroughtheseatwithanattachednotesaying,youhavebeeninfectedwithHIV.TheCentersforDiseaseControlinAtlantareportssimilareventshavetakenplaceinseveralothercitiesrecently.AlloftheneedlestestedHAVEbeenpositiveforHIV.TheCDCalsoreportsthatneedleshavebeenfoundinthecoinreturnareasofpayphonesandsodamachines.Everyoneisaskedtouseextremecautionwhenconfrontedwiththesetypesofsituations.Allpublicchairsshouldbethoroughlybutsafelyinspectedpriortoanyuse.Athoroughvisualinspectionisconsideredthebareminimum.Furthermore,theyaskthateveryonenotifytheirfamilymembersandfriendsofthepotentialdangers,aswell.Thankyou.ThepreviousinformationwassentfromtheDallasPoliceDepartmenttoallofthelocalgovernmentsintheWashingtonareaandwasinterdepartmentallydispersed.Wewereallaskedtopassthistoasmanypeopleaspossible.它于1998年出现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互联网上,标题含糊其辞地写道PleaseReadVeryImportant,并没有像后来发展出来的诸多谣言那样在标题中就出现艾滋这个关键词。正文报告说几周前,有人在达拉斯某影院就坐时被针头刺痛,当她起身发现一张纸条你已经感染HIV病毒。而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中心报告说最近在其它城市也有类似案例。所有针头经过检测HIV都呈阳性。疾控中心还报告说在付费电话和饮料售卖机的吐币口也曾发现这样的针头。接着,该篇帖子花了整段篇幅共计55个单词来呼吁人们提高警惕,且应把这则消息广泛传播。为了增加可信度,在最后一段,作者编造说上述消息已经由达拉斯警局转发给华盛顿地区所有政府机构并由他们在不同部门间传布。所以,作为民众,我们被要求把此消息告诉尽可能多的人。1作为可追查到的最早的艾滋网络谣言,这位不知名的始作俑者天才般地为后人提供了非常容易模仿操练的造谣真经(1)此谣言中出现的影院、针头、纸条、疾控中心、HIV阳性、警局、政府等关键词,成了造谣所必备的道具,或原封不动或改头换面地出现在之后不计其数的艾滋谣言里。(2)谣言虽然没有对受害者点名道姓,却使用了她这个人称,表明其女性身份。在美国后来衍生出来的艾滋针谣言中,孩子也曾被多次提及。选择弱势群体作为谣言的受害人显然可以增加其可信度。(3)引人注目的是,谣言中地名的使用显得非常混乱事件源发地达拉斯位于美国与墨西哥交界的得克萨斯州,离东南部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何止千里而最后一段提到的华盛顿地区无论是经度还是纬度上都与达拉斯相去甚远。作者通过空间上的跨越造成读者思维上的迷乱,也使有意求证者致电无门。(4)在行文技巧上,作者避重就轻,对于事实的陈述非常简单干脆,而在呼吁人们警惕或转发的时候却反复罗嗦,既动之以情又晓之以理,这份功力是一些亦步亦趋者所不具备的。因为1998年中国网民非常少(且多为高素质人员),而当时国人对艾滋病知之甚少,这则谣言虽然通过互联网传入,却没有立刻引发反响。正如艾滋病问题是后于某些社会问题而出现的(潘绥铭等,2006),艾滋谣言需由社会大环境的酝酿才能产生,互联网等新媒体只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事实上,19992000期间,在因卖血而造成较大人群感染艾滋病毒的河南省,出现了口耳相传的艾滋谣言,但不是针头而是西瓜。如下两则1999年夏天,省会郑州东20公里的中牟县西瓜丰收,伴随着西瓜涌入城市的是西瓜被注射了艾滋病人血的传闻。那年,西瓜的滞销使得从郑州东郊经过的107国道变成了农用机动车停车场,成百上千的西瓜车一字长龙。(南方都市报2005年12月16日)艾滋病人报复县里不管他们,把自己的血液注射到西瓜。自今年(2000)夏天始,这个谣言在河南省上蔡县广为流传,至今不散。谣言起源于该县芦岗乡文楼村。(2000年10月2日法制文萃在这两则谣言中,艾滋西瓜都是在农村卖往城市(省城或县城)的过程中产生的,施害人是艾滋病人(农民),而受害人是买瓜的市民。相对而言,前者是弱势群体而后者是强势群体。这与美国艾滋针谣言中缺省的施害人和弱势的受害人形成鲜明对比。而从常识而言,理应由强者向弱者施害才更为可信,为什么在中国的艾滋谣言中反而颠倒了我们必须注意到在中国艾滋谣言得以产生流传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人们假象中艾滋病人对社会的报复。按照中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传统,人们想当然地认为不幸染病的农民会仇恨血头以及在一定程度上姑息了血头忽视了疫情的政府,因为对前两者的报复有一定困难,艾滋病人只好向社会发泄。事实上,我们对艾滋病人心境的假想带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偏见与歧视,通俗一点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景军(2006)访谈的70多名艾滋病人中,只有两人曾产生过报复的念头(仅仅是念头而已),且报复对象都是对他们身心施加了严重伤害的具体的人,而非普通百姓。著名的艾滋病防治专家高耀洁曾在2000年拜访了一个用针扎过人的河南的艾滋病患者,后者说,自己从来没有扎过老百姓,只扎那些大腹便便、坐着小汽车到歌舞厅等黄色场所享乐的人2。歧视与偏见使我们把艾滋感染者身体上的病痛与心理上的阴暗等同起来。从中,除了折射出景军所看到的信任危机以外,还有转型社会中日益加剧的城乡矛盾和贫富差距。尽管谣言中弱势的艾滋农民令强势的城里人谈瓜色变,但结果却是,城里人通过谣言压低了西瓜的价格造成滞销,农民(绝大多数不是艾滋病人)深受其害。

注意事项

本文(新闻传播学论文-1998-2008:艾滋谣言在互联网上的演变与传播分析.doc)为本站会员(奋斗不息)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