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人人文库网!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人人文库网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新闻传播学论文-副作用的年代:全球化的危机与经验空间的转换.doc

  • 资源大小:34.58KB        全文页数:2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2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2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新闻传播学论文-副作用的年代:全球化的危机与经验空间的转换.doc

新闻传播学论文副作用的年代全球化的危机与经验空间的转换关键词全球化第二现代世界主义反身性摘要本文以英国社会学者贝克(ULRICHBECK)、季登斯(ANTHONYGIDDENS)与瑞旭(SCOTTLASH)的观点,陈述当代社会结构与生活模式所产生的诸多变化,已具备一种“第二现代”(THESECONDMODERN)之性格,并有别于传统的“现代/后现代”的画分。本文以“第二现代”及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出发,指出“第一现代”的过度发展,将反过来瓦解掉全球化的市场与民族国家型态,并将产生反省式的文化发展。在反省式的文化发展下,现代理性及寰宇性皆会遭到强大挑战,社会亦将由内在开始进行自我转换。人们的文化经验与空间经验,包含了各种认同度的养成、生活歧异化的跨国形式、无国界之政治行动组织等等,将有更多样化的发展。具体而言,本文目的在于,以媒体发展之文化社会思考,探讨跨国媒体与文化之“反身性生产”、“流动的空间制度”、“日常生活的世界主义”及“全球在地化”等议题,指出过去的媒体理论已然失去理解全球发展轨迹的能力。因为,在反省式现代性空间下,一种不同的价值以世界主义姿态出现,已呈现更活泼的多样性。人类社会可能不会只有一种资本主义、一种现代性,而将有更多种的现代性与资本主义。本文以媒介发展为经,理论诠释为纬,透过对媒体实践及理论的双重检视,反省媒介全球化的思维,期对全球媒体文化有进一步的认识。ABSTRACTBRITISHSCHOLARSLIKEULRICHBECK,ANTHONYGIDDENSANDSCOTTLASH,AFTERANALYZINGTHECONTEMPORARYSOCIETALCHANGES,PROPOSEDTHEIDEAOF“THESECONDMODERN”THISPAPERISANEFFORTTOFOLLOWTHISIDEAANDTOADOPTTHETHEORETICALFRAMEWORKSTHATITENSUES,TOANALYZETHELATESTDEVELOPMENTSOFGLOBALMEDIACULTUREREFLEXIVEMODERNITYORREFLEXIVECULTURALPRACTICEWOULDBECOMETHEKEYISSUESINTHISDISCUSSIONITARGUESTHATMODERNITYANDMODERNEXPANSIONOFCAPITALISMHAVEINADVERTENTLYUNDERMINEDTHEGLOBALCAPITALISTSOCIETYITSELFINTHEEND,APOSSIBLENEWCOSMOPOLITANISMCOULDEMERGEBUTTHISNEWCOSMOPOLITANISMWOULDALSOBEEXAMINEDASTOWHICHITISATRULYVIABLECONCEPTORJUSTABANALCULTURALPRODUCTIONUNDERTHEDEVELOPMENTOFFIRSTMODERNITYKEYWORDSGLOBALIZATION;THESECONDMODERN;COSMOPOLITANISM;REFLEXIVITY一、现代化的副作用与“第二现代”在针对媒体产业讨论的学理中,阿多诺(THEODORADORNO)与霍克海默(MAXHORKHEIMER)提出的“文化工业”理论,一直是最具有批判力道的思想。在“文化工业”分析中,由媒体与符号所造成的文化经济现象,导致了日趋无意义、同质化、抽象化的世界;更重要的是造成了对人类主体性毁坏的文化场景。但这种批判性的分析,也导致了对各种媒体经济的讨论中,注定得到悲观负面的结论。然而,自90年代起,在对资本主义发展的讨论中,另一股“第二现代”的理论讨论已兴起,为当代媒体提供了另一个面向,也超越了现代与后现代对立的逻辑。“第二现代”所关心的社会,是一个呈现快速流动的社会形态,无论是媒体、通讯、影像与信息等,都在全球的范围之内大量地移动交换。更重要的是,它同时又是对传统国族与地方性的“反省式”(REFLEXIVITY)社会学。这种反省式的概念,由贝克(ULRICHBECK)、季登斯(ANTHONYGIDDENS)与瑞旭(SCOTTLASH)等人在1994年共同发表的反省式现代化(REFLEXIVEMODERNIZATION)一书中所提出。与传统现代性不同,贝克将早期工业社会的发展称为“第一现代”。在现代/后现代论述中,现代主义者主张的是以秩序/同一性/确定性/安定性为本质,而后现代拥护者则强调失序/差异性/不确定性/不安定性等特色。但“第二现代”的概念,则与一个整体的现代性、或是与断裂或片断的后现代都不同。主导“第一现代”是一种简单的、直线的、可计算性为基础的工具理性进步观。“第二现代”则不是有计划的,而是充满了偶成性与多样性;并藉由非直线性的与机遇性的发展概念,开始来拆解现代性所构成的阶级社会,并展开个人主义化(INDIVIDUALIZATION)的命题。1“第一现代”,或称简单式现代化,往往不能明暸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后果。在一味追求高科技与工业化之后,却让社会充满风险,失去了原本追求的安全保障。人类在此情境之下,即进入了“风险社会”;而解决之道,就在于人们如何反躬自省,进而建构“反省式现代化”,才能建立适当机制以抑制风险。“第二现代”起源于“风险社会”(RISKSOCIETY),而风险社会的分配逻辑,主要是风险分配,它跨越阶级、不以财富差别来区分。因为,对贝克而言,风险社会并不是物质匮乏的社会;故传统上财富分配的逻辑,已由风险分配所取代。这种风险的特质,是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未来性2与组织性;3其中,“组织性”强调,工业化社会所生产出来的风险不仅是组织性的,而且更是制度性的。这种风险是一种“组织性的不负责任”,具有高度的社会建构性,也掺入了各社会脉络之中,造成了跨越阶级的风险分配。风险社会是当代社会的特征,而“自我反省”则成了第二现代的核心概念。季登斯与瑞旭,即采用知识反省的角度来对应现代化。其中季登斯特别强调,“制度性的反省”才应该是现代性的特征。因为,现代化的表现,乃由从前现代社会“对人的信任”转为对以专家/知识为主的“对系统的信任”,然而由于专家知识自身却充满着不确定性,人类的社会活动也因此变成不稳定的冒险活动,最后造成了某种生存的焦虑感(GIDDENS,1990)。与季登斯略有不同,贝克针对这种自我反省的特性,则用“自我对质”的“反身性”(REFLEXIVITY)这概念,点出非预期的反身作用力,将成为现代化过程中最重要的角色。他认为,这种“非预期的”与“非觉察到的”(UNAWARENESS)各种现代化结果,就成为“第二现代”的动力来源。换而言之,现代化过程之“副作用”,将反身式地冲击回现代性本身,使当代社会变成是一个充满“副作用”的社会;而“第二现代”就是对准第一现代的危机与副作用,再进行下一步的现代化发展(BECK,1999)。“风险社会”提陈出来的价值,有着全球共通的基础,因为在第二现代中,不论是政治、经济上或生态上的危机,风险的传布是没有国界的;故现代风险社会,必须置放于全球化脉络下来解读。然而,贝克关于“第二现代”中世界的描述,与过去单纯的全球化并不一样。为了诠释更符合全球发展的社会概念,他进而提出一种“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含有“四海之内皆兄弟”之意),以与“全球主义/全球化”(GLOBALISM/GLOBALIZATION)进行区隔。在多数论述中,全球化常指一种单向度的经济扩张,以其全球性分配方式,鼓吹全球市场、新自由主义经济与去除管制。但这种市场经济的形式,会在“第一现代”发展的过程中,反过来瓦解掉市场与民族国家,因此必将产生反省式的全球化发展。在反省式的全球化发展下,“世界主义”即包含了各种不同文化认同的养成、生活歧异化的跨国形式、无国界政治行动组织,及更多差异化的人类社会发展(BECK,2006)。贝克以“第二现代”来描述西方工业社会发展之形态转变;瑞旭(SCOTTLASH)则重视后工业社会中信息与符号之大符流动,所造成的文化经济本质上的转变。因在跨国流动的消费社会内,“媒体”不仅生产了以信息为主的产品,而且这种产品也成了愈来愈多的、拥有美学想象成份的客体。电视、电影、流行音乐等商品的激增,表现在各对象表象符号价值之竞逐。这种符号化及美学化的商品,成了当代文化经济的特征,也导致当前的全球秩序(或根本是无秩序)转变成为是一个全球流动式的结构,一个“去中心式”的符号经济所构成的空间。瑞旭与卢瑞(CELIALURY)及卡斯提尔(MANUELCASTELLS)在各自研究中,都发现到类似的特征。卡斯提尔,由于关心信息经济的形成,着重的是信息化社会所产生的全球网络结构及其文化影响。总之,在这些研究之中,现代社会已被消解、被化约为各种人流、信息流、财货流,及特定符码流与文化符号流。移动性(MOBILITY),将填补并取代被掏空的现代社会结构或小区之概念,而开启了另类新的社会学。二、从福特主义到反省式的媒体生产对瑞旭和厄里(JOHNURRY)而言,这种文化经济的生产,乃是一种符号经济及空间经济(1994);也是从传统资本主义现代性,过渡到后工业社会的现象。媒体产业,也由福特主义式生产,转型为反省式的媒体生产。福特主义(FORDISM),指得是福特式生产(早期福特汽车的工业化量产),其主要特色在于在专业分工与专业化的工具下,周期性地生产大量化、规格化的商品。以电视而言,从1920年代的美国开始,到1950年代的大量普及为止,是属于早期启动福特制生产的重要媒体类型。基于生产的需要,福特主义促使电视媒体成为一个水平式不断扩张,而不得不进行垂直整合的媒体巨兽。当来自英美国家为主的媒介整合,在20世纪7080年代达到一波高峰时,也正反映着在简单式第一现代社会之下,资本主义核心国家藉由媒体的强势力量,对全世界带来的“文化帝国”霸权之隐忧。在当时世界体系的带动下,这种边陲国家/半核心国家对核心国家的畏惧,充分表现在这些国家对好莱坞电影的不平衡流通上(见表1),也曾引起学术界的一片挞伐(见HERMANCHOMSKY,1994;HERMANMCCHESNEY,1997;SCHILLER,1989;WILKIN,2001)。表1好莱坞与全球电影市场的不平衡流通资料来源MWAYNE2003POSTFORDISM,MONOPOLYCAPITALISM,ANDHOLLYWOOD’SMEDIAINDUSTRIALCOMPLEXINTERNATIONALJOURNALOFCULTURALSTUDIES,61,PP91尽管对于媒体帝国与全球媒体集中化的批判,已成为当代学术讨论的重心;但事实上,在媒体经济中,产业的发展却并非真如早期现代化式如此的可预期。部分媒体的大众消费,明显发生下降情况。加上市场交易条件的恶化,导致包括了电影、电视、出版与流行音乐都产生了某种垂直式解体。垂直式解体的结果,免不了导致生产的重组与委托外制之兴起,而这种“后组织化”的弹性生产方式,较福特主义更为复杂且变幻无常。譬如在欧洲,英国第四频道(CHANNEL4)在80年代开播起,就开启了电视业外制的发展模式。这种电视台本身不拥有摄影棚,而全部节目皆来自外购,基本瓦解了电视生产链上从制作、包装与映演信道必须整合的传统操作。而独立电视台公司及独立制片人的兴起,也导致了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成本削减。而弹性生产方式之成功,也迫使英国及欧洲地区的电视台,也都开始追随这种方式(ROBINS,1989)。这种垂直式解体,意味着在晚期资本主义的时代,信息生产链上的制造或生产部门,被迫逐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在媒体界过去居于辅助地位的产业金融、市场经营,甚至营销设计部门。英国第四频道只是开启了电视新的生产模式,紧接着则是这种弹性生产模式的空间扩散。随着卫星、有线电视及光纤化的电视世界来临,多频道对更多节目的需求,再加上跨越国界的市场扩张,电视节目商品的生产周期被迫更加快速,并且随时必须提供的类型也要更多,因此,其生产不仅专业化,也更加地弹性化,也让传统垂直生产链的产制流程更加扁平化。此外,为了能在销售上达到福特制生产时的产量水平,因此必须倚靠更快速的创新。亦即,弹性生产既是创新密集,也必须是知识密集型流程,方能响应后工业社会或信息社会的本质信息与知识密集。因此,这种后福特主义弹性生产方式,也即是后工业化的生产方式。信息产业,构成了后工业化生产方式的基础,而媒体更是其活泼的文化形式。因此,在文化产业中,不论流行音乐或是电视产业,都是典型以创新与开发新商品为主要导向,而“生产制作”只是作为辅助机制而已。这也就意味着,在传统文化工业中,对“文化商品化”的理论就容易产生不合时宜的演绎。譬如,法兰克福学派(THEFRANKFURTSCHOOL)中提到具神圣光环的文化,已经在商品化过程中沦为一种制造业,此说法便难以解释当前文化经济的创意与创新特质。因为对瑞旭和厄里而言,这种文化生产本身已经不仅是弹性生产,更已是一种反省式的生产了(1994)。文化与商品的关系,并不是文化必须成为商品才可以贩卖;而是所有商品的生产已开始反身自省,因唯有商品成为文化,才有机会进入市场。4媒体产业,成为文化经济中重要的组成份子,也表示了不再是商品制造业提供模型,让文化跟进而作贩卖。而是,文化产业自己提供了发展模型,而这种模型本身即是一种文化与创意的深思熟虑。当然,文化的商品成为当代社会经济的支柱,也必须在相关社会条件成熟下的后工业社会才得可行。在这过程中,有二个重要的反省式层面一方面是,劳动生产力的自我检讨与反省;第二则是,消费者/阅听人的自我批判与反省行为。从生产端来看,在弹性生产模式之下,生产不仅是后福特主义式,也是一种反省式的。就如前面所提的,生产不但须注入更多的知识创新,在媒体中更须强化文化或象征符号之处理能力。正因为如此,创新与创意必须融入生产线中,并逐渐缩小了单纯制造环节的空间。瑞旭和厄里强调,这种生产必定是“设计密集型”,符号价值必然因此而挑战了传统的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1994)。另一方面,对阅听人而言,并非对所有来自媒体的商品皆全盘接收;阅听众对于文化的感受度,将思索着媒体讯息的社会影响;甚至对个人的媒体接收行为都有一定的检讨与担忧,而自行发展出具批判力或反省的文化解读。在反省式的接收下,个人主体也逐渐发展出属于个人式的诠释与消费样式,而导致了社会的“个人主义化”(BECK,1986,2000,2002)。进而,这种个人主义化的社会,消解了传统社会中以“阶级”为主要典范的社会文化分析模式,也让传统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基础产生了动摇。三、资本流动的空间与其反作用力资本主义的发展,不是只在固定之国内市场或社会体制之间进行着。在全球化的世代里,依人口、财务、货品与信息的流动上而言,它更是一种“空间调控”的制度。而这制度,也已成为资本主义的新核心(LASHURRY,1994)。譬如,旧有的福特主义生产方式,仰赖一套完整的生产网络,其中金融和信息等环结是辅助工业生产的次等要素。但在后福特主义时代,金融与信息跃升为提供服务的最重要角色。并由全球经略中,散布在各处的全球性城市而产生新的空间制度,而该制度的本身显然已是“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即全球性的地方特色化)的了。然而,在影视产业中,这种全球市场的空间分布,却也是不对称的(见表2)。当媒体空间在跨国流通过程中,常产生大规模的断裂;很多原本仰赖“国家”力量而进行的经济调控,却未在此刻及时衔接于全球化媒体的空间制度,其经济空间也就立即出现掏空现象。在这过程中,国族的角色不得不因为全球化过程而产生弱化,新的跨国公司以新的组织形态出现,用新的混合调控系统而崛起于全球市场。跨国组织,以新的调控系统运筹于全球空间而取得优势。在采取跨国型组织结构中,其空间制度甚具弹性,媒体核心资源部分可能保留于母公司,但更重要的是,它也集中部分其它资源于海外子公司,并直接由该位置再传递至其它分公司。这种资源调度形成一个整合网络。它的生产模式,是对福特主义的修正,其组件、产品、资源及技术等均以跨国化管理进行,海外媒体子公司或策略联盟企

注意事项

本文(新闻传播学论文-副作用的年代:全球化的危机与经验空间的转换.doc)为本站会员(wenku)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