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新闻传播学论文-摄影文学的互文性与阐释空间.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1.30KB   全文页数:1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新闻传播学论文-摄影文学的互文性与阐释空间.doc

新闻传播学论文摄影文学的互文性与阐释空间一、体验激起的理论兴趣与后设视角除了体验所得之外,我们没有任何知识,(1)体验诗学这样说。在体验诗学看来,文学乃至一切艺术,并不是仅仅存在于文本内部的东西,它发生在人与物之间。只有在你获得某种体验之后,你才开始意识到你所接触的是艺术。只有当体验是如此的强烈而不可忽视,而且自我意识作为一种副产品涌现出来时,艺术才可能获得确认。我对摄影文学的理论兴趣,来自这样一种艺术的体验。我发现在看和读了一些摄影文学作品之后,我深深地被吸引住了,似乎是小时侯看连环画时的体验,又似乎超出了那样的体验。是什么呢体验的是诗意和形式美,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值得关注和研究的文学现象。摄影文学当属文学。它的主要性质取决于摄影图象的加入。是以图象为主要欣赏对象、以文学话语为意蕴支撑的一种综合性的文学样式。它在接受方式上改变了文学阅读中单纯的文字信息进入阅读者大脑之后转换为形象的接受方式,而变为双重符号系统在互相交织、互补的机制中被接受的方式。读图是对读文的辅助,读文也是对读图的辅助,两者互为阐释。言不尽,立象以尽意,曾经是中国人的选择,这是出于文体的思考,也就是说是立在文学的立场上力求达到尽意的期望而产生的苦恼和选择。以此推理,任何文本形式都有不能完全尽意的遗憾,图象依然。在摄影文学中,既是言不尽立象以尽意,同时也是象不尽,立言以尽意。这是人类意识到表达有限度而采用补充方法的智慧表现(中山大学教授程文超在他的在言象结合中拓展意义空间所言)。摄影文学的言与象的这样关系,以理推之,当会产生互文性。所谓互文性,是朱力亚克里斯蒂娃提出的。表示任何一部文学文本应和其他的文本,不可避免地与其他文本相互关联的种种方法。这些方法可以是公开的或隐秘的引证和隐喻较晚的文本对较早的文本特征的同化对文学的代码和惯例的一种共同积累的参与等。(2)既然摄影文学采用的是双重符号体系,并且产生互文性,那么采用现代符号学,来分析摄影文学就是可行的。自索绪尔倡导和发展现代语言学以来,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将之运用于文化人类学研究,拉康将之运用于精神分析学研究福柯则扩展性地运用到对于不断变化着的事物的辨认、分类和对精神病治疗的分析上罗兰巴尔特将之用来评论和分析许多关于世界的资产阶级的神话的组成因素和代码,比如对著名的艾菲尔铁塔的分析等,都取得了另人瞩目的成就。在运用符号学的同时,我还将始终站在摄影文学之外来看摄影文学,保持后设性,即元文学的视角。二、摄影文学中言辞文本的符号系统特征我将摄影文学的文字部分称为言辞文本,之所以不称为文学文本,是因为摄影文学也可以被称为文学文本,为了与之相区别,我在后面始终在这样的意义上使用这个名词,而将摄影图片称为图象文本。言辞文本的规律已经基本获得共识。在索绪尔看来,言辞符号是任意的,除了很少一部分的拟声词以外,在言辞的意符和表意之间没有固定的或自然的联系。也就是说,能指和所指并不能重合。依据着不同的语境,能指可能有许多种所指。在语言学转向之后,人们已经认同了文本和现实是两回事。正如杰姆逊所认为的那样,关于世界的语言只不过是语言,而不等于世界。这给予我们一种警觉不能轻易地相信所谓真实。与这样的警觉相关的另一个语言事实,即现代修辞学的成就所表明的事实是,人基本上是语言建构的产物,我们的文化、我们个人与他人的日常对应关系,都凭借着语言而存在,当社会发生变化,朝代更迭之后,语言及刻铸在语言上的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甚至我们的思维方式,并没有完全变换。比如我国五四运动,白话代替了文言成为文学创作的语言,但是文言里的修辞格,大部分依然保留在白话里。在默默地传递着文化传统。现代修辞观还认为,语言是先有比喻义,后有本义。依此,文学里的语言在本质上是隐喻的。摄影小说将军泪是篇优秀之作。它依然没有逃脱语言中的这种比喻义先于本义的规律,而且这种比喻义也在发挥着它的诗性作用。将军泪中图19的言辞文本为孙二勇大口大口地喝酒,他微醉了。突然他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伤痕斑斑,每一道伤疤都有一个流血的故事。这些伤疤大多是为张自忠留下的。图20的文学语言为张自忠也哗啦一下撕开自己的军装,这些伤疤是为中国留下的。这两段文字构成一种可叫做联锁或者偏重格。这种修辞本身就有意味,因为其中携带着引申义,为张自忠留下的和为中国留下的,都不是本义,而可以引申为为张自忠的爱国事业为忠于张自盅而留下的为保卫祖国不被外族侵略,为了祖国的神圣而留下的。其中渗透着身/家/国的递进并被包容的关系,这是一种出于意识形态认可和想象的结果(我只是从学理上说,而不含任何价值评价)。可作为这个现象旁证的是加拿大阿尔伯达大学教授高辛勇在修辞学与文学阅读中所举的我国大学中的一段人们耳熟能详的段子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先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而后致知,致知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修身,修身而后齐家,齐家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高辛勇指出,天下,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不仅是层次的关系,也是部分与全体的关系,在概念上它们有偏全格的关系,从天下讲起,确有其修辞效用。但更有传统观念里家国一体,个人只是家、主要是国的一部分的意味在其中。从修身到致知在格物,因为层递格的关系而形成了全体与部分,同时又是内与外的关系。高辛勇的论述告诉我们,修辞常被逻辑所遮蔽。让我们再来看将军泪的图19、20的文学语言,确有逻辑上的承续关系,但也有修辞关系,而这种修辞关系本身就是传统给予我们的。因此,语言,指明那些自称为真实的东西原来仅仅是一种比喻。将军泪的爱国情怀、爱自己部下而又严守军规的矛盾给予张自忠将军的心灵痛苦,这一切的艺术魅力,也来自这样的修辞所夹带的传统文化。指认出语言中自身携带的修辞作用,在提起我们警觉(后设性)的同时,也能提高我们以此增加文学诗性的自觉性。三、摄影文学中图象文本的符号系统特征第一,在语言符号系统中,能指和所指是任意的关系,而图象符号系统中的能指与所指事物之间的关系,则不是任意的。也就是说,总是和一个能指相对应的所指存在于那里。我的意图却是,超越能指与所指的非任意关系,而认识到摄影符号的喻说性质。这一点进入摄影文学时,很有意思。表面看,摄影文学图象的画面是真实的(不就是因为现实中有这样一些事物和人,才为拍摄提供了物质性的存在依据吗)而且,我们一贯认为,因为用标准镜头,不设计演员的摆拍,就可以还原真实,这只能是误解。这对我们认识摄影纪实文学非常重要。大千世界,永远是拍摄不完,纪实不完的,我们所看到的摄影纪实文学(包括摄影报告文学)等,为什么拍摄这些,而不拍摄哪些图象依然是符号,有一双眼睛在摄影机后面操纵着这些符号。这里我们借用喻说理论来认识图象符号的喻说性质。雅格布逊将比喻分为隐喻和换喻两种。而维柯则分为四种隐喻、换喻、提喻、讽喻。其中的提喻,是就部分和整体的关系,整体的意义在部分中得到体现。摄影机的取景框中摄入的事物和人,就是从大千世界中提取出来的那么一部分,摄影作者认为这是最能表达他对现实的理解,最能代表整体本质的,这一部分可以喻说整个世界,因此,正如臧策先生所认为的,摄影也可被看作是一门提喻的艺术(3)。摄影报告文学躺着的铁匠和他的女人,摄影者显然是将镜头直插那个位于湘、浙、皖的交界处,被重重的大山四周围困着的江西省婺源县浙源乡,在浩大的中国农民人群中提取出余根源和他的一家,这也是一种理解的提喻人生是各种各样的,人的一生都在路上,路,坐着汽车,坐着大车,迈着双腿走过的路。这是各种走法所共同构成的整体。而余根源却躺在床上,余根源一旦离开了床,就只能趴在妻子的背上。这是从整体中提取出来的一种人走路的人生状态。其他如摄影纪实文学一只铝盆的制作过程农家饭场纪实巴山背二哥等都可以证实摄影的喻说性质。第二,与言辞符号相区别的另一点是,语言是历时性的,而图象符号是共时性的(就单独一幅图象而言是共时性的,但在摄影小说等叙事体摄影文学中,图象成为系列,已经具有历时性)。图象的字面意义,也就是能指,相对于事实存在的所指,有没有可阐释,可赋义的可能有没有转义这里我们进入构图的修辞学性质,进入取景框,已然是一种提取,而如何构图,则已经是对现实真实的改写,是另一层意义上的修辞。或者说,从构图始,就有了想法,而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而没有那样的想法可见有想法的同时就在赋义。这点很重要。后面我们论及到的互文性时会用到这一点(越是有想法的构图,就越为言辞文本提供广阔的再创造的空间)。我举一幅没有配以文学文字的摄影作品为例。笔者在中国摄影报2001年3月2日作品版刊登的读者园地栏目,看到一幅题为农家女学童,画面的主要部分是晾晒的玉米,玉米旁边有聚拢玉米用的耙子,在玉米边,有一个女孩在学习,似乎在写作业。点评人写到晾晒玉米的女孩,忙中不忘看书学习,很感人。金黄色的玉米,展示出丰收景象,孩子认真学习也预示一定取得好成绩。如果把人物拍得大些,效果更好。把女孩子和晾晒的玉米框在一幅画面中,这构思本身就是有想法的,晾晒的玉米是已经的丰收,而丰收前曾有过辛勤的劳动,而女孩现在的认真学习,也将会得到学习上的大丰收,玉米的丰收,隐喻着女孩学习上的丰收。如此分析这幅摄影作品,其实已经是开始在进行文学创作,也能给我们除魅不存在与事实相符的纯摄影,构图之时转义便不期而至。臧策先生提出,图象在转换成话语之前是否可读是否具有意义(4)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能转换成话语就表明是可读的,可读的,就是有意义的。前面所分析的农家女学童就是证明。第三,图象符号的阐释空间。阐释空间有方向性,在摄影文学中,是向文学方向的阐释。是画中有诗的问题,画中有诗是指有诗意。与言辞符号相比,图象符号的阐释空间要相对小一些。这与如前所说的能指和所指不是任意的关系有关。但依然是可阐释的。阐释什么阐释有文学性的东西。形式主义美学认为,文学是语言的一种类型。关于这种类型的语言法则产生了文学性(lierariness)的独特因素。罗曼雅格布逊在1921年写到文学科学的研究对象不是文学,而是文学性,即是使一部特定作品成为文学作品的因素(5)。雅格布逊就文学性产生的条件说的独特因素面有点窄。仅就语言自身的法则运作的结果而言的(此处不就这个问题详述)。图象符号的阐释可以有如下一些方式。其一,图象字面义的解说。解说不是纯客观的,而是调动作家的记忆表象,凝聚在对这幅图象的阅读中。在向历时性的方向掘进中,赋予图象以历史时光,意义在时光的回溯中产生。这是仅仅读图所无法获得的。比如摄影散文心中的东溪三幅照片。散文的前半部分是平面的描绘故乡的东溪景色,所依的是一天中的时间顺序清晨中午时分..当太阳向西边的杨梅山靠近.月亮徐徐升起.这些言辞符号已经超出了图象符号的所指。后半部分则笔锋一转,追溯时光最使人难忘的,是那个古渡口。我不知这个渡口已有多大年龄,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和哥哥一起搭渡到对岸的山坡上去采集过松树籽也常和小伙伴从这里下水,嬉嬉闹闹游得痛快。..每次回乡,我必定要去一趟渡口,特别是在黄昏之际,在那磨得发亮的石头上静静地坐着,看渡船和满船的人,溶进金色的波光里,目送他们上了岸,带着一天的收获,踏上回家的路。沿着回忆的隧道,走到以往时光中的某一个空间中,拓展了另一幅画面。这样的回溯时光,是两维的图象符号所无能为力的。而言辞符号的阐释给予了时间感,共时性中产生出历时性。其二,将图象符号纳入文化传统的诗性视野中,使之同化于言辞符号所展示的意蕴中,从而发生隐喻意义。在以景物或大自然为主要字面义的图象符号中,这样的阐释特点最为显明。话语本身所先天夹带的引申义起了重要的修辞作用。尤其是一些典,给图象赋予了诗意。比如题为菊影的摄影散文,伸发的是菊的圣洁与高雅,争气与大度,悄然而生菊的精神观照过的生命,是淡远的,是无愧的,是辉煌的爱菊花吧,菊的精神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菊的精神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这样的阐释,显然得益于中国文化中的松柏梅菊等意象的诗性传统,如三径就荒,松菊犹存等。再如摄影散文诗鱼的自白,用鱼的口气,吐露了它戏之于莲叶之间时候他人不知的快乐、自如。有这样的文字你可曾听过千年的传说你又不是我,你又不在我的肚里,你怎么知道我不在想什么庄子外杂篇中的秋水所载的庄子和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与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典,给予了这段阐释以情趣。这类阐释,运用的是互文性中较晚的文本(言辞文本)对较早的文本特征(图象文本)的同化的方法。其三,在图象文本中的各个事物之间通过联想而产生意义。可以用隐喻,也可以用转喻,来处理此事物与彼事物的关系,这是在一个图象中的互文性。比如摄影诗果实,厦门大学教授黄鸣奋已有分析,他是从诗与图象的互文性来说的。而我则从图象文本的事物之间的关系从而产生意义的角度来分析的。大树枝桠的投影上,坐着几个女孩身着红衣,还有身着绿衣的男孩,孩子们象是树上结的果实,红的,绿的,是植物的果实,可又毕竟是孩子们,他们也是即将成熟的社会的果实。大树枝桠的阴影与孩子们又构成隐喻树可以理解成根深的传统,果实和大树互相映衬。应该指出的是,如上所列的三种方式在实际的阐释中,并不是割裂的,而是可以相互匹配使用的。四、言辞文本与图象文本之间产生互文性的几个问题我们已经分别就摄影文学中的言辞文本和图象文本各自的符号系统特征作了分析,尤其就图象符号的阐释方式作了分析。而且我们的分析主要是就先有图象文本,而后进行言辞文本创作的程序来分析的。下面我们就互文性深入地探讨几个问题第一,图象的排列与言辞叙述的结合。在摄影小说等连续性图象系列中,若干幅图象之间构成的是图象符号系统。选择哪些图象,如何编排这些图象,这依然是一种提喻,也就是喻说化故事化的过程,更是一种叙事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与言辞文本相匹配。如果我们认为摄影小说是先有话语文本,而后再有图象文本,那么,话语文本的叙述与传统的纯文字式小说的不同,就是叙述的选择和空白,叙述什么不叙述什么的问题更加突出地摆在作者面前。叙述是对事件的见证,事件是绝对的,而叙述则是相对的。叙述是事件的展示方式,叙述给出了如伽达默尔所说的作者观看那事件的观点的透镜,这透镜标示出一个角度和一种观看方式的选择。所以叙述不可避免地会留下空白,这是必然的、本体论意义上的,同时也是一种策略的显现叙述什么,留下哪些空白,都依作者的理解而定。即便在叙述出来的文字中,其编排本身就是一种修辞,文字叙述又影响到图象的编排和修辞手段。提喻的意义始终在显现将那相对来说比较长均速行进的故事作为整体,而将最具有隐喻作用的事件叙述出来。这已经是一重创造,而另一重创造,既图象的编排在此基础上,还有一次创造。也就是,如何根据文字叙述,分解那若干个镜头,如何利用蒙太奇手法编排图象,这是一种修辞,也是来自于特定的理解。不同的摄影艺术家、改编者、策划和导演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这些人,是文学文本的重要的具有转折意义的读者(他们承担着用镜头所

注意事项

本文(新闻传播学论文-摄影文学的互文性与阐释空间.doc)为本站会员(奋斗不息)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