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刑法论文-犯罪客体的分类.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5.32KB   全文页数:1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刑法论文-犯罪客体的分类.doc

刑法论文犯罪客体的分类关键词犯罪客体纵向分类横向分类内容提要我国刑法学者虽然广泛支持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但所持的分类标准及其说明不尽相同。主要客体、次要客体和选择客体的划分不是根据法益自身的重要性,而是取决于其与同类客体的关系。相对于主要客体,次要客体与选择客体都具有补充性,是独立于主要客体之外的。犯罪客体的分类是深入研究犯罪客体的逻辑方法,也是犯罪客体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表面上看,这个问题争议较小,但在平静的表象之下却隐藏着值得研究的一些问题。一、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在苏联,对犯罪客体实行纵向三分类,即将其分为犯罪的一般客体、同类客体、直接客体,这一分类方法肇始于20世纪30年代末1938年,是由莫斯科大学教授B孟沙金提出的。其理论依据是哲学上一般、特殊与个别的相互关系的原理。①B孟沙金教授所倡导的犯罪客体纵向三分类不仅在苏联及其法定继承国俄罗斯长盛不衰,而且对我国犯罪客体理论也产生了重要影响。例如,何秉松教授主编的刑法教科书指出犯罪的一般客体、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的关系是一般、特殊和个别的关系。它们是密切联系的。一般一定与个别相联系而存在,没有脱离个别的一般,反之亦然。至于特殊,它对于一般是个别的,对于个别又是一般的。这就是它们三者的联系,也就是一般客体、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之间的联系1P1294。目前,我国刑法学者虽然广泛支持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但所持的分类标准及其说明不尽相同。例如,高铭暄等教授主编的刑法学认为,按照犯罪客体所包含的社会关系的层次不同,犯罪客体可分为犯罪的一般客体、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这三者的关系是一般与特殊、整体与部分的关系。2P1112113这里,犯罪客体的分类标准是社会关系的层次,它们之间的关系不限于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还包括整体与部分的关系。马克昌教授主编的犯罪通论指出,根据犯罪客体所包含的社会关系的范围不同,犯罪客体可分为一般客体、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3P1113作者没有说明三者之间的关系,但在批判取消犯罪一般客体的观点时,引用的是一般、特殊和个别的相互关系原理作为论据的支点。赵秉志教授主编的刑法新教程的观点是按照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的范围,对犯罪客体作不同层次的概括,从而把犯罪客体划分为三类或三个层次犯罪的一般客体、犯罪的同类客体、犯罪的直接客体。它们之间是一般与特殊、共性与个性、抽象与具体、整体与部分的关系。同类客体是在直接客体基础上的分类与概括,而一般客体又是对一切犯罪客体的抽象和概括。三者之间构成了两个层次的一般与个别的关系,它们虽然具有许多共性,但又不能相互取代4P1176。该书所主张的犯罪客体的分类标准是复合的,即社会关系的范围与层次,三者之间是复杂的多维度关系。通过上述,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学者们对犯罪客体三分类的各自表述的差异。尽管如此,刑法学界并未就此开展讨论,而是在理论层面上自话自说,当然也不乏共同点,即都无保留地赞同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当我们对这个公认的犯罪客体三分类进行深入分析时,就发现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现象。例如,在刑法分则第5章中,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的直接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它们在内容上与同类客体是完全重合的,抢劫罪、敲诈勒索罪虽是侵犯复杂客体的犯罪,但其主要客体与同类客体也是重合一致的。这里,第二个层次的一般与个别的关系作何理解又如,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放火罪、爆炸罪等以及渎职罪中的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的直接客体与其同类客体也是重合一致的。有的学者发现这个问题后指出犯罪客体三分法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而言的,实际上犯罪的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的关系,呈现出比较复杂的情况。具体说来,大致有以下几种类型第一是犯罪的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完全一致第二是犯罪的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一部分犯罪完全一致,以外的犯罪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表现形式第三是犯罪的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各种不同表现形式,即每一犯罪所侵犯的具体的社会关系都是同类客体的一个组成部分2P1115。应当指出,前面所说的重合一致或者完全一致,仅发生在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之间,不涉及犯罪的一般客体。问题是,当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完全一致时,这是否还算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当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一部分犯罪完全一致,以外的犯罪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表现形式时,如何理解这种纵向三分类在回答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下苏维埃刑法学者是怎样解读这些问题的。毫无疑问,在苏联的犯罪客体理论中也存在类似问题,如侵犯社会主义财产的犯罪、侵犯个人财产的犯罪、职务上的犯罪的类客体与具体的种罪的客体在内容上的完全重合。最先发现这种法律现象的是Б尼基福洛夫博士。他在其专著苏维埃刑法中的犯罪客体中指出,以普适性自居的客体三分类,实际上全然只适合于为数不多的犯罪,如侵犯生命、健康、自由和人格的犯罪,对于其他构成来说,往往只显现出两个客体一个是始终必须具备的一般客体,另一个是同类客体或直接客体。①解决这个矛盾的出路在何方Б尼基福洛夫博士认为,客体的分类如同其他任何分类一样,只有当它正确反映各个层次上的同类现象的实质内容,并且符合概念的内涵和外延的逻辑规则时,才能成为科学的分类并具有现实的认识价值和实践意义。②从这一点出发,他对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重新作出界定,借此把两者区分开来,从而使客体纵向三分类贯彻下去而不发生脱节。依照Б尼基福洛夫的观点,所谓直接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的成为相关犯罪行为类客体的社会机构的正常功能的条件。③这里所说的条件因具体的犯罪而异。例如,在故意杀人罪中,个人的正常功能条件是生命在盗窃罪、诈骗罪中,其正常功能条件是按照财产所有人的意愿将其财产转移到他人手中,并且这种转移不是被迫的,也不是被骗的结果在伪造或行使伪造的货币或者有价证券罪中,其正常功能的条件是按照法定程序发行货币和流通证券。所谓同类客体,是指社会机构的正常功能或者发挥这种功能的可能性。④例如,侵犯个人财产的犯罪的同类客体是苏维埃刑法所保护的财产所有人在财产关系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愿支配财产的可能性经济上的犯罪的同类客体是苏维埃社会主义经济的正常功能,包括运输业、商业、林业、水产业等经济部门的正常功能。Б尼基福洛夫博士企图通过对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的重新界定来化解客体三分类中的矛盾,使之避免客体三分类的名不符实。同时他也认为,尽管犯罪客体分类具有重要意义,但它是相对的。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作为职务上的犯罪的类客体又是整个苏维埃社会正常功能的条件之一。参加政治生活、实现政治权利的总和,可以被看作是许多犯罪的客体,同时它又是个人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正常生活的条件。由此看出,Б尼基福洛夫所说的相对性,意指同类客体因地位的变化而发生的转化。Б尼基福洛夫博士所提供的解决方案不但没有得到认同,反而遭到学者们的批评其一,依照Б尼基福洛夫的观点,关系实现的条件与关系主体、关系对象物同为社会关系的构成要素。既然如此,作为社会关系组成部分的关系实现的条件,就不可能成为社会关系本身。Б尼基福洛夫把直接客体界定为正常功能的条件,显然同他的上述观点是相抵触的。正如Б库德里雅夫采夫所指出的,这是把直接客体归结为社会关系的组成部分。⑤此外,正常功能的条件对于社会关系来说是外部条件,它何以成为社会关系的内部结构成分其二,正常的功能是相对于非正常的功能而言的,Б尼基福洛夫并没有提出两者区分的标准。看来,他提供的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的概念并不成熟,包含一些自相矛盾之处。以上两点批评实际是对Б尼基福洛夫所提出的方案的否定。从苏联解体前夕的情况看,苏维埃刑法学界仍然坚持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认为它具有重要的立法与实践意义,同时也不否认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在内容上重合的现象。作为苏联时期最后一部关于犯罪客体专著的作者,B塔齐的解释是哲学上区分一般、特殊与个别范畴,不意味着在所有的现存现象中都必须按此组合。只划分一般与个别或者特殊与个别是完全可能的。⑥在我国,对于上述现象,或者视而不见,或者见而不究。笔者认为,对于这些现象进行合理的诠释是必要的,也有其价值。解决的思路就是从刑法自身中寻找答案。毫无疑问,哲学上的范畴、原理具有普遍性。正因为它们具有普遍性,所以不能具体决定犯罪客体分类的实际过程。恩格斯指出,仅仅知道大麦植株和微积分属于否定的否定,既不能把大麦种好,也不能进行微分和积分,正如仅仅知道靠弦的长短粗细来定音的规律还不能演奏提琴一样。5P1485我国刑法分则体系是依据犯罪的同类客体建构起来的,但各个同类客体的情况不尽相同,因此,有必要结合各个同类客体的特点加以说明。在侵犯财产罪中,所有12个具体犯罪的直接客体或主要客体均为公私财物所有权,它们与同类客体是完全一致的。当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完全一致时,是否意味着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变成二分类笔者认为,这里所说的完全一致,是指它们的共性一般性而非指类罪与种罪在范围上的重合一致。作为同类客体的公私财物所有权寓于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之中,是它们的共同属性,即共性。这里所说的共性是指狭义的共性,即表现同类事物共同本质的共同点。在这个共同点上,本章内的各个具体之罪是彼此等价的,不存在一个罪比另一个罪多或少、大或小的问题,类罪也是如此。与此同时,这个共性又离不开各种具体的侵犯财产罪,并成为盗窃等罪的一个方面或本质。另一方面,具有侵犯公私财物所有权这种共同属性的各个具体之罪可以说是产生出这种属性的类。这里,种与类是并行存在的,犯罪客体的纵向三分类也并未发生脱节。显然,Б尼基福洛夫博士所提出的质疑是出于误解所致。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况不同于前者。在该章中,一部分犯罪的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完全一致,另一部分犯罪的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则缺乏这种完全的一致性,但直接客体属于同类客体范围内的法益。在前一种情况下,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除了在共性上一致外,它们在范围上也是重合的。这是因为一方面,作为同类客体的公共安全是由多项内容,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安全、健康安全以及重大公私财产安全构成的,并且这种组合具有不规则性。有时危害其中的一项内容就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体现了部分代表整体的思想。有时公共安全是由多项内容同时组合而成的,表现为部分之和等于整体。公共安全作为一个概念有其适用范围,它涉及的是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及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另一方面,放火罪、爆炸罪等因其犯罪方法的危险性,具有使处于相同情况下的任何人、任何物都面临同样的危险的性质,并且用这些危险的方法可以在多个领域实施犯罪。因此,放火罪等的直接客体就会与同类客体在范围上发生重合。但这种重合仅是法益上的重合,借以与其它罪相区别的罪的个性特殊性永远不会重合。在后一种情况下,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是何种关系有的学者认为前者是后者的表现形式,即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组成部分。当一事物是另一事物的表现形式时,可以用两组哲学范畴加以说明其一,现象与本质的关系。现象与本质是典型的表现与被表现的关系,但笔者认为用这组范畴说明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的关系是不适当的。因为无论直接客体还是同类客体都是抽象的东西,不能单凭感官直接感知,而只能间接地加以认识。因此,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的关系绝不是现象与本质的关系。其二,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形式与内容也是一种表现与被表现的关系,但形式与内容具有多层含义1表示外壳和内核。在这层含义上的形式和内容是可以分开存在的,如旧瓶装新酒或新瓶装旧酒,瓶与酒是形式与内容。2表示形式与质料,这是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他认为,任何一物都是由质料、形式、动力、目的构成的,后三者又可合成为形式,同时质料与形式是不可分割的。3形式是内容的外部表现,内容是形式的内部根基、依据和实质6P1202203。显然,用内容与形式的第一种含义来表述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的关系是不妥的。因为在现代哲学中,已不大在第一种含义上使用形式与内容这对范畴,即使使用也只带有比喻的性质,在某些场合这种比喻甚至都难以成立。难道可以把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的关系比喻成内核与外壳酒与瓶的关系吗形式与内容的第三种含义也是如此。同类客体决不是直接客体的内部根基、依据和实质。笔者认为,如果一定要把直接客体理解为同类客体的表现形式,用形式与内容的第二种含义加以说明是可行的。因为作为同类客体的公共安全的内容广泛,包括生产安全、飞行安全、铁路运营安全、公路与水路运输安全、特定设施的安全、特定设备的安全等。这些不同种类的安全是公共安全的组成部分,是根据形式所作的区分。这里,生产安全、飞行安全等既是公共安全的表现形式,又是区分作为内容的公共安全的种类的根据。这样理解同类客体与直接客体的关系,比较符合形式与内容的第二种含义,也是笔者说可行的原因。有的学者认为,在直接客体与同类客体不一致的情况下,前者是后者的表现形式,同时也是同类客体的组成部分。即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毫无疑问,形式与内容是矛盾的统一体,前者也是统一体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意义上,说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组成部分,无可非议。但在像公共安全这样只有一定结构的整体中,我们可以说部分包含整体的因素甚至可以代表整体,却不宜说部分是整体的表现形式。如果认为直接客体是同类客体的表现形式,指明它们是形式与内容的关系是更为妥当的。一般言之,直接客体是属于同类客体范围内的具体法益。但由于种种原因,立法者将某些不直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也规定在本章之中,如依法配备公务用枪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的行为。依照刑法规定,本罪是行为犯,行为人只要实施了非法出租、出借行为,就构成犯罪。如果说它危害公共安全,那也只能是间接意义上的。依法配置枪支的人员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的行为,虽是结果犯,但这个严重后果并非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例如,用非法出租、出借的枪支去杀特定的人、抢劫或非法狩猎等。这些可以构成本条中的严重后果,但并非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其实,上述两种行为直接危害的是枪支管理制度而不是公共安全。目前,国内有的学者认为,犯罪的一般客体无论从概念还是作用上看,都和我们所讲的犯罪客体基本上是一致的,因此,在同类客体和直接客体之上,没有必要再提一个一般客体的问题。⑦无独有偶,在苏联也有学者对一般客体持否定态度。例如,M费多罗夫认为,犯罪的一般客体是不存在的,因为它仅仅是一个概念,不是现存的实际,也不是社会生活中的现存现象。无论对科学还是实践,一般客体都是无益的,因此应当予以摒弃。⑧客观地讲,两者都否定犯罪的一般客体,但出发点和理由不尽相同。国内学者否定犯罪的一般客体,是因为它与犯罪客体是一致的。毫无疑问,犯罪的一般客体作为犯罪客体的类,同犯罪客体具有一致性。但另一方面,就犯罪客体的层次而言,犯罪的一般客体又是犯罪客体所不能替代的3P1114。换言之,犯罪的一般客体存在的合理根据在于犯罪分类的完整性。正因如此,否定说因其自身的片面性而被否定了。M费多罗夫反对犯罪的一般客体的概念是因为它是多余的、无价值的。自然,费氏的另类观点受到了同行们的批判,其主要点是其一,从理论层面上讲,一般客体如同同类客体、直接客体一样,也是对现实的反映。一般乃是众多的个别,其实质在于,一般是所有的个别之物、现象、过程及其相互联系的形式作为整体存在的原则。否定一般是同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原理相矛盾的。⑨其二,从功能上看,一般客体的功能不仅可以把作为同类客体、直接客体的社会关系融合为统一的体系,而且还表明其最重要的特质,即把社会主义社会的重要关系纳入一般

注意事项

本文(刑法论文-犯罪客体的分类.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