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1992年以来“红卫兵”研究述评 (二).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0.43KB   全文页数:1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1992年以来“红卫兵”研究述评 (二).doc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1992年以来红卫兵研究述评二三、红卫兵的派别分类、行为特征及异端思潮以上的讨论为了大致说明红卫兵运动的兴起和消亡,基本上是用红卫兵这个词称谓所有的红卫兵组织。曾先后投入红卫兵运动的青年大约在1,000万至2,000万之间,其中不仅有所谓的老三届(指本应在1966、1967、1968年毕业的初中和高中学生),也包括所谓的老五届(其范围大于老三届,还包括应在1969、1070年毕业的初中生)。不同年龄层的学生因经历和文革前所受教育的多少不同,价值观有差别,在文革中的表现也有很大差异10。在红卫兵当中始终因参与程度的不同存在着领导者型、主力骨干型和一般群众型(也可称为依附者型)等不同角色。而如果从红卫兵本人的思想认识层次来划分,则可以发现附从型和独立型两种类型。其实,红卫兵在文革中从来就不是一个行动统一、观念一致的群体,红卫兵们从一开始就分成许多派别,代表了具有不同社会背景的青少年,也有颇为不同的立场和观念。在文革的各个阶段,不同派别的红卫兵组织此起彼落,你兴我衰,构成了一幅复杂的图景。一些学者就此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徐友渔将红卫兵的发展概括为1966年8、9月间,搞血统论的老红卫兵一枝独秀、风光万分不可一世而从10月起,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小组把他们的支持和恩宠转移到造反派红卫兵身上,到年底,保守的老红卫兵或者彻底瓦解,或者被打得七零八落,稍后,造反派红卫兵内部分裂为具有激进和温和倾向的派别1967年的一月造反一度使造反派失势,保守派死灰复燃,但随着反击二月逆流,造反派在5月前后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从7月开始,内部两派开始大武斗在中央的干预下,各地造反派在1968年陆续放下武器,实现革命的大联合,从这年8月起,随着工人和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学校,红卫兵逐渐退下政治舞台11。他按照红卫兵运动的过程把红卫兵分成保守的老红卫兵、造反派红卫兵以及激进造反派红卫兵。针对社会上对红卫兵的不少误解,陈益南认为,不能将文革初期大破四旧的举动与整肃、批斗、迫害老师及其他人的暴行,都归罪于整个红卫兵队伍也不应该将红卫兵全都视为造反派,以为红卫兵等同于造反派。他指出,文革中的红卫兵,其产生、发展、蓬勃直到消亡的过程中并不始终是同一批人、同一种观念与身份在文革的不同阶段,红卫兵的含义是大不相同的。他的看法是,在文革中红卫兵运动大致经历了4个阶段老红卫兵时期(1966年底到1967年元月之前退出历史舞台)、造反派红卫兵时期、反军与拥军两派红卫兵时期(1967年二月逆流以来造反派红卫兵发生分裂,分裂为所谓的拥军派与反军派)、红卫兵下乡退出文革时期12。陈益南也是从红卫兵运动的过程来划分的,只不过他的划分与徐友渔有所不同。史晓平和史晓久则从政治倾向上对红卫兵运动过程分期解析。他们认为,红卫兵在文革时期大约经历了3个发展阶段,即红卫兵初期(1966年6月到9月)、红卫兵泛期(1966年9月到12月)、造反派时期(1966年冬到1968年夏)13。他们对1966年红卫兵活动的划分与徐友渔的观点相似,只不过不如徐友渔划分得那样详细。范明强则从政治思潮的角度来分析红卫兵。他认为,红卫兵在其运动过程中经历了诸如个人崇拜、无政府主义、血统论与反血统论、派性论争、觉醒与反思这一系列阶段14。而印红标则专门从红卫兵的流派这一角度来分析红卫兵运动。他指出,在红卫兵运动的派别分析中,具有政治和社会意义的主要流派有4个老红卫兵、保守派、造反派和极左派。他对各个流派的特点和彼此之间的区别作了一番论述15。在分析上述观点的基础上,笔者认为,红卫兵从政治倾向上可以分为老红卫兵、保守派红卫兵、造反派红卫兵、激进派红卫兵(极左派红卫兵)。在此有必要解释,老红卫兵的活动时间是从1966年5月其诞生之日到1966年底,此后未再发挥作用而保守派红卫兵和造反派红卫兵则兴起于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百万红卫兵之后,并一直持续到1968年夏工人和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学校之时造反派红卫兵彼此之间又相互标榜自己是左派,把对方叫做保守派,其中也出现了激进的造反派红卫兵而极左派红卫兵(激进派红卫兵,不同于激进的造反派红卫兵)则出现于1967年至1968年间。关于老红卫兵、保守派红卫兵、极左派红卫兵之间的异同,我基本同意印红标的观点16,在此只稍作补充。不少学者把极左派红卫兵和激进的造反派红卫兵混为一谈,例如徐友渔就把杨曦光的中国向何处去理解成是激进造反派的杰作,实际上杨属于极左派红卫兵。激进的造反派红卫兵和极左派红卫兵两者的相同之处是,斗争的锋芒都对准党内的当权派,这也是他们与老红卫兵和保守派红卫兵不同之处。其差异主要是,激进的造反派红卫兵虽然要彻底打倒当权派,但在意识形态上仍然追随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观点而极左派红卫兵则在思想观念上极端左倾,侧重于对整个社会制度的批判,是形左实右,实质上是否定整个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合理性,也因此遭到政府的镇压。极左派红卫兵虽然也是造社会的反,可是与红卫兵早期的造反在性质上是很不相同的。红卫兵早期造的是走资派的反,初衷是维护毛主席和党中央领导下的政治制度而极左派红卫兵造的是现存政治制度的反,所以周恩来曾严厉批判其代表作中国向何处去的主要观点,把它比作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说它反动到了极点。文革前阶级路线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什么事都要用阶级路线来衡量。政府根据政治意义上的出身把人们划分为三类好出身包括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军人、革命烈士(文革中简称红五类)中等出身为职员、自由职业者(如教师、医生、工程技术人员)、中农坏出身为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文革中简称黑五类)。年轻人的前途基本上与他们的出身相对应,在诸如入团、入党、提干、参军、升学、就业等人生的重大关口,首先要通过政治审查,而政审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察看家庭出身,按照出身决定是否批准。首先创立红卫兵组织的是出身属红五类、特别是出身于干部家庭的老红卫兵。他们当中流行的说法是老子英雄儿好汉,革命精神代代传,我们不但自来红,而且要现在红,将来红,永远红,红到底,闹他个全球红,都红遍。1966年5月到9月是老红卫兵耀武扬威的时期,那时血统论在社会上广泛公开地流行。这些老红卫兵对党内高层的分歧和复杂局势不甚了解,成立红卫兵之初提出的口号是保卫红色政权。他们以为,毛泽东对红卫兵的支持就意味着对干部子女及其干部父母的支持这些干部子女没有意识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目的是要打倒大部分中高级干部。随着文革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老红卫兵的父母被打倒,于是这些老红卫兵对毛泽东的忠诚度不断下降,而对文革的反感抵触却越来越大。晚于老红卫兵出现的保守派红卫兵基本上也以红五类出身为主,他们之所以被视为保守,原因是他们维护文化大革命最初一两个月的基层和地方领导。在党委或者工作组领导运动的时候,他们是受信任器重的左派,不曾组织红卫兵......后来只是因为毛泽东支持了红卫兵,他们才组织了以自己为核心的红卫兵,这既是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也是为了保住学生领袖的地位17。据研究者对某省一所重点中学1966年8月份发起成立的一个保守派红卫兵组织的调查,其总指挥均为当地党政军首脑(省军级干部)的子女,支队一级中层负责人多为当地党政军机关的部门负责人(厅局级、师级干部)之子女,而父母为县、团级以及此级别以下的干部之子女就只能成为该红卫兵组织的一般成员18。1966年10月16日中央文革组长陈伯达发表了批判血统论的讲话,强调既要重视人们的阶级成分、阶级出身,也要反对唯成分论。以这个讲话为转折点,中央文革和毛泽东开始重点支持造反派红卫兵,以便让这个红卫兵群体为打倒走资派冲锋陷阵。造反派红卫兵在其成员构成上虽然不再那么注重血统,可是其领袖却仍然是讲究出身背景的,还是以红五类子女为当然领袖。在红五类当中,革命干部和革命军人具有政治优势,革命烈士有名誉优势和政治保险性,却不存在政治优势工人、贫下中农具有数量优势,却不存在政治优势,因而在红卫兵组织中,处于核心地位掌握领导权者,基本上都来自于前两类出身的人19。从表面上看,红卫兵似乎在组织上极端分散,有严重的山头主义和小团体主义,并不存在统一整合的统属关系,但各种红卫兵组织都服从中央文革小组的指挥。从这层意义上讲,文革时期山头林立的红卫兵时代并非无政府状态。根据中央文革小组重视程度的不同,全国各地众多的红卫兵组织当中形成了一些核心组织和领袖人物。北京的红卫兵组织得政治风气之先,甚至能上达天听,因此在全国最有影响。1966年8月27日,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司令部(即第一司令部,简称一司)成立9月5日,又有一些红卫兵组织成立了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总部(即第二司令部,简称二司)。这两个校际组织由高等院校中的多数派红卫兵组成,他们的基本态度是保老干部。9月6日,另外一些红卫兵组织成立了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即第三司令部,简称三司)。作为一司、二司的对立面,三司是由北京市高等院校中的少数派红卫兵组成的,他们的基本态度是造各级党委机关和领导干部的反。1966年11月27日,北京地区又出现了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三司曾因获中央文革的支持而在全国红极一时,它派到全国各地策动造反夺权的红卫兵常被当地造反派称为毛主席身边来的红卫兵。文革前期北京地区形成了一些受中央文革垂青的红卫兵领袖,例如号称5大学生领袖的北京大学文革委员会主任聂元梓,北京师范大学红代会核心组副组长谭厚兰,北京市革委会常委、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政委兼司令王大宾,首都红卫兵三司副司令、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核心组副组长、北京市革委会常委兼政法组副组长、北航红旗战斗队的总勤务员(即总司令的代名词)韩爱晶,清华大学井冈山战斗兵团的头目蒯大富(人称蒯司令)。其他地区出现的红卫兵领袖有上海市红三司的总司令安文江、西安的李世英、长春的姚美玲、江苏的曾邦元、文风来、郑州的党延川、四川的江海云、武陵江等。文革中红卫兵表现出极端的盲目狂热性、残忍性、反社会性和反现代性,这并不是少数个人的过失,而是当时的政治教育和社会化的必然结果。红卫兵大多是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其认识、情感、意志发展往往不平衡,情绪波动很大他们反应敏锐,容易接受新事物、新思想,但却缺乏起码的是非判断力他们富有牺牲精神,但易于冲动。一旦他们接受了一种信仰,表现在行动中便具有狂热性。以当时的大串联为例,一些红卫兵不满足在国内各地串连,还想出国串联,为此曾经强行搭乘国际列车试图出国宣传毛泽东思想。当时在红卫兵中流传过一首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歌,其内容虽然荒谬,却充份体现出一些红卫兵的政治狂热还记得吗我们曾饮马顿河岸,跨过乌克兰的草原,翻过乌拉尔的高峰,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再次点燃。我们曾沿着公社的足迹,穿过巴黎公社的街垒,踏着国际歌的鼓点,驰骋在欧罗巴的每一个城镇、乡村、港湾20。被煽动起来参与文革的青少年本来还处在成长期,需要正常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来帮助他们规范行为,但在文革时期正常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被彻底毁坏了,幼稚无知的青少年被赋予了神圣的造反使命,结果他们基于成长期反叛心理而自发产生的革命行为充满了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反社会性。这种反社会性可以从当时流行的红卫兵话语中看出来革命就是造反,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就是造反。我们说,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就是说,主要在造反二字上下功夫,敢想、敢说、敢做、敢闯、敢革命,一句话敢造反,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基本最可贵的品质,是无产阶级党性的基本原则不造反就是100%的修正主义21要抡大棒、显神通、施法力,把旧世界打个天翻地覆,打个人仰马翻,打个落花流水,打得乱乱的,越乱越好22。同时,当时愚昧的反现代性和阶级斗争政治教育也造就了一大批既盲目仇视现代进步、又行事残忍的青少年。在他们的革命造反活动中,代表历史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古董、艺术品、音乐、服装、书籍等,统统被销毁破坏,在红卫兵眼里,这些都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产物,都应当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样的反文明行为当时居然得到了官方的赞扬,人民日报曾用完全正面的语调报导红卫兵打砸抢的情景23。当时红卫兵的残忍性还表现在语言和行动上,特别是一些中学红卫兵刻意制造出红色恐怖,百般羞辱批斗对象,如剃掉其半边头发(号称阴阳头),往其身上吐口水,逼其在碎玻璃上爬行,还对被批斗者施以非人的酷刑,直到把人折磨死。不仅北京市不少中学的红卫兵犯下这样的罪恶,其他城市的中学生也有这样的作为。有的红卫兵曾经强迫北京幼儿师范的一位音乐教员在牛棚中写出一首自我羞辱的牛鬼蛇神嚎歌,然后每天清晨强行让被批斗的牛鬼蛇神列队唱这首歌,同时红卫兵们对这些牛鬼蛇神不断辱骂、呵斥,还用皮带抽打。红卫兵运动中也出现过一些异端独立思潮。王绍光写过文化大革命和它的异端思潮一书,列举了10大思潮血统论、出身论、怀疑一切从怀疑反革命到怀疑最革命、四三思潮政治平等论争的变异、五一六思潮新文革与旧政府的矛盾、湖南省无联巴黎公社式民主的憧憬、武汉北、决、扬马克思主义不同政见的深化、清华四一四思潮、上海新思潮在炮打张春桥的背后、李一哲迈向民主最沉实的一步。四、红卫兵研究及其展望红卫兵运动作为60年代不可忽视的一场规模广泛的群众性运动,它不仅是决定当时政治社会演变的重要力量,也为今天中国的发展留下了许多不可忽略的影响。当年的红卫兵既是历史的参与者,自己也深受这场运动之害,许多人荒废了青春和学业,甚至丢弃了生命。更为严重的是,有不少红卫兵背上了沉重的心债,十分忌讳谈起那一段往事,尤其是不愿面对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因此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对这段历史保持沉默,只有极少数人如徐友渔、咏康、梁晓声、安文江、肖文等站出来发表相关文字。尤其是那些当年叱咤风云或曾在揪斗黑五类时打死过人的红卫兵,则几乎看不到他们的回忆录。现有的红卫兵回忆录多半是老红卫兵或追随者的,而且在他们的文章中我总是觉得他们似乎隐藏了一些事。如今在各行各业有影响的人物中,很多人都是红卫兵和知青出身。究竟当年的红卫兵经历对他们后来的成长和成功具有什么样的影响,作为一代人,他们当年的足迹对今天中国的发展又有什么影响,这是一个具有现实意义的研究课题。总的来讲,1992年以来对红卫兵运动的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尽管出版了很多研究红卫兵的书著,但以回忆录性质加上文学色彩的居多,如徐友渔编的1966──我们那一代的回忆等,而深入调查、做理论分析和综合处理的文章比较少,1992年以来发表的不到60篇。参与红卫兵运动研究的以早期红卫兵居多,他们一般或因反对文革而后来得到平反,或在文革中转而成为逍遥派人物而曾在运动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造反派红卫兵出身的研究者却为数寥寥。在红卫兵运动的研究中,以年龄群体或活动群体为对象的研究尚不多见,对某一群体文革后期直至现在的生活、思想状况等方面的追踪调查研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其它相关论文-1992年以来“红卫兵”研究述评 (二).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