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与日本方面辩论:究竟是谁的问题?.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2.24KB   全文页数:29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与日本方面辩论:究竟是谁的问题?.doc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与日本方面辩论究竟是谁的问题中国球迷在亚洲杯足球赛日本队出场的比赛中,打出了「正视历史,向亚洲人民道歉」、「足球,世界的钓鱼岛,中国的」等标语,并伴以嘘声,甚至还有不少过火行为。对于中国球迷将政治情绪带入体育比赛的做法,我们感到十分遗憾,认为是不足取的但是,部分日本媒体大肆炒作,日本某些政客借题发挥,更是值得关注。例如自民党女性局长西川京子扬言「中国球迷在亚洲杯锦标赛的『反常』举动,难道不是中国政府反日教育的结果吗」1富士电视台搬来日本外相川口顺子和防卫厅长官石破茂,借势对中国历史教育发难,声称「要彻底消除中国的反日情绪,必须先删除中国历史教科书内的抗日战争史。」2川口顺子则以日本政府的姿态放出口风「在这次的球场反日问题上,日本向中国提出了十多次的抗议。在教科书上,也已经通过日本的一个特别组织,与中国方面进行检讨。对于不恰当的地方,将会提出反对,要求更正。」3可见,日本方面自以为这次可算抓住中国方面的把柄,将这类「历史问题根源在中国」的论调集中释放出来。针对日本方面──包括政府和某些政要、媒体、学者──借这次中国球迷「厌日情绪」为题发挥出来的八大论点,我们愿意发表个人看法,与日本方面辩论,目的是探讨其症结,即究竟是谁的问题,进而寻求解决途径。在与日本方面辩论之前,首先需要澄清一个观点中国球迷在亚洲杯足球赛中对日本队显示出的情绪,不是「反日情绪」,而是「厌日情绪」。为甚么这么多球队参赛,中国球迷单单对日本队报以嘘声答案是明确的,从中国球迷在亚洲杯足球赛中当日本队出场时打出的标语「正视历史,向亚洲人民道歉」、「足球,世界的钓鱼岛,中国的」就可以看出,无疑只是针对日本拒绝对侵华战争反省认罪的历史认识问题,包括战争遗留的领土、赔偿等问题,并不涉及其他方面。中日两国交往历史源远流长,所涉及的面之广可以说是无所不包。将球迷的反应笼统地指责为「反日情绪」,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种做法是没有道理和别有用心的。广大中国民众和政府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既不赞成在体育比赛中少数球迷出现的偏激行为,也反对部分日本媒体将少数人的行为过分炒作和渲染的做法。这次部分日本媒体炒作和渲染非同小可。日本销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的言论很有代表性。该报以〈「爱国」教育催生的反日民族主义〉为题发表社论,称中国国内的反日情感高涨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开始的,中国政府借1995年纪念二战胜利50周年之际,展开了大规模的旨在「爱国团结」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活动」,大量报道旧日本军队的侵略及残忍暴行,并以此将「反日」作为爱国教育的基调还尖刻地指出,中国政府此举的目的是为「缓解国内矛盾」,是为「维持共产党独裁政权的正统性和向心力」,并且指责说「狭隘的国家主义是中国政府自己培育出的产物」4。与日本媒体相反,国际媒体作出的分析则是比较客观的,例如美联社在专稿中指出「大约六十年前日本残忍的侵略行动,使得中国人对这个亚洲邻居的怨恨依然可以在亚洲杯的观众中看到绝大多数中国人坚持,日本从来没有表现出适当的悔悟,尤其是首相小泉纯一郎每年前往东京的靖国神社参拜,靖国神社供奉了日本战争时期的死者牌位,其中包括战犯此外,钓鱼岛争议也激怒了中国民众。」5日本自由撰稿人高桥浩佑也评论说「在今天的日本,唯一一个真实存在而又不言自明的禁忌就是谈及中日战争和二战的真正原因。毕竟,这要归结为已故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和美国的占领政策──后者使天皇免于刑事诉讼,得以统治当时动荡不安的日本国土和人民。」6这次中国球迷所表现出来的「厌日情绪」,可以说是中国民众「厌日情绪」的一个缩影。中国民众真诚地希望中日两国世代友好,愿意抛弃宿怨面向未来,而不愿意怨恨世代相传,所以要求日本政府真正反省并认罪,以史为鉴,不要让战争悲剧重演对于日本政府拒绝对侵华战争反省认罪的做法,表现出厌恶和义愤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与受害赔偿相比,中国的受害者更看重日本政府的正式的毫不含糊的认罪和道歉,恢复他们做人的尊严。在山东,被抓到日本充当劳工、逃到日本深山里过了十三年野人生活的刘连仁,临终前也没有看到日本政府的谢罪,于是要求儿子将对日诉讼打到底,替他讨回公道。在滇西,一个曾经被日军轮奸后又强征充当「慰安妇」的李连春阿婆,迄今仍然遭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因而躲在远离家族的深山里,羞见亲人和邻里她深藏在心中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恢复我的名誉和尊严」,加害者能够在她的家族面前还她以清白。在北京,一位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的遗属曾经发誓不同日本人打交道,但是看到原侵华日军士兵东史郎向中国人民低头认罪时,向东史郎伸出和解之手。在河南,曾经率领花冈劳工起义的耿谆老人,坚决不接受曾经奴役他们的日本鹿岛公司的救济金,只要求日本政府和鹿岛公司承认加害事实并谢罪。这些受害者及其子孙要求日本政府和有关企业真正认罪和道歉,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正义之举。迄今,中国受害者在日本、中国、美国法院起诉,要求日本政府和有关企业赔偿的诉讼达到三十多起,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筹)、细菌战受害者调查会、重庆大轰炸受害者联谊会(筹备组)、潘家戴庄惨案受害者索赔会等也都组织起来,准备讨回公道。没有公道就没有人权,也就没有和平。可是,日本政府迄今对这些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没有任何认罪、道歉和赔偿的表示,连日本法院的要求日本政府对这些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赔偿的判决也是一推二拖三赖帐,怎能不叫这些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反感和厌恶。中日关系中的历史问题,都是日本方面挑起的。日本右翼保守势力每当在历史教科书「改恶」、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和拒绝对受害者赔偿等问题上挑起事端时,预料到必然激起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对,于是采取「倒打一耙」的手法,危言耸听地在日本宣扬「中国军事威胁论」、「中国经济威胁论」等论调,以掩盖其为日本侵略战争历史翻案的行径,「反日情绪」就是这些「倒打一耙」论调的一种。而所谓的「反日情绪」是日本右翼势力发明的,西尾干二在与笔者辩论的电视节目中就喋喋不休地大讲甚么「为了维护共产党的威信,中国政府将日本当成靶子的,煽动反日情绪」等等,竟然向日本民众「揭露」这是所谓「中共的阴谋」。这一策略逐渐被日本政府采纳,到2002年11月28日,日本首相谘询机构「对外关系工作组」的专题报告〈二十一世纪日本外交基本战略〉提出中国年轻人「反日感情」源于中国国内的教育方法,为此,应该与中国政府开展坦率协商7。有日本学者也随声附和说「中国在国民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从80年代后期起日益增强的反日情绪是它的集中体现。」8这次又将中国球迷的「厌日情绪」夸大为「反日情绪」,大肆炒作,藉以发泄多年来的郁闷面对中国民众敦促日本反省侵华战争历史的正当要求,想要抵赖而又理屈心虚。日本媒体和政要甚至公然要求中国方面「先删除中国历史教科书内的抗日战争史」,其企图抹杀侵华战争历史的用心暴露无遗。这种蛮横无理的态度只能引起中国民众更大的「厌日情绪」。下面,我们针对日本方面的八个论点发表个人看法。一、日本方面中国政府在煽动中国民众的「反日情绪」,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以来开始的爱国主义教育,搞了许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发展成现在的强硬民族主义,是亚洲杯足球赛中国球迷「反日情绪」的原因。我们的看法中国政府从来没有煽动中国民众「反日情绪」。中国政府再三强调正视和承认历史,是中日关系的重要政治基础之一希望两国青少年加强交流,增进了解,加深信任。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为了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是每个国家都需要做的事情。至于说到日本侵华战争的累累暴行,真是罄竹难书,而有关以抗日战争为主题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从来没有刻意渲染侵华日军的残暴行径。例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确实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建立的,但并没有将侵华日军的残暴行径作为主要内容,而是侧重展示侵华战争发生的背景、原因、过程和结局,为的是以史为鉴,避免随着时间流淌而造成的战争记忆的风化,防止历史悲剧重演,进而将其发展成为国际和平园地,为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做出贡献。中国民众在日本战败投降后,无条件地收留抚养日本遗孤,和平遣返日本战俘,显示了「以德报怨」的情怀1972年中日两国恢复邦交,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尽管战争创伤尚未治愈,日本国内有各种各样的同情甲级战犯,企图否定侵略战争性质的逆流,但是毕竟还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为之翻案,所以中国民众坚持日本人民也是侵略战争受害者的观点,没有丝毫的「厌日情绪」。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后,日本一跃成为经济大国,1982年中曾根康弘当选内阁总理后,立即提出「战后政治总决算」,确定了日本要成为政治大国的发展目标。他在日本的战争责任问题上,指斥承认战争的侵略性和加害性的观点为「东京审判战争史观」、「马克思主义战争史观」,呼吁抛弃「自虐性的思潮」。就是在当年,日本文部省审定通过了歪曲、篡改日本对外侵略历史的历史教科书,引发了「教科书事件」。1985年,作为战后的首相,中曾根首次在8月15日所谓「终战纪念日」正式参拜靖国神社。这些举动招致亚洲各国的强烈批评,特别是中国,把首相正式参拜合祀着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当作严重的政治事件,从而触发了中国民众的「厌日情绪」。此后,日本政府对侵略战争责任的认识与政策进行了调整、转换和再调整,总的趋势是掩盖侵略历史,推卸战争责任,拒绝反省认罪日本保守派和右翼团体结成右翼保守势力,乘机兴风作浪,推动日本政府的战争责任政策向右调整,致使日本社会接二连三地出现了教科书事件、参拜靖国神社、突破「和平宪法」、拒绝对战争受害者赔偿等为侵略战争历史翻案的事态。对此,日本爱好和平的进步力量针锋相对地开展了抵制活动,国际社会尤其是曾经遭受日本侵略战争之害的亚洲邻国也表示强烈反对,酿成一系列重大国际事件。这些表现、事态和影响,汇集成为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严重地损坏亚洲近邻各国人民的对日感情。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不仅仅是日本如何认识侵略战争历史并采取相应的方针、政策、战略的本国内政问题同时也是日本是否服从国际判决、履行国际条约和遵守中日双边政治文件原则的国家诚信问题更是涉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亚洲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和尊严,关乎发展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影响东亚稳定与和平的国际关系问题。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表面看是日本右翼保守势力在兴风作浪,而实质是日本政府的大国战略在发挥主导作用。日本政府的大国战略的目标,是企图通过否认侵略战争历史和推卸战争责任,来甩掉战争责任的包袱,以恢复其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地位。以此为背景,日本政府在如何对待侵华战争历史方面形成「三不政策」。首先是「不认罪」。日本对华战争已经过去59年了,日本历届政府和国会连其性质是侵略战争都不承认。也就是说,没有一届政府,没有一任首相,没有一次国会,正式承认当年的对华战争是侵略战争。其次是「不道歉」。日本政府可以通过公报形式,用明确的语言,向韩国、朝鲜等公开地毫不含糊地道歉,也可以在政府首脑会谈时,正式向荷兰、英国等道歉,却偏偏不向中国作如此道歉。第三是「不赔偿」。日本政府断然拒绝中国的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的索赔要求,对日本法院作出的对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受害者和强掳中国劳工的赔偿判决,也百般抵赖日本政府将对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受害者的赔偿说成「补偿金」,鹿岛公司更直截了当地声明其支付给死难中国劳工的「基金的捐出,不含有补偿、赔偿的性质」9。日本政府在1972年中日两国政府联合声明中虽然承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但是并没有承认这一「战争」是侵略战争,只不过笼统地承认日本对过去战争的责任并表示最小限度的「反省」。1993年日本朝野关于「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的争论充分暴露了日本政府的立场。非自民党的细川护熙出任联合执政党内阁首相,会见记者时表示「那场战争是侵略战争,是错误的战争」而遭围攻和非难,随后在就职施政演说中改为「侵略行为」,而且他所说的战争,也没有明确是指对华战争,还是指太平洋战争。其内阁外相羽田孜则流露出「说成『侵略战争』,想也没想过」的表示。随后羽田孜出任首相时,再次表明只承认日本有「侵略行为」而否认发动侵略战争的态度10。至于在历史教育方面,中日两国到底谁出了错将日本现行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9的七种中学历史教科书,与中国现行的市场占有率为100的三种中学历史教科书加以比较,就可以看出日本中学历史教科书有关日本侵华战争历史的记述,极力回避侵略战争的性质和责任,蓄意淡化侵华日军的战争暴行,刻意强调日本民众的受害,正面记述日本全民支援战争,根本无视中国军民的抗战力量,鼓励学生进行「受害」调查,突出体现了「掩饰侵华性质,推卸战争责任,强调受害意识,拒绝反省认罪」的指导思想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有关日本侵华战争历史的记述,强调日本策划、发动和实施对华战争的侵略性质,日本侵华战争的暴行,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中国军民的抗日斗争及最终取得胜利,日本侵华战争违犯国际法规、惯例和人道准则的罪恶本质,中日学生应该共同了解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突出体现了「客观记述,公允评价,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指导思想。两者形成鲜明的反差,问题出在何方也就一目了然。总体看来,日本学校的历史教育完全秉承日本政府掩饰日本侵华历史,回避战争责任的教育指导方针。迄今日本政府仅仅承认当年日本对华有「侵略行为」,拒绝承认日本发动了「侵略战争」,所以日本中学历史教科书就使用「侵入」、「进出」的字样,而蓄意回避「侵略战争」的用语。更为严重的是,将日本现行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同1997年度中学历史教科书比较,就可以明显地看出极力回避侵华性质,蓄意淡化侵华罪行等全面「改恶」的现象。例如,有关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三光作战」等内容,都大幅度削减并暧昧化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罪行则完全删除。日本右翼保守势力连续推出歪曲历史事实的教科书,大搞为日本侵略战争历史翻案的活动,固然产生很大影响,但是日本政府历年公布的学习指导要领和教科书审定制度对历史教科书编撰工作的「指导」,则起了决定性作用。岁月本来是可以医治战争创伤的,但是日本右翼保守势力偏偏不断地旧帐翻新,往战争受害者伤口上抹盐。中国受害民众迄今不仅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正式的毫不含糊的认罪、道歉和赔偿,而且还不时受到日本参拜靖国神社和历史教科书「改恶」等事件的再次伤害,其失望和愤怒的心态,不亲身考察和感受,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体会到的。2002年在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周年之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主持的「第一次中日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日本形象,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其它相关论文-与日本方面辩论:究竟是谁的问题?.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