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PDF文档下载

历代《史记》版本着录考论.pdf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552.07KB   全文页数:7页
  • 资源格式: PDF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历代《史记》版本着录考论.pdf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年第期文章编号〕一一一历代史记版本著录考论张玉春暨南大学历史文献研究所,广东广州〔摘要〕本文依据历代史志及官、私所修书目所载史记的著录情况,在手检目验国内外现存史记诸本的基础上,结合相关文献的记载,详尽考察了史记诸本的承继和流传轨迹,为史记版本系统的确立提供了根据。〔关键词〕史记版本著录刊本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史记产生后,自汉书艺文志始,历代史志均有著录,官私所修书目亦多有记载。以诸书目为线索,考察史记的版本存佚流传状况,是研究史记版本系统的根本。今依所见,对史志、官修书目、藏书家藏书目录所载宋元本史记分别予以考核①,作为史记版本研究的参考。汉书艺文志一卷汉班固撰中华书局标点本太史公百三十篇十篇有录无书按汉书艺文志是据刘欲七略删其要而成,故此一百三十篇当是据汉秘阁所藏著录。其时尚无史记之名,陈直先生说司马迁自定原名为太史公书,嗣后西汉诸儒多沿用此名称,故汉书艺文志列太史公书于春秋类。至东汉桓灵之际,始见史记之名,见于东海庙碑碑阴网者,秦始皇所立,名之秦东门网,事在史记。陈直先生说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五年,于是立石东海上胸界中以为秦东门,碑文所谓事在史记,即指此事。海庙碑为桓帝永寿元年公元年立,史记之名称当以此为最早。陈直先生并举九证申此说⑧,确为定论。此处称百三十篇,与太史公自序所说凡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同,是史记其始称篇不称卷。叶德辉书林清话凡古书,以一篇为一卷,汉书艺文志有称若干篇者,竹也有称若干卷者,帛也,。史记改篇为卷,当在唐代。十篇有录无书是班固注语,班固又在汉书司马迁传中说凡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迁之自叙云耳。而十篇缺,有录无书。后汉书班彪传亦载班彪曰太史令司马迁作本纪、世家、列传、书、表凡百三十篇,而十篇缺焉。,班固所说十篇缺应是事实,其所见本既缺十篇,但未〔作者简介〕张玉春一,男,文学博士,暨南大学历史文献研究所副教授。说明所缺篇名。汉书司马迁传颜注引三国魏人张晏注迁没之后,亡景纪、武纪、礼书、乐书、律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靳蒯列传。元成之间,褚先生补网,作武帝纪、三王世家、龟策、日者列传,言辞鄙陋,非迁本意也。自班固父子十篇缺说出,张晏列出具体篇名,后世诸说叠出,或主缺,或主存,聚讼纷纭,争议不绝。今所见本,百三十篇同,是自东汉传本既已如此,此外无它本,故史记版本与缺篇研究无直接关系,本文在此不作讨论。隋书经籍志四卷唐长孙无忌等奉救撰中华书局标点本史记一百三十卷目录一卷汉中书令司马迁撰按史记原无目录,太史公自序即史记之目,秦汉旧籍皆如此。史记目录单出,当始于唐,沿用至今。史记八十卷宋南中郎外兵参军装胭注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史记集解一百三十卷,宋裴骊撰。驰字龙驹,河东喜闻人,官至南中郎参军。其事迹见于宋史裴松之传。骊以徐广史记音义粗有发明,殊恨省略,乃采九经诸史,并汉书音义及众书之目,别撰此书。其所引证,多先儒旧说。一原本八十卷,隋、唐志著录并同。此本为毛氏汲古阁所刊,析为一百三十卷,原第遂不可考,然诸文犹仍旧本。自明代监本,以索隐、正义附入其后,又妄加删削。讹并遂多。此谓毛氏将八十卷析为一百三十卷不确,现藏日本石山寺的六朝抄本张垂相列传卷末题张垂相列传第三十六,空三字题,史记九十六,娜生陆贾列传卷首与卷末均有娜生陆贾列传第册七,空三字题史记九十七,两卷的书写形式与宋刻本无大异,均小题在上,大题在下。以此可知六朝时集解文即分散于一百三十卷之下。后世史记注本,大多采取标字列注的形式,不与史记正文相比附,如索隐、正义。学界以集解为八十卷,与史记一百三十卷不同,遂以为集解亦是标字列注。考以六朝本,集解其始即与史记正文相付而行。裴骊集解作于南朝宋元嘉元年以后,与其父裴松之所注三国志同一体例,今所见六朝抄本最晚不晚于隋以前,在此期间,未曾有对裴注作改动的可能。集解题为八十卷,并非离析史记百三十卷,而是以史记正文及注文文字的多寡,以数篇为一卷。集解注文前后繁简不一,如王鸣盛所说裴注上半部颇有可观,其下半部则简略,甚至连数纸不注一字,④。裴骊以各篇文字多寡,将百三十卷合为八十卷,而各卷内仍似史记原卷次,也就是现在所看到的六朝抄本的形式。如日本石山寺旧粼史记集解中张垂相列传第三十六、丽卜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连续为一卷,亦可证裴驰作集解之后,根据各篇的容量,将一百三十篇分为八十卷。至于如何将一百三十篇划分为八十卷,现已无从得知。史记音义十二卷宋中散大夫徐野民撰按、此本名为音义,而实与其它音义之作有别。徐广史记音义的重要价值在于其广研诸本、具列异同,这是该书的主要部分。裴马史记集解收徐广注语计条,而列诸本异同者达条,占近百分之五十,这是史记其它注书所不具有的特点,对研究六朝时期史记版本状况具有重要价值。史记音三卷梁录事参军邹诞生撰按史记索隐序说南齐轻车录事邹诞生,亦作音义三卷,音则殊微,义乃更略,尔后其学中废。后序又说音则尚奇,义则罕说。此书久佚,史记索隐多引其文,尚可知其大概。朱东润、水泽利忠均有史记音义辑佚。此书虽多为注音释义,但亦涉及异本。如孝武本纪增放薄忌泰一增,擅三坟,索隐挪氏云一作陪,,言擅三重。鲁周公世家鲁公伯禽卒。子考公酋立,索隐邹诞本作遒,。又隋志著录为史记音,史记索隐序称史记音义,观其佚文,绝少释义,是其原名应为史记音,索隐及唐书经籍志误增义字。旧唐书。经籍志一卷后晋刘响等撰中华书局标点本史记一百三十卷司马迁作按此为无注之白文本,当与隋志著录的百三十卷本同。史记八十卷装姻集解又一百三十卷许子儒注按此本不存。许子儒,唐润州句容人,长寿中年年官天官侍郎、弘文馆学士。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九称其所注史记,竟未就而终,此著录为一百三十卷,或后人所补。此书今不存,以其卷数,知其注文依史记原文而行。史记音义十三卷徐广撰按隋志著录为十二卷,此志著录为十三卷,原书已佚,究为几卷已不可考。史记音义三卷邹诞生撰按此书名应无义字。又三十卷刘伯庄撰按旧唐书刘伯庄传龙朔中,兼授崇文馆学士,撰史记音义、史记地名十卷行于代。史记索隐序贞观中,谏议大夫崇文馆学士刘伯庄,达学宏才,钩深探绩,作音义二十卷,残文错节,异音微义,虽知独善,不见旁通。又说伯庄以贞观之初,奉救于宏文馆讲授,遂采邹、徐二说,兼记柳公言音旨,遂作音义二十卷。音乃周备,义则更略。日本现在书目说史记音义廿卷,唐大中大夫刘伯庄撰。此书久佚,索隐、正义多引此书,朱东润、水泽利忠均有辑佚。新唐书艺文志四卷宋欧阳修宋祁撰中华书局标点本司马迁史记一百三十卷装姻集解史记八十卷许子儒注史记一百三十卷徐广史记音义十三卷邹诞生史记音三卷刘伯庄史记音义二十卷宋史艺文志八卷元脱脱撰中华书局标点本司马迁史记一百三十卷装姻等集注又史记一百三十卷陈伯宣注按宋代已不见史记无注白文本,通行本为裴胭集解本,始改八十卷为一百三十卷。陈伯宣,宋江州安德人,宋史载其注司马迁史记行于世,此书今不存,亦未见诸书称引。国史经籍志六卷明焦兹撰丛书集成初编本史记八十卷装姻注史记一百三十卷许子儒注史记一百三十卷王元感注按王元感,唐淮州哪城人,天授中一为弘文馆学士,长安二年年表上其所注孝经、史记草稿。魏知古、徐坚、刘知几连名举荐,兼崇文馆学士。见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九。史记一百三十卷陈伯宣注今存八十七卷史记一百三十卷徐坚注按徐坚,新、旧唐书皆有传,称其父子以词学著闻,然不载其注史记事。史记一百三十卷李镇注史记音义二十卷宋徐广史记音三卷邹诞史记音三卷许子儒史记索隐三十卷唐司马贞史记正义三十卷唐张守节按据国史经籍志,似史记许子儒注、王元感注、陈伯宣注、徐坚注、史记正义等明代尚存。然此书并不可信,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此书丛抄旧目,无所考核,不论存亡,率尔滥载。古来书目,惟是书最不足凭。由此可知以上所记史记诸注,未必存于明代。崇文总目二卷宋王尧臣、王沫、欧阳修等撰丛书集成初编本史记一百三十卷司马迁撰装姻集解史记八十七卷原释唐陈伯宣注,因装姻说有所未悉,颇有增损焉,然多取司马贞索隐以为己说。今篇残缺。史记音义十九卷徐广撰绎按隋志、通志略并十二卷,宋志、通考并二十卷。史己索隐三十卷司马贞撰史记正义三十卷张守节撰原释为汉书学者,此最精博。释按通考二十卷,引原释列是书之下,然审其文乃释汉书中语,不应在此,今姑仍之。今本散附史记中,亦作一百三十卷,无单行本。文渊阁书目四卷杨士奇等编丛书集成初编本史字己一部四十册阔史记一部三十册完全史记一部三十一册阔史字己一部十三册闭史己一部十八册阔史记一部二十二册阔按文渊阁书目著录诸书不记卷数、时代,后人无从考证所收之书存佚,故在版本学、目录学上均无大价值,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指责此书说自七略至崇文总目,记载中秘之书,未有如是之潦草者。天禄琳琅书目后目二十卷清彭元瑞等撰广文书局影印本史记六函六十册宋版史记汉司马迁撰宋装姻集解唐司马贞索隐并补张守节正义,书一百三十卷,前有姻、贞、守节序,目录后有校对宣德郎秘书省正字张未八分条记,按集解、索隐、正义本各单行,至宋始合刻,据校书官乃张文潜,知为元枯时莱。按邵亭知见书目亦载刘方伯尚有主家注合刊本,与柯本行款同,卷末有校对宣德郎秘书省正字张来七隶书木记,,与天禄琳琅所记同。钱吉泰甘泉乡人稿载亦见刘方伯所藏此本,亦肩瓜是柯本所从出者。是为元佑本。元佑是北宋神宗年号,其时无三家注本,叶德辉指出此本系明人伪造,书林清话天禄琳琅后编所载宋版书,有秘书省正字张来夕八分条记,因定为元枯时刊。此书不见于各家书目,宋时官刻书有无此体式,其用八分而不用真书,正以掩其诈耳。又说目录后第三行四行有割去重补之痕,当是明人所记刻书年月。书估以其形似宋版,故为割去。此书目录后无史记目录终,五字,而有校对宣德郎秘书省正字张末隶书木记,校前书所补之痕增宽一倍。若果为原版所有,前书何以割去而补痕宽窄何以不合按秘书省正字虽宋代官名,而张来亦无可考,其为书估欲伪充宋莱,别刊目录,末页增入木记彰然矣。叶氏为著名版本学家,且又亲见此本,其说可信。又史记四函二十四册同上,四序外有正义论例谧法解,集解序后刻有管工王纲,梓匠张香、何恩、章祥、张数、马龙、徐教陆仁、李渭李安、陆签、陆司、莫徐、周日永、陆先、王良智,后有索隐后序。印记那绍兴三年四月十二日右修郎充提举茶盐司干办公事石奋宪发刊,至四年十月十二日毕工。是书真南宋本,多铃元及明初人印章。按绍兴仅有集解本,无合刻本,石公宪本亦非三家注本。钱吉泰甘泉乡人稿谓明嘉靖四年柯维熊本索隐序后亦有此印三十八字,凡三行。并定为柯本从绍兴本翻刻。邵鼓辰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标注说柯版史记前有费愁中序,作于嘉靖四年九月,柯维熊序作于嘉靖元年上元日。索隐序有绍兴三年四月二十日右修职郎充提举茶监司干办公事石公宪发刊等三十三应是八字,邵氏笔误字,是柯本出于绍兴本也。缪荃孙曾见此本,是集解本而非三家注合刻本石公宪本,沪上出一书,为某姓以二千元购得,曾过目,止有集解,而有索隐序,官衔分两行,非柯本所出⑥。绍兴诸刻皆为集解本,石公宪本亦然。且今见北京图书馆藏柯本初印本、北大图书馆藏柯氏原刻本均无此印记,知所谓柯本出自绍兴本说不足信,亦证世间并无刻于绍兴三年的史记三家注本。又南宋绍兴间所刻典籍均不见此本所记刻工名,亦为此本非绍兴间所刻一佐证。史记十二函六十册目录后刻嘉定六年岁在癸酉季夏万卷楼刻按此本有东海袁尚宝氏家藏图书长印。彭氏谓袁忠撤字静思,明初善相袁琪之子,以荫由鸿肿寺序班官至尚宝寺少卿,其曰东海者,乃从郡望也。今考沈德寿所撰抱经楼藏书志亦著录袁忠撤藏本史记残本四十一卷元刊本衰忠撤旧藏。汉司马迁撰宋装姻解集唐司马贞索隐张守节正义。存卷五至卷二十一,卷二十三至四十六,凡四十一卷。每页二十行,行十八字,小字注双行,行二十字,版心间有刻工性名及字数,殷、懊、贞、恒、项皆避。卷首有尚宝少卿衷氏忠撤印朱文方印、尚宝少卿衷记朱文长印。按此二本皆袁氏所藏,且皆为三家注本,疑为同本。抱经楼藏本卷首至卷四缺,故目录后有无嘉定六年岁在癸酉季夏万卷楼刻不得而知。此本行款及宋讳与黄善夫本同,原刻不得早于南宋光宗时,沈氏著录为元刊本,或另有所据,是则为元时覆刻本。天禄琳琅所应即此本,书贾补刻嘉定六年岁在癸酉季夏万卷楼刻牌记,以冒宋本。史记四函四十册唐司马贞注书一百三十卷,装姻集解序、贞补史记序、索隐序、正义论例谧法解,卷末载嘉枯二年建邑王氏世翰堂楼版,前有刻书序,不著名氏,云平阳道参幕段子成求到善本,荞工刊行,盖重刊也。按嘉佑是北宋仁宗年号,谓此本是三家注合刻不确。郡斋读书志二十卷宋晃公武撰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史己一百三十卷右司马迁续其父谈书,创为义例迁书旧有装姻为集解。按此本为单集解本,但未记行款,不知其为何时所刻,难知晓为何本。史哆己索隐三十卷右司马贞撰。据徐、装注纠正抵格,援据密擞,如东坡宰我未尝从田常为乱,盖本诸贞也。按单行史记索隐久佚,明代汲古阁主人毛晋称得幸又遇一索隐单行本子,乃北宋秘省大字刊本,重为刊行。后人对此本褒贬不一,或为其为司马贞原本复出,存古本之旧,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四十五此单行之本,为北宋秘省刊版,毛晋得而重刊者,录而存之,犹可见司马氏之旧。卢文昭钟山札记卷三,史三家注,多异同其索隐之注尤多狠。并有非注而系于注者,读之反足以致疑。汲古阁有单本索隐,殊自井然。凡小司马欲以己意更定者,不以入注,附刻于全书之后,乃为善耳。罗振常在善本书所见录卷二谓此本依唐卷子本上版,说汲古阁史记索隐,原出宋刻。观毛氏跋语,原是大字。行款虽改,而字句未敢轻易。今以世行本史记校之,仅一序中,其异同已不可枚举,诚善本也。前人注书多用也,字,凡唐卷子本皆如此,其后刊本,则多删去。此本亦多也字,足征其卷子本上版,尚未经后人删节也。或谓此本讹误过多,称不得善本,如卢文昭抱经堂文集卷四史记索隐校本序毛本所梓,亦有次序颠倒,脱字讹字,难可尽据。则仍当以三家注本正之。张宗泰鲁岩所学集卷四跋司马贞史记索隐一琴川毛氏,既称审定正本则宜逐句细加校对,傅读者得所依据。仍谛审其中,错讹之字、脱漏之字、添设文字,其并误不下数百条然亦未否定其为索隐之旧。而对此本攻击最甚者,莫过程金造先生,直谓其为毛氏服胃北宋秘省刊本之言,也是欺人狂语,殊不足信。并举四十条例文,证单本索隐之劣⑥。客观分析单本索隐,知此本既非如前说所称之善,然亦非如程金造所说不能与黄、王、中统相提并论。程先生此论仅从文字的讹误立论,已纯属校勘学范畴,脱离了版本研究的内容。研究古书的版本系统,文字正误与否固是其根据之一,但并非文字讹误多,版本价值就低文学讹误少,版本价值就高。而应具体考察各本文字致讹之由后方能下断语。今见单索隐本是汲古阁重刻本,此本确实存在脱讹之弊,毛晋重刻此本即说巫正其讹谬重脱,是所据原来多有错脱。然未必即此断言其错脱皆底本所原有,其中不能排除毛晋刊刻时因误改而形成的讹误。极古阁刻书,向以草率闻名,叶德辉说明代藏书家,毛晋汲古阁最为著名,当时遍刻十三经、十七史、津逮秘书、唐宋元人别集。以至道藏、词曲,无不搜刻传之。然其所刻诸书,校勘不精,讹误甚多。,⑦孙从添藏书纪要说毛氏十三经、十七史,校对草率,错误甚多。又说毛氏所刻甚繁,好者仅数种。黄王烈亦说汲古阁刻书富矣,每见所藏底本极精,曾不校,反多肥改,殊为恨事。,⑧段玉裁汲古阁说文订自序亦举出毛氏所刻说文缪决多端。仅此可知汲古阁所刻书讹误是普遍现象,故叶德辉不无慨叹地说昔人谓明人刻书而书亡,吾于毛氏不能不为贤者之责备矣。,⑨由此可以推知其所刻史记索隐亦同所刻它书,因并乱肥改而所据底本之貌不可得尽见。程金造谓毛氏所说据北宋秘本为欺人狂语,实属过激之辞。程氏以此本与黄善夫本相校,谓讹误脱落不下数百条,亦失之片面,黄善夫本不及此本之处亦何止百数十条。客观地说,从校勘学角度,此本与黄善夫本各有优劣,而从版本学角度看,单索隐本犹可见司马氏之旧,是考察史记唐写本的重要根据。亦可考察其所反映的唐本史记的特点,此本史文及注多处与今存唐抄本同,可证其属唐本系统。单本索隐刻于明代,若据毛氏说据北宋秘省大字刊本重刻,亦应属于宋刊本系统,然却与诸宋本差异甚大,此本所据底本是否为北宋秘省大字刊本便值得考虑。程金造先生亦存此疑间,他根据以下几点,论证此本非为北宋秘省刊本一、无赚文、牌记或其它具体证明。二、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未著录。三、当时所有藏书家目录均未著录。四、明、清藏书家亦未著录。五、版本研究诸书未见有北宋刊刻单本索隐的记载。据此五点,否认了此本为北宋秘省刊本说。其实,程氏五点根据集中为一点,即不见前人著录。有无著录并不能成为评定一本书年代真伪的根据。至于牌记、碟文的有无更不是否定此本是否为北宋刊本的理由,宋本书以无牌记者为多。故程氏的根据只能可供参考。考察单本索隐的版本来源,主要依据仍是此本自身的文字特点。通过上文的论证,此本无论在体例、篇次上,还是在文字内容上,均可证其非毛晋所伪造,其同于唐本的特点是明显的。而其多异于诸宋本,即可证毛晋所说据北宋秘本并不可信。此本完全可能同于现存的唐抄本,毛晋正是以流传下来的唐抄本,或以唐抄本为底本的宋抄本上版的。宋代抄本虽不如刻本之多,但在明代亦不乏见,明清藏书家书目可证。正因为是抄本,宋代或未刊刻,故不见诸家著录。程氏也认为此本应是宋初的抄本,谓应当肯定,毛氏当初所据本,是唐初传下来小司马旧规模的一个抄本。此说并不完全是推测之辞。毛晋所据底本为唐抄本的另一个有力证据,即此本多处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以代代世,以人代民,而诸宋刻本皆不避民字世字,此点与残存的唐抄本一致。既便是宋抄,亦保存了唐本的文字特点。此本虽有众多错乱之处,但其保存唐代旧本之长,弥足珍贵,为考察唐代的史记版本状况提供了根据。未完待续注释①本文旨在研究史记版本承传源流,对诸家目录的著录只侧重于宋本,偶涉元本,明清刻本不列入考察范围。②陈直太史公书名考,载文史哲年月号。③叶德辉书林清话第页,中华书局年版。④王鸣盛十七史商榷裴注下半部简略,北京中国书店年版。⑤召卜璐臣增订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标注第页,中华书局年版⑥程金造史记管窥第页,陕西人民出版社年版⑦叶德辉书林清话毛氏汲古阁刻书之一,中华书局,年版。⑧黄王烈士礼居藏书题跋记元大德本后汉书载陈鳍跋,书目文献出版社年版⑨同注⑧⑩程金造史记管窥第页,陕西人民出版社版。上接第页④严灵峰编世说新语注所引书目,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年月版书目类编第册,第页。⑤释慧皎高僧传卷一,中华书局年月版,第页。⑥释慧皎高僧传序录,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⑦任继愈理学探源,北京大学出版社年月版,燕园论学集第页⑧梁启超支那内学院精校玄奖传书后,上海中华书局,饮冰室合集专集第十五册,第页。⑨释僧佑出三藏记集,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⑩释道宜传教大师将来台州录,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⑩释慧皎高僧传序录,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⑩释慧皎高僧传序录,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⑩陈垣中国佛教史籍概论,上海书店出版社年月版,第页⑩释志磐佛祖统纪,台湾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大正新修大藏经年月版,第卷,第页。⑩陈垣中国佛教史籍概论,上海书店出版社年月版,第页。⑩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中华书局年月版,第页。,

注意事项

本文(历代《史记》版本着录考论.pdf)为本站会员(baixue100)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