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利益集团与美国的对外政策.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4.57KB   全文页数:14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利益集团与美国的对外政策.doc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利益集团与美国的对外政策在美国,长期以来,利益集团积极参与政府决策过程,尤其是在政府的对内政策上影响较为突出,在对外政策过程中的影响则不十分明显。然而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利益集团在政府对外政策过程中的参与程度有所增强,影响也有所上升。本文拟从美国对外政策制定系统的结构性变化入手,客观地分析和评价利益集团在美国对外政策过程中的影响和作用。一、美国对外政策制定系统的结构分析美国的对外政策过程是美国国家政治过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美国人罗赛蒂认为,关于美国对外政策进程的性质必须理解两个十分重要的观点,即它是异常复杂和非常政治性的进程。在这一过程中,有很多参与因素,包括政府内和政府外的各种因素。人们通常认为,美国的对外政策形成于政府高层,主要由总统做出决定。似乎总统大权在握,无所不能。然而事实是,在美国的分权体制下,在一个多元政治的国度中,总统并非能够完全独立地作出决定,他的权力受到来自各方的制约。首先,国家制定对外政策,需要掌握大量的信息情报需要对准确、充分的信息情报加以分析。在紧急情况下,要求总统具有应变力,能够在短时间里作出抉择,这也需要以平时信息的积累为依据。在这一过程中,总统常常会感到所掌握的信息不足,需要帮助。这就为一些官僚、专家乃至掌握大量信息的利益集团参与对外政策的制定创造了条件。第二,在美国总统对外政策的制定过程中,他时时面对来自行政部门内部官僚集团的压力。美国的行政体制使每一位总统都必须面对稳定庞大的行政机构。这些机构中的官员长期任职,对自己长期承担的业务了如指掌。他们有自己的政策观点和政治倾向,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培植了自主性。他们能够利用自己丰富的信息资源和专业能力去对政府的决策施加影响,甚至可以在实施政策的过程中阳奉阴违,抵制政府的政策。对这样的强势集团,总统绝不可掉以轻心。第三,美国总统还必须面对众多的利益集团。美国的利益集团,不仅积极参与美国的国内政治,参与美国国内政策的制定,同时,也从事着国际活动,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它们的政治参与,深刻地影响着总统外交政策的抉择,影响了国家安全与民主之间紧张关系的演变。注杰里尔A罗赛蒂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7年版,第2页。总之,美国总统在对外政策的抉择中面临多重压力,正如托马斯曼在制定对外政策一书中所说必须把总统与国会之间的冲突看作是多种因素的结果,它影响着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国内的政治利益和政治进程。曼得出结论毫不奇怪,今天的总统在美国对外政策方面不再处于支配地位。注杰里尔A罗赛蒂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7年版,第408页。尽管如此,从总体上看,冷战时期,美国总统所受到的限制还是较多地反映于国内政策的制定过程中。面对苏联的军事扩张,国家安全问题成为那个时期美国对外政策中最为重要的问题,安全事务成为国家外交事务中的主要内容。因此,国家在对外政策的过程中更多地强调整体性和有效性,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各种成分的广泛参与。冷战时期,总统在外交权力的行使上常常能够游刃有余,对外政策过程也主要表现为精英模式。具体表现为1对外政策的制定过程主要控制在行政部门手中,尤其是由白宫班子、国务院和五角大楼所垄断2总统与国会两党领袖商讨有关对外政策问题,以求得国会对行政部门对外政策的支持3行政部门就外交政策问题与政府外相关利益集团中的精英商讨,集团精英中有的是某一领域的专家,有的则从总体上关注美国的外交政策4政府通过报刊、电视节目和其他媒体等争取民众对其外交政策的支持。诸种特征表明,在对外政策的制定过程中,总统和政府行政部门居于主导地位。国会、利益集团的精英居于附属地位。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对外政策制定系统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对外遏制政策的结束,使美国在制定外交政策时不再像以往那样具有一种整体的、战略性的眼光,美国政府在制定与国家关系相关联的政策时较以往有了更大的灵活性。后冷战时期,尽管国家安全仍然重要,但在一个时期里,美国人认为国家安全问题已不再成为美国对外政策中最重要的问题,对外政策的内容也由原来的安全问题向一些软的问题转移。世界全球化的趋势使许多新的问题成为对外政策中的新问题,如移民问题、毒品问题等,其中经济利益与民主化问题上升为美国对外政策中首要考虑的问题。外交事务中种种新问题的出现,模糊了美国对内政策与对外政策的界限,这种情况为社会各种因素、特别是为各种非政府组织和游说集团参与国家对外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机遇和有利的空间。随着在意识形态方面冷战思维的退却,美国人在对外政策问题上的分歧加大,社会各种利益集团也越来越多地关注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对外政策问题,人们在许多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的看法。后冷战时期,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模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以往的精英主义模式转变为多元主义模式。决策过程更具有弹性,决策的参与性明显增强。它使美国总统在行使外交权力方面所受到的牵制也较以往有所加大。这一时期,美国政府对外政策制定过程的主要特征为1国家政府的权力结构出现了重新配置的状况,一些权力从行政部门向国会转移,特别是外交决策权发生了某种程度的转移2行政部门中涉及国家对外政策的机构增多。随着行政部门中经济部门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商业、财政和贸易部门在对外政策中的作用日益显著3国会多元化的趋势增强,国会内的一致性减弱,反映了参与国家对外政策制定的公众范围的扩大4参与国家对外政策制定的非政府组织和游说集团增多,这些集团希望国家的对外政策能够与它们自身的利益相一致。后冷战时期,美国对外政策制定系统逐渐从以往较为封闭的、由总统主导的形式,转变为一个更加开放、更容易产生争议的多元化系统。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制定系统也越来越类似于它的对内政策制定系统。二、利益集团与美国的对外政策过程与美国对外政策体系的结构性变化相伴随,当今美国试图影响国家对外政策的利益集团增多,利益集团在国家对外政策制定过程中的投入也大大增加。利益集团在对外政策制定过程中参与力度的加大,表明它在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过程中承担着一种新的角色。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美国的一些利益集团就十分关注国家对外政策的制定,尤其关注有关贸易方面的问题,但影响不大。20世纪40、50年代以后,情况有所变化。各种新老利益集团开始较多地介入国家对外政策的制定过程,并且表现出明显的反共和保守主义的倾向。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反共的团体,如国家安全与公共政策组织、退伍军人和军事支持组织、商业组织等等。此时期美国积极参与外交政策制定的组织有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外交关系委员会、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外交政策研究所等等。其成员包括前政府官员、美国企业界领袖及一些科研人员。他们与政府结成联盟,通过政策研讨、出版著作和相互间的交流去影响美国公众。这一时期,美国的退伍军人和军界人士均是美国反共政策的积极支持者。如美国军团,对外战争退伍军人联合会,海军联盟,美国炮兵协会等等,都极力主张国家加强国防建设,以武力解决国际问题。长期以来,企业界在美国政治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工业现代化的进程,这种趋势更为明显。随着美国企业界在国外商业活动的迅速发展,企业界人士也越来越多地关注政府的对外政策。二战时期和冷战初期,一些企业界团体如商会、经济发展委员会、全国制造商协会均成为政府遏制政策的有力支持者。随着一些巨型厂商、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集团在国防生产中作用的上升,企业界在对外政策方面的影响也有所增强。一些大跨国公司与政府相互支持、相互依赖,双方的关系达到了相当默契的程度。正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总裁查尔斯所言凡是对国家有利的,就对通用汽车公司有利,反过来也是如此。双方根本不存在分歧。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美国利益集团为美国政府的反共政策提供了重要支持,成为美国政府冷战政策的社会基础,它加强了美国政府在国外实施其全球战略的能力。这一时期,美国也有一些左翼集团存在,左派势力也曾发动过一些运动,反对政府的遏制政策,但力量弱小,难以真正发挥作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战运动,使美国公众与社会团体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参与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美国的反战联盟由60年代初的几个,发展到60年代末的上千个,反战运动得到了社会大多数人的支持。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使以往在对外政策上保持着一致的保守意识形态的状况不复存在。此后,利益集团在美国外交政策方面的作用模式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面对战争的灾难性后果,以往导致越战升级的由专家和名流组成的对外政策组织解体,不再成为支持美国冷战政策的力量而存在。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利益集团主张政府推行裁军政策,希望政府采取有效的对外政策,以消除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饥饿与贫困,保护全球环境。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的爆发,打破了冷战早期美国在对外政策方面的空前一致性,利益集团在对外政策领域出现了分裂与竞争,并在意识形态和对外政策取向上出现了重组。这一点突出地表现为传统的工人组织劳联产联为了保护自身利益所表现出的反共产主义、反对自由贸易倾向。它们与那些具有内向型特征的企业公司站到了一起,极力主张政府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而一些大企业,尤其是跨国公司则倡导自由贸易。这一时期,一些著名的对外政策集团组织,如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对外关系委员会、外交政策研究所等仍积极发挥作用,同时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集团组织,如美国企业协会,胡佛研究所,约瑟夫库尔斯和约翰斯凯夫基金会等等。此外还出现了一些较具自由主义倾向的组织,如武器控制协会,布鲁克林研究所,防务信息中心、世界和平协会、政策研究协会等等。还出现了大量少数民族集团,参与政府对他国如古巴、以色列政策的制定。冷战时期,美国非正式组织中的一些人,包括居于行政机构高层的专家,居于纽约的具有一定国际眼光的律师、银行家和跨国公司首脑等,由于彼此相识或在一起共事,因而形成了关系网。此类组织活动于政府行政机构中,操纵着公共舆论。并频繁地往来于政府和公众之间,正式与非正式地对国家的外交政策发挥着作用。在美国国内利益集团数量激增的同时,反映他国利益的院外利益集团也迅速增加。这些集团主要依靠美国的咨询公司、法律公司、广告公司和美国国内的相应集团去对美国的对外政策施加影响。正如罗赛蒂在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一书中所述外国公司的说客们经常在电视上露面,报刊以客观专家的身份引用他们的话注杰里尔A罗赛蒂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第433页。他国雇用的说客常驻华盛顿,进行着经常性的活动,如前任总统卡特的哥哥就曾经是利比亚在美国的高级说客。一些卸任的高级官员,也成为他国利益的说客。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贸易代表办公室和国际贸易委员会三分之一的官员退休后都到外国公司效劳,或成为外国政府在美国的代理人注邓鹏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外交与美中关系,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97页。。他们为外国政府工作的行为毕竟有出卖国家利益之嫌,因此备受指控。根据美国的法律,这些人为他国工作,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自己的活动,但这些人熟谙美国法律,善于利用法律的漏洞,所以总是安然无恙。1986年美国会计总局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从1980年到1985年,有76位卸任的前政府高级官员代表着52个国家的利益注杰里尔A罗赛蒂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第433页。。前总统里根的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切尔迪弗,1985年辞职后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公司的业务之一,就是作为他国政府的委托人从事院外活动。这一公司先后为加拿大、南韩、巴拿马政府做委托人。近年来,日本政府和企业界每年在美国游说的花费高达1.5亿美元注邓鹏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外交与美中关系,第96页。。台湾当局也不惜重金在美国国会和民间进行游说。各种利益集团对美国对外政策的关注和参与,使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不再仅仅限于少数专家和传统团体,美国利益集团与国际政治之间的联系较以往更为紧密了。尽管如此,冷战时期,由于美苏对峙成为美国对外政策中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在总体上,美国的对外政策过程中仍较少提供给国会和利益集团参与和反对总统决策的机会。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国会在对外政策过程中的重要性明显上升,利益集团在国家对外政策过程中的态度也较以往更加积极,游说的策略手段更加先进,作用也更加明显。美国联合研究性组织美国会议将后冷战时期利益集团影响国家对外政策的有效策略手段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注参见哈里哈定美国对外政策中的公众参与HarryHarding,PublicEngagementinAmericanForeignPolicy,1995年2月23至25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召开的美国会议TheAmericanAssembly文件。1积极参与而非被动反应的策略。研究指出,利益集团必须采取积极的态度,寻求机会去施加影响,才有可能取得效果。2提供信息。利益集团必须拥有清楚准确的信息,并将这些信息及时地提供给决策者,供他们参考。如果这种信息有助于决策者解决当前面临的紧迫问题,这些信息便比较容易为决策者所关注。3宣传信息。如何得到媒体的关注是利益集团面临的重要问题,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能够使利益集团赢得更多的支持,从而使其政策游说取得更好的效果。利益集团也可通过地方政府的作用和发动群众的方式去进行宣传。4选择参与点。国会是利益集团的主要政策参与点,因为国会议员及其工作人员通常要对其选民负责,要在政策取向上对依赖于他们的人负责,因而成为利益集团最好的游说对象。国会非层级化、非官僚化的组织结构为利益集团的政策游说提供了诸多进入点。由于国会对外政策委员会以外的许多议员也同样能够设法影响和参与对外政策的制定,因而他们也成为利益集团对外政策游说的对象。自20世纪70年代美国国会改革以来,国会议员的发言和投票状况均可公开,使利益集团的代表能够了解议员的政策观点,从而能够决定游说对象。与游说国会相比,利益集团游说行政部门的难度要大得多,行政官员对来自利益集团的压力不象国会议员那么敏感,行政组织的结构与运作特征使它比国会更易于排除利益集团的影响。尽管如此,行政部门仍然是许多利益集团参与决策的进入点之一。尤其是政府部门的一些高级官员,他们清楚地知道一些特殊领域的利益在政治过程中的重要性,因而也成为利益集团游说的对象。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同样能够帮助利益集团去影响国家政策。5采取适当的游说策略。采取何种策略对于利益集团游说目标的实现十分重要。利益集团的代表一方面要游说那些支持他们政策主张的国会议员,同时也要花更大的气力去说服那些犹豫不定的议员。此外,利益集团还需确定游说过程中的策略,如在提出自己的观点时是否需要些弹性,或者作适当妥协。弹性和相应的妥协有可能增加决策者与利益集团进行磋商的机会,从而有利于利益集团目标的实现。总之,后冷战时期,利益集团在美国对外政策过程中发挥着某种作用,表现为第一,在政策选择方面具有一定影响。利益集团在政策形成的过程中,努力引起媒体和行政部门对某个问题的关注,并将这一问题纳入议事日程注参见约翰W迪特理希利益集团和对外政策克林顿和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JohnW.Dietrich,nterestGroupsandForeignPolicyClintonandtheChinaMFN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利益集团与美国的对外政策.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