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应如何看待瑞典社会民主党及瑞典模式.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0.81KB   全文页数:19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应如何看待瑞典社会民主党及瑞典模式.doc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应如何看待瑞典社会民主党及瑞典模式摘要擅长议会道路的瑞典社会民主党,本质上是信仰民主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政党。尽管它对资本主义进行了若干改良,但没有也不可能改变瑞典社会的性质。其执政时期形成的以高税收、高福利为主要特征的瑞典模式,客观上确实有缩小贫富差距和缓和两极分化的作用,但其实质是垄断资产阶级为缓和国内矛盾、维护自身统治而被迫实行的,同时也是瑞典工人阶级长期斗争的结果。瑞典的经验有值得我们借鉴之处,但其基本制度决不能成为我国改革所要追求的目标。关键词瑞典社会民主党瑞典模式民主福利一段时间以来,瑞典模式或瑞典经验随着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升温,在国内备受一些人的青睐。他们推崇瑞典模式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认为瑞典模式获得了成功的实践。他们认为,作为民主社会主义样板的瑞典经验具有普适价值,它既克服了资本主义的弊端,又抛弃了传统社会主义,是介于两者之间而又超越它们的第三条道路,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有人甚至还断言,我国改革开放后走的就是一条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瑞典模式很值得中国效仿。因此,正确看待瑞典模式或瑞典经验,澄清是非,对于我们领会十七大报告提出的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很有必要的。一、瑞典社会民主党实质上是改良主义性质的资产阶级政党瑞典社会民主党是个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党,始建于1889年。党的创始人亚尔马布兰亭早年受过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他的思想总体上属于改良主义,并热衷于议会道路。1896年,他为该党赢得了第一个议席。1899年1月,伯恩施坦的社会主义的前提与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出版,修正主义在第二国际内部呈泛滥之势。同年6月,法国机会主义者亚历山大米勒兰加入了资产阶级反动政府。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布兰亭把争取普选权和议席作为党的主要任务。随着工人运动的发展以及党的影响的扩大,社会民主党在议会中的席位增加。1905年,该党与自由党联盟取得下议院的多数席位。1917年的大选赢得31的选票和86个议席,成为议会中的第一大党,并与保守的人民党联合执政。1920年联合政府倒台,布兰亭出任首相,由此拉开了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序幕。在20世纪20年代,瑞典社会民主党有过三次短暂的组阁,但自20世纪30年代以后,执政地位趋于稳定。1932年到2006年这74年间共执政65年,尤以1932年至1976年连续执政44年为最长,成为世界上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社会民主党。因此,社会民主党作为曾拥有100多万党员的瑞典第一大党,在国内民众中影响很大,在瑞典政治生活中举足轻重,其推行的政策被冠以瑞典模式而受世人瞩目,成为西方社会民主党吹捧的典范。尽管如此,从本质上讲,擅长于议会道路的瑞典社会民主党,仍然属于信仰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性质的资产阶级政党。这在该党于2001年11月第34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第八份党纲中有鲜明的体现。新党纲的某些理论观点与政治主张虽不同于旧党纲,但其基本主张沿袭了过去的精神,没有原则性的变化。党纲的前言部分开宗明义地提出,该党要致力于建立一个以民主理想和人人平等为基础的社会,即要建立一个以自由、平等和团结为目标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认为民主社会主义理想来自先辈的文化遗产,经过后代人经验的改造,它已成为该党当前和未来政治斗争中的推动力。自由、平等和团结是瑞典社会民主党人的价值观。所谓自由,包括不受外界的强制和压迫,免受饥饿、无知和对未来的恐惧的侵扰,也包括有共同参与、共同决策和个人发展的自由,有生活在安全的群体中、有控制自己生活和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所谓平等,是对人的价值等同、尊严和权利等同的思想的表述,平等意味着每个人有着平等权利来控制自己生活,来影响他们生活其中的社会对所有人来说,团结都是争取保障以及与周围社会和谐的前提,团结要求人们各尽所能地为社会和劳动生活做出贡献并承担责任。自由、平等和团结一起构成了民主社会的基础。同时只有民主社会才能使自由、平等和团结成为现实。民主是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观的基础。从这里可以看出,瑞典社会民主党是把社会主义当作一种价值追求,而不是社会制度的实践。其主张与其他社会民主党相比,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即都是在脱离具体的、现实的条件,抽象地谈论所谓的民主、自由、平等与团结。民主与自由实质上是有阶级性的。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民主、自由。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居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享有最充分的民主,有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进行剥削和压迫的自由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则处于受资产阶级支配、奴役的地位,根本谈不上真正的民主与自由,更谈不上平等的民主与自由。所谓自由只不过是受剥削、压迫的自由,所谓的平等也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为反对无产阶级起来斗争,维护自身的统治,统治者总要打着团结的旗号。社会民主党宣扬的这些超阶级的价值观,实质上适应了垄断资产阶级的需要,也因而成了麻痹无产阶级及劳动人民的思想武器。在经济制度上,党纲认为,夺取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不再是决定性的因素,决定性的是对经济的民主控制。1就是说,通过社会为企业制定规则、调整经济政策、签订劳动集体协议、制定劳动权立法和消费法规、推动消费合作运动以及建立一个强大的公共部门等经济、法律、社会政策以及行政手段,来限制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的本性,希望组织生产劳动和生产成果的再分配的权力,由所有者转移到公民、工薪者和消费者方面。党纲还认为,其他国家的经验表明,实行国有化导致经济缺乏自由、没有保障和公平的结果。因此,决定性因素是民主控制而不是所有权。1这表明在所有制问题上,该党并不认同无产阶级政党普遍遵循的理论原则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承认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秩序与经济制度。同时,也否定生产决定分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原理,认为最重要的是收入分配问题,而不是所有制。以为通过分配领域的改良,就能使所有社会成员共享经济成果。在经济政策上,该党主张经济民主,即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平等地存在和发展,并把这种制度称之为混合经济。党纲明确指出,要在瑞典建立一个建筑在社会干预、市场机制、强大工会组织与活跃的、有觉悟的消费者相结合的基础上并得到强有力的消费立法支持的混合经济。1这里需要指出,瑞典90以上的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且主要为大资本家所有,国家或集体(合作社)所有的企业的比重很少。所谓的混合经济制度,实质上是资本主义私有经济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一元经济,其他经济成分只不过是所谓的经济民主的点缀。而且,即便是国家或集体(合作社)所有的企业也不具有社会主义属性。因为国有企业的性质完全取决于国家的性质,取决于占统治地位的经济的性质。很难把为资本主义国家及私有经济服务的国有企业,看成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公有制。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合作社经济也是如此。在政治制度上,该党提倡政治民主。党纲直言不讳地提出民主要求多党制和大选民主以权力的分散为基础。民主是全民的民主。民主进程的基础是公民的力量、他们的社会参与和行动的愿望,他们对创造的需要以及知识的增加和个人的责任心等。体现在制度上,就是多党制、议会民主与三权分立。只有符合这些资本主义制度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反之,实行一党制、实行阶级专政的国家,无一例外地被斥为暴政、专制。认为苏联等共产主义国家走向强权并最终走向失败,就是它拒绝选择这种民主的结果。殊不知,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恰恰是推行了这些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改革,而导致了共产党垮台、制度演变甚至国家解体的悲剧,其严重后果直到今天还没有消除。党纲还公开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有鉴于马克思主义在国际工人运动中的影响,党纲不得不承认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是科学理论,对于人们正确认识社会发展已经做出了重要贡献,认为这是工人阶级分析社会发展的思想基础。但党纲接着指责马、恩创立的理论的其它部分已被证明是不完全的,或者包含有错误的解释,并从辩论中消失了。1认为唯物史观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即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之后,资本主义必然被社会主义取代,人类社会最终走向共产主义,在现代科学中找不到任何依据,是被社会民主主义早就抛弃了的宿命论。1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在历史上出现的问题如计划经济,是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思想的产物。1这些观点根本抹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马克思主义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首先在于它的科学性。剩余价值理论科学揭示了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的秘密,唯物史观科学阐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对于这两个伟大发现,马克思主义者是给予高度评价的,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两大理论基石,而瑞典社会民主党包括其他国家的社民党向来是不愿承认并竭力否定的。他们知道,否定了这两个最核心的理论,也就彻底否定了马克思主义本身,马克思主义的其他理论与主张也就失去了立足的根本。因此,在他们看来,唯物史观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是宿命论,是要抛弃的。取而代之的,则是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团结等抽象理念。社会主义的目标,是要实现这些脱离现实制度的空洞的价值理念。而且,他们用社会主义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如计划经济、单一的公有制、政治上的过度集权等,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科学性,这也是他们惯于使用的伎俩。党纲还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积极参加了十九世纪的政治辩论,但是他们的历史发展理论不是一个政治行动纲领。他们的理论停留在这一阶段一个变化将会发生,但没有讲它将怎么发生,也没有对新的无阶级社会的具体描述。其理论总的来说更接近于非政治性的。1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仅仅是一种对未来社会还不知的理论流派。这个结论严重背离历史事实。革命性与实践性如同它的科学性一样,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色。马克思主义从来不是书斋里的学问。马克思主义是其创始人在亲身参加革命实践、实现世界观与立场的根本转变,并批判继承人类优秀文化成果的基础上创立的,又在与国际工人运动的结合中发展,逐渐成为各国工人运动的指导思想。离开了革命实践,离开了国际工人运动,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产生与发展缺乏实践检验的马克思主义,也就失去了其科学性与生命力。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马克思主义与各国工人运动实践相结合的历史。在共产党宣言这部被誉为共产党人的第一部周详的理论与实践的党纲的光辉著作里,马、恩对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作了科学的阐明,指出首要的任务是用革命手段取得政权,上升为统治阶级,然后逐步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可见,早在1848年2月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就以公开宣言的方式,明确而系统地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以及对未来社会的基本设想。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大体是按照这些理论原则实践的。怎能说马、恩没有讲未来社会将怎么发生至于未来社会的具体纲领则应由实践去回答。社会民主党人攻击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采取妥协的路线,同其主张议会道路是唯一的观点是密切相关的。选择走议会道路的前提,首先要承认资本主义基本制度,承认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否则,居于统治地位并拥有强大国家机器的资产阶级,决不允许其合法存在。这样,议会道路的局限性显而易见。它不可能根本改变社会制度的性质,只能在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前提下作若干的改良。但社会民主党人却竭力掩盖这一本质。他们一方面大力赞赏和平长入资本主义的所谓种种好处,另一方面歪曲甚至攻击暴力革命道路。瑞典社会民主党党纲认为,改良主义路线是建筑在民主参与和受到多数民众支持的改革基础上,而选择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派则是反民主的。他们实际上就放弃了人人具有同等价值的思想,因为他们不给每个人参与和创造未来的同等权利。也就是说,无产阶级要争得真正的民主自由、摆脱资本的剥削和压迫不得不运用暴力夺取资本家的政权和他们的生产资料,是侵犯了这部分人的权利。殊不知,资产阶级如一切剥削阶级一样,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它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必然对革命实行暴力镇压,把刺刀提到日程上来。而资产阶级运用暴力机器残酷镇压革命的时候,他们对革命人民是从不讲人道、人权的。二、社会民主党执政并没有改变瑞典社会的性质按照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衡量一个社会的性质,主要看生产关系的性质,看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是一切剥削社会的本质特征。在资本主义社会,掌握生产资料的是资本家阶级。他们凭借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控制了社会的经济生活以及国民经济命脉,进而由经济领域的统治阶级上升为政治上的统治阶级,掌握了国家政权。为便于选择合适的代理者,也为了欺骗民众的民主诉求,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资产阶级确立了以多党制、议会民主、三权分立为基本内容的政治制度,成为资本家阶级打击异己、巩固自身统治的政治工具。在意识形态领域,维护资产阶级利益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思想文化,也始终占据了统治地位,而反映下层人民利益的呼声与主张,则处于非主流的边缘。以美国人民史一书驰名的美国学者霍华德津恩教授曾深刻地揭示了西方意识形态一元化的实质。他说我们是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成长起来的,这个社会里思想观念的选择是有限的,某些思想观念却占据着统治地位。我们从自己的父母那里,从学校里,从教堂里,从报纸上,从广播电视中,听到这些占统治地位的观念。从我们开始学习走路和说话时,这些观念就充斥在我们周围。这些观念构成了美国意识形态即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模式。这些观念的流行并非某个阴谋集团穷凶极恶地谋求把某种观念强加给社会的结果,也不是人们真正自由思考后做出选择的偶然结果。实际上存在着的是一种自然的选择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某些正统观念受到支配我国文化的那些最强大的机构的鼓舞、财政支持和促进。2因此,资本主义私有制,多党制、议会民主与三权分立,以及反映资产阶级利益的意识形态,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制度。这三个方面密切相关。其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瑞典社会民主党虽然长期执政,给瑞典社会带来很多变化,但这并没有改变瑞典社会的性质。这主要由这个国家的经济性质决定的。从经济领域看,私有经济占了绝对的统治地位。据瑞典财政部20世纪80年代的统计,90以上的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各行业的私有成分比重钢铁业86,化学工业92,森林工业89,食品工业84,汽车工业100,零售商业89,银行91,土地及农业生产100。3私有企业雇佣的劳动力占总数的85左右。私人垄断程度也很高。100个大家族控制全国经济的95,其中15个家族控制全国工业的1/3。垄断公司势力雄厚。2006年,瑞典宜家家居集团创始人、时年79岁的英格瓦坎普拉德,以280亿美元的总资产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四。由于生产资料私有制,瑞典社会财富分配严重不均,两极分化非常明显。瑞典5的富豪占有全国50的财富。据官方发布的材料,瑞典贫困阶层占全国人口的比例,1984年为14.4,1985年为14,1986年为16。90年代后,还有扩大的趋势。3对于这种高度私人垄断和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社会性质,瑞典社会民主党自己也是承认的。2001年的党纲明确认为民主和福利国家已经减少了阶级差别。但由劳动生产条件所带来的巨大差别在人们中仍然存在。九十年代经济危机使得这一阶级差别又开始重新拉大。不平等存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工资和工作条件,健康,儿童教育,居住环境,参与文化和业余活动的可能等。1在劳动市场上被边缘化的群体与最有特权的群体之间鸿沟很深并且还在深化。在他们之间,存在着庞大的而且还在增长的,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有着稳定地位的阶层和集团。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应如何看待瑞典社会民主党及瑞典模式.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