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1.23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doc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911事件恐怖主义史的新阶段911事件在近代史上第一次把这种恐怖的底限也突破了,成为一种彻底的超限作恶。这样的邪恶前所未有恐怖主义(terrorism)一词起源于法国雅各宾专政时期,韦氏大辞典的定义是有组织地使用恐怖,特别是作为一种强制手段。大英百科全书的定义是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威胁,以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它可以指极权主义的国家行为,即大英百科全书前述词条列举的阿明在乌干达的残酷统治是以谋杀、失踪和拷打为特征的。庇隆在阿根廷实行半法西斯专政,留下了恐怖遗患。其他许多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遭到极权主义政府的统治。伊朗国王的秘密警察萨瓦克、斯大林的克格勃、希特勒的盖世太保都以惨无人道、目无法律和人权而令人恐惧。它也可以指非国家的政治势力或个人的暗杀、爆炸、投毒等暴力活动。与一般的专制、战争等暴力政治不同之处在于,恐怖主义一是令人莫测的暗中行动,二是打破任何规则的、不择手段的超限暴力。在人类历史上的野蛮时代,各民族都有过视暴力为当然、无规则可约束的状态,同时那时暴力的技术水平低下,可以说虽无规则之限却有技术之限,因而不存在严重的超限恐怖,也就还没有作为大恶的恐怖主义这一概念。但是坚持和平反对暴力仍然是人类古已有之的理想。我国墨家的兼爱非攻思想、世界许多宗教的杀生之禁都是它的体现。到了近代,一方面人类的文明进步使人道、法治、和平与人权的呼声大倡,反对暴力、尤其是反对不择手段的超限暴力成为跨文化的普世价值,几千年来人们在难免的各种暴力冲突中,以无数生命和血的代价逐渐达成的约束暴力的共识即所谓规则也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现实基础。另一方面,暴力技术的发展使恐怖的危害越来越大,突破技术之限后的暴力如果没有规则之限,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反对恐怖主义越来越成为人类面临的严重问题。恐怖主义不同于一般暴力。20世纪以来反对一般暴力的和平主义作为一种高调的普世理想在人类的各个文化中都大有发展。像作为印度教徒的甘地、作为基督徒的马丁路德金和作为穆斯林的鲁戈瓦,以及20世纪后期日益发展的绿色和平运动,直到今天在美国呼吁反战的和平主义者,都是反对一切暴力的。现实世界离这种阳春白雪式的理想还很遥远。而其他各种主义者尽管为各自所理解的正义,乃至为各自的利益冲突而在一定前提下承认或使用暴力,也很少歌颂或鼓吹崇尚暴力的。对于那种歌颂或崇尚暴力者,人们谓之军国主义、法西斯或极权主义,但即使是他们,也不敢公然鼓吹超限的暴力(尽管他们常常实际那样做)。911事件之所以至今无人承认是自己所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其他各种主义都是反对恐怖主义的。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不必说了,马克思主义是主张暴力革命的,但像暗杀这样的恐怖活动也为传统马克思主义所拒绝。当年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对民粹派的政治恐怖活动、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清末革命党人的政治暗杀活动的批判是众所周知的。然而这些恐怖主义尽管符合自雅各宾时代这一名词形成之后的公认定义,却还因其具有为理想而献身的精神而可以赢得某种同情,乃至至少得到同一理想信仰者的崇敬。如果对这一类恐怖主义需要反对但还可以理解,那么对911式的超限恐怖凶徒人们只能厌恶与憎恨。对前者,人们可以在谴责其恐怖行径时指出他们袭击的对象也是不义者,而对于故意屠杀无辜的911凶徒也这样说,就是岂有此理了。像俄国民粹派、中国清末革命党人、19世纪的爱尔兰芬尼亚党人与意大利烧炭党人这类恐怖主义者虽然也从事暗杀、爆炸这类活动,但他们的目标毕竟还是明确的敌对军政人员而不是老百姓,是自己冒险、牺牲而不是强迫、裹胁他人,尤其不是强迫非敌非我的无辜者为我送命,因此他们还有令人尊敬之处。必须指出,像俄国的不少民粹派之所以采用个人恐怖行动,如菲格涅尔所说,正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有权利强制他人作出牺牲,只能希望自己的牺牲可以唤醒他人并使之主动行动。因此他们虽然事业无成并被贬称为个人英雄主义的恐怖活动家,实际上他们的人格要比那些使用组织纪律强制动员人们去献身的运动型革命家要高尚。而运动型暴力(包括常规战争)虽然难免出现强制性献身,并且其暴力对象也难免伤及无辜,但一般总还不是有意针对无辜者的。然而二战以后,劫持民航机、绑架人质这类专门针对无辜者的暴行在许多恐怖主义行动中成为常见模式。恐怖主义也因此成为一个不分左右、不分文化而为人类公害的罪行。这种罪行与菲格涅尔式的民粹派恐怖活动已经大有区别第一,它不再是认为自己没有权利强制他人作出牺牲的理想主义者个人行为,而是以严厉的会党式纪律强制动员的有组织的行动者,其中不乏被裹胁的非自愿炮灰(包括纯粹强征和自愿加入但无法自愿退出的贼船上人),因而行为者的道义色彩已大大褪色第二,与运动型暴力不同,它的直接暴力不再是针对确定的目标敌方军政组织及其成员,而是专门针对无辜者,因而其行为后果的罪恶性也大为突显。正因为如此,它受到的普遍谴责要比传统民粹派个人恐怖者与传统运动型革命者都严厉得多。这种类型的恐怖主义,可以以20世纪70~80年代频频发生的巴勒斯坦式劫机为代表。然而比起911事件来,巴勒斯坦式劫机还不是完全超限的第一,从行为者一方看,这种恐怖方式虽然纪律强制动员色彩大增,因而比民粹派更可能裹胁非自愿者被迫献身,但其强制动员主要还是属于某种组织纪律,所谓上贼船容易下船难,被裹胁的主要还限于已经上了贼船的组织成员,一般不会裹胁组织以外的不相干者第二,恐怖行为的主要方式是以杀害无辜相威胁来与对手讨价还价,一般不以杀害无辜为行动第一步的实际内容。换句话说,即使这类恐怖活动并非一般暴力,它还是多少有一些规则。正因为如此,文明社会也形成了处理这类恐怖事件的一系列习惯法,例如为保护旅客安全禁止在空中与恐怖分子搏斗、更禁止空中攻击被劫持飞机并有责任保护其安全降落,等等。换言之,这类恐怖活动虽然可恶,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还算是以超限之恶谋求有限目标,因而给对方也留下了进行有限博弈的可能。它自己已是超限为恶,但还不至于逼迫对方也超限作恶。也正因为如此,至少在一部分人看来这种行为尚有可同情之处。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类恐怖活动一般都还有人(组织)敢于出来声称对之负责。911事件在近代史上第一次把这种恐怖的底限也突破了,成为一种彻底的超限作恶一方面,恐怖分子以被劫持的大型民航客机本身作为人肉炸弹去屠杀更大范围的无辜人群,实际上是以第一次恐怖行动(劫机)来裹胁了大批不但无辜、而且并非其组织成员的平民百姓与他们一起充当人肉炸弹。这些机上乘客既非自愿、甚至也并非上船容易下船难,而是同贼船毫无瓜葛地被裹胁进了一场空前的恐怖暴行。另一方面,911恐怖并不是以杀害无辜相威胁来与对手讨价还价,而是把大规模屠杀无辜本身作为行动第一步的实际内容。它使得对方进行有限博弈的可能也面临极大威胁,实际上,这就是不仅自己超限作恶,而且逼迫对方也作出超限反应。若不阻止这种恐怖的蔓延,则此前文明社会对付恐怖事件的一系列人道原则都将难以为继,全世界都将沦入超限恐怖的灾难。911灾难发生后美国被迫取消乘客安全优先原则,不仅表彰机上搏斗而且规定空军可以击落不听警告的被劫持客机,就是一个例子。正因为这样的邪恶前所未有,所以与此前的恐怖活动一般还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不同,911事件至今无人认账。即便是塔利班与本拉登,除了幸灾乐祸之外也并未承认这一所谓为了信仰而不择手段的罪恶是自己所为。当时美国有人称这次事件为21世纪的珍珠港事件,这是为进行战争动员而出现的说法。实际上911事件与珍珠港事件无法类比。且不说911灾难造成的无辜者死亡等损失比珍珠港事件大得多,其性质更有很大不同。珍珠港事件针对的是军事目标,属于两国间由政府承担责任的战争行为,如果不就日本法西斯在世界范围内的反人类行径而仅就珍珠港事件本身而言,它只有不宣而战(先战后宣)的犯规之举可以说是违反了国际(战争)法,却很难说是反人道罪行日本人的反人道罪行发生在南京、潘家峪、平顶山与桂河桥等许多地方,但不是发生在珍珠港。而911事件不仅从劫持民航机到袭击都市商业中心都是针对无辜平民的屠杀,而且也没有任何人(包括被指为疑凶的本拉登等)出来承担道义责任。这无疑是最卑鄙的谋杀当然,正如海湾战争之后的情况一样,国际社会这种空前一致的谴责并不会一直持续。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如果美国人的反应失去控制,比如国内出现针对阿拉伯人或穆斯林的种族、宗教迫害而公共权力与制度安排不能有效制止,比如在对外报复中失去理智而超越限度地使用武力造成不必要的平民伤亡,那么人们就有理由转而批评美国乃至以行动反对美国。但即便如此,911事件中的恐怖主义罪行也不会得到宽恕。正如海湾战争以后十年来批评美国制裁伊拉克过于严厉的声音逐渐高涨,但却没有什么人为当年萨达姆蹂躏科威特的罪行翻案一样。也正如今天人们可以批评乃至以实际行动反对犹太人国家以色列压迫巴勒斯坦,但却决不会有人为当年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罪行翻案一样。莫尔怎样抨击弑君者评弱者对强者可以不择手段论世界上只有不择手段的邪恶,从来没有什么不择手段的正义恐怖主义问题的起源复杂,简单的谴责是远远不够的,恐怖主义问题的解决更需要大贤德大智慧和社会机制与制度的改进,决不是简单的报复所能奏效。我们下面将会就此提出一些看法。但是所有这些看法都要以一些底线性质的常识判断与良知判断为前提。我们所要捍卫的是做人的底线,这不是什么主义的问题。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国际主义者还是民族主义者,丧失这个最起码的底线还能叫人吗所谓弱者对强者实行绝望的反抗可以不择手段的说法是一种可耻之论。且不说弱者与强者并不等于正义与非正义,即便是正义的弱者反抗不义的强者也决不能不择手段,尤其不能不择手段到故意滥杀无辜的程度。人类的先贤曾以古希腊作品弑君者的评论表明了这一道理,这部作品讲述了这样的故事古希腊某城邦为暴戾的昏君所统治,某公民企图暗杀他以解放人民,然而他先遇到了并未作恶的暴君之子并将之杀死,随即扔掉匕首逃匿。不幸的暴君见到儿子的尸体后,悲痛绝望之中用这把匕首自杀身亡。于是弑君者便出来吹嘘自己的功绩,并要求奖赏。人们能肯定这种行为吗即使在和平主义并不流行的古代、在认可以暴制恶的极端派思想家那里,答案也是断然否定的。激进主义的古代先驱托马斯莫尔就指出如果这个弑君者真的杀了暴君,那无疑是应当受到赞美和奖赏的但他杀的只是个弱者。尽管这在客观上导致了暴君之死,但莫尔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暴君之死是天意,即便杀人者也有除掉他的愿望,却并未抗强犯难,因此他利用上帝旨意,贪天之功,厚颜求赏便是可耻的。他应该要么杀掉暴君本人,要么谁也不杀。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弑君者相对于暴君而言的确是弱者,但莫尔谴责他杀了无辜者时不仅因被害者无辜,而且因被害者相对于凶手而言也是弱者。换言之,所谓弱者反抗强者可以不择手段的说法在实践中首先是以不择手段地屠杀更弱者为前提的。如果习惯于中国传统中王子权势的人们不容易理解古希腊城邦政治中暴君之子是弱者这种说法,那么911事件中被劫持客机上面对歹徒的无助旅客、世贸中心大楼上面对旷世暴行无法逃生的各国和平雇员之为弱者则是毫无疑问的。那些不择手段地屠杀了他们的歹徒哪里谈得上什么弱者反抗强者,这些歹徒首先是恃强凌弱者,而且是不择手段地、超限地恃强凌弱我们知道人性是有局限的。人要不为恶,必须有所限道德的自律与制度的他律。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如果处在所谓弱者地位时尚且能够不受制约地超限肆虐于更弱者,即毫无自律,他律也管不了他,那么万一他改变弱者身份、甚至成为强者后,谁能说他不会超限肆虐于所有的人或整个社会事实上不仅911事件,一切关于为了所谓正义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说法都是邪恶的谬论,这种谬论下的恶行人们见得多了,从奥斯威辛到古拉格,从南京大屠杀到波尔布特暴行莫不如此。无论在哪种文化、哪种主义中,一个基本的常识是所谓正义,所谓善,归根结底都是对某些事情做不得的承认。墨子所谓非攻,孔子所谓勿施于人,摩西所谓十戒,都是对某种限度或底线的持守。因此正义与不义、善与恶之别,实际上就是择不择手段之别、有限与超限之别。于是不择手段的善本身就是个如同黑色的白那样的伪概念。有所不为谓之善,无所不为谓之恶。换言之,世界上只有不择手段的邪恶,从来没有什么不择手段的正义。无恶不作而谓之求善,则假恶丑之尤也。评以恐怖主义反对霸权主义论超限的恐怖主义与有限的霸权主义相比,其邪恶的程度不是一个数量级即便911屠杀真的是以恐怖主义反对霸权主义,它也照样是十恶不赦的。原因再简单不过如果不附加条件,恐怖主义与霸权主义并不是一对逻辑上可以并列比较的范畴,不适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思路。如上所述,恐怖主义与非恐怖主义之别是为恶超限还是有限之别,而霸权主义作为一种恶与其他什么负面的主义是此恶与彼恶之别。恶不分彼此,都有超限与否的问题。以恐怖主义反对霸权主义的说法要有意义,它只能是指以恐怖主义反对非恐怖的或曰有限的霸权主义。然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以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