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哲学论文-再论“行政吸纳政治”[1]——90年代中国大陆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研究.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59.88KB   全文页数:34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哲学论文-再论“行政吸纳政治”[1]——90年代中国大陆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研究.doc

政治哲学论文再论行政吸纳政治190年代中国大陆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研究一、引论90年代初期,几乎所有的人都预言中国政府即将垮台。但是,在经历了80年代此起彼伏的动荡特别是八九风波之后,中国大陆在90年代却出人意料地赢得了政治稳定,而且与政治稳定相伴的是持续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整个东欧和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了。自70年代中期以来,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世界各地的权威主义政权纷纷垮台。在这种全球背景下,中国的经验不能不说是一个世界奇迹。显然,就政治论政治无法解释这一奇迹,因为与大陆政治结构相似的其他政权几乎都垮台了,所以要理解中国大陆的政治稳定,不但要理解它的政治结构,还要理解社会结构、政府的统治策略和实施能力,也就是说,要理解广义的国家与社会关系。在这一研究领域,现代化理论是主流理论。它认为挑战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稳定的根本力量是民主理念。这一理论认为,发展中国家注定将以新型的意识形态和组织模式来取代传统的文化和社会体系,而且这些新形式也就是西方模式。在现代化理论的信奉者看来,西方模式具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意义。李普塞特在他的经典论文中提出,一个国家用以衡量经济发展程度的指标越高,它的民主化程度也就越高。他认为,工业化和都市化,伴随着人口的集中和增加与大众传媒的发展,从而加快了新闻和信息的传播,教育程度的提高以及中产阶级的出现和壮大,也会提高人民的政治意识和参与兴趣,因而民主就有可能随之产生。2亨廷顿认为,发展中国家的政治不稳定源于政治参与爆炸。在这类社会中,社会经济的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政治参与要求的急剧膨胀,但是政治发展落后却使得社会无法提供足够的制度化渠道满足参与要求,这种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差距将导致政治不稳定。31974年以来,众多的非民主政权,包括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南韩、台湾、巴西、阿根廷、智利、乌拉圭等等,都走上了民主化道路。这个被亨廷顿称之为第三波的席卷全球的民主化浪潮,给予现代化理论以强有力的支持。4毫无疑问,这些理论可以解释80年代的中国经验,但不能解释90年代的中国经验。尽管市场化、私有化在继续推进,对国际社会开放也在进一步扩大,社会经济指标也在向着有利于民主化的方向发展,但是90年代的中国大陆并没有出现上述理论所预言的政治动荡加剧的情况,相反,这一时期反倒比80年代更加稳定了。是什么原因促成了这一时期的政治稳定呢本文尝试借鉴金耀基在行政吸纳政治香港的政治模式5一文中提出的政治模型解释这一疑问。金耀基指出行政吸纳政治是指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把社会中精英或精英集团所代表的政治力量,吸收进行政决策结构,因而获致某一层次的精英整合,此一过程,赋予了统治权力以合法性,从而,一个松弛的、但整合的政治社会得以建立起来。6要掌握香港政府的政治艺术和本质,共治是一个锁钥性的概念。共治在本文是指由英国统治者与非英国的(绝大部分为中国人)精英共同分担决策角色的行政体系,共治表现之于政治上的是一种精英构成的共识性政府的形式。可以说,这是香港政府回应政治整合问题所采取的一种可名之为草尖式的途径,英国统治香港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建立在这个共治的原则上。由于共治原则的运作,非英国的精英,特别是中国人的精英,逐次被吸纳进行政决策结构中,从而,在行政体系之外,很少有与这个体系站在对抗立场的政治人即使有,其政治影响力也大都是微弱无力的。7行政吸纳政治的另一个途径是咨询。Endacott把香港政治称为咨询性政府。他指出对香港宪章之运作的研究显示,在政府作任何重要的决定之前,有关的意见是经常地受到咨询的。有些时候,还会征求社会公众的意见。真的,政府运用咨询的方式是那样的广泛,咨询性政府一词足以恰当地描绘香港政治的最主要的特征。8尽管金耀基认为咨询性政府没有抓住香港的政治本质,但也承认咨询在香港政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香港行政还有一个极为特殊的制度设计即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设有咨询性的机构,这些委员会的目的是使各个行政单位能广泛地经常地接触社会各界的人士及他们的意见,以使政府的决定尽可能地符合公众的意愿和利益。香港行政这个咨询性的制度设计,使政府对社会的意向有更敏锐的反应,因而常能化解许多潜在的冲突,同时,也使政府不至孤傲地脱离社会,形成一个闭锁的集团。9金耀基把这一切称之为政治的行政化或行政的政治化,并指出行政系统被赋予了政治功能,使行政系统承担及发挥纯技术性专业性之行政以外的功能,这使香港的行政与韦伯的科层组织的理型有所不同。10值得注意的是,金耀基的分析方法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的色彩。马克思主义强调,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而且与国家相对的社会不是铁板一块,不是由无差别的人组成的,而是分化为一系列不同的群体,它们各自占有的资源不同,社会地位和生活状况不同,与国家的利害关系不同,对各种问题的反映不同,所拥有的实力和行动手段不同,因此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也不同。这一理论提醒我们,必须正视阶级之间利益分配的不平等和不公正,以及随之而来的阶级联盟和阶级冲突。这对于我们理解90年代的中国政治稳定是十分重要的。本文的基本假设是90年代的大陆政治表现出行政吸纳政治的基本特征,而且这是大陆能够赢得政治稳定的根本原因。下面将对这一假设进行检验。二、政治的属性在中国大陆,至少到目前为止,国家还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社会的权力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态度和需要。因此,我们首先要分析国家的属性,国家控制社会的方式,国家实施控制策略的能力。从集权政治到权威政治全球化使国家之间的制度竞争成为必然。制度竞争的实质是制度的经济效率的竞争。在全球经济竞争中的失败,势必导致制度合法性的丧失。二战以来两大阵营之间的和平竞赛以计划经济的失败告终,并导致全球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合法性危机。邓小平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对这种合法性危机的反应。邓小平希望通过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加上有限的政治和社会改革,赢得经济增长,借此维持甚至强化中共的统治地位。与中共的初衷不同,邓小平的改革不但已经深刻地改变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制度,也深刻地改变了它的政治属性和社会结构。11随着市场化改革的发展,在9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完成了从集权主义体制向权威主义体制的转变。在新体制下,中共仍然坚定地垄断政治权力并且严厉控制公共领域,但是它不再全面控制经济活动(放弃了计划体制),不再固执地兜售意识形态,不再监控公民的个人和家庭事务,不再发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最重要的是,它实行对外开放政策,而且宣称要与国际惯例接轨。权威政治或精英政治还没有揭示中国政治的本质。其实所有的政治都是精英政治,即少数人垄断政治舞台,而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外,或是成为政治精英的傀儡,所不同的仅仅是程度而已。中国大陆的权威政治与一般的权威政治不同,它的特色在于,执行统治任务的党政官僚集团本身就是统治阶级,即统治集团就是统治阶级,代理人就是委托人。政治精英不代表任何阶级,他们凌驾于一切阶级之上,对所有的阶级实行权威主义统治。他们仅仅对自己的利益负责。意识形态的更新市场化改革的影响至为深远。不但政治制度随之发生了适应性变化,意识形态也随之而变。原有的意识形态破产了。对于今天的共产党来说,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已经失去了提供合法性的功能。新的官方意识形态是邓小平理论,其核心思想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邓小平制定的这一党的基本路线,集中而准确地表达了权威主义政治的精神,即在保持一党专政的同时,推进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官方意识形态的民间版本是80年代中期兴起的新权威主义。这一理论主张,在具有现代化取向的专制政府的领导下,实行市场化改革,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实现自由化和民主化。但是,这一理论并未得到中共的青睐,同时还受到自由派的攻击,因此在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期没能获得充分发展。90年代中后期,新权威主义再度兴起,并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社会思潮,但其理论形态至今仍然十分粗糙。八九是一个转折点,自此以后,中共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如今中共的组织目标仅仅是执政或掌权。中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理性经济人,奉行实用主义。只要能维持或扩大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什么理论、道路、原则、价值都可以接受。这就为改革清楚了障碍,开辟了空间。与此同时,党政官员的价值观也彻底庸俗化,对于他们来说,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钱与权。12没有政治的社会改革也带来了国家与社会关系的深刻变化。在毛时代,政府通过农村的人民公社和城市的单位对社会实行全面管理。随着农村人民公社的解体和城市企业改革的深化,旧体制瓦解了。毛时代那种国家与社会浑然一体的状态不复存在。国家权力不断收缩,相应地社会从国家的全面控制中逐渐脱出。政府已经放弃了对个人和家庭事物的控制。在国家和家庭之间,公共领域13与经济领域的变化正好背道而驰。经济领域已经基本独立,自由化是经济领域改革的基本特征。但是,在公共领域中,中共则采取严厉的控制政策,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结社、建党的权利始终由政府垄断。八九之后,中共更是毫不留情地镇压政治反对活动和独立的社会组织,与此同时,着手建立一整套带有明显的国家法团主义色彩的管理体制,试图把社会组织置于国家的严密控制之下。14政府对待社会团体的策略是,依附性的可以存在和发展,一切独立的有组织力量都坚决镇压,不论是否已经表现出反叛倾向和是否实施了反叛行为。在这种环境中,政治上能动的社会阶级或群体是不存在的。由于政府几乎控制了一切使集体行动成为可能的资源,公众只能处于无组织状态,因此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在政治上都无所作为。其结果就是造就一个封闭政治。政治精英或党政官员垄断了政治活动空间,严格禁止其他人染指政治活动。政治领域对其他社会集团来说是封闭的。确切地说,这是一个没有政治的社会。三、群体结构的演变理性的个人组成群体,群体之间的互动形成社会结构,而且这种互动也是社会历史的动力。政治稳定与不稳定也是群体互动的结果。因此,群体既是社会行动的单位,也是政治分析的单位。我主张以阶级或阶层为单位分析中国政治。尽管,在中国作为有组织的阶级或阶层并不存在,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属于同一阶级或阶层的人具有相同的利益,面对相同的问题,因而有共同的诉求,并存在采取一致的集体行动的可能性。本文根据对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的占有情况对社会成员进行分类。在毛时代,党政官僚集团、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构成了主要的社会群体。在精英/大众结构中,党政官僚是社会精英,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组成大众阶层,而知识分子则处于最底层。参见表1。改革是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这一过程表现为两个平行的子过程,一是资源的分离,二是资源的私有化。在毛时代,所有的资源都归官僚集团集体所有在后毛时代,虽然政治资源仍然被官僚集团垄断,但是经济和文化资源开始被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分享。在毛时代,在法律上,一切资源都归国家所有在后毛时代,原来的国有资源逐步转变为私人所有。资源的重新分配带来了深刻的社会分化,并产生了全新的社会结构。那些在资源私有化过程中的赢家成为新时代的精英,而局外人和失败者则成为新时代的大众。改革首先解放了知识分子。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对文化资源的占有和支配权。政治影响力、经济状况、社会地位的稳步上升使他们由原来的最低层一跃进入精英阶层。市场化改革还使一个在毛时代被消灭的阶级再度获得新生,并进入精英阶层。资本家和经理(包括国有企业的经理)占有或支配着越来越多的经济资源。工人和农民仍然留在大众阶层,但是相对地位大幅度下降,而且其中的一部分人沦为贫困阶层。简而言之,在后毛时代,精英/大众结构依然故我,但是依据对各类资源的占有情况,精英分化为三类,即政治精英、经济精英、知识精英,而大众分化为两层,普通大众和社会底层,前者指城市大众和农村大众,后者指城市和农村的贫困阶层。参见表1。表1精英/大众结构的转变毛时代后毛时代精英政治精英(党政官僚)政治精英(党政官僚)经济精英(资本家和经理)知识精英(知识分子和专业技术人员)大众城市工人农村农民城市工人农村农民知识分子贫困阶层中国社科院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课题组也是根据对组织资源(政治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的占有情况把中国人分为十大社会阶层。它们分别是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拥有组织资源)、经理人员阶层(拥有文化资源或组织资源)、私营企业主阶层(拥有经济资源)、专业技术人员阶层(拥有文化资源)、办事人员阶层(拥有少量文化资源或组织资源)、个体工商户阶层(拥有少量经济资源)、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产业工人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农业劳动者阶层(拥有很少量的三种资源)、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基本没有三种资源)。他们进一步把中国人分为五个等级。他们指出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主导阶层应该是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经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15表2两种分类的关系精英/大众分类模式中国社科院分类模式精英政治精英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经济精英经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知识精英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大众城市和农村大众小企业主低级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哲学论文-再论“行政吸纳政治”[1]——90年代中国大陆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研究.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