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政治哲学论文-土地改革与建国初乡村政权的合法化建构.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5.71KB   全文页数:19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政治哲学论文-土地改革与建国初乡村政权的合法化建构.doc

政治哲学论文土地改革与建国初乡村政权的合法化建构土地改革之于中共革命的重要性是被广泛认可的。近年来,有关土地改革的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1。这些研究往往以宏大的历史叙述为背景,从宏观层面梳理中共土改政策的演变历程,忽略了对土改过程中一些文本与实际脱节问题的考察。本文将力图从建国后土地改革中阶级划分这一微观层面介入土改的历史认知,以文本和经验两个维度思考中共以阶级划分推动土改的内在逻辑与社会效应。建国后土地改革中的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黄宗智与张小军都有很好的研究。黄认为,在建国后的土地改革中,存在着一个「表达性现实」与「客观性现实」背离的问题2。张小军有关阶级作为一种「象征资本」3的研究则进一步印证了黄所指出的这种背离。二人的研究有着相同的志向,都认为土改中的阶级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中共的一种主观话语塑造,或者说是「象征符号」。但二者的研究都未能指出中共塑造阶级话语的动机何在。在这方面,张凯峰对建国前土改和乡村政权关系的研究则显得颇有价值。他认为,中共壮大靠得不是因土改而获得的农民支援,「而是通过土地改革建立起来的政权对农村基层进行权力渗透,从而实现现代化国家对农民的紧密控制」4。笔者认为,中共在建国后土地改革中延续了阶级斗争的方式,甚至是主观塑造一种阶级话语,同样出于建构自身乡村统治合法性的考虑。一思考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是否是中共主观塑造的一种话语,对中共关于阶级划分标准以及旧中国农村社会阶级状况的考察是无法回避的。在中共土地改革史上,曾有过三个较为正式的关于阶级划分标准的文件。即1933年中央转发毛泽东的怎样分析农村阶级、1948年中共中央关于土地改革中各社会阶级的划分及其待遇的规定(草案)、1950年政务院颁发的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下称决定)。比照三个文件,中共对于如何划分阶级的认识可说是一脉相承。决定作为中共几十年土地斗争经验的总结,在许多方面都对前两个档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和完善,这集中体现在决定中政务院的一些「补充规定」上。综观三个文件及中共几十年的土改史,农村阶级划分的标准确如某些学者所言「由政治、经济、思想、历史等多元标准向以剥削关系为主的一元标准转化,由笼统地靠考察有无剥削发展到具体地分析剥削的时间、性质和数量。」5然「转化」仅是一种趋势。1950年决定的出台,并不意味着阶级划分一元标准的真正确立。政治、思想(态度)、历史经历仍是划阶级的重要标准。决定规定「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是地主阶级中特别凶恶者(富农中亦常有小的土豪、劣绅)。」「在解放前,地主阶级全部或最大部分失掉了他在土地财产上的剥削,有劳动力但仍不从事劳动,而其生活状况超过普通中农者,叫做破产地主。破产地主仍是地主阶级的一部分。」如果可以把因出租土地获取地租而成为地主的人称为「经济地主」的话,那上述因政治态度、历史经历等原因而成为地主的人则可称之为「政治地主」。因为此类人皆因以前或现实的「政治态度」而成为地主,他们的出现明显反映了阶级划分标准的政治化倾向。经济地主标准的确定应该是较为容易的,决定在剥削时间与剥削量上都有相应的规定。「构成地主成分的时间标准,以当地解放时为起点,向上推算,连续过地主生活满三年者,即构成地主成分。」「规定劳动的标准时间为一年的三分之一,即四个月。以从事主要劳动满四个月与不满四个月作为劳动与附带劳动的分界(即富农与地主的分界)。」6但是,在确定地主出租土地数量标准时,决定仅只给了一个相对量的标准。「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三倍以上(例如出租一百五十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五十亩),在占有土地更多的情形下,其出租土地数量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二倍以上(例如出租二百亩,自耕和雇人耕种不到一百亩)者,不得称为富农,而应称为地主。」这个标准是比较相对化的。标准的相对化很容易导致一些因其他原因出租少量土地(如鳏、寡、孤、独无力耕种而出租土地)者被定为地主。而且这种相对性的标准使政策执行者们难以把握,往往在阶级划分上出现偏差。相比于经济地主确定标准的相对性,中共有关「政治地主」的确定标准则显得较为模糊。决定在规定「军阀、官僚、土豪、劣绅」地主身份的同时,并未对这四类人的具体所指有明确说明,这就增加了「政治地主」确定中的随意性。对什么人能成为「土豪、劣绅」、旧社会乡村干部(如保甲长)算不算「官僚」,在不同人眼中也许会有差异很大的看法。这种随意性扩大了政策执行者在定地主中的权力,使得脱离经济标准而选择地主的情况成为可能。张乐天的研究表明,为了打击报复某些人或遏制某种行为,阶级斗争中随意「上纲上线」的情形确实存在。传统中共党史语境内,旧中国土地占有的严重不均导致的阶级分化是土改的前提。建国初在论述土地改革的必要性时,刘少奇即指出「占乡村人口不到百分之十的地主和富农、占有约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土地,他们借此残酷地剥削农民。而占乡村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贫农、雇农、中农及其他人民,却总共占有约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土地,他们终年劳动,不得温饱。」7刘少奇的观点代表了中共的主流认识。早在1930年代,毛泽东即认为旧中国地、富约占有土地的百分之七十至八十8,此后这一认识便在党内延续下来,也成为中共致力于土改的一个重要动力。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中共关于旧中国土地高度集中的看法不断受到质疑。郭德宏的研究表明,在旧中国几十年间,地主和富农约占户数和人口的9.46,占土地总数的54.37。中农贫雇农及其他成份者约占户数和人口的90.84,占土地总数的48.889。在旧中国,土地占有关系的地区差异是很大的。土改时期陕西就有「关中无地主」之说。1950年4月9日,中共渭南地委就土改问题给省委的一封汇报信中就指出10本区地富数量不多。除极个别的地主外,其占有土地一般超过中农的数量也不大。尤其是富农,在一些地区平均有地几于中农相等。这就是说,本区绝大多数地区的土地一般不能满足贫雇农的要求,即使动了富农(的土地)也无济于事。据我们了解,除临潼外,其他各县地主很少,二华(指华县、华阴)则有许多乡乃至一部分区的范围内无地主。这些地区的土地改革内容究竟是什么,是很需要研究的一个问题。陕西渭南的这一情况至少表明,中共关于土地集中、阶级分化的认识在一些地区是不符合实际的。安徽凤阳的情况同样表明了这一点凤阳立斌区西三十里店六村阶级成份划分统计表11西徐甲拐岗李后李家岗西岗东祠堂杨家合计全甲户数362621463523187地主2111229富农12132110中农26148252314110贫农47572530雇工3214212各业工人24油坊562114注(1)该材料仅向堡长及该堡分支书了解合出来的数目字,某些甲长对成份的划分未见得都能判断确切。因而统计只能作大约或一般的参考(2)贫农与各业工人内有做小生意者各一家(做小生意带种田,而生活困难)。立斌区委会五十天工作总结报告,1948年11月5日。上表统计各村中,共9户地主仅仅占到了总数的4.8,贫雇农42户也仅占总数的23,中农则有110户占到总数的59,如果考虑到建国后土改中「保存富农经济」的策略,中间层的比例则会更高。就各村来看,地主比例最高的祠堂杨家也仅有两户,占全村总户数的9,而该村贫雇农5户比例为22,中农14户比例高达61。贫雇农比例最高的拐岗李也仅有9户,比例为35,该村地主则只有1户,占全村总户数的4,中农14户比例同样高达54。总的说来,表中各村中农都是主体,中农比例最高的西徐甲甚至高达72。各村都基本上都是「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作为分化两极的地主和贫雇农都很少,阶级分化并不突出。以往的研究往往认为,旧中国华北由于自耕农与经营式农场主的大量存在,土地相对比较分散。而南方由于租佃制的发达,土地一般较为集中,阶级矛盾也比较突出。但解放初中南军政委员会据湖北、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等省136村的典型调查和各省一般统计材料所做的土地占有状况的分析认为,地富占户数69,占人口810,占地2565(包括公田)中农、贫雇农及其他劳动者约占户数和人口的90以上,占地307012。苏南地区的调查同样表明,解放前夕当地的土地占有呈日益分散的趋势江苏无锡、常熟地区土地的占有情况13年代地区地主、富农占有土地中农、贫雇农等占有土地19291933无锡20村6535常熟7村59.540.5无锡3村77.522.5平均67.3332.6719491950常熟玉堂村61.3938.61常熟下霸村54.9345.07无锡北延乡4村48.8753.13无锡云林乡22.277.8无锡泰安乡3村16.683.4无锡寺头乡6村22.1377.87无锡张村乡3村7.2492.76无锡观惠乡3村7.3792.63无锡胶南乡20.9279.08平均28.8571.15资料来源中共苏南区委农村工作委员会苏南土地情况及其问题的初步研究(初稿)第4页。由上表看出,1949-1950年间,统计各村中的土地集中情况并没有刘少奇估计的严重,最为集中的玉堂村也仅有61.39,这其中还包括了富农占有土地。无锡张村乡3村地富占有土地仅为7.24,已经很难看出地主土地集中的情形了,此类村中的阶级分化同样不会严重。中共对于土地集中的判断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毛泽东1930年代的一系列农村调查。毛泽东当年对地富占有土地70-80判断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他将「公田」也简单归到了地主名下。在毛泽东所调查的寻乌,「公田」占到了40,地主田产也仅有30,他将「公田」都归到地主名下,并称此类地主为「公共地主」。近年的研究日益表明,毛泽东对「公田」归属的认识存在一定偏差。在许多地方,「公田」的数量是有限的,黄宗智在华北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14。即使是那些「公田」较多的地区,对「公田」收益的使用同样需作具体的分析。「有的族田纯粹是贫农共同占有的,这部分族田就不能为地主所把持。即使是被地主所把持的族田,还要担负全族的祭祀费用,有的甚至包括救济本族贫苦农民生活的费用以及修桥补路等公益事业的费用。这些费用,对本族的农民是有利的。」15。在此情形下,将「公田」收益归为地主,并据此形成旧中国土地地主集中占有的认识显然是不妥的,而在此基础上对旧中国乡村存在严重阶级分化的判断也是值得商榷的,至少在部分地区与实际情形是有距离的。旧中国乡村社会的阶级分化与阶级矛盾被中共有意或无意夸大了。文本的分析表明,中共的阶级划分不仅标准是较随意的,且其阶级划分的依据,也即中共对旧中国农村阶级状况的判断也与现实有一定背离。阶级划分的主观色彩较浓,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共的主观话语塑造。黄宗智所言的两种现实之「背离」不仅存于土改之后,自中共运用阶级观点分析乡村社会之始背离便开始了。文本表述上的模糊与背离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实践各地方在土地改革划分阶级的实际操作中是否存在同样的背离又产生了怎样的社会效应二作为文本的政策规定是具体执行者工作的原则与指导思想。阶级划分标准在文本表述上的不确定与随意性,必然导致各地在执行政策时发生困难,甚至是犯错误。如果说严重的阶级分化在旧中国农村并非普遍,那贫富之差在乡村确实较为普遍。一些生活贫困者难免生出平均主义的念头,这种平均主义思想与中共对乡村社会阶级严重分化的基本分析很容易达成共识。事实上,土地改革的真正动力恰恰来源于贫雇农对均分土地的欲求,而依靠土改工作队可以满足这一欲求。于是,依靠贫雇农在农村开展土改以至建立政权也就成了中共的首选。土改初期,农民对于乡村内部阶级分化的认识是不自觉的,只是在各级政府及工作队(组)不断动员与组织下才逐步认识到开展阶级斗争的益处。土地改革中,发动群众认识到地主的罪恶及乡村阶级差别的现实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阶段。通过「诉苦会」等多种形式不断强化农民对地主阶级的仇恨,调动他们参加土地改革的积极性,是土地改革的前提。中南局在一份如何开展土地改革的文件中即肯定了动员群众的重要性16宜稳不宜急,进村先做好酝酿工作,在敌情不明、群众情绪分散情况下勉强举行斗争是不妥当的。只有展开政治攻势,揭穿地主阴谋,而又宣布区别对待政策,以稳定地主的多数。只有开展串联,培养积极分子,发动群众广泛地讨论「靠地主假分田,还是靠自己真分田,怎样才算真分田」,以充分启发群众的革命觉悟,并解除其因代藏财产而发生的顾虑,使群众思想上、组织上都有所准备。这样,才不至形成「夹生」的斗争。上述材料说明广大农民对土地改革是无意识的,阶级与阶级斗争更是中共将自己主观话语对乡村社会的一次强行嵌入。张乐天在浙北的研究同样表明了这一点17解放以前,浙北的村落里有穷人与富人,穷人与富人并没有阶级的标签。解放初期,土改工作队就进入了村落,按各户土地占有的多少划分「阶级」成份,接着开展土地改革。海宁的土地改革在伊桥乡搞试点,实行「和平土改」的方针。但是,和平土改难以真正实现土改的目标,海宁县1958年编印的一份资料说「事实告诉我们,土改不仅要在经济上摧毁封建制度,而且要在思想上摧毁封建势力,不经过阶级斗争,不能打垮地主几千年来在农村的统治势力。」1950年12月到1951年3月,海宁县开展了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顺利完成了土地改革。阶级话语通过革命而嵌入浙北的村落中。

注意事项

本文(政治哲学论文-土地改革与建国初乡村政权的合法化建构.doc)为本站会员(21ask)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