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农村研究论文-安迪·罗思曼:中国的农村危机(下).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9.57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农村研究论文-安迪·罗思曼:中国的农村危机(下).doc

农村研究论文安迪罗思曼中国的农村危机(下)中央政府意识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有待处理。共产党领导阶层在2001年早期总结出,如果农民的税收负担不减少,那么影响农村地区社会稳定的因素会增加。国务院更直率地承认乱收费和乱征税不仅破坏党和群众的关系,而且危害农村地区的稳定。平均农田只有0.40公顷(一英亩)。中国农业最引人注意的特点是农田的小规模。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平均农田只有0.40公顷(一英亩)。而且中国的农田在缩小1980年的平均规模是0.56公顷使农民更难利用可以提高产量的设备和灌溉的投资。农民可以租借土地,但不能拥有自己的土地。最初,农田的大小由于中国缺乏合法的产权而受到约束。大多数农民对他们的土地持有更新的期限为30年的承包合同(最近在15年的基础上延长的),而正式合法的所有权属于地方政府。这些长期的承包合同用来鼓励对这些土地的投资,但是有时候地方官员废除这些契约、阻碍投资。这是中央政府已经承认的另一个农村问题。这项保持土地承包30年不变的政策必须始终如一地贯彻,国务院最近宣布。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侵犯农民承包土地的权利。只有农民自己能够根据市场的变化决定种植什么以及怎样种植。所有权的缺少限制了发展。从理论上说,允许农民转让或出租他们土地的使用权,但是他们作为承包人,当然不能出售土地。由于禁止土地出售和造成的有限的规模经济,这一土地使用制度是限制劳动力发展和扩展的主要因素把技术保留在中国的谷类种植上。缺少合法的权力也防止了农民间接地出借他们的土地,还阻碍农民出售他们的土地以及利用这一政策来发展非农业的商务。令人惊讶的是,缺少合法的使用权并不是中国农村的主要问题。社会主义的50年加上千百年来一些家庭一直把土地看作他们仅有长期的作为经济保证的资源,这使大多数农民都反对土地的完全私有化。中国也缺乏土地私有化所需的合法基础设施。对农民来说,关键问题是保护他们现存的承包合同拥有租用或出租他们的土地的权力。六、解决办法(一)减少农民数量农村最严重的问题是那里有太多的中国农民。朱总理鼓励农民离开土地寻找其他的工作,而且郭凤莲是这个转变的主要标志。20世纪60年代,郭凤莲是毛主席推进农业产量运动时期的宣传海报上的形象人物。她是大寨模范村铁姑娘生产队的领头人,而且所有的中国农民都知道这个标语,农业学大寨。郭凤莲现在55岁了,而且还是一个更现代的标语从农业到工业,学大寨的海报形象人。记者EdmondLococo最近到大寨访问了郭凤莲,她在那里是党委书记,现在那里大多数农民在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所有的水泥厂、一家生产男衬衫的工厂、一个煤矿或一家酿酒厂里工作。我们在发展一种多种经营的经济,农业收入只是一小部分,她说。在典型的农业村庄里,现在农业产量还不到总产量的1%。学术界和政府官员认为农民的数量必须减少。农业的解决方法不在农业本身,一位官员宣称。完全清楚的是农村人民将来的富足不是主要取决于农业,而是为在农场里工作的工人以及新加入农业劳动力大军的人寻找更多的非农业工作,美国经济学家盖尔约翰逊赞同道。减少农村劳动力要遵循发达国家制定的模式。19501980年期间,美国、日本和丹麦的农场就业率减少了65%70%,而劳动生产率提高了400%500%。如果像1940年那样,美国农场的就业是1000万,不是现在的200万,那么耕作所挣的收入会比现在低得多可能还没有1940年挣得多,约翰逊说。即使中国农场的规模没有扩大,减少农民的数量也能提高生产率和收入。例如,在台湾,农民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但是农场的人均规模1.1公顷不比1967年大多少。但是在19671997年之间,劳动生产率提高了400%,基于在传统耕作上的发展,雇佣一个农民就可以做10个农场的实地耕作,这样就允许那些家庭中的劳动力从事非农业性工作。中国沿海的一些省市已经开始遵循台湾的模式,创办了农民所有的土地共有合作社。村民们合作经营他们的土地,并且把耕作工作留给少数人,让他们把种植从谷类转为经济作物(水果和蔬菜),他们还能投资那些有利于提高产量的化肥和灌溉设施。其他的家庭从事非农业性工作同时还能得到合作社中挣的一份利润。必须停止耕作的农民数量并不少。一位农业部的研究员告诉我们,他估计中国能以1.5亿农民的数量来维持现在的农业生产水平因此反对现在农村57亿的劳动力总数。劳动部长说他要在2005年以前让4000万农民离开土地。美国农业部估计在未来的十年内,每年有800900万中国人会放弃农业耕作工作,盖尔约翰逊同样预计农民人数每年会稳步下降800万人。数百万农民中一部分想离开农业的人将会在农村寻找到制造业或服务业的工作岗位,但是不少人指望向大城市跑。80年代集体农业组织解散,农村劳动力剩余,恰好中国向外资企业开放而需要低工资工人,于是向城市流动。这方面的统计数字差异较大。19781983年间,每年从农村到城市的净流动人口估计为470730万人。据一份研究报告称,19841990年,每年流动人口约为850万人。目前在城市从事临时工作的人,即流动人口约在12亿人之间。如果中央政府不加管理,农村流向城市的人口将会变得很大。1955年中国采取了苏联的办法,即户籍登记。这种户口办法一直承袭下来,使一名流动人员几乎不可能在城市获得住房、就业、教育、医保或食物配给。这放慢了但并未停止农民进城的流动,并在城市居民中出现了底层成员。许多城市关注着向外来移民提供服务所需的成本,而农民则为城市带来了利益。外来移民从事的是城市居民不愿做的活。在北京和上海的饭馆里很难找到操本地语言的侍者。外来移动人口工作时间比本地的长25%,收入则为本地的25%。因为这些人没有户口,就不具合法身份。不能获得本地居民享有的住房、保健、孩子就读的权利。尤其在广东省,邻近香港,这里的廉价劳动力成为出口型合资企业成功的重要因素。农村已经从对外移民中获取利益。移民将自己收入的20%50%寄回他们家里,或者将储蓄带回家乡开办一项小的事业。1995年移民们的汇款占四川省GDP的7%。又据中央政府估计,全国范围内的外出打工的移民的汇款在1997年为240亿美元。数百万农民必须离开土地,但并非所有城市人为此感到鼓舞。在许多国家里关于外出打工的移民是否有利的问题展开着持续的争论。中央政府让农村城市间的人员流动更为容易。一位官员称,我们已把城镇和农村间的传统的相互关闭的关系给打破了。但是中央政府并不希望农民流向主要城市,那里国有企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失业问题。取而代之的是,政府鼓励农民流入小的城市和大的镇(人口在1020万人之间)。(二)税收改革反对乱收费和乱征税的农村地区的造反成了中国社会稳定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一年中国领导层决然采取的一个重要步骤是承认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朱镕基说,农村地区税收和收费改革是一场重要的革命。在限制地方政府收钱的同时,中央政府向农村乡镇提供并不充分的教育经费。为了解决这一矛盾,朱镕基已经发动对农村税制进行全面检查,其目的在于减少农民的负担,并提高中央政府的有关投入。但是对此仍然存在疑虑。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位研究人员说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领导人就号召降低农民税收。十年来他们一直这样说。他们每年这样说,每月这样说,甚至每天这样说。但是农民的负担并没有减轻。相反地,它越来越重。朱镕基的新战略是一面废除乱收费,最终为农民减轻负担25%30%,另一面增加合法的税收。2000年在安徽进行了费改税政策的试点工作。试点范围还是很有限的。北京将依靠地方政府来终止所说的收费,但长期以来乱收费的同样是这些政府。这件事将如何运作呢财政部的一位官员说中央政府将依靠农民。过去他们并不切实了解乱收的费用到底是什么,现在他们明白了。如果地方官员还要非法收取,农民可以控告他们。北京和安徽的官员说,实验已经取得成功,省内农民的人均负担已经取消31%。农业税从每户的5%提高到8.4%。在这总额中,20%直接归村级政府使用,其余部分各级地方政府分享,包括镇、县或省。税收增加的同时,省政府取消了50多种不合法的收费。不幸的是,安徽的试验虽然明显地取得了成功,可是它所作出的代价比预期的要大得多。作为计划的一部分,财政部将向地方政府直接拔款以弥补取消非法收费的影响。这方面取消所带来的影响远超过原来的预期,北京需要给安徽以10亿美元作为第一年特殊补助。看来在全国范围内推开这一体制要延迟了。一位财政部官员称,他们觉得原来要在预算中每年拔出36亿美元给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将是不够的。现在还看不清楚朱镕基的税收改革中的主要革命是否将要在其他各省推行。要想较大幅度地改善农民生活的最大障碍在于中国的教育体制。农村地区缺少教育意味着农民很少有机会参与非农业的工作岗位。经济计量学模式已经说明在农村地区教育同农业增长和非农业就业之间的关系。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更多的地方教育经费,而这又与政府关于减少地方税收的希望相矛盾。中国没有给学校更多的经费。一个可悲的事例是江西省一座校舍爆炸,那里的学生为了补充学校经费不足而从事爆竹生产,数十名学生丧身。地方政府虽然划出预算的一部分作为教育经费,但不少农民家长依然付不起学费,半途辍学的农村学生每年达400万人。根据联合国1995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按照人均教育开支来说中国在130个国家中名列第119位,但自此之后情况有了改善。教育开支从占GDP的2.8%下降到2.55%,比发展中国家的平均为4.1%的数字要低得多。在发达国家,加拿大约7%,美国、法国和新西兰约5%。在中国国内,富裕省份对每一学生的开支比贫困地区高出1.5倍多。教育不足也出现在高等学校。高校招生比例低于亚洲国家的平均水平。据教育部估计,高校年龄段的人口中只有40%能上高等学校,比发达国家低40%,比全世界低7%。教育机会不足是全国性的问题,但在农民中表现得特别尖锐。如果中国打算继续把上百万或数百万的农民转移到城市那么必须增加教育经费。七、WTO与中国农村危机中国进入WTO并不会加深农村危机,甚至可以提供一条出路。中国的许多经济学家懂得WTO带来的长期利益,但担忧当前会进一步减少农村的收入。他们还认为,国外进口的粮食将在中国市场上泛滥,压低国内粮食的价格,驱赶数百万农民离开土地。(一)WTO带给中国的好处大于外国从中得到的我们不同意这种传统看法。参加WTO后中国不会被国外进口的粮食所淹没。数百万农民理应离开他们的土地,但这仅仅是因为中国农民的数量实在太多。三亿农户的平均规模小于0.5公顷土地,面对这种现实,不管参加WTO也好,不参加也好,中国必须调整效率低下的农业部门。中国和台湾加入WTO后,从中获得好处的最大赢家将是这两个经济体本身,就全社会获取的好处来说,中国每年约200亿美元,台湾每年为40亿美元。美国农业部开始承认它过分夸张地宣传了中国入世给美国农业带来的好处。WTO成员资格所带来的痛苦,已经被过去20年里中国为了应对市场力量和日益与全球性贸易体系相结合所采取的各种步骤措施所冲淡。过去20年里,中国已经降低了进口关税,平均税率从50%下降到15%,与已经进入WTO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水平相当。中国政府也从国内市场撤离出来。1978年,94%的农产品价格由政府确定,94%的零售价、100%的工业品和资本货物的价格也都是政府制定的。但是根据经济学家尼克拉迪和世界银行的分析,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只有17%的农产品价格,9%的零售价、16%的工业品和资本货物的价格才由政府确定。政府减少控制的一个例子便是棉花。19992000年度,政府第一次不对棉花制订收购价格,让其在市场上浮动。政府还在棉花的收购和销售方面停止垄断行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与消费国的一宗大事。中国在加入WTO之前已经同世界经济有了很好的结合。外国直接投资额从1980年的10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的410亿美元。外资企业的出口在中国出口总额中的比重从1985年的只占1%增加到2001年的49%。对外贸易额已经从1985年的690亿美元上升到目前的4000亿美元。(二)关税配额安全阀入世只对中国农村经济产生温和影响,其主要理由在于中国不会出现国外粮食的泛滥。中国的农民将受到被称为世界贸易神秘手段关税配额体制的保护。关税配额是在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中所提出的双层关税,即两种不同标准的关税。在这制度下,某种进口货物在规定数量内适用低关税,超过这一数额的其余进口部分则提高关税。在许多情况下,这种高关税体现着抑制进口作用。四分之一以上的WTO成员国,主要是长期来推行保护性农业政策的富国使用这种关税配额的办法来限制农产品进口。欧盟和美国正是采用关税配额的主要国家。中国参加WTO,将把关税配额制度应用到它的最重要的农产品上面去,包括小麦、玉米、大米、油籽、食糖、羊毛和棉花。允许以低关税(1%)进口的数量是很低的,使之对于国内价格或农户收入不会产生明显的影响。例如,2005年小麦的低关税额度为该作物国内消费量的8%,大米和玉米的配额则仅仅为每种谷物的总消费量的4%。中国并不需要进口大量谷物。中国政府没有公布粮食

注意事项

本文(农村研究论文-安迪·罗思曼:中国的农村危机(下).doc)为本站会员(doc88)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