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台湾问题论文-向核心价值迈进,超越台湾主义.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4.17KB   全文页数:8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台湾问题论文-向核心价值迈进,超越台湾主义.doc

台湾问题论文向核心价值迈进,超越台湾主义前言为台湾民主辩护在华文世界引起前所未见的巨大回响。中国大陆的网络上一片激昂的骂声,指控龙应台是「中华民族叛徒」许多知识分子则纷纷著文为「辩护」辩护。在台湾,最多的还是表达知音的感动,但是也有人认为龙应台是「台湾民族叛徒」。「中华民族主义」和「台湾民族主义」在这里一头撞上。过去国民党曾经以「爱国」为名整肃异己,现在民进党以「爱台湾」为名巩固政权,而香港也在面临「爱国」考验。这场两岸辩论对香港的重要性在于当民族主义和民主意识矛盾对峙时,何去何从这一篇「他山之石」,不见得有用,但是献给香港人思索。养猪户的女儿我是一个乡下警察的女儿。乡下警察的待遇太差,养不起四个孩子,所以乡下警察的妻就去编织渔网。一天织十个小时,可以挣八十块钱。她同时找到一块荒地养猪,每天清晨到烂泥潭中割牧草做为饲料。因为结网,她的手摸起来像绳索一样粗因为牧草割手,她麻粗的手经常流血。清晨回来常常有人去了不回来,妻女就在海滩上抱衣物招魂,哀哀哭泣。外省他们枪口瞄准的方向。老兵通常孤独一生,往往死了好几天之后才被人发觉。那能娶妻的,娶的通空洞上种丝瓜。艰难地弯身,在墙角烧煤,一群鸡在她脚边。写药单。似乎知道这外省乡下警察连孩子的感冒药都难以负担,他通常不收钱。而真正缴不起学费时,警察妻就腼腆地去向医生借贷,医生把钱放进她手里,说,「小心孩子,不要感冒。」那乡下警察兼养猪户的小孩,我,讲一口土气的闽南语,就在外省老兵、部落原住民、仓皇撤退的大陈人和闽南渔民的沉静的温柔环抱中长大。帮母亲喂完猪之后,来到父亲面前这湖南来的乡下警察脱了制服,坐在酱油色的竹椅上,他的白开始背诵〈滕王阁序〉。这是一九六七年的台湾。一九九九年九月,以政务官的身分我站在台北议会接受质询,晴天霹雳而来的不是质询,而是指控「你,不是台湾人」当我修复地层下陷的林语堂、钱穆故居时,隆隆的指责是「林语堂、钱穆都是中国人,不是台湾人你为什么修他们的房子」当我试图将二二八纪念馆以公开竞标的方式寻找经营者时,我必须忍受被指为「文化杀手」、「外省文化局长在消灭台湾本土文化」而时不时,一张匿名的传真信会交到我手上「中国人,滚回去」三年半,不吭声,只是分秒必争地把事情一件一件做出来。我可以面对叫嚣震天,不眨眼、不说话我的笃定从哪里来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满面沧桑的渔民,那喝醉了就痛哭失声的老兵,那逃走又被追回来的部落女人,那无法与人交谈的大陈婆婆、那在诊室里听贝多芬的医生,那乡下警察和他养猪织网的妻子这些乡人从未叫嚣,却给过我一生用之不尽的温暖和信任。什么是台湾人不必由你来告诉我。简单的公式简化了真相「北社」副秘书长王美琇女士用「两种文化想象」来诠释台湾目前的社会分裂来由四月二十三日台湾中国时报一种是「蒋氏政权撤退来台后,在台湾社会不断透过其所掌控的文化、教育、传播的力量,有意识和有计划的长期形塑台湾人民的民族想象──我是中华民族、我是中国人」。另一种就是「从土地情感、共同的历史记忆与生活经验自然而然形塑而成的」。台湾的民主就是由后面这股台湾的「土地情感」促成的,而阻碍台湾民主发展的,就是前面那一股「蒋家政权官方」操弄所培养出来的「中华民族与中国人」的「想象共同体」。这是一个线条分明的公式蒋家政权=官方=中华文化=中国人=反民主土地情感=人民=台湾文化=台湾人=民主。未来努力的方向,就是把前面这条方程式删掉,剩下就是美好的「公民社会」了。这几乎就是近数年来民进党执政的思维主轴,这个公式因此值得深入探讨。简单的公式套在错综的历史和复杂的情感上,就会简化了真相。譬如说,所有对中华文化或民族有所认同的,都是国民党愚民的结果吗不见得。台湾在国民党来台之前几百年期间,汉文私塾和诗社就很发达,异族统治时,「中华民族」情绪更是一触即发。读一读热爱台湾的巫永福先生在日据时代的诗吧「未曾见过的祖国//梦见的,在书上看见的/流过几千年在我的血液里还给我们祖国呀/向海喊叫/还我们祖国呀」很多人,在历史的演变中抛弃了这种认同──「祖国」太令人失望是主因,但是也有许多人保留了这种认同,可能由于「蒋氏政权」的洗脑,但也可能出于对唐诗宋词的深爱,或者对名山大川的向往,或者对传统戏曲的钟情。就好像今天对日本好感的台湾人,不见得都是因为日本殖民政府的「奴化」,喜欢英国的香港人不见得都是受到英国政府的「荼毒」。那么不论什么原因保留了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认同的台湾人,是不是就应该被视为违背「台湾主体性」,被排除在台湾的乌托邦之外呢茄萣乡的渔民、老兵、原住民、大陈婆婆、乡下警察,因为历史经验不同,心中的「文化想象」可能有层层纹路犬牙交错,他们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有权利做自己的坚持呢谁又有资格去规定他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化想象开放社会的敌人卡尔巴柏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对追求乌托邦的激进主义者曾经提出警告。引用柏拉图的话,他说,想要建造国家、改造人民的激进主义者「将城邦与人民的性格当作画布」,掌权后「第一步工作就是要将画布弄干净」。什么叫「将画布弄干净」就是「根除各种现存的制度与传统」,必要时,「以整肃、下放、驱逐、杀戮来进行『清除』」,激进主义的结果,巴柏说,通常是生灵涂炭。这是巴柏在一九四三年所说的话,预告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共产主义乌托邦大实验的惨烈悲剧乌托邦往往是一种国家想象,这种国家想象在激进者手中变成一个终极标准,来衡量一切行为的善恶。「凡是对国家有利的就是善的、道德的、正义的威胁国家利益的就是坏的、罪恶的、不义的。为国家利益服务的行动是道德的,危害国家利益的行动是不道德的。」这种道德逻辑,听起来多么熟悉。国民党这么教育台湾人,共产党这么教育大陆人,现在又这样告诉香港人。令人不安的是,把「国家」两个字换成「台湾主体性」读读看「凡是对台湾主体性有利的就是善的、道德的、正义的威胁台湾主体性的就是坏的、罪恶的、不义的。为台湾主体性服务的行动是道德的,危害台湾主体性的行动是不道德的。」熟悉吗这是民进党的今日台湾。在「画布」上不符合这种「文化想象」的,要彻底清除,印上「正确」的符号。而「正确」与否,由党的「文化论述」来定。这种逻辑,用巴柏的语言称呼,「就是集体主义的、部落的、集权主义的道德理论」。这种逻辑让人害怕,是因为乌托邦的信仰者往往也是理想主义者,对于理想的激情,使得他们容易为自己的信仰赴汤蹈火,也严峻要求他人生死以赴。同时因为深信乌托邦目的的绝对崇高,所以采取的手段是否合理是否道德,就不重要换句话说,目的的崇高性可以批准手段的卑下,可以豁免对手段的怀疑。「台湾人」变成图腾崇拜王美琇的文章说,「如果『台湾人』是民族认同、公民认同与国家认同的综合体,我们必须重新形塑什么是『台湾人』。」使我沉思的是,「台湾人」三个字本身有任何意义吗「台湾人」比「毛利人」、「菲律宾人」、「日本人」多一点什么天赋异禀吗为什么说「台湾人」是民族认同、公民认同与国家认同的综合体为什么不说「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或甚至说「对世界第一高楼的迷恋」,而是──「台湾人」「台湾人」难道已经成为图腾,成为价值符号处理九一一恐怖攻击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曾经对他的国家做过同样的提问「我经常在想,是什么让美国这块土地显得特别」他的答案是这样的「林肯曾经说过,判断一个人蕴含的美国成分多寡,不是凭他的家谱,而是看他对美国的理念所信奉的程度我们不是单一种族,不属单一血统,不讲单一语言。凭义,以及让每个人选择支配金钱之自由经济体系的坚定信念,将我们牢牢地拴在一起。由于对生命和法制的尊重,让我们成为美国人。」在民进党的文化意识里,判断一个人蕴含的「台湾成分」多寡,却恰恰是看「家谱」、看「土地情感」、看爱不爱「台湾」,而不是看爱不爱「公平正义」、爱不爱「法治人权」。「爱台湾」曾经是夺取政权的手段──作为口号,它有号召力,因为它有正当性面对国民党长期的而且与台湾现实严重脱节的大中国意识型态,突出台湾主体性是历史的必要,情感之所趋。但是「爱台湾」从口号变成命令,从命令变成国家标准,有如窜出了实验室的科学怪物,开始吞噬它所碰触的一切。一个为矫正国民党的偏颇而用的手段,变成了终极目的本体。而目的又被赋于道德崇高性,去核可卑下的手段,譬如指控不同意见者为「卖台」。「爱台湾」成了掌权者的道德电击棒。核心价值在哪里如果在「台湾主体性」的概念之中,被强调的是部落血缘,而民主社会的核心价值──自由的心灵,人权的坚持,对异议的尊重、对法制的遵守、对内部集权的反抗、对弱势的照顾等等,反而被视为次要,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台湾主体性」如果对抗中国民族主义的霸道,我们所使用的是一样猪血喷头的「台湾民族主义」,台湾的优越性何在如果在宣扬「台湾优先」的同时,外籍劳工被虐待、大陆新娘被歧视,政治不「正确」者被排挤,这个「台湾优先」能被我们的良知接受吗如果统一无法保障公平正义的核心价值,反而使这些价值屈服在所谓「国家的利益」之下,那么统一是我们坚决抵抗的但是,如果因为台湾独立是一个「伟大」的乌托邦而在追求「伟大」的过程中,诚信、正义、公平、宽容等等原则必须被牺牲,那么台湾独立又是为了什么它难道不是一场自己背叛自己的「伟大」「台湾人」的定义如果是唯我独尊、排他的,那么我耻为台湾人。「台湾文化」的定义如果是狭隘闭塞、党同伐异的,那么我一定是一个异议者。如果台湾的国家,不论是中华民国还是台湾民主国,变成一个压迫性格的「集体主义的、部落的、集权主义的」政体,那么我就是一个誓死的反对者、叛国者,因为我相信,不容许自由心灵存在的国家,就不配让我爱,不管它的名字是「台湾」还是「中国」,不管它有几斤几的「土地情感」。民进党从反对者变执政者,是走上实质民主还是假民主、真极权,有待我们观察。至于人民,在铺天盖地、国家钦定的「台湾主义」狂热中,冷静深沉比什么都重要,只有牢牢地抓住核心价值,才能检验所有神圣的谎言。国家是不值得爱的,如果它不容许人们不爱它。

注意事项

本文(台湾问题论文-向核心价值迈进,超越台湾主义.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