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呼啸山庄》中宗教形象缩影——约瑟夫之探析.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7.07KB   全文页数:10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呼啸山庄》中宗教形象缩影——约瑟夫之探析.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呼啸山庄中宗教形象缩影约瑟夫之探析摘要呼啸山庄中的人物约瑟夫(Joseph),是英国19世纪著名女作家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维多利亚时期宗教形象的缩影。通过对这一人物形象的细察,可以读出作者艾米莉勃朗特不满当时社会现实的宗教反叛思想。文章从作者对这一人物命名的用意,凭借不同叙述者的多维视角对这一人物的叙述和刻画,以及运用文学方言构建其个性等层面,对作者塑造约瑟夫这一人物的意图进行剖析,揭示小说作者创作这一人物的真正意图,即对宗教制度的厌倦与批判。关键词呼啸山庄小说作品人物宗教形象约瑟夫AbstractJoseph,anoldservantinthenovelofWutheringHeightsbythefamousEnglishfemalewriterEmilyBrontein19thcentury,istheepitomeofthereligioninVictorianAge.Scrutinizingthisfigure,onecanrealizeEmilyBrontesrebelliousnessagainstthesocialandreligiousrealityatthattime.Emilysintentionofcreatingthischaracterisdiscussedinthispaperthroughthreefactorsnamingofthecharacter,multidimensionalnarrationsandtheusageofliteraturedialect.Asaresult,thetrueintentionoftheauthorunfoldsaswearinessandcriticismofthereligiousinstitution.KeywordsWutheringHeightsepitomeofreligionJoseph作为牧师的女儿,勃朗特姐妹的生命从始至终是被无所不在的基督思想浸润着的,这对她们作品的影响毋庸置疑,无需赘述。对于艾米莉勃朗特来说,宗教根植于思维中,自然地流露在文字的表达里,在她唯一的一部作品呼啸山庄中,宗教的影子处处可见,甚至有人认为呼啸山庄的情节,叙述模式和场景都可用圣经原型加以剖析。那么,对于宗教,艾米莉勃朗特在她唯一的一部小说里流露出的是怎样的情感态度呢搜索与呼啸山庄相关的各类论文,有关情节安排、意象运用、人物分析、宗教观念等林林总总,却几乎没有对约瑟夫这一角色的深入探析。一些评论在提到约瑟夫时仅寥寥几笔,对这一人物的评价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不外是尖酸刻薄,脾气暴躁的一个顽固老头形象。通过对约瑟夫的细察,笔者认为这是艾米莉勃朗特刻意的安排,作者的意图在于表达对维多利亚时期社会现实的不满,对宗教的反叛。本文拟从人物的命名、不同叙述者多维视角的阐释以及文学方言的运用对这一意图进行剖析。一、约瑟夫的命名在中外文学作品中,通过人名寓意以期达到某种艺术效果的手法并不少见。对呼啸山庄的研究中也不乏人名地名意蕴的解读。小说的第一主角希刺克厉夫(Heathcliff),拆开来分别意为heath(长满石楠灌木的荒原)和cliff(悬崖),给人以原始、野性、荒莽狂暴、宁折不弯的观感,分明暗喻着希刺克厉夫的性格。另外,如哈里顿恩箫、埃德加林敦、辛德雷恩箫等等分别暗喻着野兔(弱者)、被迫出让、短期轮作,隐含着小说的情节发展。那么,艾米莉勃朗特将呼啸山庄的老仆人命名为约瑟夫,有何用意呢追根溯源,约瑟夫这个人名源自于圣经。在圣经中,有13个叫约瑟夫的人,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两人其一是犹太祖先之一雅各Jacob的第十一个儿子、犹太人十二列祖之一其二是大卫的后代,玛利亚Maria的丈夫(代表着守护者),耶稣Jesus的养父。[1]雅各非常宠爱他的第十一子约瑟夫,其余诸子因父亲赠了一件彩衣给约瑟夫而心生嫉妒,于是偷去他的彩衣并将他卖给埃及商人。约瑟夫劫后余生,陷入埃及法老内臣家中为奴,虽受主人器重却又因遭女主人诱惑被陷害入狱。在狱中,约瑟夫因预言灵验,得以出狱并为法老圆梦,预言埃及将有七年丰收,七年饥荒,带领埃及人度过灾难,被认作具有上帝灵性的人,位及宰相。饥荒期间,雅各与其他11个儿子乞讨流亡,来到埃及,11个兄弟跪拜在约瑟夫面前买粮,约瑟夫不计前嫌,赠粮退款,宽容了兄弟们的过错,使兄弟们愧疚不已,遂与父兄团聚。另一个是圣徒约瑟夫,是圣母玛利亚的丈夫。他与玛利亚订婚之后,未与妻子同居前发现妻子有孕。圣经中说约瑟夫是个正派的人,不想因此事让妻子蒙羞,于是打算与之悄然分手。正当此时,天使托梦,告知玛利亚所怀胎儿来自圣灵,并授意约瑟夫为之取名为耶稣。[2]这两个约瑟夫的形象虽然不尽相同,但同有正义、传统、宽厚的美德。这与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的约瑟夫显然是背道而弛的。约瑟夫是呼啸山庄的老仆人,与小说的主要叙述者丁耐莉一样,目睹了两代主人公的成长,但却是个自以为是的虔诚的基督徒,认为除了他自己之外,别人都无法进天堂。若是他自诩,可谓是圣徒约瑟夫。尽管身为奴仆,他却更多地扮演着家庭布道者的角色。在小说中,艾米莉借多个人物之口,对约瑟夫进行了评价,淋漓尽致地刻画出了一个尖酸刻薄,脾气暴躁的顽固老头形象。这与Joseph这一圣经人物给人带来的联想意义正形成了巧妙的对照,具有浓厚的讽刺意味。二、对约瑟夫的多层次叙述与单一刻画百余年来,对呼啸山庄的评述可说是数不胜数,对这本小说的阐释众说纷纭,不无矛盾之处而对于艾米莉勃朗特独特的多重视角的叙述结构,评论界早已达成共识。小说以房客洛克乌德第一人称的叙述和对山庄女仆丁耐莉叙述的倾听为主线,其间穿插信件,引述次要叙述者的叙事,为读者立体地构建了一个客观的、真实可信的故事。正是这煞费苦心的构建,使艾米莉勃朗特成功地引退到幕后,创造出了深情却残暴的希刺克厉夫、漂亮却刁蛮的凯瑟琳恩箫、温存却懦弱的埃德加林敦、憨厚却粗莽的哈里顿恩箫、聪慧却率性的凯瑟琳林敦。这些人物从不同侧面去解读,都让人且爱且恨,吸引着读者和研究者从纯客观的维度不停地思考与探询。也许正因为此,对小说的阐释才会穷尽一个多世纪也不止歇。通过小说的多层次叙述,艾米莉勃朗特几乎是刻意地隐去自己作为作者的叙述痕迹,避免对故事的暗示或导向性的评价。作为小说中的次要人物,在很多章节中约瑟夫是缺场的,这似乎是无足轻重的一个角色。但是艾米莉勃朗特立体的叙述结构中,两个主要叙述者洛克伍德和丁耐莉都直接地对他进行了评价。另外,在凯瑟琳恩箫的日记里,在伊莎贝拉林敦的信中,在凯瑟琳林敦与约瑟夫的对话间,在希刺克厉夫对丁耐莉述说画眉山庄的遭遇时,都直接或间接地对约瑟夫进行了评价,这使得耗费笔墨不多的他不同于其他的次要人物。而在这些描述之中,约瑟夫始终以一个令人反感的形象出现,刻画之单一与其他主要角色的丰满描写又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一)洛克乌德对约瑟夫的第一印象首章首页,约瑟夫的初次出场便以洛克伍德为叙述者拉开帷幕。洛克伍德对约瑟夫的第一印象是尽管结实健壮,却是很老的老头。这里洛克伍德以三个渐进的形容词elderly,old,veryold来强调了约瑟夫年纪之老。约瑟夫的第一句开场白伴随着别扭而不高兴的自言自语,是基督徒的标准口头禅Thelordhelpus。与此同时,洛克伍德用sourly,peevish描述了约瑟夫给他留下的观感,认为hemusthaveneedofdivineaidtodigesthisdinner,andhispiousejaculationhadnoreferencetomyunexpectedadvent。[3]笔者认为这几乎是艾米莉勃朗特对约瑟夫的综合评价。约瑟夫的第一句发言揭示了他作为虔诚基督徒的自我定位,标示着这一人物身上的宗教意象。洛克伍德的三个老字与健壮结实暗喻了维多利亚时期宗教的陈腐现状和艾米莉勃朗特对之厌倦的情绪。洛克伍德认为约瑟夫需要神助方能消化饭食,其实在暗讽宗教的无用。洛克伍德感到那虔诚的Thelordhelpus并非为自己的到来而叹,正刻画出了约瑟夫的自私、伪善与狭隘,与圣徒美德完全相悖。(二)丁耐莉的叙述中对约瑟夫的首次评价小说的第五章,丁耐莉对洛克伍德展开的叙述中首次提及约瑟夫,便对他进行了直接的评价hewas,andisyet,mostlikely,thewearisomest,selfrighteousphariseethateverransackedaBibletorakethepromisestohimselfandflingcursesonhisneighbours.[4]这两句话与洛克伍德在第一章中对约瑟夫的最初印像自然地呼应起来,虽用词不同却如出一辙。wearisome一词包含makingyoufeelbored,tired,orannoyed的含义,且以形容词的最高级形式出现,正如洛克伍德对约瑟夫老的强调丁耐莉认为约瑟夫是个搜遍圣经维护自己ransackedaBibletorakethepromisestohimself,诅咒邻人flingcursesonhisneighbours的自以为正直善良的伪善人selfrighteouspharaisee。这里丁耐莉的评语就好像对洛克伍德在第一章亲眼所见的约瑟夫的的解释,约瑟夫在第一章中为自己祈祷时不友善的(sourly),脾气坏的(peevish)的神态在丁耐莉的这一解释下更加明显。如果说洛克伍德的评价还是较为婉转的猜测的话,那么丁耐莉在这里的评价已是一语道破,直截了当地为约瑟夫的自以为是的伪善定了位。(三)小说中间接引述者口中的约瑟夫除了两位主要叙述者对约瑟夫的直接评价,艾米莉勃朗特还假众多人物之口表达了对约瑟夫的态度,籍此传达了自己对传统宗教的预期。房客洛克伍德寄宿在呼啸山庄的那一晚,阅读了凯瑟琳恩箫在书中留下的随笔,凯瑟琳恩箫提到了约瑟夫在家中进行的冗长的布道她和希刺克厉夫抱怨着(groaning),哆嗦着(shivering),心里盼着约瑟夫也发抖,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因为自己的原因缩短他的讲道了(hopingthatJosephwoldshivertoo,sothathemightgiveusashorthomilyforhisownsake.。[5]这里,凯瑟琳恩箫和约瑟夫的groaning和shivering以动态的形式诉说了对布道的厌倦心情,她的内心盼望说明了让约瑟夫缩短讲道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性是盼望约瑟夫自己冻得瑟瑟发抖,才早些结束对他们的折磨。凯瑟琳恩箫内心的揣测又一次说明了约瑟夫的自私。在第六章,希刺克厉夫向丁耐莉转述他和凯瑟琳恩箫在画眉山庄遭遇时的态度。为了向丁耐莉证明自己一点都不羡慕埃德加林敦的地位,他说即使我有特权把约瑟夫从最高的山墙上扔下来,用辛德雷恩箫的血涂墙,我也不会去换埃德加林敦在画眉山庄的地位(Idnotexchange,forEdgarLintonatThrushcrossGrangenotifImighthavetheprevilegeofflingingJosephoffthehighestgable,andpaintingthehousefrontwithHindleysblood。[6]这里,希刺克厉夫将约瑟夫和辛德雷恩箫相提并论,作为自己最憎恨的人,而以向他们的报复作为对自己的最高奖赏来证明自己对埃德加林敦的不屑一顾。虽然凯瑟琳恩箫和希刺克厉夫都没有对约瑟夫作直接评价,但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厌憎约瑟夫,渴望他能发抖(shiver),能从山墙上掉下来offthehighestgable。可以说,这正是艾米莉勃朗特假他们之口抒发对摇撼当时宗教制度的渴望。除此之外,从两个家族第三代人的角度看到的约瑟夫又是怎样的呢让我们看看凯瑟琳林敦对约瑟夫的用词YouscandalousoldhypocritereprobateYouareacastawaybeoff,,[7]林敦希刺克厉夫对约瑟夫说的话IhopeyoulldieinagarretStarvedtodeath。[8]伊莎贝拉林敦在呼啸山庄只停留了短暂时日,就逃离了山庄,在她与丁耐莉的匆匆谈话中,她提到约瑟夫是一个令人憎恶的同伴(detestablecompanion),是一个讨厌的老头(odiousoldman)。[9]从众人之口中出现的约瑟夫,无一例外地以一个令人反感的单一形象出现,其刻画与其他主要角色的丰满描写鲜明对立,女作家的有意雕琢显而易见。她借着多层次的叙述,并不仅仅是在创作一个刻薄而自以为是的伪善者约瑟夫,更是为了揭示以约瑟夫为代言人的传统宗教之陈旧与伪善。三、约瑟夫的方言常言到闻其声,如见其人。在文学作品中,作者表达思想,塑造人物时,往往通过会话来建构人物的声音。说话人的身份、地位、年龄、性别、性格等个人特点往往通过个性化的语言展示在读者面前。在文学家所使用的各种语言手段中,文学方言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变体,是别样的声音,是构建人物会话的一种常用手段。儿子与情人中的莫雷尔(Morel),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黑奴吉姆等都是成功使用文学方言塑造出的人物典型。在人们的普遍概念中,方言常标志着说话人较低的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与标准语形成对比。在文学作品中塑造人物形象时,小说家常利用人们头脑中普遍存在的这一印象为他的艺术创作服务。人物对话的运用,是艾米莉勃朗特在呼啸山庄的创作中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小说的高潮部分诸如第九章凯瑟琳恩箫答应了林顿的求婚后饱受内心矛盾煎熬之时向耐莉的倾诉,第十五章凯瑟琳恩箫临终前与希刺克厉夫的凄绝长谈等等,都鲜明地将一个个动人的场面输入读者的感官。艾米莉勃朗特留给读者的声音可谓扣人心扉尽管小说的背景设置在19世纪约克郡荒野中的山庄,小说中的大部分人物对话,都是用标准英语写成的,但作为呼啸山庄与画眉田庄的主人以及后代,小说的人物如凯瑟琳恩箫,亨德利恩箫,埃德加林敦,凯瑟琳林敦等等以标准英语对话,正代表着他们的社会地位和受教育的程度,自然无须争议。值得注意的是,老恩箫从外面捡回来的野孩子希刺克厉夫,以及与约瑟夫一样同为呼啸山庄跨越三代的老仆人丁耐莉,也都说一口标准英语甚至被希刺克厉夫作为实施精神报复的对象,剥夺了受教育权利的哈里顿恩箫,也只是在语音稍异于他人,与约瑟夫相比,哈里顿所用的语言仍然是通俗易懂的。在这样的一个语言环境中,除了小说的第三十二章中出现的龙套角色客栈中的马夫和画眉田庄新来的管家妇人的只言片语用当地土语向读者标示着洛克伍德重回故地的场景之外,全文中只有约瑟夫一人操浓重的方言。他的会话从语音和语法变化上看与当地土语一致,并且不时夹杂着基督徒的祈祷与诅咒,与其他人的会话风格迥异,又一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笔者曾有两位首次阅读呼啸山庄的英国朋友读完小说后,慨叹约瑟夫的对话即便是对于今日的本族语者来说都晦涩难懂。很显然,艾米莉勃朗特为约瑟夫所设计的语言,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创作,它绝不仅仅代表着约克郡的地域风格,而是融地域方言,宗教陈规为一体的有明显目的效能的文学方言。艾米莉勃朗特有意使它与标准语形成强烈的对比,在读者和文本之间的交流设置一定的障碍,目的之一便是通过约瑟夫这一人物形象本身激发读者对这一形象的负面评价,从另一个侧面表述积郁于心的反叛思想。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的人物,没有一个是苍白无物的。约瑟夫虽常常被看作次要之次要人物,细察之下从取名到举手投足,无不经过作者的苦心安排。在约克郡荒原之上那农庄田庄的恩怨纠葛的叙述中,艾米莉勃朗特藉众人之口,抽丝拨茧,娓娓道来的,不仅仅是恩箫与林顿两代人的爱恨情仇,更是对宗教制度的厌倦与批判,虽跨越了百余年,仍如荒原上的风呼啸不已。参考文献[1]李忠华.英语人名词典[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210[2]张久宣.圣经故事[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7698,489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呼啸山庄》中宗教形象缩影——约瑟夫之探析.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