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中国现代文学话语形式的三次论争.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9.22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中国现代文学话语形式的三次论争.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中国现代文学话语形式的三次论争在中国现代文学论争史上,平民化、大众化、民族形式等范畴显得尤为突兀,它们之间不仅在概念的外延和内涵上互有交叉,而且常常冠以民族性的前缀,与贵族化、西方化、资产阶级化针锋相对。一个世纪以来,我们的文学活动始终在贵族/平民、知识分子/工农兵、民族性/殖民性等话语论争中负重展开,从文言与白话之争到化大众与大众化之争,再到民族形式与五四传统之争,喧闹的话语权转换背后潜在的是价值观念的冲突。正如福柯所言,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时代,重要的是讲述话语的时代。普及工作因为契合战时文化心理诉求和民族国家意识需要,始终处于论争的支配地位,提高工作因思想启蒙的缓慢、遥远而屡屡延宕,未能充分实践。一、文言与白话之争五四文学革命对传统文学秩序的巨大冲击,是白话文学主张的提出和文学进化观念的确立,其中,白话与文言之争是革命的关键。论争中,胡适把中国文学分为两个对立的部分一是上层的、贵族的、文言的,一是下层的、平民的、白话的,并从文学史角度得出结论,两千年的文学史上,所以有一点生气,所以有一点人味,全靠有那无数小百姓代表的平民文学在那里打一点底子从此以后,中国的文学便分出了两条路子一条是那模仿的、沿袭的、没有生气的文学一条是那自然的、活泼泼的、表现人生的白话文学。后来的文学史只有那前一条路,不承认那后一条路。我们现在讲的是活文学史,正是那后一条路。这后一条路不仅颠覆了传统文学的正统地位,而且建立了白话文学的新视野,宣称以今世历史进化的眼光观之,则白话文学之为中国文学之正宗,又为将来文学之利器,可断言也。在胡适看来,言语本为思想之利器,用之以宣达者,白话无疑是宣达思想的利器,那所谓引车卖浆之徒的俗语是有文学价值的活语言,是能够产生有价值有生命的文学的。显然,新文学先驱立论的基点是以人为尺度的,文言以晦涩的外衣养成国民笼统的心思,以贵族的姿态垄断语言的专利,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膜,而白话则真正使语言成为了人与人之间交际的工具,达到了相互了解、相互沟通的目的。针对林纾、梅光迪等人对白话文乃贩夫走卒之语,不登大雅之堂的指责,胡适反驳说所谓俗,其简单的意义便是通俗,也就是深入人心。在文学上,它表明白话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是建立在教育普及的合理性之上的,即文章是人人会做的,不是独夫与文妖的专利。于此,我们说胡适的白话文学主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语言概念,而是一个有着深刻寓意的文化概念。周作人在平民文学中说就形式上说,古文多是贵族的文学,白话多是平民的文学。贵族文学与平民文学的区别在于第一,平民文学以普通的文体,记普通的思想与事实第二,平民文学以真挚的文体,记真挚的思想与事实。也就是说,平民文学不仅能够满足广大民众生活需要,而且还因与口语的接近,使得它更契合五四时期要求婚姻自主、个体自由的人们的人情。鲁迅在批判文言时说,汉字的艰深,使中国大多数的人民永远和前进的文化隔离,而白话的切近人情正是要使大多数的人民与前进的文化相联系,从文化的前进中实现自我解放。这之中,人的前进与白话的前进相得益彰,前者规定着后者的价值尺度,后者为前者的实现提供必要的思想支持。林纾、梅光迪等保守派把文言/白话的对立视为雅/俗等级之别,胡适、刘半农、吴虞等革新派则运用文学进化的观念颠覆了这种等级森严的秩序藩篱,将传统的雅/俗对立改写为传统/现代的对立。平民文学正是在这样一种开放的文化视野下,以读者接受的广泛性、价值取向的人民性和思想情感的现代性,于颠覆后的秩序真空中重建了一种新的表意规范和文类系统,并以人的尺度和文类进化的理性特征,与一般意义上的通俗文学以及慈善文学区别开来。在文言与白话论争中,文言派持守的是一种贵族主义和保守主义立场,他们并不反对白话文本身,因为林纾本人就参与了晚清白话文运动,用近乎白话的文言文翻译了许多西方作品,他们反对的是白话文学对传统文学地图的改写,是白话文学背后的平民主义价值立场。白话文学破坏了传统文言与白话之间严格的等级秩序,引发的不仅是文学观念的变革,而且也使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冲突,由形而下的表意规范层面延及形而上的价值体系层面。早在胡适与梅光迪的私人论争中,胡适就曾说过,吾以为文学在今日不当为少数文人之私产,而当以能普及最大多数之国人为一大能事。吾又以为文学不当与人事全无关系,凡世界有永久价值之文学,皆尝有大影响于世道人心者也。这里,普及最大多数之国人和大影响于世道人心道出了胡适白话文学观念的两个方面人的文学与平民的文学。作为民族国家话语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学形式的变革势必折射民族、民众的心理情绪,文学的国语、国语的文学主张本身内在地包含着民族独立、国家自主的政治诉求。因此,语言的由雅变俗、受众的由士大夫而平民,不仅是文学形式本体使然,而且也是出于救国和启蒙的需要,白话取代文言反映的正是传统/现代两种不同价值观念的冲突和对立。当然,文言与白话论争的展开也宿命般地充满着矛盾与悖论。首先,平民文学实践难以贯彻。尽管五四白话文学倡导者主张推倒雕琢的阿谀的贵族文学,建设平易的抒情的国民文学,推倒迂晦的艰涩的山林文学,建设明了的通俗的社会文学,但事实上,白话决非通俗到如白居易的诗歌那样,一般老太太都能读懂。接受传统文化熏陶和西方现代教育的新文学先驱们不可能完全迎合老百姓的欣赏趣味,采用他们的日常口语、俗语来进行写作,而是保留有浓厚的欧化色彩,于是,国语文学的对象文化程度很低的普通民众对这种欧化的白话文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实在值得怀疑。事实确实如此,当时识字的人们宁可去读鸳鸯蝴蝶派文白相杂的小说,也不要读白话的新文学作品,鲁迅的母亲就是一例,她宁愿读张恨水等人的小说,也不喜欢看儿子所著的小说。新文学不通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语言输入上的欧化现象。现代文学形式变革,本来与中国作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建立的历史要求有着直接关系,但它却与文学语言的民族化产生了抵牾,白话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切断了现代文学与传统文学的精神脐带,而且也没有很好折射民族的心理情绪。欧化似乎是白话文运动的一种必然产物,因为从发生学角度看,白话文学的可能性与实践的必要性,主要并不是由白话本身提供的,而是由近代以来西方的启蒙实践和知识实践所支持的。为了适应西方思想资源引介的需要,语言上的欧化是不可避免的。胡适说白话文必不可避免欧化,只有欧化的白话文才能够应付新时代的新需要。他确信汉语要严密,要讲究文法,必须借助于欧化。语言上的欧化以及思想上的凌空蹈虚,使得新文学传播圈仅限于知识阶层主要是青年学生,无法扩展到广大的工农阶层。五四先驱们的平民战略远未展开,白话形式并没有催生出新鲜活泼的活文学,文学与民众之间的隔膜依旧如故。20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学与民众之间的错位尽管多少在通俗文学中有所弥补,但懂与不懂始终是困绕着作家创作,并为理论界争论不休的话题。新文学先驱们倡导白话,力求作品通俗易懂,出发点是使新文学更容易为广大读者所接受,而不是要求文学去迁就和适应工农大众。新文学运动致力于语言革新的全部目的在于现代性启蒙,即使是当年提倡平民文学的周作人,也认为平民文学不是专做给平民看的,乃是研究平民生活人的生活的文学。他的目的,并非要想将人类的思想趣味,竭力按下,同平民一样,乃是想将平民的生活提高,得到适当的一个地位。另外,由文言或白话来决定死文学与活文学,对于作为审美存在的文学来说,也是一个重大失误抽掉了价值内涵,艺术标准不再是判定死文学与活文学的依据,而是由语言形式来决定。于是,两个黄蝴蝶之类的作品,成为了新诗的发端。轻率地否定所有的文言作品使得格律音调传承无以为继,自由诗白话到了极点,格律诗自然就应运而生,进行反拨与矫正。其次,文学主题表现的矛盾与张力。现代文学从一开始起,对待现代化的态度就不统一,主题呈现充满矛盾。如果我们不是把现代文学简单地等同于新文学,而是将鸳鸯蝴蝶派小说、古典诗文、市井通俗文学都视为其总体构成,就会发现,在以西方文化为蓝本、以青年学生为主要读者的新文学之外,并行着以市井百姓为读者对象的大量文言通俗文学,如艳情小说、武侠小说,不仅与当时针砭时弊的人生派文学大相径庭,而且对现代文学的启蒙母题也表现出极大的麻木与冷淡,平民文学的人学本质形同虚设,启蒙民众的精神目标一再落空。其实,即便是在白话文学内部,也有鲁迅式国民性批判叙事和巴金式封建大家庭的复调挽歌之别。因为现代性主题在文学发展中的不平衡性、自身的矛盾性,在抗战时期以及其后的解放战争时期,尽管民族形式一直是不同政治倾向、不同文化背景下作家的共同追求,但张爱玲的市情小说、钱钟书的知识分子批判小说也是主流叙事之外值得深思的一种声音。某种意义上说,多种叙事话语的并行存在昭示着文言/白话之争已经悄然转换为传统/现代之争。经验事实告诉我们,白话语体承载的现代主题以一种显性姿态处于文学话语的中心,而文言语体传承的传统命脉则以一种隐性方式处于文学话语的边缘。出现这种极富矛盾性、张力感话语格局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五四先驱们的主体精神上。随着科学、民主、自由观念的传播,知识阶层对工农大众的认识发生一些变化,知识赋予的优先特权有所淡化,劳工神圣的平等思想有所增强。他们一方面把社会变革的希望寄托在劳工身上,呼吁知识分子到田间和工厂里去另一方面又以社会先锋自诩,认为中国现代文化状况虽已非三千年前可比,但是一般民众智识仍是落后,士的阶级仍有领导民众的责任〔。可以看出,知识阶层的主体意识十分矛盾,理智上他们接受了劳工神圣的思想情感上又不愿放弃士阶层的纯洁性,平视或仰视体力劳动者。反映到语言变革白话文运动之中,就形成了一种知识分子俯身布道、工农大众被动接受的精英化倾向,他们在运用白话文启蒙民众的同时,也不忘闲情雅致一把,把玩士大夫的贵族情调。郁达夫的古体诗,周作人的苦茶主义即是。在白话文运动倡导者心目中,工农大众还是一如既往的畏革命如蛇蝎的苟偷庸懦之辈。虽然他们视白话文为自己与工农大众的共同语言,但接受上的单向给予性还是让他们拥有一种语类上的优越感。胡适说造中国将来白话文学的人,就是制定标准国语的人。言下之意,语类的选取权责无旁贷地落在知识分子肩上。这俨然是现代意义上的学统、道统、政统三位一体说。二、化大众与大众化之争文艺大众化是随着1928年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倡导而提出来的。革命文学从一开始起就明确提出文艺为第四阶级服务的口号,大众化不过是阶级意识在文学形式上的一次折射,它要求文学普及到广大被剥削、被压迫的工农大众。五四文学虽然提出了人的文学和平民的文学主张,但实际上白话文学的接受面仅限于城市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普及工作远未展开,尚停留在化大众阶段。为了克服这种内容与形式矛盾、创作与接受脱节现象,革命文学倡导者纷纷要求,我们的文艺要努力获得阶级意识、要使我们的媒质接近工农大众的用语、要以工农大众为我们的对象。〔12〕阶级意识的觉醒与强化使得文学形式上的变化成为一种必然,它不仅涉及作家的文学观念、思想取向,而且关系到语言的运用、体裁的选取。1932年3月左联通过关于左联目前具体工作的决议,以组织的形式向作家提出要求,首先,左联应当向着群众应当努力地实行转变实行文艺大众化这目前最紧要的任务。具体的说,就是要加紧研究大众文艺,创作革命的大众文艺,以及批评一切反动的大众文艺。大众化口号由革命知识分子提出,并在其后的论争中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然而,革命文艺本身并没有为工农大众所接受,五四文学化大众的启蒙思想仍在无形地支配着作家们的创作,理论倡导与创作实践呈现二元分离状态。大众化论争的初期,冯乃超、成仿吾、沈端先等就将大众化与化大众对立起来,认为文学创作应走一条逆向适应的通俗化道路,工农大众的文化水平、欣赏趣味应取代作家们的艺术资质、创作技巧。但实际创作中,他们不经意间仍会以一种启蒙主义的眼光和态度来审视文艺大众化问题,他们强调知识分子是大众的导师,应该有提高民众意识的责任,不能不负起改革群众生活的任务。后来,随着论争的深入,对于文艺大众化性质的认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大众化并不是居高临下地启蒙大众、教育大众,并不是将某一种知识抽象地扩散到大众之中,而是要创造一种新型的艺术文艺大众化并不是简单地降低艺术要求,俯就民众,而是要求文艺性质的变化它是对五四新文学的观念的一次全面否定,而不是它的合理延伸大众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对艺术的重新界定和诠释。文艺大众化口号的提出,某种意义上是对现代文学格局进行新的规划,试图将五四文学的人学观、平民观,由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青年学生推进到广大未接受良好教育的工农阶级,它在对五四启蒙文学的批判中深化着革命文学的表现主题和内容,并规定着文学的表现方法和接受对象。五四文学革命通过文言/白话、贵族文学/平民文学之争来敞开文学的新范畴和新秩序,1928年以后的革命文学则通过化大众/大众化、文学革命/革命文学之争来完成对五四文学历史局限性的否定与批判,进而实现从启蒙话语到革命话语的转变。本来,如果单从形式变化角度看,大众化论争可以看作是白话文论争的自然延伸,它们的逻辑前提都是一种进化论的文学观。白话文运动产生理由是文学应随着时代而变迁,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周秦有周秦之文学,汉魏有汉魏之文学,唐宋元明有唐宋元明之文学。大众化运动发起者也是以这种进化论文学观为依据,认为既然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君主时代是文言文,共和时代是白话文,那么现在时代的产物就是大众语了。可以说,白话文运动诞生之日,就为其后否定自身的大众语运动出现预设了前提。不过,大众化论争之所以出现在30年代而不是在其它时间,这就不是形式因素所能解释清楚的,它还涉及到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知识分子主体意识的变化。大众化论争与白话文论争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它将对工农大众的同情心转化为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心理。白话文呈现的是在知识分子尝试与大众结合的顺向过程,大众化运动呈现的则是知识分子学习大众的逆向过程。这种甘做小学生的心态在大众化论争中显露无遗。陈子展在谈到如何创作大众语诗歌时,曾满怀激情地自责说只有同情大众,理解大众,投身到大众一群里,和大众同呼吸、共疼痒,携手前进,取得大众的意识,学得大众的语言,才能创作大众的诗歌。只因我是一个知识分子,没有站在大众的一群里,成为这一群里的一个细胞,取得大众的意识,学得大众的语言,怎么做得出大众语诗歌大众化争论中对大众一词的解释尽管颇不相同,但人们对大众顶礼膜拜的心情却是一致的。如有人认为大众应经历着同一的生活,形成着同一的意识,通处着同一的环境。这实际是指工人阶级。有人认为大众主要还是占全民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农民,以及手工业者、新式产业工人、小商人、店员、小贩等。这实际是指体力劳动者。也有人认为,大众决不是代表某一地域的民众,也决不是代表某一阶级的人民,较妥当的办法为,大众就是大多数人。不管大众所指定位在哪一个阶层,有一点却是相通的,在他们心目中,大众是辉煌、崇高、英雄的代名词,是拯救民族危机、抵御外来侵略的希望所在,是社会变革的主力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与五四时期蔡元培将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统一归属为劳工的做法不同,文艺大众化论争中,革命知识分子特别强调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他们看来,体力劳动者即所谓劳力者群与脑力劳动者即所谓劳心者群的区别,不仅在于劳动方式的不同,而且在于参加生产过程跟离开生产过程的差异。根据存在决定意识的原则,因为有的参加生产过程,有的离开生产过程,两者之间底生活习惯就慢慢不同起来不但行为,就是观念也慢慢不同起来不消说,两者之间底生活习惯行为思想所需要的话,自然也跟着不同起来。事实上,将体力劳动者与脑力劳动者划分为泾渭分明的两个不同阵营,即意味着把知识分子排除在生产过程之外,在那些身为劳心者群,而又鄙视脑力劳动者眼里,知识分子不仅与少数权贵一样,无益于社会进步,而且应对大众的愚昧无知负责。他们认为知识分子为巩固自己特权起见,就利用封建汉字来厉行愚民政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中国现代文学话语形式的三次论争.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