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1.17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摘要]石杰的小说创作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象征手法的运用。她显然更倾向于把思想隐藏起来,以形象和意象替代,即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并让其自己去表现,去活动。而象征物的择取又始终服从于表达思想感情的需要。因此,才有了思想与方法、内容与形式的合而为一。读石杰的小说,你既能感受到现实主义对生活的反映,也能体味到现代主义对人生的启示和想象。[关键词]石杰小说客观对应物象征现代主义AbstractSymbolismisoneoftheimportantfeaturesinthefictionsbySHIJie.Obviously,sheintendstohideherthoughtwithreplacementofimages,i.e.,seekingobjectiveequivalencetoherthought.Symbolicimageshelpconveyherthoughts.However,theselectionofimagesfollowtheprincipleofservingtheneedsofherthought.Thustheunityofthoughtwithmethod,formwithcontentisrealized.Throughreading,thereadercangetthereflectionoflifefromtherealismperspectiveaswellastheinspirationandimaginationofthemodernismtowardslife.KeywordsSHIJiesfictionobjectiveequivalencesymbolmodernism象征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作为一种艺术方法,它由来已久作为一个具有特定意义的独立的词,更可以说是源远流长。据说此词源于希腊,为把一块木板分成两半,双方各执其一,以表示接待的信物[1]460之意。至于如何演变成了后来的创作手法,乃至形成了流派、思潮,则不得而知了。众所周知,象征主义产生于19世纪中叶的西方。到了20世纪80年代,随着现代派艺术在我国的传播,象征主义也受到了本土作家们的青睐。人们常常这样概括西方象征主义文学作品的特征,认为它所看重的不是客观地描写现实,而是追求存在于现实之外的唯一的真理,以及诗的神圣美和感情的绝对世界。他们着意表现都市平庸的日常生活的题材,街道、酒吧间、妓院、港湾、河流、尸体、骷髅等在他们的作品中已是司空见惯在艺术表现上,他们重视通体的象征和暗喻,重视通感他们不提倡画面的明净和清朗,而提倡含混、朦胧、若明若暗,提倡神秘莫测[1]461462。反观那一时期我国文坛上受西方象征主义影响而产生的作品,便不难发现这种概括确实有它的道理。西方象征主义的理论和创作固然对我国传统的现实主义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丰富了文学的表现手段。但也不能否认当时的作家们对象征手法的借鉴有生搬硬套之嫌,其结果就是象征主义的难以为继。也就是说,象征主义并没有在我国文坛这块土壤上扎根,乃至不断地结出丰硕的果子。只要稍稍了解90年代中期以后的文学的人,就不难发现这一点。正是出于这种现象,我想对石杰小说中的象征艺术做一专论。一石杰的小说有着独特的艺术个性,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象征。象征在具体作品中到底是怎样形成的作为一种艺术手法,它是纯属形式因素,还是关涉到思想内容这类问题,显然不是一两句文艺理论方面的话就能解决得了的,甚至涉及写作者的整体情形。有人曾经用托马斯斯特恩斯艾略特的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的观点来说明象征[1]前言,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牵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思想,一个是客观对应物。事实上,艾略特的原话是这样说的,用艺术形式表现情感的唯一方法是寻找一个客观对应物换句话说,是用一系列实物、场景、一连串事件来表现某种特殊的情感要做到最终形式必然是感觉经验的外部事实一旦出现,便能立刻唤起那种情感。[2]70尽管这段话比那种简单的概括详尽许多,仍不外乎是在阐述情感(包括思想)与客观对应物亦即主体与客体之间的艺术关系。而这一点,也恰恰为我们研究石杰小说中的象征提供了渠道。石杰是一个有思想的小说家。她喜欢人生哲学,也曾研读过一些宗教典籍,多年的文学研究与批评也使她在思想上受益匪浅。加之坎坷的人生道路和特殊的生存境遇,所有这些,都使得她对人、人生、人性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领悟。有人说读她的小说觉得压抑,是的,相对于幸福来说,她似乎更看重痛苦相对于顺利来说,她似乎更看重坎坷相对于快乐来说,她似乎更看重沉重。不过,这是因为存在决定了她的意识,更因为她思想深刻,不平庸,有着博大的爱心和同情心。况且将这方面绝对化也是不符合文本实际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误读。否则,如果我们承认象征是为思想找寻客观对应物,我们就无法对她的小说中的象征做真实的解释。石杰的创作是从写乡村题材开始的。上个世纪末期的小说虽然尚属起步阶段,却已经明显涉及了象征手法的运用。她以斜阳、晚照象征乡村老人们的孤寂而略带温馨的生活和心境,以如电如焰的白光象征人的嗜钱心理和悲哀命运,以连绵不断的远山象征山村生活的古老和闭锁可以说,她的第一本小说集的名字小村残照就是一个总体性的象征。在她眼里,乡村永远是低小的、残破的、落后的、悲凉的。在这低小、残破、落后、悲凉中,又不乏一缕哀婉的暖意。残阳、晚照等客观对应物的反复出现,正是她对于心目中的乡村的思想感情的一再呈现。她爱那些曾经与她生死与共至今不乏贫困落后的乡里人,却又对他们的人生惋惜、无奈。于是,转而将这种情感意绪投射到了与此相应的客观物体上。或者说,是她的思想感情化作了与之对应的象征体。那种主客的和谐一致,完美无痕,正是她的象征手法高度成功的体现。恰如康德拉在论述艺术家以经验感受去把握客观外界的真实性时所说艺术家正如思想家和科学家一样,追寻真理,发挥自身的感召力。有感于世界的某一方面,思想家沉浸于理念之中,科学家则沉浸于事实之中艺术家面对相同的神奇的景观,则沉潜到自身中去,回到那块情绪躁动不安的孤独的天地之中去,要是他有价值且幸运的话,便可找到感人的表现手段。[2]37写于世纪之交的中篇小说水边梧桐[3]虽然也是乡村题材,象征的深度却有了明显的变化。在那个特定的饥荒年月里,三合村的人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在生与死之间痛苦地挣扎。李、王、魏、杨四户人家的连绵不断的厄运,是三合屯人也是当时中国广大农村的缩影,起码在作家本人的眼里是这样。她刻意选取了百家姓前四句的末一个姓来写,就表现出了这样的含义。然而,如果作家只是写那个年月的人们的不幸遭遇,那么,充其量也只是对生活和艺术的再一次重复。因为,经过了这么些年之后,以那个年月的生活为题材艺术上也相当成熟的小说,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难得的是作家的目光穿越了生活现象的表层,透视到了深层的惨烈挣扎,于是,生存的顽强、痛苦、无奈便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如果小说只写到这个程度,或许也称得上是一篇好作品,更难能可贵的是如同她以往的写乡村题材的小说一样,再一次运用了象征艺术。这主要体现在作品的结尾李家女人也去看热闹了。女人依然描着眉,抹了发,脚上穿着双露出脚跟的蓝袜子。干枯的茅草根下绽出了片片新绿,泥土也有些绵软湿润了。女人张着眼左顾右盼,忽然发现不远处埋死孩子的地方不知何时竟生出了一棵梧桐树。树身足有半人高了,泛着灰绿,枝头绽开几片青青的嫩叶。HK这样的结尾,真算得上是神来之笔。一棵梧桐,一棵代表着生机的梧桐。虽然只有半人高,枝头毕竟绽开了几片青青的嫩叶。它生长自苦难的深处,拂开了岁月的尘埃,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带给人以生活的理想和希望。初读,梧桐的出现似乎有一点突兀细细品味,就会发现这棵梧桐实际上是从头到尾跟着的,那就是苦难中的人们求生的顽强,是人性的底色的物化,只不过一直处于隐形状态罢了。作家为什么选中了梧桐作为象征物这是因为梧桐本身所具有的生命活力。小说在题记中写道梧桐,一名青桐,梧桐科,落叶乔木。幼树皮绿色,平滑,叶掌状。夏季开花,雌雄同株,花小,淡黄绿色。喜光,喜深厚湿润土壤。又名绿化树。可见,梧桐从形象到习性,到名称,无一不给人以生的感觉。作品中写了那么多的苦难、死亡、无奈,作家提倡的却是挣脱苦难,战胜死亡,顽强生存,生与死的挣扎始终是这篇小说的主旋律。可见,作家选择梧桐树作为客观对应物,并且让它自死亡之地生长出来,不是没有深意的。它比理性叙述更完整地表现出作家的思想、情怀,可以引起人丰富的联想,而且形象可感。二近年来,石杰小说创作题材显然有往城市发展的趋向。和前些年写乡村题材的小说相比,在象征手法上也有了很大的不同。现以所罗门的瓶子[4]和你说校园里有没有蛇[4]为例。所罗门的瓶子由三个看似互不相关实则紧密相连的故事组成。一对年轻夫妇生了一个残疾儿子,一个在乡村城市化的浪潮中失去了房子和耕地的农民以潜意识导演了一出城市家庭的悲剧,一个刑满释放犯在一系列杀人案中嗜血如狂。三个故事之间到底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作家通过这三个看似互不相关的故事要说明什么这是每一个看到这篇小说的人都想发问的。其实,如果单从表面看,不仅故事与故事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就是每个故事中的双方行为之间也不符合逻辑关系。女警官健康、善良而有修养,却不得不承受残疾儿子所带来的生理和心理的终生熬煎驼背瓦工和女警官的家庭之间本来素不相识,没有一点恩怨,却执意将残疾儿引向死亡之路最终导致了一场坠楼的悲剧尤其是那个嗜血如狂的杀人犯,只因为被害者和他的前妻背影相像,就大开杀戒。在这里,驼背瓦工和那个叫黄米的杀人狂的心理和行为都是非理性的、荒谬的、不合逻辑的。他们所认定的仇人其实都不曾对他们施害,甚至是友好相待。特别是那个残疾儿和他的母亲之间。母亲为儿子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幸福,对其倾付了全部的爱,反而要被儿子折磨一生,其悲剧的根源大概只能追溯到命运。作品中不惜大量笔墨写到的渔翁的故事,正是为了与此相映渔翁吓得浑身发抖,战战兢兢地说我救了你,把你从瓶子里放出来,你怎么反倒让我死魔鬼说因为我发过誓啊我在海底的第一个世纪许愿说第二个世纪我又许愿说第三个世纪我还是许愿说第四个世纪我许愿说如果谁在这个世纪救了我,我必让他死HK而杀人犯黄米被审问时回答女警官的那句话与魔鬼的话简直如出一辙仅仅因为背影像你老婆你就杀了她们吗吕晴声音低沉地问。这还不够吗黄米的神情显得困惑不解。HK遗憾的是,魔鬼毕竟是魔鬼。魔鬼不可理喻是正常的,是出自本性而人不可理喻则是非正常的,是无理性,疯狂。如此说来,驼背瓦工、黄米们已经变成了魔鬼。他们不明善恶,不辨是非,只是疯狂地释放着人性中恶的一面,更重要的是对此没有丝毫的自知。在他们眼里,正常的则是不正常,不正常的则是正常,正常与非正常之间的关系在无意识中颠倒了。作家恰到好处地插入了有关色盲的回忆,来说明现代生活中人的不可理喻小学时,她有一个同桌患色盲症,两人经常为颜色的问题吵起来。她说她的铅笔是红的,他说是绿的,为此甚至弄得谁也不理谁。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患着色盲症,他也不知道,他们在坚持自己的观点时都是真诚的。HK美籍犹太教哲学家和神学家赫舍尔认为只有从人的矛盾和困惑出发才能说明人。人的问题不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不是出于好奇和求知,而是一个疑难、一个麻烦,是人遇到困难、窘境的问题。一个问题是理智的活动,它要求解答。但一个疑难则是生存的活动,它要求解决。[5]6作家在这里遇到的也正是要求解决的疑难而不是要求解答的问题。她想要解决人是什么的困惑,却又说不清人是什么,于是不由自主地寻找到了所罗门的瓶子这一客观对应物。它对应于复杂混乱的现实生活,对应于理智的智竭力尽,更对应于作家内心深处的矛盾困惑。你说校园里有没有蛇同样带有明显的象征意味。小说中的蛇显然是一个象征物,被象征者则是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某些人。英语教师王化龙是蛇,他的学生柳叶也是蛇,他们既有本土文化中的蛇的鱼水交欢的本性,又有西方文化中的蛇的聪明和才智。甚至连形体与蛇也那么相似。在柳叶的感觉中,身着浅黄色睡衣的王化龙的裸体是一条蛇,让她既恐惧又兴奋。蛇蠕动着钻进了她的体内,她的血液,她的骨髓,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没有用。更不可思议的是她自己好像也变成了一条蛇。好几次走在路上的时候,她都不由自主地盯着地上的影子看,或者透过衣服看里面的身体,想看看到底有没有蛇的迹象。在浴池洗澡时,她惊奇地发现肚脐的上方有一个明显的圈儿,环绕着肚脐成一圆形,在下腹变成一条线,伸下去,伸下去好像长了斑纹。霎时,她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一条蛇了。如果象征仅仅停留在表层形体上,意义就不是很大,更重要的是作家透过蛇这一象征物展示了作品深层的文化意义、人性意义。圣经中的人类的始祖食用了善恶树上的果子后,知善恶,辨真假,心明眼亮。他们躲避着上帝的呼唤,不敢面对野兽的目光,并因此受到了上帝的处罚。这处罚是因为他们获得了智慧,有了分辨事物的能力,而上帝造人的初衷则是想让他们在混混沌沌、无知无识中过着和谐美满的生活,或者说,混沌无知的人才能无忧无虑。上帝的高明在21世纪大学校园里的亚当夏娃们的身上得到了验证。王化龙、柳叶们一出场就是饱读诗书的人,他们是始祖的后裔,经过了漫长的进化历程之后,满腹经纶。然而,正如始祖的遭遇一样,也是知识、智慧即卓越的分辨能力将他们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事情的症结在于柳叶肚子里的孩子。王教授很清楚,如果他承认这是他们疯狂一瞬的结果,那么,他的家庭、事业、名声、地位就全完了。在这所高等学府里,他只能一败涂地而彻底的不承认又有可能激起柳叶的反击。于是,他竭力劝导柳叶堕胎。柳叶也知道一个未婚的女大学生怀了孕是一件既可耻又可怕的事。她先是想堕胎,堕胎不成又百般折磨肚子里的胎儿,终于扼杀了这个小小的生命,那是通过蛇仔的命运间接写出的还有三个月就生产了,会顺利么会的,她将像蛇一样寻找一片绿色的草地。网上说过,蛇的产仔期多在八九月间(注也是柳叶的产期),由于天气转冷,缺少食物,加上其他原因,仔蛇成活率不高。柳叶慢慢地从浴缸里坐起来,一个想法在她的心里渐渐形成了。HK与始祖的苦难缘自上帝的处罚不同的是,21世纪上帝已经死了。人成了自己的上帝,既自造苦难,又互造苦难,这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和柳叶相比,王化龙显然居于主导地位。是他主动勾引(我们权且用勾引这个词)了情窦初开的柳叶,发现柳叶怀孕后又抛弃了她,然后又去勾引她。月色中他娓娓地讲述始祖犯罪的情形真让人心动。蛇诱惑始祖走向知识、智慧,亦即走向苦难他也以知识和智慧诱惑柳叶,结尾的那一句我住川江宾馆207号真是神来之笔。柳叶还会跟他去么不知道,从她注意到他潇洒地拢了一下整齐的头发这个动作看是极有可能的。将这个故事简单地归入始乱终弃的模式并不十分合适,从本质上说,它应该具有更为深刻的文化内涵、哲学内涵。也就是说,它超越了是非美丑的道德判断,而进入了人性的思辨领域。小说从头至尾营造着一个始祖犯罪的文化氛围伊甸园,伊甸园中那一男一女,茂盛的草、树,蛇。其中,蛇是作家着力最多的意象。诸如躺在床上的蛇、在地毯上扭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为思想寻找客观对应物.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