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内外之间.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7.62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内外之间.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内外之间内与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文学界,无论创作实践还是理论批评,曾经有过一个很重要的带倾向性的现象,即所谓向内转。它为什么发生如何发生众所周知,在中国现、当代文艺学学术史上,新时期以前几十年一直是认识论文艺学和政治学文艺学处于主流地位甚至霸主地位。这种情况决定了文学理论研究的重心必然是文学与现实生活,文学与政治,文学与经济基础,文学与道德,文学与哲学等等的关系,用某些学者的话说,研究的重心是文学的外部关系或外部规律,即文学与它之外的种种事物的关系而相对来说对文学的文学性,文学自身的形式要素和特点,文学自身的内在结构,文学的文体、体裁,文学的叙事学问题,文学的语言和言语问题,文学的修辞学问题,文学不同于其他文化现象、精神现象、乃至其他艺术现象的特征等等,则关注得不够、甚至不关注不重视,用某些学者的话说,就是不太关心或忽视了文学的内部关系或内部规律的研究。顺便说一说,对这种所谓外部关系、外部规律以及内部关系、内部规律的提法之是否科学,一直存在争论。有的学者持坚决反对的态度,认为所谓文学的外部关系、外部规律,其实正是文学的内部关系、内部规律,是规定了文学的本质特性的关系和规律。在我看来,外部与内部,本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在某种范围里是外部,在另一范围里则是内部从某种角度看是外部,从另一种角度看则是内部。在此,我对这种争论的是非曲直崭且不作详细讨论,只是为了方便姑且使用外部、内部指称我要说明的对象。我认为,以往的文艺学(认识论文艺学和政治学文艺学等)关注和研究文学与现实生活、文学与政治、文学与经济基础、文学与道德、文学与哲学等等的关系,或者说文学的这些外部关系、外部规律,并没有错当然,这里所谓没有错,不包括那些庸俗化的研究,例如庸俗社会学的研究。文艺学是必须进行这些研究、重视这些研究的而且至今我们研究得还不够,还研究得不深、不透,我们还应该大大发展和加强科学的文艺社会学、文艺认识论、文艺政治学、文艺伦理学、文艺哲学、文艺文化学的研究,深刻地和科学地把握文学与现实生活、文学与政治、文学与经济基础、文学与道德、文学与哲学、以及文学与其他各种文化现象的关系,文学与其他各种同它密切相关的所有事物的关系。我们以往的文艺学的偏颇和弱点,不在于曾经进行了这些外部关系的研究,而在于进行了不正确不科学的外部关系的研究、特别是忽视了内部关系的研究。具体说,第一,进行这些外部关系研究时曾经出现过将文学与现实生活、文学与经济基础、文学与政治等关系庸俗化、简单化的现象第二,进行这些研究时具有某种封闭心态、单一心态、排他心态,甚至是在强烈的优越感支配下表现出某种唯我独优、唯我独尊的盟主或霸权心态,以至于我们的文艺学确确实实曾经只注意或只重视文学与现实、文学与经济基础、文学与政治等等所谓外部关系和外部规律的研究,而不够重视或忽视甚至蔑视文学的文学性、形式因素、叙述和结构、文体和体裁、语言和言语、修辞等等所谓内部关系、内部规律的研究,认为那是小道末技,那是资产阶级形式主义,那是重形式轻内容,那是西方的错误的文艺思想和美学思想,那是唯心主义的学术倾向内转启动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整个时代的思想文化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之后,这种情况才有了改变。具体考察所以改变之故,大体是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以往长期的重外轻内、重共性轻个性,简单化地甚至庸俗化地视文学为认识生活的工具、服务政治的工具,不注意或忽视文学创作、文学欣赏特有的内在规律,造成了文学的艺术质量下降,造成了公式化、概念化的流行。如果检视一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文艺理论和文艺批评文章和著作,究竟有多少是研究和探讨文学的内部关系内部规律的呢那时,我们没有文学语言学或文学言语学,也没有文学修辞学,也没有文学文体学,也没有文学形态学,也没有文学体裁学,也没有文学叙事学,我们不敢放心大胆地去研究文学的艺术形式问题、艺术技巧问题、灵感问题、潜意识或无意识问题、非理性问题、形象思维问题、艺术心理问题似乎这样的研究是歪门邪道、不走正路。这样的状况,怎么能期望有高水平、高质量的文艺学学术研究活动和学术著作出现呢这样的文艺学学术水平,怎么能够期望它促进文学创作的发展,出现艺术水平很高的文学作品呢(当然,提高文学的艺术质量,需要多方面的条件)当人们反思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时,逐渐认识到以往重外轻内的弊端,从而不得不在创作上和理论上进行反拨,于是形成了创作和理论几乎同时向内转的局面。1986年10月18日的文艺报上,鲁枢元还专门写了一篇论新时期文学的向内转,对这种向内转的现象进行鼓吹如果对中国当代文坛稍微做一些认真的考察,我们就会惊异地发现一种文学上的向内转,竟然在我们八十年代的社会主义中国显现出一种自生自发,难以遏止的趋势。我们差不多可以从近年来较为新鲜、因而也必然是存有争议的文学现象中找到它的存在。鲁枢元还以艺术夸张的口气说,向内转的文学像春日初融的冰川,在和煦灿烂的阳光下,裹挟着山石和冻土,冲刷着文学这古老的峡谷,它是一个新文学创世纪的开始。对这种夸张我虽并不赞同,但他的描绘的确透露出当时文学从创作到理论的一种强劲趋向。这是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本身的内在要求,是中国新时期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是内因,是根本原因。二是外因,特别是外来学术思想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后,西方大量美学思想和文艺理论被译介到中国来,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与以往我们着重研究外部规律不同的理论思想,即被我们长期忽视的那些所谓研究文艺内部规律的理论思想,如形式主义、结构主义、符号学、新批评等等。这些理论思想恰好适应了我们的急切需要,于是,被我们的某些学者如饥似渴地吸收、采纳、运用,融化到自己的文艺学学术研究中去。当时挂在某些学者嘴边并常常被引用的理论家、理论著作、理论思想是索绪尔出版于1916年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及其历时性共时性、能指所指等一套术语什克洛夫斯基等人的形式主义理论,特别是所谓文学性、陌生化列维斯特劳斯、巴尔特、托多罗夫等人的结构主义、特别是他们对叙事作品进行具体的结构分析卡西尔人论(1944)、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1953)艺术问题(1957)和他们的艺术符号学理论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创造,一切艺术都是创造出来的表现人类情感的知觉形式克莱夫贝尔艺术(1913)及其名言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兰色姆新批评(1941)以及新批评派对文学所进行的本体研究和文本分析,包括他们主张切断作品与作者、作品与读者联系,排除所谓意图谬见、感受谬见等在我们看来有些绝对化的理论思想罗曼茵伽尔登文学的艺术作品(1931)和对文学的艺术作品的认识(1937),及其对文学艺术作为一种语言的语音层、意义单位层、再现客体层、图式化观相层等四个渐进层次(或者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语音层、意义单位层、再现客体层、图式化观相层,以及形而上质层等五个层次)的分析爱得华汉斯立克论音乐的美(1854)及其内容即形式、形式即内容的音乐理论(音乐美是一种不依附、不需要外来内容的美,音乐的乐思是独立的美,本身就是目的,而不是用来表现情感和思想的手段或原料,音乐的内容就是乐音的运动形式,音乐作为人类精神的产物,用原始因素来塑造特定的形式,而产生纯观照效果)特别是威勒克和沃伦合著的文学理论(1948),把文学研究划分为外部研究和内部研究,而作者推崇的内部研究更为我国许多学者所接受和赞赏。于是,大约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起,我们的文艺学学术研究的格局有所改观,内外比重有所变化,所谓内部研究多起来了,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美学热从七十年代末开始,我国学界兴起了一股美学热,文学艺术中的审美关系(作为内部关系)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审美作为文学自身的重要特性甚至本质特征突出出来,审美规律作为文学活动最重要的内在规律受到空前重视,对文学的审美关系、审美特征、审美本质、审美规律的研究成为文艺学内部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在这个基础上还创建了一门新兴学科文艺美学,将另作论述)。当然,以前我们的文艺学研究也并不完全否定文学的审美性质,譬如文革以前(甚至文革当中)谈论文学问题的某些理论著作和文章,也常常谈到文学的审美特点或审美作用,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那是在强调文学的意识形态本质和认识现实、改造社会、为政治服务的主要作用时,捎带谈谈文学也有不同于其他意识形态的审美特点,也有作为特殊的认识手段和服务手段的审美作用显然,比起文学的意识形态本质来,审美性质只是它的次要性质,比起文学的认识作用、思想教育作用、为政治服务的作用来,审美作用只是次要作用。80年代一些学者的论述不同了。有些学者虽然并不否定文学的意识形态性质和认识性质,但审美的地位已经大大提高。他们已经不再象以往的理论家那样轻蔑地把审美作为文学的一种次要性质或次要作用,而是作为文学自身的必不可少的本质特征之一来看待。他们(王春元、钱中文、童庆炳、王元骧等)有意识地把审美与认识(或反映)、审美与意识形态融合在一起,提出了一个新的(至少在中国是新的)命题文学是一种审美反映或文学是一种审美意识形态(类似于英国的伊格尔顿的提法),例如,童庆炳文学概论谈文学的本质和特征时,就专辟一节,论述文学是社会生活的审美反映钱中文撰文比较详细地论述了审美反映与哲学反映的不同、审美反映结构、审美反映的主体创造力、审美反映的动力源等问题。另一些学者则稍有不同,认为审美是文学自身所具有的与认识或反映不同的特质,虽然它并不与认识或反映绝对对立,但它与认识却决不能相互取代,也很难相互融合,它是文学自身的最主要或最根本的特征,文学创作的本质职能、主要目的和根本目的是创造审美价值,而且在文学的多种性质多种功能(例如认识的、道德的、政治的、宗教的、审美的等等)中,只有审美是不可或缺的,一旦缺少了它,文学就不再是文学还有的学者甚至把审美作为文学的唯一本质,对于文学来说,审美就是一切,可称为审美唯一论。总之,在许多学者眼里,审美作为文学的的一种内在品格、内在本性,摆在文艺学研究的突出地位上。关注文体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许多学者开始更多地关注文体问题,他们在继承传统文论思想和借鉴外国学术成果的基础上,力图建立新的文体理论。这是文艺学研究向内转的又一表现。文体是什么刘再复论八十年代文学批评的文体革命(文学评论,1989年第1期)一文指出,文体这个概念包括两项最基本的构成因素一是外形式,即语言体式二是内形式,即内在结构和总体风格。具体到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的文体概念,一是指外在的表层的语言秩序二是指这种语言秩序所负载、所蕴涵的深层的思维格式即思维方式、论述方式和批评风格。因此,考察文体时应该看到语言对思想的潜在制约作用,对形成文章总体风格的重要作用。近十年来,随着整个文学回复到它的自身,作家和批评家开始面对文学的内部规律,开始注重对文学本体进行内在考察。这种时代性的思路大转移,使语言符号和由这些符号组合成的语言体式对思维的制约意义,重新被人们所重视、所认识。而且由于时代的大变化,八十年代我国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界进行了一场包括两项内容的文体革命一项是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文学批评的语言符号系统,开辟了新的概念范畴体系另一项是改变基本思维格式。这种思维格式包括思维结构、思维方式和批评的基本思路等。这是更重要的变革。以后,更多的学者更加积极和自觉地从事文体学的建设。1993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张毅的文学文体概说尤其是1994年,云南人民出版社推出了童庆炳主编的文体学丛书,共五本童庆炳文体与文体的创造,罗纲叙事学导轮,王一川语言乌托邦二十世纪西方语言论美学探究,陶东风文体演变及其文化意味,蒋原伦、潘凯雄历史描述与逻辑演绎文学批评文体论。以上六本著作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面论述文学写作的形式语言文体问题,其中,童庆炳的文体与文体的创造可以说是一本文体学原理,讲述如何通过文体把经验组织成文本的基本理论。书中讲文体时,将它分为体裁、语体、风格三个层次,特别突出了语体的重要意义讲文体的创造时,论述了内容与形式的相互征服,颇有见地。据文体学丛书的编著者告诉我,他们之所以编写这套丛书,是有感于以往文学(创作和理论)主要注重于或只注重于写什么即内容问题,而不太注重于或不注重于怎么写即形式问题主要注重于或只注重于文学的外部研究,而不太注重于或不注重于文学的内部研究,所以才有意识地研究文体问题,研究语言构造文本的方式。很显然,文体学丛书的出现,既是文艺学从外部研究转向内部研究的吁求,也是文艺学内部研究已经获得比较深入发展的表现。文学叙事学与文学的文体学研究密切相关的是文学叙事学和文学语言学的研究上面谈文体学问题时,已经涉及到叙事学问题和文学语言学问题,童庆炳主编的那套文体学丛书就有一本叙事学导轮和一本语言乌托邦,把叙事问题、语言问题包括在文体问题之内刘再复谈文体的两项基本构成因素时,也明确把语言作为其中一项、即作为文体的外形式。叙事学问题和语言学问题同样也都是文艺学内部研究的重要内容。什么是叙事学尽管有种种不同说法,但人们一般把叙事学看作是研究叙事形式(例如叙事方式和叙事结构等)问题的一门学问。也就是说,叙事学所要研究的,主要不是叙述什么即叙事内容,而是怎样叙述即叙事形式。怎样叙述(叙事形式)不仅包括叙事中呈现出来的人们可以看得见的部分,例如怎样的叙述者、以怎样的叙述方式、采取怎样的叙述技巧、用怎样的叙述视角、叙述时空、话语模式进行叙述这可以称为叙事的外形式而且还应该包括隐含在深层的人们不能直接看到的部分,即,为什么会采用这样而不是那样的叙述方式、叙述技巧、叙述视角、叙述时空、话语模式进行叙述的深层机制,这就不但涉及到怎样叙述的问题,而且涉及到怎样思维即思维方式、思维模式的问题这可以称为叙事的内形式。(假如再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会有这样而不是那样的思维方式、思维模式,那就涉及到一定时代的文化环境以及主体与环境的交互作用中所形成的思维结构和心态等等。)同时,叙事学所要研究的叙事形式,不仅包括叙述活动的形式(叙事方式),而且还应包括所叙述的故事的形式(叙事结构或故事形态)例如故事的类型、结构,人物的角色分类,情节的构成和组合模式,环境的呈现方式等等。总之,叙事学是研究叙事形式包括叙事内形式和叙事外形式、叙述方式和叙事结构(叙述活动的形式和所叙故事的形式)的内在规律的一门学问。就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范围来说,有关叙事问题的思想和理论古已有之但作为一门学科,则是晚近的事情。它是由法国的结构主义理论家在本世纪60年代创立并在7080年代发展、完善的其代表人物是列维斯特劳斯、巴尔特、托多洛夫、格雷马斯、布雷蒙、热奈特等。我国大约是80年代后期把叙事学理论译介过来,例如,1989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叙述学研究(翻译介绍了巴尔特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轮、托多洛夫文学作品分析、布雷蒙叙述可能之逻辑、阿蒙人物的符号学模式等文章),1990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华莱士马丁当代叙事学,1990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热拉尔热奈特叙事话语新叙事话语,1994年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丁乃通中西叙事文学比较研究,此外,还有1987年重庆出版社出版了王泰来编译的叙事美学等。与此同时,我国学者自己也进行了叙事学研究,并撰写了多种叙事学著作出版。我所知道的,就有以下几种傅修延讲故事的奥秘文学叙述轮(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3),高小康人与故事(东方出版社,1993),罗纲叙事学导轮(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胡亚敏叙事学(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张开焱文化与叙事、神话叙事学(中国三峡出版社,1994),董小英叙事艺术逻辑引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杨义中国叙事学(人民出版社,1997)。这些著作,各有其成就和特点,也各有其不足之处。它们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比较全面地阐释叙事学原理,可以胡亚敏的叙事学为代表。该书作者长期认真钻研叙事学倡导者们的原著,因而本书的介绍比较贴近叙事学原旨,有一定的可信性而且,因作者过去较长时间研究金圣叹等中国古典叙事文学理论,所以,运用叙事学理论分析中国的实例,大体能够做到入理入情。但这类著作,主要侧重研究叙事外形式(叙事方式、叙事结构),而对叙事内形式(叙事艺术的思维方式、思维结构)则关注不够这不仅是中国叙事学研究的不足,也是外国的叙事学原创者们的不足。第二类,董小英的叙事艺术逻辑引论正好弥补了前类著作的不足,它是专门研究叙事内形式即叙事艺术的思维逻辑的。当然,艺术究竟是不是思维,艺术究竟有没有逻辑,这还是在争论的问题。董小英是主张艺术有思维,而且认为叙述艺术思维是有逻辑的。她为艺术思维的逻辑找到十二条定理认识同一律、虚构创造律、义素转换律、任意公理律、任意因果律、无理分类律、矛盾利用律、蕴涵完形律、蕴涵类比律、象征类比律、互渗转义律、组合新义律。她的过分科学主义的理论倾向很可能引起争论,至少我本人有些不同想法但我认为她所作的工作是有意义的,至少作为一种理论的探索和尝试是有益的,对于我们的文艺学建设不无启示。第三类,杨义的中国叙事学。这是一本具有创见的著作。它的价值、也是它不同于前两类著作的地方在于,这是作者试图建立中国自己的叙事学理论体系的比较有成效的尝试。作者在现代思想的观照下和对西方叙事学的参照下,确立了一种新的立场,一系列新的观点。这就是作者通过对我国古代典籍的细读,钩玄提要,梳理爬抉,发现了不同于西方叙事的我国叙事的文化密码,即叙事与历史相结合的源起,提出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叙事中的不同表现原则,发掘了中国叙事智慧之特征。作者在建立中国特色的理论体系过程中,认真把握西方叙事学之关键,以丰富的原始资料进行中西比较,既符合中国实际,又能与现代世界对话。文学语言学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或言语是文学自身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因而文学与语言或言语的关系显然是文学最主要的内部关系之一。以往我们的文艺学不关注语言或言语问题,实在是一个大失误。80年代以来,整个社会文化语境发生了转换,文学本身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例如,有人指出,从中国新时期头十年中文学创作的实际情况看,诗人小说家的言语操作明显呈现出向内转的趋势由外指向的语言转换为内指向的语言,由以语法、逻辑为准则的外部语言转化为以语词、意象为重心的内部语言。还有人说,对于文学理论来说,重要的不是文学作品写什么而是怎样写。所谓怎样写就是探讨文学的特定的语言运作方式和构置方式。正是这种特定的语言运作,造成了作品不同的思想蕴涵与情绪氛围。由是,文学的语言和言语问题,成为许多学者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论述文学的语言或言语问题、研究文学的修辞问题的论文,逐渐多起来,有关文学语言学和文学修辞学的著作,也逐年增加。就我见到的比较有成绩的专著就有以下几种(按出版时间先后)鲁枢元超越语言文学言语学刍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王一川语言的胜境(海南出版社,1993),白春仁文学修辞学(吉林教育出版社,1993),张婷婷文学与色彩(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王一川语言乌托邦二十世纪西方语言论美学探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张小元文学语言引论(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1995),王一川修辞论美学(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等等。这些著作,或者着重对西方理论家有关语言哲学、语言美学的学术思想进行历时论述或共时剖析,王一川的语言乌托邦和语言的胜境是这方面有深度有特色的著作。或者对文学语言或言语的本质、特点、历史和现状进行深入探索和比较分析,例如有的学者主张超越结构主义语言学坚持的语言的先验性、逻辑性、模式性、固定性,而突出文学言语的个体性、心灵性、创化性、流变性,还对汉语言的诗性特点进行阐发有的学者对文学语言作了这样的描述它在语词运作和构置中,有意忽视和违反语言系统的许多实用原则和法规,着意催化、集中其中的无序化因素,从而组织出独特的审美涵义。文学语言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它始终持着特殊的诗性智慧和弹性它在承受总体语言规范制约的同时,不断破坏和消解着这些规范,并以此不断地激活语言整体,当然它正是靠与语言整体保持强劲的张力关系,并在与之不断地冲突中来完成此项使命的。他们提出了许多可能有争议、但同时也很有创造性的、富有启示的思想观点,鲁枢元的超越语言和张小元文学语言引伦是这方面的代表。或者对文学修辞问题进行系统研究,白春仁的文学修辞学是一本相当扎实的著作。或者专取某个角度(如文学与色彩的问题)对文学语言的意义、特征、功能等进行论述,张婷婷的文学与色彩写得颇为别致。以上著作可以说是应文化、文学向内转之运而生,同时也各自从不同的方面,对文艺学的内部研究作出了自己的努力。此外,还有文学符号学的研究,俞建章、叶舒宪符号语言与艺术(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和赵毅衡文学符号学(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0)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品,写得很有力度此外,吴晓意象符号与情感空间诗学新解(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和徐剑毅小说符号诗学(浙江大学出版社,1991)等著作也各有特色。有关文学符号学的研究也是文艺学内部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文艺学研究的内与外应该辩证统一起来,既顾内,也顾外。吃里扒外许多中国学者很有些辩证意识,不走极端,从一开始他们就吃里扒外。有些学者在向内转的热浪中,从未放弃过外部研究,只是改进自己的工作有些学者在提倡向内转的同时,就已经注意到外部关系,如前面提到的文体学丛书有一本陶东风撰写的文体演变及其文化意味,就论述文体与文化的关系,文学与文化的关系。实际上是内外结合,已经有了外突的味道还有的学者有意识地克服片面性,在某些人只注意内转时,他注意外突,如王一川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倡导修辞论研究,特别是1997年出版的修辞论美学(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明显的表现出了一种外突倾向。他所说的修辞不是狭义的修辞,而是修辞学概念的宽泛引申。王一川既不满意传统的认识论美学往往为着内容而牺牲形式,为着思想而丢弃语言,也不满意语言论美学在执着于形式、语言或模型方面时,易于遗忘更根本的、为认识论美学所擅长的历史视界,又不满意于感兴论美学忽视语言论美学所惯用的模型化或系统化立场。于是,他提倡将三者融合,使三股压力形成一股更大的合力要求把认识论美学的内容分析和历史视界、感兴论美学的个体体验崇尚、语言论美学的语言中心立场和模型化主张这三者综合起来,相互倚重和补缺,以便建立一种新的美学。这实际上就是要达到修辞论境界任何艺术都可以视为话语,而话语与文化语境具有互赖关系,这种互赖关系又受制于更根本的历史。显然,上述三种美学的困境及摆脱这种困境的压力,导致了修辞论转向。显而易见,王一川的修辞论美学,是力图把内部研究和外部研究结合起来的美学,是力图建立一种既避免单一的内部研究的缺点、又避免单一的外部研究的缺点的美学。在内转倾向趋于极端的情况下,这是外突的美学在外突倾向趋于极端的情况下,这是内转的美学。我认为,王一川的设想是很有创见、也很有价值的,对于文艺学建设是有积极意义的。我们的现代文艺学,既需要所谓内部研究,也需要所谓外部研究,更需要内外结合的研究。以外部研究排斥或代替内部研究,以内部研究排斥或代替外部研究,都是有害的、片面的。应该避免各种片面性。外突的另一表现是90年代文化批评的兴起。有一位青年批评家著文描述说,八十年代曾作为文学革命表征的文学批评,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变成了灰姑娘而退居边缘,代之而起的是文化批评的骤然升温这显然是又一场批评的革命。这种转变,既与本土的话语需求相关,又与西方尤其是美国全球化的想象相关。文化批评改变了文学批评的观念和内部结构,首先,文学文本的自足性受到了挑战。文化批评改变了文学批评把文学文本作为单一被述对象的封闭性,文学仅仅成了文化批评者阐释地域、种族、社会文明或其它目标的相关性材料,解读文学作品已不再是职业批评家的专业,批评家制定的批评标准及权威性已无人理睬。另一位青年批评家对这种转换作了一番冷眼旁观的评述在八十年代初,新批评等西洋理论传销进来以后,文学经历了一个除魅的过程。中国的文学批评于是有了所谓内部研究与外部研究的区别,内部研究要比外部研究来得高贵。文学要摆脱意识形态的附庸的地位,返回到所谓文学自身。文学批评要抛弃陈旧过时了的社会学的批评方法,转向形式的批评。八十年代的批评家打着灯笼要去寻找文学性。可是在九十年代他们玩了一阵文学或文学性之后,才突然发现文学不见了。尤其是在跳了一阵后现代主义的脱衣舞之后,文化批评取代了文学批评。他们的描述是否准确,他们的评价是否恰当,是可以讨论的。但有一点不能不承认,文化批评是对中国八十年代带有新批评、形式批评等倾向的所谓内部研究的一种冲击,是外突的一种表现,大概是没有疑问的。文化批评显然是接近于外部研究倾向的一种批评。但它与传统的社会学批评、意识形态批评,与认识论文艺学和政治学文艺学批评,又根本不同。而且,这种文化批评未来将成多大气候,也还很难说。我们拭目以待。此外,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兴起的审美文化研究热,也包含着文艺学研究中外突的因素。这方面的著作已经有一些,如由夏之放、刘叔成、肖鹰主编,1996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审美文化书系(夏之放转型期的当代审美文化,肖鹰形象与生存审美时代的文化理论,陈刚大众文化与当代乌托邦,李军家的寓言当代文化的身份与性别,邹跃进他者的眼光当代艺术中的西方主义)王得胜著,1996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扩张与危机当代审美文化理论及其批评话题聂振斌、腾守尧、章建刚著,1997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艺术化生存中西审美文化比较等。这些著作各有特色,但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当涉及文学艺术问题时,它们都视界开阔,显然超越了所谓内部研究的束缚。看来,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文学研究的外突倾向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实,最能表现外部研究特质的,是文学是人学的张扬。就此而言,也可以说,中国学界从来没有完全抛弃或忽略过外部研究。这本是一个老命题。它最早是由苏联作家高尔基提出来的,那是二十世纪二十、三十年代的事情。高尔基整个一生都在强调,文学应该始终高扬人道主义精神,高唱人的赞歌文学要塑造、歌颂、赞美大写的人,要把普通人提高到大写的人的境界。总之,文学须以人为中心,不但以人为表现和描写的对象,而且目的也是为了人。这也就是他的人学的基本含义。联系到高尔基的全部创作实践,他毕生所从事的的确是这样一种人学的工作。文学是人学这是作为一个作家的高尔基从自己毕生的切身体验中所得出来的令人信服的结论。作为伟大文学家的高尔基,也可以称为伟大的人学家。曾经扭曲的历史然而,在苏联的文学界、特别是文学理论界,并不是都对文学有这样清醒的符合它的本性的认识。有的人从唯物认识论原理出发,在说明文学与现实之间反映与被反映的关系,强调文学是现实的反映的时候,往往见物不见人。例如,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从著名的无产阶级文化派开始,不少文学派别都反对写人,而主张写钢铁、写生产、写阶级、写生活事实和事业。一些文学评论家指责高尔基的名言人这个字眼儿多么令人自豪啊是偷换唯心主义,说什么应该给文学提出的任务是不是反映人,而是反映事业不是写人,而是写事业不是对人感兴趣,而是对事业感兴趣。我们不是根据人感受赖评价人,而是根据他在我们事业中所起的作用。因此,对事业的兴趣于我们来说是主要的,而对人的兴趣是派生的高尔基的公式人这个字听起来多么令人自豪对我们来说是完全不适宜的。直到二十世纪四十、五十年代,仍然有人把所谓现实摆在文学的中心位置上,而人在文学中只被看作是反映现实的工具,只是从属性的手段。例如在苏联虽算不上第一流文艺理论著作却作为文艺学教科书出现的季摩菲耶夫文学原理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内外之间.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renrendoc@163.com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