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图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6.37KB   全文页数:16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图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图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内容提要】本文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着重探讨了图像与文字之争,指出在视觉文化的冲击下,文学与影视是艺术天地中并流的双河,影视不可能替代文学,使文学成为自己的附属品或走向终结。【摘要题】观点与流派【关键词】视觉文化/文学的终结/电影小说/日常生活审美化【正文】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技术狂欢的时代。视觉文化,是一种在数码技术、多媒体技术和网络技术推动下立足于视觉因素,以形象或是影像主导人们审美心理结构的崭新文化形态。视觉文化的兴起,是当今文化生活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事件。它似乎将已有的文字的传统阐释功能和表现功能排斥殆尽,而引发了图像与文字之争,使曾高居象牙塔中的文学艺术面临着日益严峻的挑战。那么,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冲击之下,图像能替代文字吗文学会走向终结吗本文主要以电影电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试图探讨这些问题。问题的提出在西方,不少理论家们惊呼图像已然战胜了文字,认为文字屈从于图像已是不争的事实。如,海德格尔认为,近现代社会是一个技术时代、世界图像的时代(注海德格尔世界图像的时代,林中路,孙周兴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7年版,第72、73页。)。丹尼尔贝尔声称目前居统治地位的是视觉观念。声音和景象,尤其是后者,组织了美学,统率了观众我相信,当代文化正在变成一种视觉文化,而不是一种印刷文化,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注丹尼尔贝尔资本主义文化矛盾,赵一凡、蒲隆、任晓晋译,上海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156页。)詹姆逊则指出,在现代主义阶段,文化和艺术的主要模式是时间模式,它体现为历史的深度阐释和意识而在我们所处的后现代主义阶段,文化和艺术的主要模式则明显地转向空间模式一种以复制与现实的关系为中心,以及以这种距离感为中心的空间模式。他在一次访谈录中说我用时间的空间化把这两组特征表面与断裂联系起来。时间成了永远的现时,因此是空间性的。我们与过去的关系也变成空间性的了换言之,种种类象或影像的文化逻辑是一种空间意义的联系,它们将众多历史性的片段摊到一个平面之上,彼此之间没有历史的纵深感(注詹姆逊后现代主义,或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陈清侨译,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455页。)。面对机械复制技术对社会生活的全面渗透和形象的垄断性推进,法国哲学家居伊德波在景象社会中指出景象是当今社会的主要生产,而大胆宣布了景象社会的到来(注GuyDebord,SocietyoftheSpectacleNewYorkZone,1994,4~5.)。后来的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本雅明提出了机械复制时代文明的阐释。接着,利奥塔在肯定了图像形式所表现出来的生命能量的同时,提出了图像体制问题,并对这一体制进行了批判。稍后的博得里拉又提出了类像时代的概念,并指出这是一个由模型、符码和控制论所支配的信息与符号时代他说景象决不能理解为是视觉世界的滥用,抑或是形象的大众传播技术的产物,确切地说,它就是世界观,它已变得真实并在物质上被转化了。它是对象化了的世界观它的基本特征在于这样一个简单事实,即它的手段同时就是它的目的,它是永远照耀现代被动性帝国的不落的太阳,它覆盖世界的整个表面但永恒沐浴在自身的光辉之中(注居伊德波景象的社会,肖伟胜译,见文化研究第三辑,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年版。)。在图像的威力一书中,法国思想家勒内于格更是对人们膜拜与迷恋图像的文化景观作了一个极其生动的描述尽管当代舞台上占首要地位的是脑力劳动,但我们已不是思维健全的人,内心生活不再从文学作品中吸取源泉。感官的冲击带着我们的鼻子,支配着我们的行动。现代生活通过感觉、视觉和听觉向我们涌来。汽车司机高速行驶,路牌一闪而过无法辨认,他服从的是红灯、绿灯空闲者坐在椅子里,想放松一下,于是扭动开关,然而无线电激烈的音响冲进沉静的内心,摇晃的电视图像在微暗中闪现令人痒痒的听觉音响和视觉形象包围和淹没了我们这一代人。图像取代读书的角色,成为精神生活的食粮。它们非但没有为思维提供某种有益的思考,反而破坏了思维,不可抵挡地向思维冲击,涌入观众的脑海,如此凶猛,理性来不及筑成一道防线或仅仅制作一张过滤网。(注勒内于格图像的威力,钱凤根译,四川美术出版社1988年版,第21页。)面对信息技术的幽灵,法国后结构主义者雅克德里达借明信片中主人公的惊人之口说所谓的文学的整整一个时代,即便不是全部的话,都不能活过电传的特定技术制度在这方面政治制度是次要的。哲学或精神分析学也不能。爱情信件也不能。美国加州大学学者J希利斯米勒举电讯媒介、因特网对文学、对全球化、对民族国家权力、政治施为行为的影响与渗透为例,得出了一个令人忧虑的结论文学研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出现这样一个时代为了文学自身的目的。撇开理论或政治方面的考虑而去单纯研究文学文学研究从来就没有正当时的时候,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注以上引文见J希利斯米勒全球化时代文学研究还会继续存在吗,文学评论2001年第1期。)围绕图像与文字之争,影视与文学的关系是研究者的主要关注点之一。与西方学者的思想同步,国内学者也相继提出了图像化转向,以及我们已进入图像时代,传统的文学与文学研究即将终结的论说。可以断言,影像的诞生是当代文化生产的一大转折。麦克卢汉说电影的诞生使我们超越了机械论,转入了发展的有机联系的世界。仅仅靠加快机械的速度,电影把我们带入了创新的外形和结构的世界。(注参见麦克卢汉精粹,何道宽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32页。)而继电影之后,电视更是大规模地扩大了影像生产的规模。这些影像正在强有力地介入、包围和控制着人们的生活,而印刷文化的中心地位则岌岌可危。布尔迪厄就注意到了电视对报纸一类传统文字媒介的有力挑战,他说今天,在新闻界围绕着电视展开的斗争是主要的斗争有迹象表明,与电视相比,文字新闻业在渐渐地萎缩电视增刊在各家报纸中的比重不断增大文字记者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作品被电视所采用当然,也一心想在电视上露面,这有助于提高他们在报社的身价。任何一个记者,若想要有影响,就必须上电视做节目这样一来,某些电视记者反而在报社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从而对文字这一行的特殊性提出了质疑如果一个电视女主持人朝夕之间就可以成为一家报社的主编的话,那人们就不得不发出疑问,一个文字记者的特殊技能到底何在被美国人称为agenda的东西即议事日程,那些必须讨论的东西,如社会的主题,重大问题等越来越受电视的左右在我作了描述的信息的循环流通中,电视的影响是决定性的,文字记者推出一个主题,如一个事件,一场论战等,一定要被电视采用,重新策划,拥有某种政治效力,才会变得举足轻重,成为中心议题。文字记者的地位因此而受到威胁,这一行业的特殊性也就遭到了质疑。(注布尔迪厄关于电视,许钧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57~58页。)记者的文字不过是结构上依附于电视的信息,文字记者被边缘化了。这里,电视的威力也就是图像的力量。在当代文化中,图像似乎已然凌驾于文字之上。受到西方理论家的影响,国内有学者也提出,图像时代的到来,意味着电影的进攻和文学的退缩在这场美学革命中,电影以其逼真性对于艺术的规则进行了重新的定义,在资本经济的协同作用下,作为艺术场域的后来居上者,它迫使文学走向边缘。在此语境压力下,文学家能够选择的策略是或者俯首称臣,沦为电影文学脚本的文学师,或者以电影的叙事逻辑为模仿对象,企图接受电影的招安,或者以种种语言或叙事企图冲出重围,却不幸跌入无人喝彩的寂寞沙场。文学的黄昏已然来临。(注朱国华电影文学的终结者,文学评论2003年第2期。)其言外之意是,文学将让位于电影,图像将替代文字,文学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影视与文学的联姻在我看来,影视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作为两种有着不同的表现形态和艺术特质的艺术样式,影视与文学有着各自不同的生存方式与发展道路,它们之间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电影艺术兴起之初,为了摆脱杂耍与游艺场玩艺,电影虚心地向经典的文学著作求教。当时的电影缺乏想象力为了从不景气的情况中摆脱出来,为了把那些比光顾市集木棚的观众更有钱的人吸引到电影院里来,电影就必须在戏剧和文学方面寻找高尚的题材(注乔治萨杜尔世界电影史,中国电影出版社1982年版,第73页,第77页。)。通过大量地改编、演绎文学名著,依赖这些原作的权威地位,早期的电影俘获了大批的观众。于是,法国电影导演阿培尔冈斯在1927年就热情满怀地说莎士比亚、伦勃朗、贝多芬将拍成电影所有的传说、所有的神话和志怪故事、所有创立宗教的人和各种宗教本身都期待着在水银灯下的复活,而主人公们在墓门前你推我搡。(注转引自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王才勇译,浙江摄影出版社1993年版,第8页。)曾有人做过细致的统计,自有电影以来,大约70%以上的中外故事片都改编自文学名著主要是小说,而且文学名著一改再改,像法国文豪雨果的悲惨世界,曾被改编高达17次。难怪前苏联的电影理论家波高热娃感慨道没有莱蒙托夫和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巴尔扎克的作品的改编,那么电影的历史也是不堪设想的。(注李晋生编中国电影理论文选上册,文化艺术出版社1992版,第503页。)尽管如此,人们在观赏了这些改编的电影之后,还是有相当多的人愿意甚至更喜欢阅读原著,其中重要的原由是原作精神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王安忆就表示我觉得电影是非常糟糕的东西,电影给我们造成了最浅薄的印象。很多名著被拍成了电影,使我们对这些名著的印象被电影留下来的印象所替代,而电影告诉我们的通常是一个最通俗的,最平庸的故事。电影特别善于把名著平庸化,大众化,变成一种可使大家广泛接受的东西。(注王安忆心灵世界王安忆小说讲稿,复旦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11页。)显然,在影视对于文学名著的改编过程中,作为文学作品的原作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并影响着人们对于影视作品改编成败的评判。我们知道,电影受到时长、摄制技术和观众的生理要求等诸多因素的限制,对于作品复杂人物关系和社会状况的表现往往力不从心,而无法与文学作品中那种运用文字以持续不断地铺陈、描写、刻画而带给读者的审美体验同日而语。如,电影红楼梦尽管尽量忠实原著,总会挂一漏万,使千百万观众不满足。此外,影像文本能否改编成功,很大程度上还决定于编导对于原著和作者的理解深度,只有和原著有着精神的共鸣和沟通,才能改编成令人信服的作品。如,电影城南旧事,抓住了林海音原作中那种淡淡的感伤情绪,改编获得了成功。而电影骆驼祥子,编导出于对祥子的特殊喜爱,草率地变动了祥子的堕落结局,不仅破坏了祥子性格的发展逻辑,而且削弱了影片社会历史的内涵价值。也有些影视所选取的文学原作并非文学名著,这些文学原作的名气远远不如名著,或仅仅是在文学圈子里为人所知。影视艺术家以它们为素材进行再创作,使它们为一般大众所接受,而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如,电视剧围城播出后,钱钟书先生的原著小说在书摊上成为热销,而在此之前并不大为人所知琼瑶、金庸、老舍、二月河、张平、海岩等人的小说也都是如此,它们都伴随电影或电视剧相继成为读者的案头之物。同样,电影哈里波特、指环王以及斯蒂芬金的电影引入中国后,这些翻译作品也迅即风靡了大江南北。在这种改编过程中,不可否认,影视艺术家起了主导的作用但是,他们仍然遵循着从原作到剧本到拍摄,即从文字到图像的路径。还有一些影视是对文学原作的戏说,它们是借助于一种与原作格调的对比和张力关系,而有意脱离文学原作所进行的自由创造。这些影像文本离文学原著越来越远,甚至于面目全非。譬如,在大陆与香港合拍的电影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大圣娶亲里,编导不过是借了西游记的躯壳来编织自己对于爱情与人生的梦想,其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原著的影子。但是,前苏联的著名导演C格拉西莫夫说得好一个电影导演是可以从崇高的文学典范中学到很多东西的。这两种艺术之间存在着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应该得到加强。伟大的文学所积累的经验能够帮助我们电影工作者学会怎样深刻地去研究复杂多样的生活。(注转引自历史积淀与时代跨越中国现代文学名著影视改编透视,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2年第一期,第41~49页。)这让人想起了中国电影史的一段佳话1947年12月14日,由张爱玲编剧的电影太太万岁在上海各大影院同时上映,据记载,在连续两周里,即使大雪纷飞,剧院仍是场场爆满。上海各报竞相报道这一盛况,有连日客满,卖座第一精彩绝伦,回味无穷本年度银坛压卷之作云云(注参见1947年12月13日~27日上海大公报、申报、新闻报等报章报道。),关于太太万岁的评论热潮直到第二年才渐趋平淡。太太万岁成功的原因很大部分应归于张爱玲,她坚持在剧本创作中沿袭了自己一贯关注小人物平淡人生的视角,以及淡淡的含着微笑的艺术风格。有评论者谈及这部影片时指出,无论是影片的选材,还是在表现方式如影片中的场景处理、细节安排等上,都带有典型的张爱玲风它的风气是一股潜流,在你的生活中澌澌地说着、流着,经过了手心掌成了一酌温暖的泉水,而你手掌里一直感到它的温暖,也许这缓缓的泉流,有一天把大岩石也磨平了。(注参见文华影片公司新片特刊〈太太万岁〉中的太太,大公报大公园1947年12月13日。)影视与文学的疏离不可否认,影视一直在追求自己独立的探索与发展道路,试图把自己的触角伸向各个领域。目前的电影制作就出现了通过高科技、大投入、大场面以追求视听感受的发展趋势。如,风靡全球的侏罗纪公园、哈里波特、指环王和功夫等影片都是靠着让人匪夷所思、叹为观止的声音和画面效果让观众如痴如醉,而创造了不菲的票房价值。沃卓斯基兄弟1999年的骇客帝国与2003年的骇客帝国重装上阵更被评论为开启了电影叙事语言的新纪元。这些电影竭力冲击当代技术所能提供的视觉效果的极限,而其中的文学性因素受到了挤压,给观众提供的是目不暇接的视觉大餐。但是,我们不能由电影与文学关系的这种疏离,而对这种现象在理论上进行无限引申和扩展,得出图像时代的到来或是文学的终结。因为,在广阔的文学天地里,仍然有很多东西是影视无从插手的。一般说来,影视是通过画面与音响作用于大众感官的视听艺术,它必须把所要表现的内容一概化为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而文学则是经由文字的传达作用于读者头脑的想像艺术,它可以毫不费力地表述抽象概念与凌乱而不相接的心理流程。在画面思维与想像思维之间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视觉、听觉艺术直接诉诸人的官能,而作为语言艺术的文学却不直接诉诸官能,但在深入探索和表现人物细致入微的思想感情上,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文学接受过程中,视觉不过是一个始发点,它所传导的符号信息只有通过读者中枢神经的再造想像,在脑海里破译出一幅符合文字描绘的艺术图景,才能读出凝结在书中的意思或意味这是心智性的而荧屏则是全息性的,音、像、语俱全,它们在同一瞬间撞击着人的整体机能,其间无需任何语符的转译,人们很容易就被激活,仿佛尚未动脑,却一下什么都懂了,实际上却不一定都懂了。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图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