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主义视野下的“左翼鲁迅”:走向现代生命的自我救赎.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5.41KB   全文页数:2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主义视野下的“左翼鲁迅”:走向现代生命的自我救赎.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主义视野下的左翼鲁迅走向现代生命的自我救赎【内容提要】在存在主义视野里,1925、1926年重返战士真我、超越生命虚无的鲁迅必然会坚持反抗强权、暴政的左翼立场。对于鲁迅,左翼立场的核心是自觉地批判、反抗世间的种种黑暗,尤其是人为的暴力、杀戮。这一左翼立场具有政治性,但并不必然地具有政党政治的色彩。左翼鲁迅的真正意义不仅仅是直面现实、担当人间的道义良知,同时也是鲁迅生命历程中的自我救赎。基于笔者考察鲁迅生命历程的一贯逻辑,可以说,到1925年底、1926年初,鲁迅已经重新出世的战士真我①,富于内在逻辑地规定了在历经1927年的血腥屠杀之后鲁迅的左翼立场反抗专制暴虐势力的立场,也规定了20年代后期、30年代鲁迅与诸多知识者之间的同盟或者敌对的关系。这种立场决不仅仅意味着鲁迅对社会责任和道义的担当,同时也意味着鲁迅对于其战士真我的真正践履,对于其自我生命价值的坚实创造,对于其自我生存虚无的执著超越②在这一意义上,左翼鲁迅正是鲁迅自我生命的庄严自救。鲁迅的左翼立场,现实政治秩序反对者的立场,首先是与他对强权压制、暴力屠戮的反抗意识与反抗言行联系在一起的。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战士鲁迅对社会历史意义上的黑暗势力的对立、批判与反抗。当谈及1925年的女师大事件时,鲁迅有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的对于女师大风潮说话,这是第一回。③所谓说话,指的是忽然想到的第七篇,作于1925年5月10日,这个时间正是在杨荫榆5月9日已经公布开除六学生决定之后④。那么,鲁迅公开为女师大事件说话的时间,在他看来,就是一些学生作为弱者,作为被管制者已经到了被严重损害的时候他不能沉默了。他的底线与立场是明晰的。有一个细节尤其能够补证这一点。1926年11月,许广平做了广东省立女师的训育处主任,这已经是一个有点权力管制学生的位置。鲁迅对于她所孜孜谈论的学校风潮,则委婉又很明确地表示了不同的意见。鲁迅提示许广平对于所在学校的风潮无须详述,因为我对于此事并不怎样放在心里,因为这一回的战斗,情形已和对杨荫榆不同也⑤。这不同的情形,指的不就是在这一回的学生风潮中,许广平以及校长等不再是弱势中的、没有实际权力的被管制者,而已是强势中的、有实际权力的管制者了。1926年三一八惨案中,政府所在地的门前竟是一个让和平请愿者热血横流、生命涂炭的处所。这是已经自觉要反抗黑暗世界、抉择了战士之身的鲁迅不能不愤怒的。而死者不幸又是他教过、认识而且激赏的学生,痛惜其死难的心情更为深切。于施暴者,鲁迅的悲愤就有如此残虐险狠的行为,不但在禽兽中所未曾见,便是在人类中也极少有的,血债必须用同物偿还。拖欠得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以上都是空话。笔写的,有什么相干三月十八日,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写。于死难者,鲁迅说过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⑥同时,鲁迅也宣示了自己的战士抉择及其意义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末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⑦这是4月1日写下的文字。4月8日,鲁迅再写淡淡的血痕中,更直接地宣示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⑧不难看到,日益走向战士真我的鲁迅⑨,已经在持续地进行他真正的批判、反抗活动,在真正地践履着他的战士生命了。鲁迅对一个似人非人,恍若废墟和荒坟的苦难黑暗虚无现实实施着他的揭露、抗议与反抗。同时,也让我们见证了他那分明就不甘于自我生命萎顿与虚无的生存超越意志。自己毕竟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还要诉求、追寻一点活着的意义、价值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一个还在活着的人的生命,一个执意超越自我生命之死亡虚无的战士,必然会直面环境世界的种种悲剧而果敢、勇毅地说话,直至寻找可能的改革途径。尽管鲁迅的愤怒、揭露、批判与反抗似乎注定没有实际性的现实作用,时隔不久,鲁迅自己也被列在了被缉拿的名单之中。但是,在中国人的精神历史上,记念刘和珍君、淡淡的血痕中见证了现代中国的苦难表征着鲁迅对于其战士生命的真诚践履,表征着现代中国某一类知识分子生命存在的高贵和尊严。鲁迅的这类文字矗立起了一座铭刻生命悲剧,指斥现实暴虐的精神丰碑它会长存于世代流变中的中国,会不断地警示一种命运、一种记忆、一种声音。如果说左翼立场、现实秩序反对者的立场并不必然地与一种政党性的政治立场、政治活动联系在一起,如果左翼立场能够意味着对任何一种损害弱势者权益,屠戮弱势者生命的既定社会规则的激进式批判、反抗与变革的话,那么,笔者以为,女师大事件、三一八惨案中的鲁迅言行,可以说,是鲁迅最初的、最早的左翼活动。而我们已经看到,鲁迅的这一左翼言行一开始就根连着他超越虚无,反抗苦难黑暗虚无现实的战士抉择⑩。而1927年的屠戮则可谓继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之后,再一次以一种实际的政治性黑暗与生命、人性灾难给择定了战士生命路径的鲁迅以严峻的考验。面对这场革命盟友间的杀戮,置身事外、沉默、旁观的方式,在根本上就无法过得了鲁迅自身的生命逻辑这一关。因此,鲁迅其实是以他自己所能够有的方式而勉力介入、揭露、批判和反抗了。捕杀发生的当天,鲁迅从睡梦里被叫醒11他对于国民革命的良好希望就此彻底破灭了。至此,世间之事又一次让他领受到所谓绝望、破灭、轰毁等等。然而,1927年4月的鲁迅,已经是一个自觉地持有反抗苦难黑暗虚无世界的战士生命的鲁迅,他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自觉坚守的介入反抗意志12。身处险境中的鲁迅,并不逃走、躲避像许广平的老家人所建议的那样。他去中山大学为营救学生据理力争五四运动时,学生被抓走,我们营救学生我们都是五四运动时候的人,为什么现在成百成千个学生被抓走,我们又不营救了呢13营救无效,剩下捐款慰问14。最后剩下的是近乎自虐式的一语不发,不吃,辞职15、失眠。16可谓是痛心、无望之中,兼以自恨无能、自恨无为的行为表现,是一个努力介入酷虐现实,意欲救助死难生命的反抗者在无可措手时的低落行止。诚然,鲁迅并不是一个实际的政党政治革命者,但他不会认可任何意义上的屠戮、捕杀的合法性,更不会确认革命盟友之间的屠戮、捕杀的合法性。他决不会接受这类的理智与坦然、这类的自欺欺人的逻辑这是党校(国民党所办的学校笔者),凡在这里做事的人,都应该服从国民党的决定,不能再有异言。17对于1927年的屠戮,其一,如上所述,鲁迅有基于他自身的实际身份、精神逻辑所特有的行为介入。尽管这样的介入同样没有起到实际性的作用,但是它呈现的是20世纪一个现代中国生命的真正存在和他的道义良知,呈现了一个现代中国人的生命尊严这点尊严是我们古老的国民一直没有得到过的。其二,我们会看到,鲁迅多次反复地用自己的文字进行了揭露、批判。1927年4月26日的野草题记,在一般情形下,该是鲁迅面对往日之我博弈虚无、回归战士真身的精神旅程要说的几句话18。而鲁迅却在其中说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恨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19。对于自我生命求索之旅的那点顽韧信念,对于地面现实世界的憎恨之情,应当是有其不得明言的现实情结的吧。往实处说,那正是对一个屠戮盟友的现实世界的憎恨与指斥往抽象之处说,则是对一切人为地导致生命死难的社会性黑暗的憎恨与指斥。同时,也富于象征色彩地对于这类行为将会导致的毁灭性后果发出了警告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20对于这一自觉有意的警告,鲁迅在1928年写下的路之中还更明确地提醒了革命文学家们还只说说,而革命文学家似乎不敢看见了,如果因此觉得没有了出路,那可实在是很可怜,令我也有些不忍再动笔了。21在1927年6月1日的〈书斋生活与其危险〉译者附记中,鲁迅说对于实社会实生活略有言动的青年,则竟至多遭意外的灾祸。译此篇讫,遥想日本言论之自由,真不禁感慨系之矣22似乎逮住一个机会就要暗示一下现实中的青年死难事件,而且分明也在痛感自己的言论困境眼见人为导致的生命死难自己却连言说的自由都已经没有了。如今的精神困境、生命存在困境显然已经更甚于三一八惨案时刻。1927年7月23日的广州,是一个鲁迅即使沉默也难免亲共嫌疑的地方,然而,鲁迅并没有沉默。他讲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讲的就是政客豪杰们如何找着了借口就诛杀异己,诛杀反对派讲的是魏晋文人如何看似放达,实则可怜到了随时可能因为一个只要说得出来的理由而人头落地的地步,而且决没有人敢去问一问为什么如此出尔反尔。这其实就是在讲身边的现实。要神圣地清党,自然就可以严正地屠戮昨日的盟友。人,随时也就可以因为言论而至被捕、被杀了。三民主义承诺的民主、自由、平等在哪里这点曲折、真切的用心,鲁迅自己后来也说过的弟在广州之谈魏晋事,盖实有慨而言。迩来南朔奔波,所阅颇众,聚感积虑,发为狂言。要之一涉目前政局,便即不尬不尴。23然而,就在杀人之地谈杀人的事自然要有所曲折,以免自己的脑袋落地但听众们未必就懂得其中的真义。那位有恒先生还在恳切地祈望鲁迅出马说话以救救孩子,而鲁迅就沉痛地表示了两点。其一,在这个血腥暴虐时代,现在倘再发那些四平八稳的救救孩子24似的议论,连我自己听去,也觉得空空洞洞了25。其二,即使是他已经说过的用心良苦的话,民众又何尝真正地听到过、思考过、理解过呢我的话也无效力,如一箭之入大海。否则,几条杂感,就可以送命的。26到了9月,对于专制暴虐现实,鲁迅就有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的辛辣批判27。9月4日,写着答有恒的鲁迅,仍然身在危险的广州,但他还是公开地谈及了自己在1927年4月的广州所眼见的恐怖屠戮,所历经的破灭、轰毁眼见青年杀戮青年而升起的大轰毁、大绝望。谈及了他所体味到的令人悲哀的言说困境自己先前唤醒青年的文字竟是在帮着制作醉虾28。一边是没有言论自由但见死亡恐怖的言说困境一边是即使有所言说也不过是制作醉虾的帮手之类的残酷自省。一边是即使自己真的用心地说了,但也并无听众真听的无聊、尴尬、悲哀一边又还有你何以不说话了呢这样的询问。鲁迅的言说困境、生存困境是多重的、包抄式的。然而,已为战士的鲁迅,仍然还是说的。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之中,在答有恒之中,鲁迅都或曲或直地表达了自己要以文字介入批判反抗的战士抉择据我的意思,即使是从前的人,那诗文完全超于政治的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是没有的。完全超出人间世的也是没有的。既然是超出于世,则当然连诗文也没有。由此可知陶潜总不能超于尘世,而且,于朝政还是留心,也不能忘掉死,这是他诗文中常常提起的29但我也在救助我自己,还是老法子一是麻痹,二是忘却。一面挣扎着,还从以后淡下去的淡淡的血痕中看见一点东西,誊在纸片上。30前一段说世间并无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连著名的大隐士陶潜也一样,其中的真意是不难推知的鲁迅自己今天的演说也是一样的,是事关当时政治,事关人间之事的。而所谓不能忘掉死,既是对于肉体生命死亡的不能忘怀,也是对于精神生命中的死亡虚无31的始终牵念。后一段,有愤激、讥刺之言,而说明鲁迅自己真正的生命抉择的话语则是在后一句。如今的鲁迅是抉择了战士真我的反抗者,他那里能够麻痹和忘却,只要看他文字间念念不忘的淡淡的血痕中五个字就能够明白。1926年,他曾经以它们作标题写过文字,这文字就出现在他率笔写下了这样的战士之后的第四个月,同样是一场生命屠戮之后的1926年4月8日。其间,鲁迅说过的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32那出于人间的猛士33,如何能够做到麻痹与忘却呢愤激之语,讥刺世上的聪明人而已。另一方面,也是意指黑暗、酷虐之中,自己也往往不得不如此装死,以便能够得到幸活之缝隙,否则,身当此世,人头一落地,就连那几页揭露、批判、反抗的杂文也彻底失去出场的机会了。尤应注意的是,在上引的文字中,鲁迅甚至还明言了他的自我生命救赎之法挣扎与反抗。这反抗之一,就是直面现实,记忆这一现实,写下自己的匕首式杂文,正所谓在以后淡下去的淡淡的血痕中看见一点东西,誊在纸片上。鲁迅已经在自觉地坚守、践履他介入批判反抗的战士真我了。而且,在这段文字的前一节,鲁迅恰恰就说到了他自己精神生命中最深刻、最艰难的虚无境遇我知道我自己,我解剖自己并不比解剖别人留情面。好几个满肚子恶意的所谓批评家,竭力搜索,都寻不出我的真症候。34在笔者的逻辑中,鲁迅解剖自我生命所到达的最精深之处,所深深品味过的真的症候,正是他的虚无体验与虚无超越。鲁迅自我生命跋涉得最为艰难、最为勇毅的地带,也是他的虚无博弈、虚无超越与重返战士真我35。看来,1927年的屠戮之际,鲁迅所以敢于为营救学生,据理力争,敢于顶着亲共的危险,就在广州曲曲直直地说话,是真有他自觉的战士生命情结的说,还是不说做,还是不做对于鲁迅,这是一种坚守反抗还是放弃反抗,坚守战士真我还是放弃战士真我的重大抉择。这抉择根连着他的生命信仰,根连着他精神生命上的死与活、躲避于虚无与创造出意义的根本抉择36。如此,我们就能够在鲁迅自我生命的深层精神逻辑中看清楚一个问题新文化运动之际,战斗呼吁呐喊反抗,作随感作小说作诗歌,做新式学问的知识者很多,为什么独独鲁迅选择了在强权专制、暴力屠戮时刻的行动与言说,选择了批判反抗的话语立场,直至生命实践人们曾经用自愿面对历史的必然,来分析鲁迅、布莱希特以及萨特,以为三人都同样具有批判的自觉37,并且也看到了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他们不愿改变自己的批判立场,尽管别样的立场看来更为幸运。38而笔者认为,对于鲁迅,以及萨特而言,所谓批判的自觉,绝不仅仅是一个社会历史的问题,阶级叛逆的问题,关注生民苦难、社会黑暗的问题,而同时是一个虚无体认之中的自我生命意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主义视野下的“左翼鲁迅”:走向现代生命的自我救赎.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