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人人文库网!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人人文库网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的焦虑:论《野草》的生存哲学.doc

  • 资源大小:26.88KB        全文页数:1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2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2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的焦虑:论《野草》的生存哲学.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的焦虑论野草的生存哲学【内容提要】野草具有追寻人类的生存意义,叩问生命真谛的深层哲学内蕴。作品以“人”为叙述目的,言说“人”为了摆脱外部境遇,实现人性自由飞翔的生存理念,以绝望的生命本质,抗拒非人间的生存环境。作品表达了“人”在残酷、阴暗的外部处境下内心世界的焦虑,但这种焦虑不是消极的颓废,也不是病理的焦虑,而是文化的焦虑,是大智大勇的怀疑精神。自由抵抗的生存哲学是野草的核心主题,作家试图让存在者的“人”在非存在的境遇中寻求自我解放,在焦虑中找回自己,让“人”的价值从外在环境的桎梏中释放出来,实现“人”的生存意义和生存目的。一鲁迅先生曾经对人说过,“他的哲学都包括在他的野草里面。”①与鲁迅先生过从甚密,对他了解最深,而且是他一生挚友的许寿裳也认为“野草不是别的”,“可以说是鲁迅的哲学”②。野草到底体现了什么样的哲学思想从哲学的本源意义上说,野草的主要哲学寓意是批判由社会矛盾和社会现实因素所搭建的人文环境对人性生存的摧残,以“人”为阐述目的,言说存在的普遍意义。作品中的人不是实体的人,而是一种生存的意念,“人”所作的一切努力是为了摆脱压抑自身的外部力量,冲破生存环境带来的压力,实现人性自由的理想飞翔。野草中“人”的生存境遇像一团黑色的阴翳,始终无法化解,总是压迫着人的灵魂。作为生存者的“人”,只有全力克服各种困境,不断超于现实给予的压力,总结挫折的经验,不断醒悟、不断超越自我,才能实现生存目的,才能完成“人”的存在意义。关于这一点,鲁迅先生在谈到野草的写作背景时这样解释道“后来新青年的团体散掉了,有的高升,有的退隐,有的前进,我又经验了一回同一战阵中的伙伴还是会这么变化,并且落得一个‘作家’的头衔,依然在沙漠中走来走去,不过已经逃不出在散漫的刊物做文字,叫做随便谈谈。有了小感触,就写些短文,夸大点说,就是散文诗,以后印成一本,谓之野草。”③由于“呐喊”时期同一阵营的战友因人生观、世界观的不同而四分五裂,鲁迅先生只有孤独地在如同沙漠的现实世界中寻找生存的道路,用难于直说的散文诗的艺术形式,挑战生存的外部境遇,批判现实环境对生存者的人性压迫,追问人世间生存的哲学意义。所谓“小感触”,并非简单的有感而发,而是立足于人的主体性,面对非存在的威胁压力而进行的人性生存的自我肯定,并试图寻求人类和人类文明所赖以存在的文化背景,重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探索人类生存世界的艰辛和人性千头万绪的行为表现。秋夜中“奇怪而高”的天空作为现实存在的隐喻,一再阻挠象征生存者的“枣树”突破生存困境走向“人”的自由所在,而“小粉红花”,“小青虫”这些“苍萃精致的英雄们”奋不顾身的搏斗,就是为了冲击生存空间的压抑,寻求自我人生的完美。当然,无论“枣树”还是“小粉红花”、“小青虫”,他们的奋斗目标虽然最终未能实现,但是他们所选择的行动却证实了我思故我存在的人生哲学内涵。希望中的七次“暗夜”作为一个有序的有组织的处境,让那些昔日敢于战斗的青年们丧失了斗志,对生存充满了绝望,对社会现实充满了恐慌。鲁迅说“因为惊异于青年之消沉,作希望。”④这里说的“青年”,是指“五四”革命大潮之后精神空虚的一代,这是当时流行的时代社会病症,昔日满怀信心的个性主义战士们大都陷入绝望的精神状态之中,生存的压力使生命在“暗夜”里异化、变形,以扭曲的方式存在于“虚妄”的社会大环境。野草的许多篇章都写到“暗夜”,“暗夜”是野草叙述中的一个群体意象,是造成人间苦恼的根源,是人类生存的威胁。存在是生命意识的显现,是一种人性的极度自我创造和自我确定,而鲁迅先生笔下的“暗夜”则是病态化的社会实体的写照,它消解了“人”的存在勇气,削弱了人性自我解放的能力,破坏了“人”的生命力的正常发挥,毁灭了“人”的精神生存理念。关于野草的“黑暗”意象,鲁迅先生在1925年3月18日给许广平的信中作了如下解答“你好像常在看我的作品,但我的作品太黑暗了,因为我常觉得‘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却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所以很多着偏激的声音。其实这或者是年龄和经历的关系,也许未必一定的确的,因为我终于不能证实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⑤。这是鲁迅先生对中国历史和现实观察体验所获得的重要认识,是自我生命的存在意识对几千年中国封建文化的一次强劲突破。在鲁迅先生看来,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文明“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这实际存在的“黑暗”与“虚无”,就是一座残杀人性的人间地狱。如此暗淡的处境之下,“人”必须在自身处境之外寻找解放自我的有效途径,通过抗争重新找到自我。“暗夜”作为人类生存的背景,贯穿了野草的整个写作过程,它包含了鲁迅先生对内在的生存命运与外部的生存困境的辩证逻辑思考,是鲁迅先生对中国历史和中国哲学的清醒认识和洞彻,也是他对“人”的生命存在的经验解释和人性生存的自我肯定。“自我肯定”也就是对存在本身的肯定,就是让每一存在物(包括存者的“人”)努力从生存的空间,从压抑的状态中突围而出。死火中的“冰谷”,从文字的质感上分析,就是一个冷酷的冰的世界。鲁迅先生构筑了一个宏大的全景式的冰冻境地“冰山”、“冰天”、“冻云”、“冰树林”,作为生存意识象征的“死火”,在这样冰冷黑暗的生存空间只有灭亡,只有在创造中毁灭。死火是鲁迅先生在黑暗而寒冷的现实生存处境中反抗绝望的生命哲学的表达,是被冰冻的内在生命的强烈燃烧。失掉的好地狱开篇写道“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这“荒寒野外的地狱”与希望中的“暗夜”和死火中的“冰谷”一样,都是生存的外化环境的隐喻,所不同的是这个“好地狱”是战胜魔鬼的人类统治者为控制人类而修筑的。谈到该文的创作背景时,鲁迅先生说“所以,这也可以说,大半是废驰的地狱边沿的惨白色小花,当然不会美丽。但这地狱必须失掉。这是由几个有雄辩和辣手,而那时还未得志的英雄们的脸色和语气所告诉我的。我于是作失掉的好地狱”⑥。作者就是在这“废驰的地狱边沿”用他自爱的“野草”探讨“人”的存在意义,批判现存社会的不合理性。地狱再好也永远是地狱,因此“好地狱”必须失掉的反讽悖论,展示了鲁迅先生对社会人生的冷峻的哲学思考,而“人比魔鬼坏”的人性解剖,则再次显现了鲁迅先生绝望而又不停抗争的生命状态。同样,好的故事中的“昏沉的夜”,也是存在意识的“梦者”所处的外部大环境的象征。所谓“好的故事”不过是“梦者”在“昏沉的夜”做的一个梦而已,梦醒之后,“梦者”又被昏沉的夜的生存处境所包围。“梦者”作为一个大智慧的孤独者,从现实到梦境,从梦境到现实的人生体验,彰显了鲁迅先生内在自我的存在意识与现实作绝望抗争的心境。失掉了美丽的梦境,生命的存在意识得到了充实,“人”的自由选择的行为得到首肯。综上所论,野草中客观存在的外部景象,都包含有“黑暗”意象的深层社会内涵,而这“黑暗”的非人间的时空,无时不在制约着人类生存选择的可能性。野草的写作目的就是要用“偏激的声音”撕开这黑暗地狱的外衣,让其残杀人性的社会本质曝光,以绝望的生命本质抗拒非人间的生存环境,这才是野草深刻的写作行为和积极的批判精神。野草通过外部环境描述和内在灵魂的刻画,形象地表达了鲁迅先生对世界、对人生、对社会、对人类生存前途的基本看法和忧愤思虑,全书所包含的二十三篇作品和一篇“题辞”,都是作家根据自身的人生体验而创造的生命哲学的艺术结晶。尤其是对生存环境的绝望之情,更使这部散文诗集增添了深广的悲剧精神。如果说野草的众多作品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社会历史事件作为创作依据,那么淡淡的血痕中是一个例外。鲁迅先生说“段祺瑞政府枪击徒手民众后,作淡淡的血痕中,其时我已避居别处。”⑦文中所说的“避居别处”,是指鲁迅先生在“三一八”惨案后因支持学生爱国运动,传闻被段祺瑞政府通缉而住进外国医院的一段人生历程。在自己的国土失去了生存的自由,这对于存在者的精神而言,不啻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正是在这种心境下,鲁迅先生以他独特深广的忧虑完成了淡淡的血痕中的创作。作品将当时中国的现存环境升华为带有普遍性的人类生存的矛盾处境,将一切违背人性的独裁者上升为所谓的“造物主”,并对这些与人类为敌的“造物主”们进行了深刻有力的批判,充分展示了生存压力下“人”的绝望而又强烈的意志力量。鲁迅先生以其哲学的思辨精神,阐述了作为存在者的“人”在面对生存的苦难时,是无法回避也不能回避那种整个的重大的社会历史责任感的,提出了“人”必须为自己的存在行为承担责任的人道主义精神。正是如此,淡淡的血痕中的生活真实的艺术叙写已经转化为理性思维的具象传达,作品的主题内蕴已经远远超越了作家所要谴责的政治事件本身。存在不是僵硬的形而上的抽象同一,而是生命的延续,是灵魂的再创造。“人”的生存意义就是要在遭受痛苦和挫折时彻底追究造成痛苦的根源,努力争取“人”自身存在的独立性及其生存世界的改变,实现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对立冲突的解决,这就是野草所追求的“人”的生存境界,也是鲁迅先生人生哲学的本真精神的具体表达。关于“野草”的生存现状,鲁迅先生在题辞中是这样诠释的“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⑧“野草”的生存现实同时也是存在者生存命运的折射,“野草”的根虽然不深,花叶也不美,但她却扎根在人类生存的土壤,吸取天地之灵气,吸收前代思想者的血肉,在“暗夜”的现实社会不屈不挠地生存。和所有生存者一样,她虽然“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甚至“死亡而朽腐”,但是她将和一切存在物一样在绝望中抗争,在死亡中永恒。这种对生命的绝对自信,对死亡加以肯定的生存勇气,是鲁迅先生生命哲学最有力的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说,野草的珍贵之处就在于作品深刻地描绘了存在的自我肯定在生命哲学中的意义。鲁迅先生对“野草”生长的时代社会有着冷峻清醒的认识,他明白地宣称“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野草作装饰的地面”⑨。如前所述,这装饰野草的“地面”就是黑暗的地狱,就是非人间的生存空间,在这样的生存处境下,作为一个敢于绝望的大勇者,鲁迅先生当然不会沉默,而是以“我将大笑,我将歌唱”的存在勇气,“肩住黑暗的闸门”,让人类的一切生存者到自由意志的世界去。二“人”的存在最终是一种来自内心世界的自我的精神存在,当这种存在受到非存在的外在处境的威胁、攻击、和摧毁时,“人”的生命状态就会转向焦虑和恐慌。野草描述了外部环境下文明社会的解体、信念的倒塌和方向的缺失,作品表达了“人”在外部处境条件下的绝望之情,描述了存在者的“人”因绝望而焦虑,因焦虑而抗争的主观精神。野草中“人”的焦虑就是对生存命运的恐惧而产生的,但这种焦虑不是消极的颓废,而是大智大勇的怀疑精神。正是有了这种智者的焦虑和怀疑精神,作品的批判力度才具有哲学意义上的人性深刻,作为存在的特殊表现者的“人”,才可能在矛盾的生存现实社会中重新找到自己。野草塑造了一系列内心世界的“自我”焦虑者形象,这些形象在价值取向上与外在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在精神上则以粉碎现存社会秩序为目标。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七篇文章的开头在整部野草中是异乎寻常的,都以“我梦见自己”作为文章叙述的起点。作为一位卓越的语言艺术大师,鲁迅先生之所以用如此相同的语言来刻意布局谋篇,其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将现实的“我”与理想的“我”进行分裂,以梦中的“我”来承载焦虑的痛苦,来实现对命运的征服和对现实处境的超越。这七篇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揭示作家的内在心境与现实世界的矛盾冲突,让自我走出绝望的焦虑境地。死火以“我”与“死火”的对话来结构全篇,叙事者的“我”代表现实的存在,“死火”则象征理想的存在。这两种生命状态的相互交织,构成了鲁迅所特有的否定精神。作为精神理念象征的“死火”,所面对的是黑暗而冰冷的处境,无论是冻死冰谷,还是走出冰谷后的自我燃烧,死亡的焦虑都无可逃避。由于“死火”焦灼地意识到非存在处境的威胁,因此他无时不刻在“思索走出冰谷的法子”。“死火”耗尽生命也要走出冰谷的坚韧的人生态度,以生命的灭亡换取人生火焰再次燃烧的生存精神,就是鲁迅先生内在生命哲学的自我牺牲的焦虑表述。狗的驳诘和立论这两篇作品,在野草中属于明白晓畅的文本,虽然立意和想象清楚明了,但两篇文章仍然隐藏了鲁迅先生内心世界的生存焦虑。狗的驳诘的叙述更像一个荒诞的寓言故事,讲述的是“我”在梦中与狗的对话。“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衣履破碎,像乞食者。”突然一条狗从背后叫起来,于是“我”和狗展开一场关于人的生存价值的对话,结果是“我”落荒而逃,直到逃出梦境,回到现实中来,“躺在自己的床上”。“我”所以逃走,是因为在人的世界里,人的生存价值还不如狗,当存在者的“我”悟到了这一真谛后,心灵产生了巨大的恐惧,灵魂处于焦虑的无助状态,只好努力逃出虚妄的梦境。立论也是写梦境的,通过“我”梦见自己在小学课堂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批判了现实社会流行的庸俗人生哲学。焦虑往往是不能应对某种特殊处境的压抑时产生的,立论中的“我”在梦中回到率真的童年,目的是要请教做人的准则,但得到的却是“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的结论。面对这种人伦价值彻底丧失的生存环境,自我的道德人格崩溃了,作为“人”的存在意义已经消失,内心的绝望和焦虑不断加深加重。死后是一篇意味深长的体验“死亡”焦虑的力作。虽然鲁迅先生在野草中多次写到死亡,但这一篇与众不同,不仅包容了鲁迅先生对人类生存价值的追问,还暗含了他对人失去知觉后命运所遭遇的各种非存在威胁的深层次思考。作品以“我梦见自己死在道路上”开头,接下来描述死后所面对的各种看客的不同心态,这些看客中不仅有朋友、仇敌,还有喜鹊、乌鸦、蚂蚁和苍蝇,死者的“我”成为看客们议论和观赏的材料。死后提出了人活着不易死后还不得安宁的生存哲学命题,这一命题的深层意义在于,产生内在焦虑的并不是来自“死者”生前与之争斗的对象,而是来自“死后”遭受非议的尴尬处境。鲁迅先生借“死者”的口表述道“在我生存时,曾经玩笑地设想假使一个人的死亡,只是运动神经的废灭,而知觉还在,那就比全死了更可怕。”死后所叙写的故事,就是借用非真实的人生形式表诉真实人生的空虚和存在的无意义焦虑。作品中的“我”敢于承担生存的孤独,敢于面对生存现实的恐怖,敢于在失去意义的困难中承担焦虑所带来的灵魂自灭,这就是死后绝望勇气的价值显现,也是贯穿野草的怀疑精神。焦虑是一种意识,野草的焦虑不是病理性焦虑,而是文化的焦虑,是生存压力下人格结构与伦理道德之间难以协调的意识冲突,是现实世界与经验世界的矛盾冲突。颓败线的颤动所显现的就是人的存在所带来的生存困境和道德观念的不和谐性,作品同样是以“我梦见自己在做梦”开头,然后在梦中讲述了一位少妇因饥寒交迫,为养活女儿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但是,等到母亲年老女儿成家之后,女儿却视母亲为耻辱而将其赶出家门。这样一个令人颤动的梦境,隐含了鲁迅先生对人的生存处境下伦理道德被彻底瓦解的愤怒,以及精神上的无比恐惧和焦虑。这个文本还表达了这样一种深层意义作为先驱者的鲁迅先生在灵魂深处对人性的绝望和对青年的悲哀。因为鲁迅先生自己就有类似“老妇人”的人生体验,20年代他花心血培养的某些青年作家,成名之后由于各种原因反过来攻击、谩骂鲁迅。对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鲁迅先生在内心深处非常憎恨也非常痛苦,他在给许广平的信中写道“在这几年中,我很遇见了些文学青年,由经验的结果,觉他们之于我,大抵是可以使役时便竭力使役,可以诘责时便竭力诘责,可以攻击时自然是竭力攻击,因此我于进退去就,颇有戒心,这或也是颓唐之一端,但我觉得这也是环境造成的”⑩。这样的言辞在带有私密性的“两地书”中多次出现,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鲁迅先生在文本中构思的“老妇人”形象,显然有作家自叙传的因素。当然这个艺术形象的意义并不只是体现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存在的焦虑:论《野草》的生存哲学.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