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对当代文学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学科、文学史及其研究方法.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0.86KB   全文页数:26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对当代文学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学科、文学史及其研究方法.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对当代文学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学科、文学史及其研究方法(一)关于反思今天要讲的题目对当代文学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主要针对学科、文学史及其研究方法几个方面。说到学科、文学史、研究方法,感觉是一些比较宏大的命题而宏大,往往意味着大而无当、无的放矢。因此,我愿意使用反思这个词,从反思谈起,并且希望在柯林武德关于反思(reflection)原来的意义上来使用这个词。英国历史哲学家柯林武德在历史的观念一书中谈到反思(reflection,中文意为反射,影像,倒影,反省,沉思,反映),他对反思的理解,并不像这个词一度在我们这里被理解的那样,是一种逆反或对着干,比如在阶级斗争观念盛行的年代,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柯林武德的反思却不是这样的。他认为,反思的对象不仅涉及客体,更主要针对的是那种与对象相关的主体的思想,或建构了对象的主体自身的思维方式。因此他说,反思的哲学本意,不仅在于它所关怀的对象客体,也包含思想对客体的关怀,故而它既关怀着客体,又关怀着思想1。因此,我所说的反思,是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当代文学研究所经历的历史过程的思考,既包含对研究对象的审视,同时也更是对80年代以来,大家共同经过的当代文学研究历史过程的重新打量。这就是我在今年中国社会科学第四期发表的文章关于当代文学研究的历史反思以赵树理小说为例中所涉及的,我不同意对80年代重写文学史以来所形成的对十七年文学的粗暴否定,我的这种看法并不是出于一种怀旧,或者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翻烙饼或炒冷饭把文革中受批判的作品来一番简单的肯定,再对80年代对这些作品的批判作一番简单的否定。而是考虑到,这种翻过来、掉过去的做法,在历史上并非绝无仅有,对历史上的错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来是想告别错误、抛弃错误,实际上却把一种错误的东西,在批判中对象化为自身,在固有的思维框架内转圈,其实并没有脱离一种简单、武断的大批判思路,也就不能把对问题的研究推向深入。所以我说对我而言,重新打量十七年小说2,源于对一种元叙述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是学术发展的产物,反过来,也是深化研究的前提。也就是说,对这一段历史的反思,是当代文学研究在当今学术发展背景下的必然结果,从而也为深化研究提供了机遇。我不同意那种所谓搞不了古代文学研究搞现代,搞不了现代搞当代的说法。这种对现代分工科层化趋势加以等级制的说法,之所以不能成立,并不在于这种说法使研究当代文学的人感到自己的学术地位受到动摇或威胁而是这种文化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也从根本上动摇了不同学科的根基。文学史家胡适曾说,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而且历史是一个环环相扣(coherent)的发展过程。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看法古典文学才有学问,当代文学有什么学问我回答这种看法说没有当代文学,哪来的古典文学这是因为,任何古代文学都曾经是他们所处历史环境中的当代文学,从而流传下来,成为今天的古代文学经典。换句话说,今天的古典,在一定意义上都曾经有过他们的当代。而且,研究者特别重视的不是后来的人对那些文学怎么说,他们认为最值得重视的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那些当代人的接受和评价,也就是那些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并流传下来的理由和根据。历史终结或历史断裂的说法,之所以需要反思,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们以一种武断而片面的结论,忽视或抹杀了历史实际存在的环环相扣的逻辑关系,历史文本的上下文关联,或者说一种历史的相关性。这里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赵树理小说在80年代曾经作为服膺政治的一个代表作家,也作为文学史断裂的突出例证。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赵树理自己曾经也提到的,他的小说是问题小说,也就是为解决一个实际问题,落实一项实际政策服务的。但实际上,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样就需要拿出当年赵树理小说产生过程的一些实际材料来说话。早在上世纪40年代,赵树理在解放区刚享有文名,他作品不同于五四新文学的特点就引起人们注意。历史吊诡在于,80年代对赵树理小说的否定意见,当时曾以肯定的面目出现。比如,当时左翼文化人和批评家纷纷称赞赵树理响应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号令,代表工农兵方向,因此才取得文学上的成就。这一点正是80年代赵树理为人诟病的主要问题。40年代批评家对赵树理的肯定,却为日后批判埋下伏笔,虽然当年他们绝无此意,但这样的后果,也暗示在前期肯定和后来否定之间有某种联系,或者说,存在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实际上,解放区的革命文化人开始并不怎么欣赏赵树理这位农民作家3。杨献珍回忆〈小二黑结婚〉出版经过时说,1942年他调赵树理到北方局调查研究室工作,第二年七月,赵树理下乡回来交给他一篇小说,这就是小二黑结婚,并由彭德怀交太行新华书店付印。当稿交到太行新华书店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这时的太行区文化界思想仍然有些混乱,也还存在着一种宗派主义倾向有些自命为新派的文化人,对通俗的大众文艺看不上眼。小说迟迟不能出版,杨献珍只好再去找彭德怀,向他说明情况。这一次,彭德怀写下像这样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的话,并亲自交给了北方局宣传部长李大章同志,由他转交太行新华书店,小说才得以出版。小二黑结婚十月份出版后,受到太行区的广大群众热烈欢迎。仅在太行区就销行达三、四万册,许多村子的群众自动地把小二黑结婚改编成秧歌剧,自演自唱,可见群众之喜爱了。与赵树理小说在基层受欢迎的景象相比,知识界冷清多了仍然有些知识分子对小二黑结婚摇头,冷嘲热讽,认为那不过是低级的通俗故事而已,甚至说这是海派4。由于彭德怀、杨献珍和北方局领导出面干预,赵树理小说出版后又受到太行区的广大群众热烈欢迎,形势有所扭转,特别是延安整风以后,经过学习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5,至1946年左右,肯定的意见才越来越多,华北文化、文汇报、解放日报、北方杂志、群众、文萃、人民日报等报纸期刊纷纷发表评论文章,盛赞赵树理小说。这里需要做一点补充说明的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间,分别是在1942年5月2日和5月23日,但真正与广大读者见面,却是在1943年10月19日解放日报全文刊载之后,在同年10月20日中央军委发出通知,把讲话规定为整风必读文件之后。1942年5月赵树理并不在延安,他当时在河北涉县,在太行山区党委宣传部工作,7月杨献珍请彭德怀通过北方局组织部把赵树理和王春调到位于山西熟峪(靠近河南省边境,向东不远就出了山西境界)6的北方局调查研究室工作,也就是说,赵树理只有在1943年以后,才有可能了解讲话全文。不仅当时,他已经完成小二黑结婚,而且早在1933年,赵树理就曾经发下洪誓大愿,要为百分之九十的群众写点东西,并写下十几二十万字的长篇通俗小说盘龙峪,描写农民和封建势力的斗争7。对赵树理小说从看不上眼到认同、称赞,转变的原因固然是抗战以来,文章下乡、文章入伍的口号正喊得山摇地动8,大众化的通俗文艺成为一时潮流,革命的文化人争先恐后地投入这个行列除此之外,左翼文学阵营长期流行的理念革命文学必须受革命理论指导也起了决定性作用。由于小二黑结婚、李家庄的变迁等作品出版,正值延安整风和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期间,把赵树理小说归结为政治运动和讲话指导的结果,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换句话说,肯定赵树理的艺术成就,毋宁是一份关于艺术理念的政治宣言。1946年,周扬在论赵树理的创作文章中对赵树理作品就只说了他的好处,周扬认为自己这样做,与其说是在批评甚么,不如说是在拥护甚么。文艺座谈会以后,艺术各部门都得到了重要的收获,开创了新的局面,赵树理同志的作品是文学创作上的一个重要收获,是毛泽东文艺思想在创作上的一个胜利。我欢迎这个胜利,拥护这个胜利9。不仅周扬,当时的评论都特别强调赵树理是在正确理论指导下,在延安整风运动推动下才取得成功李家庄的变迁不但是表现解放区的一部成功的小说,并且也是整风以后文艺作品所达到的高度水准之一例证,这一部优秀的作品表示了整风运动对于一个文艺工作者在思想和技巧的修养上会有怎样深厚的影响10。茅盾这段话后来被引用在中国新文学史稿11,作为现代文学史对赵树理小说的定评。而史家同时指出,这一大众化的新文艺运动始于讲话之前,虽然方向上还没有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以后那样明确,但在解放区的确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毛主席文艺方向的条件的这一事实12,却被忽略了。30年代是左翼文学理论盛行的年代,同时也是作家和知识分子学习苏俄以及西方文学经验,使一种现代小说观念逐渐成型的年代。当这一时期的左翼文化人投奔解放区,投奔延安后,他们的政治追求连同艺术旨趣,直接影响延安以至建国后人们对文学的接受与评断。40年代延安开展的整风运动、大众化文艺运动,对政治上拥护共产党,文化和文艺思想却芜杂多元的文化人来说,显然是一种思想整合。但运动就像水过地皮湿,很难说收到心悦诚服的效果。赵树理在解放区闻名,其中有政治干预,而且结果在当时看还不错书出版了,小说改编的戏剧也到处上演。但这种一风吹的现象掩盖了一种致命的忽略,即对作品本身切实的研究,却在讲话的收获和整风运动的影响等宏论下开小差了。研究无法深入,紧张的战争生活是一个原因,但联系赵树理小说开始无缘出版的情形,忽略中是否也隐含革命文化人对一种基层另类艺术的不以为然呢当年知识分子的政治认同,并不代表对小说所体现的另类知识结构的认同。由这样的历史来看,80年代对赵树理小说的非议,实际上使40年代被忽略的问题明朗化,把赵树理小说有违于既定知识结构的做法称为反智,智的标准,其实是一个关于现代小说观念的神话,扮演着现代知识权力者的角色。任何事情都有例外。与流行说法相比,40年代郭沫若对赵树理小说的意见别出心裁。他一反那种先知而后行的流行表述,用自然和自由来概括赵树理小说的艺术特点。他说,赵树理的作品就像一株在原野里成长起来的大树子,它根扎得很深,抽长得那么条畅,吐纳着大气和养料,那么不动声色地自然自在。他不认为赵树理小说是伟大理论指导下的伟大作品,却体现了一种新鲜的品质当然,大,也还不敢说就怎样伟大,而这树子也并不是豪华高贵的珍奇种属,而是很常见的杉树桧树乃至可以劈来当柴烧的青杠树之类,但它不受拘束地成长了起来,确是一点也不矜持,一点也不衒异,大大方方地,十足地,表现了实事求是的精神13。在同一篇文章,郭沫若下面的话更生动地描绘出五四以来的文坛风气,以及他推崇赵树理的原因作家的通病总怕通俗。旧式的通俗文作者,虽然用白话在写,却要卖弄风雅,插进一些诗词文赞,以表明其本身不俗,和读者的老百姓究竟有距离,五四以来的文艺作家虽然推翻了文言,然而欧化到比文言还要难懂。特别是写理论文字的人,这种毛病尤其深沉,装腔作势,矫揉造作,瞎缠了半天,你竟可以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种毛病,有时候似乎明知故犯,似乎是文化人、理论家、文艺家、那些架子拿不下来,所以尽管口头在喊为人民大众服务,甚至文章的题目也是人民大众的什么什么,而所写出来的东西却和人民大众相隔得何止十万八千里知行确实是不容易合一。这里有环境作用存在。在大家都在矫揉造作或不得不这样的环境里面,一个人不这样就有点难乎为情,这就如在长袍马褂的社会里面一个人不好穿短打的一样。因此我很羡慕作者,他是处在自由的环境里,得到了自由的开展。这里自由的环境,不是说赵树理生活在世外桃源而是他早年决心不当文坛作家,一定要写文摊文学的志向14,在抗战时期倡导大众化的文化环境中修成正果,他的小说与社会背景相默契,达到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郭沫若这番话,也不能仅仅理解为他赞同讲话更为巧妙的表述。同为作家,心有灵犀,由于本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一员主将,郭沫若比一般人更敏锐地发现这位文摊作家对新文学的意义。赵树理没有五四以来的文艺作家的毛病他不屑于混迹文坛,扎在长袍马褂的文人堆里讨生活也不屑于装腔作势,好像不穿在理论和知识的长袍马褂里面就有点难乎为情。总之,他没有被固有的现代知识方式,被建立在此基础上现代知识分子的存在方式所束缚,而以自己顽强的个性开辟了自由的环境,使创作也得到了自由的开展。郭沫若的敏锐还体现在,他对赵树理小说的诠释更符合历史实际。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前,他(赵树理)常与人辩论文艺大众化问题,虽然文艺界不给他立案,他却一直坚持。讲话传到太行山根据地以后,他读了非常兴奋,他认为毛主席批准了他的主张15。也就是说,坚持文艺大众化的路向,在赵树理早期文学活动中已经十分明显16,即史家所言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毛主席文艺方向的条件。因此,赵树理小说与理论的关系应该倒过来看如果没有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文学实践,没有赵树理等基层作家的文学实践,就没有讲话,也就没有解放区关于工农兵文艺的主张。任何理论都不是无源之水,而是对特定历史环境下社会实践的总结。从1941年冬,太行山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文联,举行文艺创作座谈会。赵树理同志在会上大声疾呼,要写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化作品到1943年,他认为毛主席批准了他的主张,赵树理农民作家的经历表明,在抗日战争年代,一种来自中国基层的文学方式正受到普遍关注。即便人们对他小说看法不尽一致,但普遍意识到小二黑结婚和李家庄的变迁等作品出现,开启了一个不同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文学时代。(二)关于学科与文学史我认为一个学科建立,有待于一种历史叙述得以形成。那么,选择现代文学研究,特别是当代文学研究方向的人就感到十分困惑和尴尬。因为在当代文学的有关历史教科书中,里面除了政治运动就是政治运动左右下不像样子的文学,比如有关的十七年小说,竟然成了有些课堂上的笑柄,真正被逐出了文学史的讲堂。于是同学们自然要问,我们究竟来学习什么同学们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梦寐以求的高等教育学府,特别是一些来自农村的同学,家里为培养一个大学生或研究生几乎倾其所有,难道就是为了来背诵这样一些无趣的教条吗然后再用这些无趣无味的教条教学生,让他们去通过那些莫名其妙的考试这实在有些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不负责任了。我这样说,一点也没有责怪同学们的意思,因为我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苦恼。西方从事人文教育的学者曾经做过这样的探索人文学科培养学生那样的能力也就是人文学科的大学教育究竟要教给学生什么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人文学科固然应该在培养学生的人文信念方面做出努力,而且这样的努力,也并不应该仅限于人文学科那么更为重要的,还应该培养学生的人文思考能力,训练和培养学生认识问题,阐释问题的思辨能力,以及认识的角度和方法。这是一个需要反复学习,反复实践,反复训练的过程。应该说,不同专业的文学史,给同学们提供了训练自己思维方式的实验场所。我在前面说过,一个学科的建立,有赖于一种历史叙述得以形成。当代文学研究的大量工作是要对文学现状发言,要对当前的文学现象加以说明,但要做好这一点,就必须有该学科的历史知识作为储备和背景,否则我们的阐释便仿佛空中楼阁,缺乏历史感,缺乏应有的思想深度。关于历史学(其中也包括文学史)的功能,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说得好,他把历史比喻为复杂的基因工程,认为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不可分割的一个连续体。三者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和因果关系17。现实由过去发展而来,今天文学中隐含历史的酵素,未来文学也必然在相关的历史基因中发展起来。因此历史学的意义在于,有利于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当下,并预测未来。现当代文学史上的那些作品,以及围绕作品一系列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对当代文学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学科、文学史及其研究方法.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