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4.75KB   全文页数:1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时间的一维性或不可逆性,造成了一切历时性事物如当代爱情小说那自然演进的趋势。我们要显示的,就是爱情小说这种文学生态的自然进化趋向。在新时期,爱情文学成了思想解放的突破口和文学发育的生长点。爱情题材的文学也有自己的题材史。在文革中,爱情曾作为题材禁区,严禁任何人踏入。这一题材,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死亡地带。在新时期的思想解放运动中,爱情小说的作者们,作为前哨部队,发起了向题材禁区的一次次冲击。首先有一批思想尖兵,贾平凹、张抗抗、刘心武、陆文夫等,发表了虽显幼稚,很见胆略的一批作品(爱的权利、爱情的位置、献身等),冲开了禁区的缺口,向前挺进。不过,这批作品,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爱情文学,在几千年的禁欲主义之后,尤其是在文革的极端禁欲之后,不可能紧接着就出现真正的爱情文学,而只能作为过渡状态,出现前爱情文学、准爱情文学,即,并非正面地、细致地、透彻地描摩爱情,只是在为爱情争权利、争位置。当然,这些作品还有一个附带功能为真正的爱情文学的出现酝酿情绪、训练技能,即,做好思想准备和技术准备。直到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才是一篇名副其实的爱情小说。它把一个情感富足者甚至剩余者(钟雨)的爱情,写得缱绻细腻、荡气回肠。这堪称一篇里程碑式的作品,意味着对爱情这一题材区划的正式占领。但是,题材禁区并非已完全占领,还有禁区中的禁区,那最后一个顽固碉堡有待拔除。那就是对性行为的直接描写。前述爱情小说,都只写情爱,不敢涉及性爱,更不能谈性欲,只围着它打外围战。性欲是爱情产生的自然前提和生理基础,是爱情之泵,当然也就是小说尤其不该回避的。但中国古人,历来提倡禁欲、无欲,直至80年代,人性也还只有限地得到复原清心寡欲而已。这道关口是难过的。经过一再地耽延,到80年代中期,终于打响了这场攻坚战。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朱晓平的福林和他的婆姨,王安忆的荒山之恋、小城之恋、锦绣谷之恋,铁凝的麦秸垛、棉花垛,刘恒的伏羲伏羲,共同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终于攻占了封建意识形态在这一领域里的制高点。当代爱情小说的变迁,总是与阶段性的社会进程同步。爱情文学虽采用了永恒性的论题,却都有当下品格。能应和时代要求,反映人民心声,于是成为持久性与时代性兼具的范例。作者们关注的不是个人的井底风波,而是社会生活激流的涌动。每一时代的婚恋,都打着该时代鲜明的烙印,反映出当时典型的社会心理。比如,50年代发表的结婚、在泉边、上海姑娘、我和我的妻子等作品,反映出人民当家作主的自豪感,黑暗已逝的社会光明感、感谢共产党的民心归顺之感、青年一代的无忧无虑之感。小巷深处,反映出旧社会的屈辱者的新生感在悬崖上反映了当时知识分子对自身思想意识的不洁之感及自审心态。中国的作家们,从不写疏离于社会之外的、缺少时代表征性的爱情。爱情文学这种与社会进程的同步性,还表现在在每一个时期,爱情小说都保持着思想主题的前沿性。即,作者们尽量吸取当时社会科学及文艺理论的最新研究成果或说站在当时最高的理论高度,去提升人们的思想水平。社会科学的思想触角,在为文学创作探路。新时期早期,对于人道主义、人性论、人情味、共同美的研究中期,对人性的结构性(如人性的善恶兼备等),的层次性(本我、自我、超我)的探讨尤其是近年来,人们前前后后对爱情的专题研究(爱情伦理学、爱情心理学、爱情社会学等)都对爱情小说的创作,有所渗透。张抗抗的隐形伴侣,就显然是吸取了人性的结构性,或性格的二重组合等理论观点,使作品的思想有很高的更新度。50年来,特别是新时期文学发韧以来,作家们的思想焦点不断在转移。思想焦点的转换可归纳为在择偶时,重视政治立场的一致→重视思想观念的一致→重视双方间的心理相容。青春之歌中,男女间因政治立场的相同或歧异,实现感情上的结合(林道静与余永泽)、分离与重组(林道静与江华)。到了韦君宜的洗礼,作家们注重的已经是思想观念的一致。当王辉凡盲从上司、官气日重、对人民疾苦麻木不仁时,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妻子刘丽文愤然离去。王辉凡经过文革那政治风浪的洗礼后,反思了自己只对上级负责、只想保住官位的生活态度,恢复了与人民休戚与共的精神联系,刘丽文又回到他身边,他们复婚了。徐星的无主题变奏中的这对恋人,女方一心求闻达,男方却只想做个平凡而散淡的人,有一个充实、有益的人生。二人的人生价值观不同,只好分道扬镳。再往后,作家们把思想焦点转向了男女双方的心理相容性。何处是港湾中,追求者李来来太重视恋人(华晓妮)是否已失贞,这使华对他总有抵触心理。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中,达第看到丈夫田根才在其他女性面前的馋样儿,内心极为轻蔑,不肯与他同床。可见在爱情小说家心中,心理相容性的价值日重。下面扫描一下当代性爱观的频频变更。就性爱观的演变来说,婚外恋,是个需要专题论述的话题。70年代末,张洁发表了爱,是不能忘记的。在作品中,张洁让钟雨那越轨性的情感,伸展到最大限度,却仍以维护传统的性爱观,否决婚外恋为自己最终之立场。而仅仅六年后,张欣在自己的何处是港湾中,已经是在鼓吹婚外恋,怂恿婚外恋了。在这篇小说中,由于乔斯贝与其妻太不般配(他的妻子几乎是只雌老虎),令知情者均抱不平。同事华晓妮对乔说乔总,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第三者多么突然和莫名其妙的问题,他漠然地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找一个你应该有第三者她噙着眼泪责备他,你没有精神上的挚友,没有灵魂的支柱,终日无人倾诉,没有使心灵宽慰的地方,这日子太苦了你有权利安排自己的生活。至此,在作家们心目中,某些婚外恋已变得多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华晓妮的激切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乔斯贝所身历的家庭生活,简直是对他的慢性谋杀。再往后则不同了。无梦谷(叶文玲)和情爱画廊(张抗抗)中所描写的,并非无爱的婚姻、并非不和睦的家庭(楚涧与鲁越之间、秦水虹与老吴之间),当碰到更投契的异性,情感满意度更高的婚配关系时,即弃旧图新。总之,作家们不再为笔下的婚外恋找借口。作品中性爱观的更新换代,不止于对婚外恋态度的改变,还有其他种种。如人们不再张扬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式的古典性爱观,小仙女、不系之舟、浪漫注解等作品中,都不追求天长地久,亦不渴望长相厮守,他们只看重曾经拥有,只欣赏潇洒走一回和过一把瘾的洒脱态度。对爱情期待值不大,评价也不高。将其凡俗化、家常化、临时化。当代爱情小说由集中表现作家们的共性,发展到突出显示每一人的个性。文学,原是差异性远胜一致性的爱情,又是最个性化的一种情感。但新时期前半的爱情文学,仍是共性远远大于个性。那时,人们热情拥护当时的话语霸权,顺应话语中心的意向,甘受共同语境的局限,以从众性的群体思维模式,参与思想解放运动中的集体发言,体现出文学军团的集体意向。在月食、墓场与鲜花,我应该怎么办、三生石、土壤、天云山传奇、土牢情话等一大批作品中,表现出对四人帮共同性的愤慨,对左倾专制一致性的批判。而在未亡人、爬满青藤的木屋、山道弯弯、银杏树、心祭、枫林晚、井等同样也是一大批的作品中,同一性地表现出反封建的思想激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作家们不愿再一遍遍复述已成为教条的社会公理,不再肯当时代的传声筒,或精神权威的学舌者,他们要自己推理、自己判断、自己求证出不重复别人、也难为别人所重复的独家观点。他们也确实夺得了自我独享的话语权。他们于是标新立异,甚至搞异端邪说。张笑天在公开的内参中,借大学生康五四之口,做了显得简单明了,因而很有迷惑力的推算婚外恋仅伤及一人,而成全了两人,这种二比一的关系,实质上不是更道德吗张抗抗则在情爱画廊中,声称一夫一妻制太走极端,不可能真正实现。真有旁门左道之嫌显然,这时的作家们,表现的已不是群我的思想认识,而是单我对性爱人生的思考与探索,显示了他们思想的独特性。新生代更加不趋同、不从众,他们极力求异。他们自觉地游离于群体之外,有意避免当时代的传声筒或人民的代言人。不愿人云亦云,不愿按早已成为公理的社会决定论、文化决定论、心理决定论等演绎故事情节。为了避免重复和雷同,为了免当应声虫,他们总是绕开前人已有的结论,自己独辟蹊径,找出一些很冷僻的理由,来解释人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如大热天这个短篇小说,以某一大热天气温的升降变化,解释一对青年男女感情的升温和冷却。太阳很好中的女主人公宁洁丽,她那受伤的心灵,按作者何顿的安排,竟是被十月的阳光医治好了。宁洁丽自称是刚刚受过阳光教育的我。在作者看来,人类所存身的大自然,尤其是太阳,使他们有自我修复能力、情感再生能力。再不幸的人,受到欣欣向荣的整个自然界的感召,也会逐渐恢复生机与活力。总之,新生代以边缘化的立场、私人式的写作,显示私语化的倾向,得出的,当然也就是享有专利权的结论,可以说是个性化到家了。这种个性化,当然,主要展露的不是事物的客观性,而是作者的主观性。爱情小说中的爱情,呈现出从简单化向复杂性的演变趋势。结婚、我能爱他吗、清油河上的婚事、高洁的青松等早期作品,人物的性格粗线条、思维简单化、思维直线式,回避真正深刻复杂的矛盾冲突。高洁的青松中,为妻的陈静是个向四人帮投降变节的软骨头。她因挽救不回走资派丈夫,为了表示划清界线,决绝地离家出走。于此时,不管夫、妻,还是子女,都没有片刻的犹豫、丝毫的伤感,及些微的困惑。家庭的解体,竟激不起家庭成员一点儿情感的涟漪。这种处理方式,是有点儿太简单化了。这种倾向,对爱情小说而言,实属致命的弱点。爱情小说原应有一点儿揭秘性质,揭示当事人内心的堂奥。早期的作者,失去了这个有利的机会。后来的爱情小说,则日见复杂起来。无人倾诉中的杜启明,始终动摇在妻子与情人之间。他在与情人相处时,会牵挂着妻子,因而心不在焉而和妻子在一起时,又对情人抱有深重的负疚感。在城市爱情中,情侣们之间的人际关系,十分地复杂化冷军爱岳影儿,岳影儿爱冷平,冷平爱林默兰,林默兰爱李小山,李小山在海外与别的女人有瓜葛。这真成了情感上的连环套,有时会把读者绕在里头出不来。我们还要探讨从抽象概括性,向具体细节性的转变。早期的爱情小说较为幼稚,粗陈梗概。大多用于说明文式的叙事语言,交待出情节的进展,勾勒出故事的框架,抽象概括性较强。比如,归宿中陈慧芳的丈夫杨剑平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发配到远方去劳改。她坚定不移地等着他,等了22年。这22年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对此,文中只有一句概括性的说明为了她,他受尽煎熬无怨为了他,她历尽辛酸坚守。22年来,她在人们的白眼中盲目地苦守着,不曾有徒劳感不曾有沮丧感灰颓感绝望感即使她真的未曾有过任何动摇,作者也该设计一、两个提示性的细节,使读者可借以得知她的心理状态。同样,在爱的权利中,李欣与舒贝这一对少男少女,既然互相爱慕,就不曾在眉目神态间有所流露、在言谈话语中有所试探仍然是缺少具体的、足以打动人心的细节。这样的生活细节,对于富有社会经验的读者而言,是某一类感情、某一种性格的信号。它在读者的动力定型系统中,会引发条件反射。绿化树中有一个细节,很适于说明这一点。马樱花看到刚来的劳改释放犯章永嶙,因饥饿而濒临死亡,她万分同情。她把张招呼到自己家里,递给他(即作品中的我)一个白馍。这个馍对我来说真是太贵重了,我仔细端详着它,在它上面发现了一个清晰的指纹印,看着这无意间留下的个人情感的印记,我止不住悲从中来。读到这里,读者明白章永嶙深深地被打动了。读者会下意识地按生活逻辑进行推理。他们想到以章那劳改犯的身份,必是十几年不曾得到一点儿人情上的暖意了。这指纹对他的震撼,真是非同小可,必将刻骨铭心、永志不忘可他多年来唯唯诺诺,已不能自如地表达感情。而且,表达什么怎么表达都会显得轻飘。词不达意,反而成为对她的玷污。他牢牢地记得自己是被打入另册的,无权平等地与他人进行情感交流。这指纹,在他心中引发的情感体验,不仅仅是女性的温馨感、善良者的怜爱癖,还有难以道明的辛酸、苦涩一个细节,竟会产生如此一言难尽的综合性情感效应。情感的回声,在读者的胸腔轰鸣我们看到,在后期的爱情小说中,作者往往让特征性、标志性的生活细节,载荷超量的感性信息,并让那感性信息,附着有理性的意义。于是,生活细节,就成了精神的一个征兆,心灵的一个迹象。作家那零碎性的、片断性的观察成果,融入了他独特的理解后,构成了有本质内涵的具体细节。下面我们考察当代的爱情小说,由模式化向非模式化的变异。模式化的意指之一新人新事新风尚。马烽的结婚、康濯的春种秋收、方之的在泉边、陆文夫的小巷深处、李准的李双双小传、浩然的蜜月等等,均为这种模式的产物。这些作品中的主人公,皆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有高涨的政治热情和趋前的思想觉悟。模式之二左倾权势棒打鸳鸯→忠贞坚守矢志不渝→平反昭雪破镜重圆。新时期早期涌现的一大批爱情小说(月食、土壤、归宿、爱的权利、张铁匠的罗曼史等)大抵属此类。主人公们都历尽磨难而忠贞不渝。需要指出的是这类模式,在现实生活中不是找不到原型,但属于少数,比例偏小。散伙率其实高于固守率。就某篇作品的个案价值来说,它也许与生活中的个别事例相吻合,就爱情小说整个的作品系列而言,却违背了大多数婚恋的实情。用百分之八、九十的故事模式,去反映百分之一、二十的事实,概率显然是颠倒了,是全局性的不真实。我们不能见木不见林,不该将目光限定于某个作品的单篇值,而忽略了该类作品的总体值。从简单枚举法是得不到社会真相的,概率论反映的才是普遍性的现实。模式之三,是观音菩萨式的女性博爱者,打救男性落魄者。田二嫂对返乡劳改的邱玉华(孕育在大地之中)、哑女对沦落该地的画家(心香)、李秀芝对右派许灵均(灵与肉)、乔安萍对牛鬼蛇神石在(土牢情话)、秋爽对无法返城的下乡知青小祁(秋爽)、马樱花对劳改释放犯章永嶙(绿化树)、惠婶对遭难的我爸爸(后窗)这一组组人际关系,都可归于我们所说的模式之三。这些农村劳动妇女,都有同情弱者,救人急难的传统美德。她们对于罹难的男性知识分子的救助,都毫无个人动机。她们富绰有余的,是那观音菩萨般普度众生的慈悲心肠。她们因而被看作人民母亲的化身。模式之四是改革大潮初起时,那滥觞一时的改革恋爱模式。这种雷同的模式,固然令人厌倦,但陷入困境的改革家得到痴情女子的热心辅佐,方获取改革与恋爱双喜临门的美满结局。这结局中,仍寄寓着在时代风云里寻找个人幸福的社会期待(如乔厂长上任记中的乔光朴与童贞、花园街五号里的刘钊和吕莎、故土中的白天明与袁静雅、跋涉者中的杨昭远与丁雪君等等)而在改革与恋爱相拮抗时,又显示出历史的前进,要求作为前进动力(而不是冀申、顾荣类的阻力)的个别人,以婚姻美满、家庭幸福为代价,作出殉道式的自我牺牲。以及牺牲者悲壮的承受性(如沉重的翅膀中的郑子云、男人的风格中的陈抱帖、火红的云霞中的梁霄等)。模式之五,个人罗曼史与社会变迁史的耦合,或曰个人的悲欢离合与国家的盛衰荣辱相耦合。耦合指的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因密切的相关性,在运动发展中互相干予、互相牵制的现象。我国解放50年来政治风波之多,是世所罕见的中国人的婚恋受政局影响之大,也是绝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