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文革中的“一个作家”——浩然.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6.16KB   全文页数:3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文革中的“一个作家”——浩然.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文革中的一个作家浩然说到文革中主流文艺的代表,八个样板戏,一个作家,1是使用频率最高的短语,这一个作家指的就是浩然。在文革中浩然是个少有的幸运者。当然,这主要的还不在于他曾经受到江青的赏识,或得到过一些政治上的虚名,对一个作家来说,重要的是他的创作。浩然的幸运,就在于他在停止写作5年之后,于1970年底较早地恢复了写作生涯。从那时到1976年文革结束,在不足6年的时间里,他除了完成四大部长篇小说金光大道的前三部并拟出第四部的部分草稿外,还写了4个中篇、数十个短篇和散文特写,新版和再版了各种新作、旧作单行本、文集、选集达18种之多。两部长篇被改编、拍摄成电影,许多作品被改编绘制成连环画或在电台广播,金光大道第一部和一些短篇新作被译成外文介绍到海外。有些作品被选入大、中、小学教材,有的大专院校还编辑印行了浩然作品研究资料。回顾文革时期的文坛,能够这样多产并产生如此广泛影响的作家,浩然之外,确实并无第二人。所谓一个作家之说,当然不能算作科学的概括,但它却准确地说出了浩然作为一个创作个体在文革文学中的特殊地位。研究文革时期的文学思潮在作家心灵中的投影,浩然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典型剖析他在文革10年中的心路历程,是了解一个作家如何在时代的大潮中被裹挟、被浸泡,最终无以自拔成了一个时代的殉葬品。浩然是在时代与自我的双向选择中重返文坛的。文化大革命进入70年代,虽然在中国高层领导内部正在酝酿着新的更为激烈的政治斗争,但在社会上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已基本结束,有些地方在表面上还表现出大乱之后走向秩序的某种迹象。1971年9月林彪集团的败露和覆灭,更使善良的人们在大吃一惊之后,越发感到结束社会的动荡局面,进入稳定、正常的生活轨道已是势所必然。接着人们看到了官方采取措施控制政治局面、从大乱走向大治的种种努力。文艺界的新变化也使人感到了政治气候的转换。各种地方性文艺刊物纷纷复刊,许多报纸恢复了或新辟了文艺副刊,一些人们熟悉的作家名字在销声匿迹多年之后,重新在报刊上露面。人们不禁亦喜亦悲,顿生恍若隔世之感。浩然就是在这种背景下重返文坛的。当浩然的名字与李学鳌、李瑛等相继出现在最初两期北京新文艺试刊号上时,人们还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直到1972年5月金光大道第一部问世之后,他的新作旧作接二连三地出版,这才引起社会的广泛注意。文革中浩然的走运,有来自社会方面的客观原因,也有来自作家方面的主观原因。是社会、时代与作者双向选择的结果。并不仅仅像有些论者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江青在浩然沉寂八年(19661974)之后突然想起了他。2突出政治,是文革前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必须信守的原则,文革中强调尤甚。这一原则,自然也会反映到选作家的标准上来。1972年12月16日人民日报短评努力发展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一文,作为文革文学进入官方议事日程的一个信号,在谈到文艺队伍建设时,就特别强调选拔创作人员以及文艺工作的其他人员,必须注意政治质量。所谓政治质量,按照当时的理解,首先要看其阶级出身。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或社会关系有政治历史问题的作家,那是当然要被打入另册的。其次要看你是哪条路线上的人,如果认定你与当时被定为修正主义分子的文革前文艺界领导人物有联系或受到过他们的揄扬,也要受株连,不会被信任与起用。更为重要的是要看你对待文化大革命的态度。文革被认为是当时最大的政治,肯不肯为这个最大的政治服务,恐怕是选拔与任用作家的最重要的标准了。如果你对文革心怀不满,不愿为它服务,那就不管是什么出身,曾经有过多么光荣的历史,也必然不会被重视和起用。浩然出身于一个破产农民家庭,只读了3年小学就因家贫而辍学。10岁前后父母相继去世,被寄养在舅父家中。14岁参加革命,16岁加入共产党,当过8年农村基层干部。是个地地道道由农民成长起来的作家,在阶级出身上无可挑剔。从路线上讲,虽然早在文革前浩然已写过一百六十多篇小说、散文,出过十多个集子,并有多卷本长篇小说艳阳天问世。但截止文革前夕,他还从来没有像李准那样有不能走那条路、李双双小传等产生过轰动效应的作品,也没有受到过当时文艺界领导人的特别青睐。这样,他也就自然地同所谓文艺黑线划清了界限。另外,浩然是新中国成立后在解放区文学传统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作家,从投身于文学事业那天起,他就把文学为政治服务看作天经地义的事情,把宣传当作文学最重要的功能,而且就他的创作个性来看,他对于现实的重大的政治斗争题材似乎有着特殊的兴趣和敏感。因此,当文革假革命之名要求文学为它服务时,浩然不但不会觉得别扭,反而会觉得这是题中应有之义,从而顺理成章地沿着这个思路去营构他的作品,去迎合文革政治的需要。正是由于这些社会的、政治的以及作家自身主观的、客观的条件,促成了浩然在文革文坛上的特殊地位。当然,形成这种局面的也有历史的机遇所造成的偶然因素。比如,长篇小说艳阳天的问世,是17年期间文坛上的一个重要收获,本应产生较大的社会反应。按照当时越来越左的政治形势和文艺政策,代表官方意志的文艺界领导人也理应对它作出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但是,艳阳天三卷出齐之际,正值文革开始前夕,整个社会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文学艺术这个本来就不平静的海面上,更是到处都潜藏着暗礁。眼看着邓拓、吴晗等已翻船落水,文艺界领导人和评论家们人人自危,谁还顾得上对一部政治背景不明的小说妄赞一辞于是,按照当时的文学气候,一部本应引起强烈反响的小说却遭到了异乎寻常的冷遇。这是浩然的不幸,也是他的大幸。不是这种偶然的机遇,他难保不被推上所谓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贼船,那么,浩然在文革中的历史将要重写了。还有,文革中一大批有成就有才华的作家被打倒,那些有幸重新获得写作机会的作家,也由于不能适应种种清规戒律的束缚,大都磕磕碰碰,步履维艰,动辄得咎,很难施展。这是包括浩然在内的一切善良的人们不愿看到的事实。而正是这个事实,在客观上却为浩然的一枝独秀提供了契机。需要说明的是,文革中浩然虽然是一个幸运者,但他并不总是春风得意。1980年他曾经这样回顾这段历史从1966年到1976年这10年,我不能上天入地,只能跟着风浪颠簸,所以我这一段的历史脚步是复杂的,险峻的,而且表面上丰富多彩,内含着多种滋味。3文革是一代文人的厄运,谁也不能幸免。当红卫兵运动像潮水一般铺天盖地迅猛而来时,浩然也被裹挟着卷了进去。看到许多自己一向敬仰的作家一夜之间成了牛鬼蛇神,被关进牛棚,有的甚至被摧残至死,他大惑不解,心急如焚。出自正直的中国农民式的良知,他曾用自己的绵薄之力暗中保护过一些同志,并担着风险为受审查人员通风报信,却因此为自己招灾惹祸,被清理审查几十天不能过关。4在本质上,文革精神同文艺自身的规律特别是作家充分发挥个性的要求是格格不入的。不管对什么样的作家,文革都不可能为他提供最适宜的创作环境,即使获得恩准有了写作的机会,作家的创作活动也必然无异于戴着镣铐跳舞。浩然也不能例外。重新获得写作机会以后,他一方面感到庆幸,一方却又常常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创作而苦恼。这对于一个热爱艺术的作家来说,甚至比挨批斗时受到一些皮肉之苦更为悲哀。然而,时代毕竟选择了他,他也毕竟接受了时代的选择。正是他,而不是别人,成了10年文革期间举世闻名的一个作家。自1970年底重返文坛,直到1976年10月文革结束,浩然的文学活动以1973年底为界限,分为前后两个阶段,时间大体都是3年。在第一个3年中,浩然的一个重要工作内容,便是整理旧作。1970年12月,北京市革委会派浩然到京郊大兴县大白楼人民公社协助搜集整理农村干部王国福的先进事迹,以此为契机,他开始了长篇小说金光大道的写作。金光大道一书,作者早在50年代就写过一部反映当时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的旧稿。当时他还是一个只有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浩然亲自参加了合作化运动,熟悉这场运动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和事件,但由于受思想认识和艺术概括能力的限制,他还不能驾驭这样重大的题材,稿子没有成功就被搁置下来。后来写成出版的金光大道同50年代的旧稿不同是显而易见的,但书的基本情节、书名、甚至作品中主要人物高大泉的名字,都是沿用旧稿而来的。因此,70年代浩然对金光大道一书的写作,无疑带有董理旧作的性质。因为金光大道不仅是浩然个人的一部重要代表作,而且是中国文学史上文革时期的一部重要代表作,所以后文还要专门论述。这里着重研究的,是浩然对文革前已发表的短篇小说的重新梳理。据有关材料介绍,浩然自1971年11月完成金光大道第一部之后,即着手整理文革前的旧作。历时一年许,先后编成幼苗集和春歌集两个集子,接着,又将1966年结集出版的短篇系列老支书的传闻稍加修订,分别交付北京、天津两地出版。幼苗集收19581964年所写儿童文学作品20篇,春歌集收19561966年短篇小说30篇,老支书的传闻删去原版中与老支书无关的长辈人,剩下10篇。除去个别重复篇目,3本书所收57篇作品约占文革前作者创作的短篇小说总数三分之一。从所收篇目看,作者当时编选的态度是严肃认真的,他没有简单地按照当时流行的那套极左的标准去决定弃取,而是充分注意到了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它们在作者个人创作道路上的地位和价值等各个方面,把各期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品大体都收进来了。当然,这些作品都是农村题材,我们今天重读这些作品,扑面而来的是充满了17年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时代气息。从内容上多是写农村移风易俗、公而忘私、爱社如家、助人为乐之类的好人好事,人物多是乡村中的普通农民。作者通过家庭、邻里、婆媳、姑嫂之间的小纠纷、小冲突展开故事,表现农村新风尚、新人物、新思想。也有为迎合60年代初期倡导写阶级斗争而留下的印痕,如设置一两个富农或别的阶级敌人作为斗争的对立面,然后再轻而易举地识破并揪出来这一类简单化的配合形势之作。在编选过程中,作者多少作了些文字方面的加工。这些加工,除个别地方把文革中犯忌讳的字眼加以更换,如一匹瘦红马中把店掌柜的改为服务员这类带有文革气息的字眼之外,别的地方很难看出文革的印记。有些地方,为了更加准确和贴切,原本气势凌厉的语汇反而变得比较平和了。如初试锋芒的标题被改为初试身手就属此类。总之,修订之后的作品,没有因文革的狂热情绪和僵硬规范而受到伤筋动骨的改动,基本保留了文革前的面貌。文革前,浩然以善于表现农村社会主义新人而著称。他笔下的人物,如坚持原则、不顾情面的林雨泉(喜鹊登枝),勤劳俭朴、爱社如家的焦贵(一匹瘦红马),敢说敢为、心地善良的连惠荣(新媳妇),为改变山区面貌而刻苦学文化的石山柏(石山柏),一心一意带领群众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老支书(老支书的传闻)等,都深受广大读者特别是农村读者的喜爱。在文革这个特定的时期,作者让这类人物形象在文坛上重新露面,其意义是应当肯定的。因为文革运动起来之后,现实生活中这类人物成了昨日黄花,昔日的先进模范,都成了所谓修正主义黑苗子,而老支书这样的人物,更是同走资派划上了等号,成为斗争的对象。当时流行的文艺作品中,倍受青睐、倍受歌颂的人物形象是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反潮流英雄。正当此时,浩然连续推出了3本文革前的旧作,把一批深受读者喜爱的社会主义新人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是需要有一定的胆识和勇气的。3本书出版后,立即赢得了读者,春歌集1973年7月第1次印刷29.8万册,投放市场后很快就销售一空。我们今天分析促成它畅销的原因时,固然不能忽视文革以来多年书荒为它带来的特殊机遇,而它那令人怀恋的17年现实生活的内容和文艺格调而被读者认可,应是其更重要的原因。在1971至1973年这段时间里,浩然还创作和发表了17篇短篇小说和儿童文学作品,分别结集成七月槐花香和杨柳风两个集子,于1973.年4月和8月先后出版。当时,作者的主要精力放在长篇金光大道的写作上,同时还要对文革前的旧作进行整理,这些作品都是见缝插针赶写出来的。作者说这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工农兵的需要,同时,也想使自己保持与生活的联系,追上时代的脚步,确保活水源泉永不枯竭。(编选琐忆)他当时这种心情是真诚的。浩然这一时期的短篇新作,基本上是沿着文革前的路子发展而来的。在题材上,仍然以表现北方农村的新人物、新风尚为主在风格上仍然散发出浓郁的泥土气息。一担水中的马长新,铁面无私中的侯大娘等一批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丰富和拓展了作者自50年代就开始营造的旨在展示农村新人的精神风貌的艺术长廊。无庸讳言,浩然这一时期的短篇新作,受文革时期极端功利的文学思潮的影响是明显的。当时的客观环境,不允许他完全按照文革前的路子走下去,把追上时代的脚步当作自己一生从事文学活动的出发点的浩然,也不会违背文革精神另辟蹊径,这就注定他的作品不能不打上时代的印记。首先,许多篇子都被人为地贴上了路线斗争的标签。有些明显属于一般性的认识问题,也被上升到了路线斗争的高度。另外,在有些作品的人物塑造和矛盾设置上,明显留有当时流行的三突出创作模式的影响。就浩然本人的艺术功力和艺术才能、创作经验来讲,这时他应该而且能够写得比文革前的作品再好一些。但时代环境、文化氛围使他未能达到应有的高度,有些作品同文革前的作品比较起来,甚至有明显的滑坡。在这里,我们不妨将他的新作雪里红同50年代的一匹瘦红马作个比较,这两篇作品都是以马为线索来表现生活和塑造人物的。一匹瘦红马通过青年运输员焦贵将一匹差一点儿被送进屠宰场的病马精心调理成膘肥体壮的好马的故事,表现了50年代中期农业合作化运动中两种办社思想的矛盾,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淳朴可爱、爱社如家的新型农民形象。雪里红写的是某生产大队解放20多年以来围绕一匹马而展开的一场又一场路线斗争,并通过这些斗争着力表现主人公黄久明的路线觉悟。由于后者所写的路线斗争多从理念出发,并没有多少生活依据,所以作者尽管给黄久明这个人物安排了许多英雄行为,最终还是显得苍白无力,远没有焦贵的形象真切感人。不过,总的来讲,浩然这一时期的短篇创作,跟他这一时期重新整理出版的旧作一样,是拥有读者的。在内容上有意避开对造反英雄和夺权斗争的歌颂,使它们同当时所谓正面反映文化大革命的帮派文艺划清了界限。而今天看来是明显受了极左理论和创作模式的影响的一面,在当时是为了一般读者能够接受甚至乐于接受的。因为他们也跟浩然一样,经过长时间左的氛围的熏染,对还没有超出政策界限的左的东西,早已采取了认同的态度。随着文革局势的转变,浩然身不由己地走上了一条走不通的文学新路。1974年春节过后的一个深夜,浩然在睡梦中被叫起,他受到了江青的召见。当时正值中国驻守南海的海军在当地渔民民兵的协助下胜利击退西贡政权武装侵犯的西沙之战刚刚结束,江青选中了当时在读者中口碑甚好的小说家浩然和诗人张永枚做她的私人特使,专程到南海表示慰问,并下指示回来要写作品,我等着看。5这样,浩然连给家人告别的机会也没有,就带着慰问和写作双重任务,登上了南行的专机。正是这次当时颇使他荣耀了一阵子,日后又给他招惹了许多是非的南海之行,逼他走上了一条新的文学创作道路。6一个作家,不能总是重复自己,应该不断创新,为自己开辟新的创作道路。有时事实证明这条新路是走错了,但那勇于探索的精神也是值得敬佩的。但浩然却不属于这种情况。他是在一种极不正常的情况下被外界环境裹挟着走上了一条压根儿就走不通的所谓新路的,这条新路留给他个人和整个社会的只是沉痛的教训。从1956年在北京文艺正式发表第一个短篇喜鹊登枝,到1966年文革前夕三卷本长篇小说艳阳天全部出齐,浩然走的是一条既富有时代色彩又独具个性的创作道路。这条道路是由高昂的政治热情和深厚的生活根底的双轨铺成。浩然不止一次地向人们宣称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文革中的“一个作家”——浩然.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