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无名氏小说:一条颠覆经典与建构审美理想国的欲望之路详细内容.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7.95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无名氏小说:一条颠覆经典与建构审美理想国的欲望之路详细内容.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无名氏小说一条颠覆经典与建构审美理想国的欲望之路详细内容【内容提要】本文试图通过对无名氏前后两个时期小说的研究,探究其前期的新浪漫主义小说是如何在40年代颠覆大众经典,以及后期的现代主义巨著六卷无名书是如何通过对生命的追寻和存在的确证来建构其审美理想国的现象,来说明无名氏之于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意义。【关键词】无名氏小说/颠覆经典/建构/审美理想国【正文】历史常常选择一些人物作为其坐标上的一些点来显示自己的进程,但那些庸碌之辈绝对与历史的垂青无缘,得到垂青的总是那些出类拔萃的人物。因此,不论人们对于无名氏小说的兴趣如何,有一点大约无可置疑他是个对平庸和凡俗深恶痛绝的作家。当然,这是美学意义上的憎恶。可以肯定,由于其天才,无名氏对任何平庸之作都不屑一顾。他也决不会畏首畏尾地在那些中庸者的队伍中搔首弄姿,欲拒还迎他是骄傲的、自负的,不惧正面袒露自己的。在整个20世纪漫长的文学岁月中,他从未降低自己的精神标高。无论人们对他是漠然地置之不理,还是将他视为一个路人的异端,他始终是历史显示自身进程时那个坐标上被选中的点。综观其创作,可谓野心勃勃,简直就是一条颠覆经典和建构审美理想国的欲望之路。无名氏40年代闯入文坛时,就决意颠覆所谓的大众经典,立意用一种新的媚俗手法来夺取广大的读者,向一些自命为拥有广大读者的成名文艺作家挑战。注卜少夫编无名氏研究,台北远景出版公司1983年版。事实上,仅以习作阶段的北极风情画和塔里的女人就轻易实现了其目的。他用带有强烈现代性色彩的创作颠覆了当时所谓的大众经典。单1945年至1949年,这两部小说就付印了一百多版,以致当时凡能看小说亦能买得起此二书之青年,几乎全读过。而他也因此而暴得了大名。这虽与其天才有关,但也是一种时势造英雄的反映。此后,无名氏远离尘世的喧嚣与嘈杂,不问窗外的暴风骤雨,潜心创作鸿篇巨著无名书,默默地以小说形式展开对生命、宇宙的探秘工作,记下对人生美好境界的想往,一心一意地建构自己的审美理想国。大抵浪漫传奇总不离恩怨情仇和悲欢离合的命运遭际。北极风情画和塔里的女人亦不例外,其书名之新奇艳丽,爱情故事之缠绵悱恻,人际悲欢之跌宕多姿,哲理思索之迷乱苍茫,一时间风靡文坛。作者以建构奇幻诡艳的艺术手法轻易地颠覆了当时所谓大众经典中平庸、凡俗的罗曼蒂克。北极风情画一开头就惊世骇俗,闪动着乍明乍暗的陀斯妥耶夫斯基似的悲戚面容,迅速拨动了读者的情感琴弦。除夕夜风狂雪骤,一陌生怪客夜间蓦地奔向华山顶遥望北方,豺狼般哀吟着惨不忍闻的歌声。当我阻止他纵下悬崖时,他冷隽地告诉我人生每秒钟都有千丈悬崖等待着他。小说开头的这种叙事策略,渲染出了一种神秘怪诞的气氛,为这幅哀艳的风情画提供了一个雄奇苍凉、镂月裁云的镜框。陌生怪客的故事缘于十年前,他作为上校参谋曾至辽远荒寒的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城。一次夜归途中被美丽的奥蕾利亚误认为情人抱吻于寒冷街头。他们一为波兰将军的遗孤,一为朝鲜流亡军人,以天涯知己的心情谈论着世界上有两个最富有悲剧性的民族一个是东方的韩国,一个是西方的波兰。自此心心相印,沉醉在甜美爱情里,双双变成最好做梦的孩子,象喷泉样的尽量喷射出自己的生命,达到了人间幸福和情感享受的顶点。小说至此起用了乐极生悲的程式,那种单纯明媚如月光下贝加尔湖的言情陡起波澜。因战事林上校须立即回国,二人便在分离前以赌徒般的狂热方式享受了四天爱情,奥蕾利亚随后引刃自杀,遗书让他十年后爬上一座高峰北向高歌他们唱过的别离曲。华山顶那凄厉如狼嗥的歌声即他十年后的践约哀鸣。这是一幕非常典型的浪漫传奇图画,一朝遇艳,终生哀痛,英雄美人,生离死别。可见北极风情画并没有脱出徐枕亚、苏曼殊等人开创的言情小说窠臼。但它也有独到新颖之处,即这双男女热恋时,谈论着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涉及艺术与哲学、生死与恋慕、战争与独立等诸多方面,在开阔的思路中打上了现代性的深深烙印。虽然其间的言情谈愁还带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滋味,不过作者把他们写成两个弱小民族飘零的子民,字里行间则散发着愤懑的民族意识,此即该小说在当时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而无名氏颠覆所谓大众经典的目的也即在此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实现。在塔里的女人中,无名氏继续进行着他颠覆所谓大众经典的计划。其描写笔锋由民族意识的发散开始趋于人生境界的吟味。假如说前者是北国苦寒的风情画,后者即江南凄婉的咏叹调。我在华山见到一道士觉空,本名罗圣提,是位小提琴家。一次他应邀到某女子大学的校庆晚会上演奏,邂逅了出身于外交官名门的黎薇。小说以华丽繁缛的文笔,极度夸张、浪漫的想象,对这对风流男女的容貌、身价和智慧进行穷极描绘,把他们之间豪华的爱情,写得超凡入圣。但罗圣提已行过旧式婚配,他们为了成全道德忍痛割舍了爱情。黎薇别嫁,却遇人不淑,不久即遭遗弃。战事使他们南北流徙十年,当罗圣提再次找到黎薇时,她已痴呆衰老、两鬓斑白,几乎认不出罗圣提了。这出祸福无常的爱情悲剧,渗透了由热烈转向悲凉的人生失落感。它以美的沦落和善的幻灭,无比怅惘地触及了旧式婚姻和门户攀比的礼教制度所酿成的真情迷失悲剧的内核。作家借用挪威作家汉姆生牧羊神中的话得出了结论女人永远在塔里,这塔或许由别人造成,或塔由她自己造成,或塔由人所不知的力量造成值得注意的是塔里的女人的谋篇布局所采用的多维度结构方式,也是无名氏施行颠覆经典文本的一种策略。先以旁观者视角揣测着一个道观奇人,设置一个悬念继之换以当局者视角,切入小说主体部分,采取道观奇人自述的方式,回忆其前尘影事,倾吐其喜怒哀乐,体悟其仟悔和空幻,通过内心自白缩短了人物和读者的心理距离。尤其是小说主体部分还有自白中的自白,因小说是男主角的自述,难以直接敞露女主角的胸襟,便以大段日记加以敷衍和弥补。故事讲完后又以汉姆生的话加以哲理升华,升华之不足,还写觉空见我要出版其稿子,愤然挥拳打我,使我猛然觉醒。这种梦中梦把人带入了类乎黄梁一梦或南柯一梦的境界,真幻交织,扑朔迷离,袅袅然升起一层爱怨皆空、荣辱无常、人生如梦的烟雾。这种表现方式不仅使小说的艺术营造显得更为复杂和变异,常有意识地模糊掉故事叙述链条之间的因果关系,甚至还表现出某种神秘色彩。在此处,偶然性与必然性难分难解使人一时难下判断,可这因果判断的模糊性却恰恰透视出作者主体意识深层的价值意向和对生活无可奈何的慨叹。因此人们常会感到无名氏小说的表达方式是传统理论所无法接受和分析的,因其总体上追求的是一种充满现代性的抽象效果,而且因小说人物主体意识的觉醒,其心理上许多复杂感情,如焦灼、孤独和无奈等纷涌呈现,许多是现有语言无法表达的。但他巧妙地传达出使用语言后面还有的另外一种语言。可见无名氏对大众经典实施颠覆时,井未对其进行结构性的破坏、解构、拆散,也没有排除一切沉淀物。反而对大众经典的艺术方式采取了借鉴、汲取、扩张的拿来主义态度。这种以新的浪漫和传奇来颠覆另一种浪漫和传奇的新小说的出现,反映了在民族战争的时代背景中,民众阅读口味对文学发展发生了重要影响。许多人身临战乱,备尝流徙之苦,需要心灵慰藉。无名氏小说适逢其时,以轻灵的幻想、缠绵的故事使他们享受到了片时欢愉,减轻了生存压力。如果说现代浪漫主义在五四时呈现了反封建的狂放姿态,30年代转向了宁静的田园牧歌,那么40年代则分散为多种存在方式,其中新浪漫派小说的兴起代表了浪漫主义思潮从知识分子精英的自我表现向广大民众阅读口味的靠拢趋势。为适应战争环境,这类小说淡化了自我表现色彩,增加了通俗化成分,获得了怡情和娱乐的功能。无名氏曾概括过他的小说与传统小说的差异我们熟悉的小说是以叙事为主的文学作品可是这部小说,绝大部分则是形象化的描写,景物和气氛都十分不同。我们见惯的小说,都有密实的故事情节,这部小说,只是无数缥缈的感觉,恍惚的臆想,藕断丝连的缀合。其小说最擅长的即以传奇性为中介,描绘人物在特定心境下着我之色的主观感觉与印象,兼顾了知识分子和一般民众雅俗两方面的审美趣味。可见对无名氏而言,颠覆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它既可以是一种哲学观点,又可以是一种政治或思想的战略,还可以是一种阅读方式。换言之,在他那里,颠覆是一种双重运动,或者说是一种双重写作,即这种颠覆并非从外面进行,而是采取同居形式,仍高举浪漫与传奇的旗帜从内部来实施,亦即利用被颠覆对象的潜在矛盾,使其自行瓦解,不攻自破。在西方这种颠覆艺术被德里达称为自毁原则中国也有句古话可概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对无名氏来说,他创作的重心和成就显然并不在此。他既已顺利达到了颠覆当时大众经典的目的。紧接着就是要实现他艺术追求的勃勃雄心,以创作大型系列丛书无名书来实现他建构审美理想国的企图。由于无名氏深受存在主义和生命哲学的影响,其内心充斥着强烈的哲学热情,故无名书的建构方式是以现代哲学作为其创作活动的主要理论支撑,用文学作为其哲学理论的形象演绎,其中充满了浓厚的现代性色彩。无名书原计划写七卷。依次是野兽野兽野兽、海艳、金色的蛇夜、荒漠里的人、死的岩层、开花在星云之外、创世纪大菩提。实际成书后为六卷,荒漠里的人毁于战火。无名书着重塑造了中国现代文学中第一个以全身心深入和触及到人的生命与存在核心的艺术形象印蒂,描写了他20余年的精神求索过程。该书自1964年开始创作,至1960年终,历时十五年方得以完成,而其间正是战事频繁、政治风云变幻莫测之时,无名氏一再受到程度不等的冲击,但这些均未改变其创作计划。然而,由于历史的一度封闭和偏狭,这位40年代崛起的艺术天才被文学史遗忘了几十年,他穷毕生精力创作的无名书也在完稿后,长期处于地下状态。直至近20年,无名氏与他的心血之作才走出历史的遮蔽,渐渐进入了现代文学史的视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无名氏曾充满自信地叙述该书总主题是如能预期完成这个多年计划,我相信无论在艺术上、思想上,对中国和世界总有涓滴之献。我主要野心是在探讨未来人类的信仰和理想由感觉思想信仰社会问题及政治经济。我相信一个伟大的新宗教、新信仰将出现于地球上,此生夙愿是调和儒、释、耶三教,建立一个新信仰,为了实现其巨大的艺术野心,他凭着天马行空式的惊人天赋,由国家民族战争而爱情艺术美而走私贩毒集恶于一身而宗教解脱,将不同文化和艺术综合为一体,寻找人生和艺术发展新路,追求永恒生命归宿,培养人对深渊的同情心,使无名书最终成了一部超出一般艺术规范,将社会历史、时代精神、文化哲学、伦理道德、人类生存、生命本体,以及宗教信仰等一古脑全熔铸于其中的、吞吐万象的综合性奇书。因而无名氏直到晚年还颇为他的无名书骄人不已。藉着无名书,他不仅能够深刻审视自己与人类的内心、梦想,而且也成就了他建构审美理想国的勃勃野心。对此,我们可以暂且从以下视角来剖析。首先是个体生命竭尽身心地对存在的本质与焦虑的确证。这是印蒂精神追寻的第一个阶段。这在野兽野兽野兽中得到了相当鲜明的体现。野兽野兽野兽不仅是一部洋溢着存在主义哲学气息的小说,同时还是一部充满生命意识的小说,它夹杂着欢乐和哭泣、固执和惆怅,声嘶力竭地呼啸着生命是一连串大毁灭与再建造大毁灭中有大自由大建造中有大真理生命本是一种最高度的连续追求,以及无限永恒的开展。大追求者是大火者,也是大冷者,大孤独者作者以如此多的大字来渲染生命,把它渲染成从虚无到实在、从永恒到刹那的如火球般燃烧、旋转着的存在。主人公印蒂的漂泊远方就是由于生命二字如雷电般在他血液里旋滚,如野兽般在他灵魂中呼唤冲出黑暗洞窟投到旷野的喊声里他认为活着的目的即探究生命、找寻生命。他南下广州参加北伐,成立左派组织,积极实现改造社会和人类的信仰。可不久清党大屠杀就开始了,使1927年成了历史堕落犯罪的年龄,一部人类文化史,其实也是一部兽苑史。在血的恐怖面前,他宛如孤鬼游魂般踯躅彷徨着。受信仰的驱使,他参与并组织了纱厂罢工,并因之被捕入狱。在酷刑折磨、美色诱惑和铁窗孤独中,他体验到生命是无休止的痛苦和神圣的愤怒。在印蒂生命这个阶段,虽充满了存在焦虑,使他不断地选择以确证自我生命的存在,但此时我在的意义还停留在对人身失去自由的反抗上,更确切地说是对国家和民族失去自由的反抗上不仅是为自身、自在,更多的是为他身、他在而斗争和生存。一年后他出狱了,可他曾视为同志的人却无情地把他视为托派拒于门外。他由此深感现实政治,只是一个污水缸,任何洁白身子跳进去,出来时也是一身脏和一身臭,开始反思以前所从事暴力的本真意义和原初目的。认识到暴力本身永远是否定的,是自由的异化物,只可惜流血流泪是一回事,人能明白是另一回事。他悔悟道过去十年,他那些挣扎和奔走,只是离人性越来越远。他现在才算真正到人性旁边,假如他真寻找生命,最绝对的生命,它不在这里还在哪里但对于生命此在的确证,逼迫着他不得不无休止地追寻下去。象浮士德一样,若要得救并确证我在,就必须在精神上永远奋斗不息。野兽野兽野兽则最集中地表现了这种因存在焦虑而升起的生命寻找和超越的品格。印蒂如是说我整个灵魂目前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去找、找、找走遍天涯去找找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这是生命中最宝贵的一个东西,甚至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人啊你为什么要奔走不停你为什么栖栖惶惶如有所失你在找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痛苦的找你在找什么要找到何时找到哪里啊宇宙这样美你为什么还要找可见,印蒂灵魂中这个找、找、找的要求,其实是由于生命存在的焦虑所导致的。因为存在的焦虑具有双重作用,它或者可以牵引人跌落于抽象的可能性,或者可以催促人通过决断,到达一种本真的存在。在人面临抉择时,存在的焦虑总是会使人们陷入两难的困境之中。存在的焦虑既然可以表现为一种否定精神,并借助这种否定精神使人获得自由的可能性,发现存在的意义所在,当然也就可以以一种抽象的形式使人们感到左右为难,无所适从。正因这种存在的焦虑始终面对着虚无,所以向往和畏缩往往总是相伴而生,使生命落入一种萨特所说的自由的眩晕状态。因此,存在的焦虑常常把生命带到可能性跟前,并即刻将生命弃置不顾,它是个体精神的中间阶段。所以,印蒂会不断发出找、找、找的灵魂呼号。随着印蒂十年来信仰的全面崩溃,他面临着严重精神危机和存在主义式的选择困惑。直到他坐上破浪而去南洋的江轮时,才又感到一种最原始的本能冲动,再次野兽般地扑向生命。整部作品在原始的、野兽般强悍的生命本能和翻云覆雨的社会政治强力的冲突中,弥漫着一种孤独离群、厌倦政治的怀疑情绪。这种情绪乃是存在主义的哲学酵素。它也使印蒂的生命意识难以在现实社会中找到牢固的平衡点。这种对个体生命存在的强烈焦虑使他成了一个不安定的灵魂,他需要不断地通过选择和承担来确立我在,也正因此,他那种无以自制的内在追求,就可能于迷惘中显示出开阔,于动荡中显示出内涵的复杂与丰富。因为存在先于本质,一个人虽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但他毕竟同时又是他自己。其次是关于生命存在的本真体验。海艳和金色的蛇夜乃是印蒂精神追寻的第二个阶段,即对生命存在中人性和魔性的一体两面的巅峰体验。作家自述海艳与金色的蛇夜中的两个女主人公瞿萦代表人间人性,莎卡罗代表地狱魔性。翟萦这个菩提树型的透明女人,给予印蒂的是光风霁月的欢乐、沉醉、诗与透明而莎卡罗则是一个高级妓女型的哲学家,她有一套魔鬼主义加炼狱精神的哲学,也可说,人类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无名氏小说:一条颠覆经典与建构审美理想国的欲望之路详细内容.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