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日中战争的文化空间——周作人与竹内好.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2.22KB   全文页数:21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日中战争的文化空间——周作人与竹内好.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日中战争的文化空间周作人与竹内好前言历史学家卡尔(Carr.EdwardHallett)在其著作什么是历史一书中,提出了历史是指历史学家与事实之间存在的相互不断之作用,现在与过去之间无休止的对话的概念{1}。无庸置疑这见解是浓缩了历史学普遍所持有的课题,但若将战争的因素嵌入于现在与过去的无休止对话之际,便超越了历史学的一般层次。也即是说,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存在的无止境的对话,同时也是引发当事国之间的无休止的对话之诱因。举例而言,其差异清楚地浮现于对战争名称的选用问题上。正如满州事变、卢沟桥事件等皆是没有宣战通告的战争,日本对于这些历史事件的陈述,当时一直沿用事变(事件)或以事变的扩大来称呼。之后在日本则习惯称呼这阶段为日中战争,而其时间是指由满州事变开始推算的十五年。相反地对中国而言,从满州事变发生的最初数年间,由于国民抗战体制尚未完全确立,因此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起算点,将其合作之后的为期八年的抵抗称之为抗日战争。而在此可视为中国的一大特征是,相较于日本往后必须针对自己当时的行动转换成不同的称谓的现象,到目前为止,包括这抗日战争中的种种战役,中国当局所设定的名称不但是几乎没有作改变之外,就连变更的迹象也丝毫感觉不到。议论有关那战争的过程时,不论是实行八年的期间,或采纳十五年期间来计算,无论如何对中国政府来说,提及和日本之间的战争时,即衍生出与撤退到台湾的国民党政权之间的经验及记忆共有的问题。其中,特别值得议论的领域之一是,对于执行当时协助日本分子之惩处的主体中所呈现的位置同构型的问题。那是指类似即使从汉奸(对日协力者)的独特名词中伴随着历史解释的细微差异被一体化的层面来看,不论如何,也反映着将强烈唤起民族内部裁判的意涵。在此,必需注意的要点是,除了这汉奸判决过程所关连的实证法之外,也必须针对此对日协力者的裁判所孕生出的公共性之质量问题作探讨。虽然事前可预料到,在以汉奸之范畴来审判对日协力者所包含的细微差异中,将出现民族感情脉络复杂交错的现象。然而,将其裁判认定在自民族内部的坐标轴上的命题,大概也无法成立。也就是,即使以民族主体性蕴含历史的开放意味的角度看来,也无法完全否定其问题性。关于对日协力者审判的主体是操之于中国人本身的认识无须加以言喻,虽然日本不可能直接参与那审判,但是,因针对对日协力者的历史事实存在则可能负有道义责任,至少有义务对审判过程应抱持关心态度才是。另外,在日本人裁判与中国作对照之际,若是主体性的问题很鲜明地呈现的话,那除了可以说是联合国的形式上的公式裁判产物的作崇外,另一方面也强烈反映出当时美国的远东政策的色彩。总而言之,如何反省那场战争那究竟是因战败伴随而来的责任问题,或者该将那战争定位为犯罪行为,意味着对那犯罪行为所作的裁决也就是说,身在入口处却迟疑着该针对什么作反省而原地踏步,无法获得意见一致的窘态之际,更露呈出裁判的公共性问题。在此,依循着日本方面的裁判关连的历史前提的模式来一窥究竟。在1946年到1948年之间执行的远东国际军事裁判中,将近二十八名的战争政策执行者以触犯和平之罪名被判刑,虽然形式上是以远东委员会的名义作审判,但由其过程中可发现到,美利坚合众国的意向反映在检察官团的追究理论中等裁判结果,接续着往后的美利坚合众国之远东政策。另外,在那裁判过程中最重要的则是将天皇从触犯和平之罪名中免除其刑责。此外,东条英机、木户幸一等进行诱导性的寻问等著名例子{2},也是藉由接获美利坚合众国当局指示的JosephBerryKeenan之手,意图性被执行。无论如何,包括日中战争等关于第二次大战中日本的战争责任关连之裁判主导权,几乎完全掌握在美利坚合众国手中,在形式上日本人可说是被阻挡于追究其应担负的战争主体责任问题之门外。但是,在此必须附加说明的,虽然形式上颇为暧昧,在当时多数的日本人却也察觉到不管如何日本军国主义都理应被审判。若果真如此,也许有人会认为,那缺陷的责任追究不应指向日本,而应将其矛头指向美利坚合众国的论点不是也可成立吗然而,事实上也不尽如此。即使形式上是因那条件的驱动所诱发的,但在其内部,不论实行如何的形式,以自我的力量来审判自己民族之过去是必要的,而事实上部分曾执行过。举几个为例,当时以日本共产党为势力,倾全力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可谓其代表例。但是,结果因为种种因素日本共产党之非法化,加上日本共产党内部本身存在着战争协力者之故,而无法将自己完结等而无法获得重大的成果。然后,对有关于美利坚合众国主导的裁判程序中出现瑕疵的批评,也仅是印度国际法学学者Paru等人提出而已(在此也可加上替二十八位被告作辩护的日美辩护律师团)。然而,后来对Paru提出的战胜国裁判战败国的不公平性之见解予以高度评价的,事实上也唯有日本的右翼势力而已。况且那也是在形式上日本实现独立之后的事。因此,课题的设定就演变成以下的叙述。当时,可说因形式条件的制约影响,由日本人亲手审判日本所引发之战争责任的权利被剥夺,但关于内在层次上的自我裁判,藉由现在的日本人再度重新检视历史的契机,而面临打开那枷锁的挑战。关于这方面,例如,2000年于东京举办的国际女性战犯法庭中,重新审判天皇的战争责任的举动等,在民间层次的市民运动中也被多方进行。即使说进行以上活动的当事者们也许没有意识到,但实际上将其活动定位为,是克服在远东国际军事裁判中的日本人的非主体性的一种尝试的坐标轴,也绝非错误。只是必须与其行动同时展开的是,唯有配合着战争过程中所衍生出之日本主导的形势,在日本的行动影响下方能活动的中国人,也就是针对对日协力者的历史的存在问题,日本人必须以某种方式来表达关心。当然为了建构日本人的自我裁判主体性,其道义责任的范围,不只是包括自己过去的行为,也必须加入对日协力者因素的考虑。笔者将针对日本文化人的言论以及中国方面的文化人言论在时空上同时交错的占领期文化活动,以透视法来试图勾绘出其状况。两者的活动在完全没有预测到1945年是最后的期限的环境中,呈现不断的互动,相互纠结,流动的状态。而这也是本文为何选择文化空间这用词的理由所在。然而,有关人物各别的具体性行动之分析,期待其它专门分野来作检讨,在此,笔者个人所采取的手法是,针对战争的过程被尝试的文化活动中所呈现的特征,将其文化活动的特征设定为思想行为构造来进行问题掌握。然后,选择周作人与竹内好两位站在各自立场致力于中日间的交流的人物作为媒介者来探讨。至于为何选择以此二者为焦点的理由,将在以下的章节加以陈述。一、二人的邂逅与擦肩而过众所皆知,在战后,一方面周作人成为对日协力者审判中落居被审判的身份,另一方面竹内好则成为了战后日本的思想界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此外,若是追溯至战前战中的话,包括身为鲁迅的兄弟的意味在内,在种种意味之中,周作人是可谓极重要的文化人,但反面,在战前战中时期,竹内好仅是一个在中国文学研究业界流传的名字罢了。若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是战胜国,而日本成为战败国的过程来检视,这两者的生活方式,实际上除了是讽刺的,两者同时也是对跖的对象。然而,从竹内好的角度来看的话,周作人始终不变是对日本国内中国文学研究界来说不可缺少的人物。在战前的日本,以竹内好、武田泰淳等人为中心,在1934年成立的中国文学研究会是企图决心告别汉学支那学,而吸收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的现代中国文学的团体{3}。事实上,以此会名义举办的第一次公开活动是欢迎周作人、徐祖人访问日本的聚会。如同周作人是抱持着身为中国文学研究会成立的历史见证人的态度一般,其后,竹内好也将其深深牢记着。当时,周作人首先是以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而受到众所瞩目的学者、作家,对中国文学研究会而言,那邂逅可说是无法抗拒的命运。然而后来,竹内好(中国文学研究会)与周作人的往来,却转向苦乐参半微妙的方向展开而去。接下来,竹内和周作人的邂逅时间地点是在大多数中国知识人业已转往南方抗日地区避难的北京沦陷区。1938年5月15日当时,与访问北京的佐藤春夫、保田与重郎等同行的竹内,恰巧现身于日本来的访客及中国方面的知识人(周作人、徐祖正、钱稻孙)进行亲善交流的场面。以周作人为首的中国方面的知识人,正陷于因没有离开沦陷区而遭受来自抗日地区各方的强烈指责。在5月5日,中华全国文化抗敌协会(简称文协)发出了武汉文化界抗敌协会弹劾周作人声明急电,以给周作人的公开信之篇名登载于文协的机关杂志抗战文艺(5月4日第四号)中。至于具体上,抗日地区方面如何弹劾周作人,还有那些弹劾究竟代表了什么意义等,在木山英雄的周作人对日协力始末中已有详尽的分析,在此本文不再予以重复。只有一点特别想注意的是,佐藤春夫、保田与重郎等和周作人等人同时出现在亲善会上的那种难以捉摸言喻的气氛。对当时的状况,竹内如此地形容着有关当时的情景现在仅剩少许模糊的记忆,席间始终是友善的气氛。话题大多则是围绕在料理、鬼神等无聊的话题上,而几乎没有出现文学及政治等话题。因年轻的一伙人多半沉默着,所以多半是来宾们的话语。就像在昨日曾照过面一样,理所当然也不须再次致辞重新欢迎来宾,想谈什么便无忌惮地聊了下去。简单地说就只是老人的趣味罢了。更直言不讳即是一般所说的北京趣味。而保田对此状况似乎有所不满。反方面来说,我却觉得那气氛不错。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的想法也颇危险。我以其它的方式对事变产生兴奋的状态。虽然想直接告诉保田,他所期待的是现在的北京所没有的。然而,也许属于汪洋大海的还真是会渗出表面的。佐藤先生以一种悲哀的,无法尽欢的言词来形容此亲善会的模样。当此文章刊登于杂志后,我毫无顾忌地写了一封信陈述了反对意见。从先生那般的感受中,我觉得先生大概对中国人是持同情态度的。而我所感受到的倒不如说是主客双方皆抱持着宾主尽欢的打算。{4}对竹内而言,与周作人不得不在沦陷期的北京相遇一事,无庸置疑在心理留下了微妙的阴影。可是从以上的文章可读取到的讯息,可分析竹内本身存在着以相当谨慎的政治观点来确认其心理起伏交迭的意志。从竹内的角度看来,周作人等人的所谓老人趣味式的款待,可说是经过计算的,实际上那亲善聚会是一种脱政治化的尝试,对照出以保田为首的日本方面试图于聚会中寻求政治意味的天真烂漫想法之间的落差。此外,竹内针对那样的老人趣味,也就是意图性被计算的与日本方面的距离设定,下了令人满意的评语。从竹内的叙述中可觉察到的是,对北京方面展现的距离之意图,日本方面的佐藤春夫等人差不多清楚地认识。但是,对于那距离,佐藤是解读为没有尽欢,而竹内对于那距离,反而是以宾主尽欢来作理解。虽然,与保田等人以不同文脉,但在沦陷区北京生活的竹内也对事变的勃发产生了兴奋。然而,事实上因竹内与其它日本方面的客人用不同的视线,而以一个文化空间的方式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亲善的场面的实体。1937年到1939年之间滞留北京期间,竹内与周作人作了数次会面。然而,在进入下一个阶段与周作人会面的则必须等到1941年的东京了。当时,周作人已是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的身分。在盛大欢迎周作人一行的中国文学研究会创办之际,竹内等人也仅仅在杂志中国文学的编辑后记中绍介周作人的访日,及竹内个人到帝国饭店会面而已{5}。从1940年前后开始,竹内等人的中国文学研究会由于包含着与现代中国接触的意义,成为众多注目焦点的对象。在某种意味中,中国文学研究会拒绝参加1942年在东京举办的大东亚文学者大会的举动,可说是中日战争呈现着总力战的样貌,特别是在日中双方的知识人的趋向正在构筑一个特异的文化空间之际,值得加以注释的历史性决断。此外在其同时,面对当时访日的中国知识人,竹内等人的态度,就如同并非不欢迎中国的文学者,而应该说是欢迎那些该欢迎的人士是我们的方式{6}一般,实际上已经超越苦乐参半的境界,而呈现出一种悲壮的样貌了。像这样,一方面在公共场合进行强固的意思表示,而且在私人的场合,竹内个人在与周作人进行会面所保持的距离看来,那已是超越个人单纯友谊的层次,也可窥视出以某种距离的设定之意识。和以所谓对日协力者身份登场的中国友人的再邂逅,还有以中国人的协力对象者登场的日本人身份来见面一事来看,那邂逅本身深深地印刻交画出双方的错身而过。二、周作人的思想战略此时,在周作人胸中所酝酿的究竟是什么另外寻求些什么,究竟抱持着何种印象,周作人必须成为对日协力者某种层面上,他的一生是带着通往地狱之旅的色彩。周作人的地狱之旅是指,最终他必须接受汉奸裁判过程的背后,其实早在1937年7月到11月期间即看出端倪了。也就是说,因日本军的进入北京城,北京大学大部分的教职员几乎已完成逃脱之情况中,周作了选择留在北京的决定。对如此的见解,大多数的历史学家都应会同意。但在此附加一点,即使当时很多中国人期待日本战败,但可客观地预测到日本战败的人数并非那么多。举其例,日本的战力大量消耗在中国大陆本土之因,可说是日本战败的主因。但具体来说1945年夏天战败到来的直接原因中,日美战争中日本败退也是一大要因,因此关于日本帝国败北形态之预测,在1937年的时点,尚仅仅停留于暧昧可能的程度。也就是说,想陈述的是,在日本继续占领中国的情况中,不仅大多数的人,就连周作人,基本上也无法客观地从战争状态中分析战争究竟会有如何的完结。当然,在延安或重庆,还有滞留在南方的多数中国知识人眼中的民族命运立场看来,日本帝国早晚将战败是其必然的结果。然而关于日本帝国究竟会以什么方式迎向战败之预测却非由中国单方面即可作决定的。因此,在研读当时周所撰写的文章时,必须将战争尚未明朗化的状态作为前提。但若附加上此前提的话,则同时也必须提及当时中国的空间问题。那是要归结到报道的流通问题上。周作人所发表的文章,不只是流通于华北或汪精卫政权下的南京地区,另外在抗日地区,还有藉由翻译之管道在日本也被阅读。除了过去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加上是鲁迅兄弟的周作人之因,身为文学者特有纤细感情的言行也经常被冠以政治的意味来解读。另外,经由松枝茂夫的翻译,而登载于(1943/4)的日本改造杂志的短文中国的思想问题(中和月刊1942/11)等在战时下,也带来非常微妙而且绝大的效果。至于写作这短文的来龙去脉,在木山英雄的周作人对日协力始末中,曾以知堂回想录为论据被加以解析,在此将沿用其论述来进行议论{7}。这中国的思想问题是,为对抗以北京市为中心创立的新民会日本军的宣抚班统合之团体,单在北京市就拥有近二万九千名左右的会员数的反共政治团体资助下而推行之大东亚新秩序中心思想议论而写作的文章。木山的评论中有趣的是,当时在汪精卫政权支配的南京所结成的东亚联盟中国总会的主张及周的中国的思想问题带着一脉相通的性格。而中国的思想问题的文稿是以四十二年五月在南京中央大学举办的讲演稿为原本的讲法可作为其佐证,再加上,政治独立经济提携军事同盟文化沟通等汪政权主宰下的东亚联盟中国总会提出的主要宣传口号,特别是针对政治独立,坊间谣传着,以东条英机为首的东京正弥漫着警戒空气的谣言。也就是说,某种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日中战争的文化空间——周作人与竹内好.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