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沈从文的理性文学观初探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1.59KB   全文页数:1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沈从文的理性文学观初探 .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沈从文的理性文学观初探摘要在沈从文艺术心灵的深处埋藏着一个非常理性化的、充满了形上冲动与思想家气质的自我,体现为一种独特的现代理性文学观。其特色表现在哲学层面上,系以理性精神为中介将意志与人的道德实践、理想信仰及人类社会的进步等结合在一起探讨,并最终指向了人的自律与创造性文化层面上,他坚执自己的启蒙理想,即用爱与合作、理性与知识粘合民族新的生机,这在政治成为信仰的时代氛围中无疑是独标高格的在主体心灵的层面上,他则坚守知识分子独立人格的理性自觉、自醒与自救。沈氏对理性精神的坚守与探讨对今天的文坛极富警示意义。在现代文学史上,沈从文既是独标高格的这一个,更是一个复杂的存在。他在某种程度上继承并发展了五四文学的启蒙精神,却总是对城里人与现代文明保持着高度的警醒作为一个自由主义作家,他极为蔑视政客与政治附庸文人的投机行径,却又不能脱离民族主义的现代传统,无法像周作人、林语堂那样自由洒脱起来,而是对民族前途充满了浓浓的忧患意识。在人们的心目中,沈从文天生就是一个咏唱抒情牧歌的诗人,他的重要创作总是离不开爱与美与自然的主题,弥漫着梦幻般的神秘情调。然而这远非他思想情感的全部,在他艺术心灵的深处还埋藏着另一个非常理性化的、充满了形上冲动与思想家气质的自我,这也许是全面理解作家的矛盾性与复杂性的一把钥匙。更重要的是,探讨沈氏理性文学观对我们今天理性精神大溃退的文坛具有非同寻常的警示意义。哲学冲动理性与意志沈从文崛起于30年代的文坛,其创作是与对五四启蒙运动的独特反思联系在一起的。在他看来,那场人性解放的运动产生了极强的重新做人的意识,人的文学更成为一个动人的名词。可是重新做人虽已成为一个口号,具尽符咒的魔力,如何重新做人重新做什么样的人却似乎被主持这个运动的人忽视了。如果把范围限制在争自由一面,含义太泛,把趋势放在求性的自由一方面,要求则太窄。1结果所谓解放不过是止于男女同学而已,年轻人形成了一种庸俗平凡的类型,其特点是生命无性格,生活无目的,生存无幻想2。他实际上看到了五四理性精神在内涵上极其单薄、或太泛或太窄的严重缺陷。他还进一步指出,由此缺陷再加上对文字工具的滥用和误用,结果在后来的知识界中培养了大量的阉宦似的阴性人格。为此他极力呼吁,改造运动远较解放运动重要,做人运动远较做事运动关键,就妇女运动来说,就是以改造与做人为目的,放大生命与人格,恢复做人的自信心与自尊心。这种以做人为核心的观念成为沈从文从事文化批评与文学创作的立足点。那么怎样才能实现人格的重塑呢在进一步的思考中,他拒持做事运动的烦琐与浅薄之见,决心从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层重新探讨这一问题。在他看来,能否形成一个五光十色的人生,这取决于人的意志力,进言之,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种哲学,一种表现这个真正新的优美理想的人生哲学3。在沈从文这里,所谓意志力,既接近于西方启蒙家所谓自由意志,又被赋予了更为独特而深广的内涵。在他看来,一个人不能仅仅是平平安安地生存即可知足,他还必须在他的生存愿望中,有些超越普通动物的打算,比饱食暖衣保全首领以终老更多一点的贪心或幻想,方能把生命引到一个崇高理想上去。他强调说激发生命离开一个动物人生观,向抽象发展与追求的兴趣或意志,恰恰是人类一切进步的象征。4一般认为,沈从文否定了现代工业文明所带来的人性道德的堕落,尤其是其小说创作常常表现出一种浓郁的对人性失望的悲剧感,但这其实是一种误解,他并不否定历史向前发展进步的规律,也相信道德经过民族自我反省的日益加深终将会进化,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对意志力的信仰。只不过他认为这一过程将是艰难的、缓慢的,尤其在当时尚未看到多少希望,惟其如此,意志力的培养更是关乎整个民族生命存亡的重大的课题。他认为担此重任者非文学(小说)莫属,原因在于它即以人事为经纬,举凡机智的说教,梦幻的抒情,一切有关人类向上的抽象原则学说,无一不可以把它综合组织到一个故事发展中。值得注意的是他强调将理性注入人的兴趣与意志之中,通过对生命的激发,将人从普通动物的状态引导至一个崇高境界之中,这不正是现代启蒙主义的理性精神之所在吗以往我们对沈从文的认识往往偏重其对生命的信仰、爱与美的宗教等浪漫的、情感的色彩,而相对忽视了其理性的底蕴,因而较少从现代性的角度评价其贡献。他指出一个好的文学作品,照例会使人觉得在真美感觉以外,还有一种引人向善的力量。我说的向善,这个词的意思,并不属于社会道德一方面做好人的理想,我指的是这个读者从作品中接触了另外一种人生,从这种人生景象中有所启示,对人生或生命能作更深一层的理解。普通做好人的乡愿道德,社会虽异常需要,有许多简便方法工具可以利用,不必要文学来作。至于小说可作的事,却远比这个重大,也远比这个困难。如象生命的明悟,使一个人消极的从肉体爱憎取予,理解人的神性和魔性,如何相互为缘,并明白生命各种型式,扩大到个人生活经验以外,为任何书籍所无从企及。5那么在他眼中,道德究竟是什么呢它又具有怎样的本质与特性呢他说所谓道德不过是人与人共同活下来时,谋和平安全,减少一点纠纷,使人与人更容易相处的一种东西罢了,道德就个人言代表理性,重节制与牺牲,他强调这里所说的牺牲对个人虽为牺牲,对社会人类则为利益。6那么,他所说的道德是先验的还是历史的他以法律与道德相比较,认为二者的用处虽相似,但在发挥作用及内涵性质上却不同,法律注重的是使人不敢作恶,道德却能使人乐于向善。这就指出了法律作为人的外在的教条禁律对人的行为具有强制性,而道德则意味着使人在自身理性的导引下自愿选择和行动,这十分接近于康德所强调的道德的自律而非他律,也就是充满着理性与意志力的道德。同时,沈从文还指出道德虽有些本质不变,形式则常常得变动,有些道德在一时需要,待时过境迁又毫无存在的价值了,因此他说道德即由于人与人的关系而产生,因此多数的道德无固定性,常随人类需要立一个标准,它的价值也就在那并无绝对固定性上面。由此他批驳所谓恢复固有道德不过是愚妄之见。沈从文将意志与人的道德、实践、理想、信仰及人类社会的进步等结合在一起探讨,并最终指向了人的自律与创造性,使其理性文学观抵达哲学的最深刻层面与最崇高境界。与沈从文同时期且同被划归京派的梁实秋等人也曾强调人的理性与意志,追求情感与理性的和谐。但他借鉴的是白璧德的新人文主义,所谓理性主义是与文学的纪律、和谐美联系在一起的。白璧德依据人性善恶二元论的观点,提出自己所谓自然的(Natural)、超自然的(Supernatural)和人文的(Humanistic)三种生活方式的观点,并贬前二者而推重后者。梁实秋说人在超自然境界的时候,运用理智与毅力控制他的本能与情感,这才显露人性的光辉。(着重号系引者所加。学衡派在此问题上持相似观点,胡先骕所谓人文主义即用以指称节制、均衡、和平、中庸的普遍的人性。)基于此,他认为文学家应该沉静地观察人生,不是观察人生的部分,而是观察人生的全体,文学表现的是普遍的常态的人性,其表现的态度应该是冷静的、清晰的、有纪律的等原则。但他所谓普遍的永恒的人性又是指文学不是表现时代精神,也不应该去过度表现人的本能和情感,文学应该去描写和表现的对象普遍永恒的人性还需加一限定词,即健康二字。由于梁实秋既排斥本能又拒绝情感,因而其理论在本质上只能表现为新古典主义,与沈从文的理性观有着本质的区别。沈从文在谈到经典性作品应有怎样的原则时说更重要点是从生物学新陈代谢自然律上,肯定人生新陈代谢之不可免,由新的理性产生意志,且明白种族延续国家存亡全在乎意志,并非东方式传统信仰的命运。7可见他强调的是从理性到意志的提升,而非对情感的仲裁。由于古典主义强调的是情理的和谐,追求的是二者的圆满,因而它不但意味着二者之间(尤其是理对情)的相互抑制,而且倾向于一种静态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而沈强调的是二者的相互激荡,因而表现为一种开放的、动态的生命姿态,显然这与审美现代性的内在精神是相通的。边城含蓄的结尾暗示了一种生命转机的希望翠翠接过爷爷那把自律的长篙正是要把他人和自己都引渡到幸福的彼岸由此使五四时期及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主要是社会行为意义上的为人生主题上升到更高更复杂的以文化和人类学为依据的生存和生命主题的层面,表现出一种更为博大深远的价值关怀与生命意识。人文精神理性与启蒙对意志力的推重使沈从文的理性文学观带上了浓厚的人文精神,从而与西方那种讲究逻辑推理的科学理性表现出不同的旨趣,而这一倾向又是与他对生命的理解分不开的。在沈从文看来,爱与美是生命的属性,是生命求永生的形式,其内容及关系决定着人性的文化内涵,形成每个文化时代特定的生命外观。他从泛神论那里吸取哲学灵感,指出神其实存在于自然的角角落落。神即自然本身,神性即人性,人性的特征便是爱与美,要懂得生命的意义,就应发扬爱与美,通过意志力发挥生命的最大作用。这也正应验了阿伦布洛克所强调的,人文主义信念的一大特点就是,每个人在他或她自己的身上都是有价值的我们仍用文艺复兴时期的话,叫做人的尊严其他一切价值的根源和的根源就是对此的尊重。这一尊重的基础是人的潜在能力,而且只有人才有这种潜在能力那就是创造和交往的能力(语言、艺术、科学、制度),观察自己,进行推测、想像和辩理的能力。8但是,沈从文又深知,这种潜在的创造力并不是轻易就可以被它的主人意识到,并转化为意志行为的,尤其对占民族大多数的尚停留在自在状态中的人们来说,其神性仍完全处于沉睡之中。而以爱与美为对象的文学艺术正是实现这一转化与提升的途径凡希望重造一种新的经典,煽起人类对于进步的憧憬,增加求进步的勇气和热情,一定得承认这种经典的理想,是要用确实文字方能奏效的。9沈从文一再谈到的文学重造,实际上就是继承并深化五四时期的启蒙理想。他所言勇气与热情是充满理性精神的疑分不开的。在他看来,一个文学家若自觉为教育青年而写作,就应当对于真理正义十分爱重,与其在作品上空作预言,不如注入较多理性,指明社会上此可怀疑,彼可怀疑,养成其疑。用明智而产生的疑来代替由愚昧而保有的信。因疑则问题齐来,因搜求问题分析问题即接近真理。他特意强调认识这种真理需要理性比热情多,实现这种真理需要韧性比勇敢多。10与他人不同的是,沈从文对启蒙理性与启蒙文学的执著,既不左到与政治难分难解,也不右到使艺术成为小摆设的地步,他所深以为忧的也正是当时的理论家都成了非左即右的代言人11。但他并非不左不右、左右逢源的中间派,而是左右开弓、棱角分明。出于对旧政治黑暗、腐朽、暴虐的经验与憎恶,他对一切政治采取了决绝的游离态度,而把启蒙理念寄托于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理想的发扬光大上,亦即一种美和爱的宗教,来煽起更年轻一辈做人的热诚,激发其生命的抽象搜寻,对人类明日未来向上合理的一切设计,都能产生一种崇高庄严的感情,12以此来救愚,实现现代性的国家重造。沈从文之所以以一种揪住什么东西就不轻易放过(金岳霖语)13的单纯而认真的坚实态度强调启蒙运动,是因为他坚信知识和理性的完全抬头,才是一个国家真正进步的基础。只有这样,青年人才能消毒免疫,才不至于被简化人头脑的现代政治催眠,去迷信空空洞洞的政治口号与解决国家一切困难与矛盾的政治全能主义。14为此,他呼吁吹入一点清新活泼自由独立的空气,使之对于当前和未来多负点责任,能去掉依赖的自然习惯,受奴役麻痹的强迫习惯,对现实的腐朽气味和蹊跷形态,敢疑惑,敢否认,并仔细检讨现实,并批评凡用武力支持推销的一切抽象。15直到国共两党开战之际,他还反复重申自己的启蒙理想,即用爱与合作、理性与知识,粘合民族新的生机,重造一个比较合理的国家。诚如康拉德所说,给我相当的字,正确的字,我可以移动世界,这也正是沈从文极其钟爱的一句铭言。在40年代一篇自白性的文章中,沈从文认为自己这个对政治无信仰、对生命极关心的乡下人,获得了单独也获得了理性。但这种理性的单独却使他这样认定自己的事业用一支笔来好好的保留最后一个浪漫派在二十世纪生命取予的形式,也结束了这个时代的情感发炎症。16显然,他称自己为二十世纪最后一个浪漫派是充满苦涩意味的。这不仅是指他用爱、合作与理性来给政治重新定义的理想,也是指他已认识到坚执文化启蒙信念,发扬光大五四未竟事业与社会需要相脱节。明知道政治解放已成为时代主潮的情况下,还要坚守自己的文化启蒙理想,还要不顾利害地说些知识分子气的话,的确是一种不合社会需要、不够现实的浪漫。在五四高潮已完全蜕落,包括当年五四主阵营里的主要人物都发生分化的时候,沈从文这个只是受到五四余波影响的、从未出国留洋的土作家却以乡下人认死理的认真,自觉守护着40年代后期已成为浪漫的启蒙理想,也自觉承担着不合时宜的理想给自己人生命运带来的挫折与磨难。从五四到三四十年代,启蒙精神的衰退固然有被救亡压倒的客观原因,但若从主观因素考虑,应该说首先来自于知识分子理性精神的退化与独立人格的萎缩。沈从文以敏锐的文化嗅觉捕捉到了时代主潮与理性精神的悖谬,及时提醒智识者,一个国家真正的进步,实奠基于吃政治饭的越来越少,而知识和理性的完全抬头。17为此他痛心于一些作家制造点缀时代风景,玩弄名词复陶醉催眠于名词下,希望中国出现三五十个老老实实的作家。可见沈从文对五四启蒙精神的理性超越,不仅表现为对启蒙对象、途径与理想的深刻思考,更表现在对启蒙主体的重新反思与批判,也即对启蒙者自身的启蒙。由此而导引出另一个命题在政治成为信仰的年代,如何使理性与人格的建构相互为用这将是其理性文学观中最富焦灼意味与现实感的维度。独立品格理性与人格与许多作家以他者化的姿态将文化批判的矛头对准那个未免笼统的国民性不同,沈从文更最难以忍受的是智识者自身的国民劣根性,而其要害首先在于人格的非独立性。为此,他从文化反思、艺术创作乃至通过自身实践对现代知识分子独立人格的理性自觉、自醒与自救进行了全方位的追思。首先需要的是深沉的理性反思与忏悔精神。他对人格奴化的警醒经过了一个长期的文化思考和深刻的历史探索。他认为在久远的历史背景中,读书人养成了一种从龙附骥的心理状态,这个心理状态,一直影响到现在,我们得承认那有个历史的鬼在起作用18当务之急是把历史的鬼从旧文化的坟茔中挖掘出来。正如苏格拉底所说,一个不经反省或检讨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人生,沈从文检查到个人生命中所保有的单纯热忱和朦胧信仰,也系基于一种不简单否弃而自觉寻位的现代忏悔精神以谨严认真持久不懈态度,长时期沉默而虔敬的有所从事生一种类似宗教徒的虔敬的皈依之心从各种挫折困难中用一个素朴态度守住自己,取同一沉默谦退的态度从事工作,而又能将这个忠于求知敬重知识的观念特别阐扬。余英时曾批评中国知识分子缺乏为真理而真理的求知精神,把一切文化努力都化约为政治行动,致使中国学术思想衰微,政治素养也普遍低落。他也许忽视了,他对现代人文知识分子的严格界说与西方标准早已由以乡下人素朴、认真、沉默、谦退的态度从事文艺重造工作的沈从文做了生动形象的说明和执著虔敬的践履。沈从文也曾提出从现实学习的命题,但它是针对追求现实、迷信现实、依赖现实的习惯倾向而言的,实则是在对现实的怀疑、否定中,希望采取一种为理想为信仰工作的反现实态度。这种为人生远景凝眸的现实态度自然与听命于现实、过于现实的现时、现世态度不同。他希望有人可以看出一个乡下人如何从现实学习,而终于仿佛与现实脱节,更深一层的意义和原因,这深一层的意义无疑是以其独特的反思精神与理性诉求为基底的。其次是对学术本位与审美理性精神的高扬。沈从文是现代时期不多见的将文学与学术相提并论的作家之一。他要求把文学从商场和官场解放出来,再度成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沈从文的理性文学观初探 .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