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渐进社会工程的象征:中国当代小说城乡对立主题的变奏.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7.67KB   全文页数:16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渐进社会工程的象征:中国当代小说城乡对立主题的变奏.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渐进社会工程的象征中国当代小说城乡对立主题的变奏城乡对立是从传统农业社会转向现代工业社会的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必然发生的社会现象,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意味着现代化的完成。根据世界各国现代化的经验,要实现工业化、城市化这些现代化的基本目标,就不能不先从农村积累大量资本,因此现代化总是伴随着对农村的剥削乃至于掠夺。而且要把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农业社会改造为建立在社会化大生产基础上的工业社会,就必然要改造传统农业。这就是说,在把小土地占有制改造为适合社会化大生产要求的土地占有制的过程中改变农业的生产组织和生产方式,把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改造为适应大工业发展需要的、主要面向市场经济的规模化农业,同时改进农业生产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在这个过程中,把传统的农民改造成为现代农民,使农民伴随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而变革自己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等。这一改造农业的庞大社会工程自然是以城乡对立为出发点开始其渐进式的解决矛盾之路。建国后至改革前,中国的基本经济格局是城市搞工业、农村搞农业的二元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也是典型的二元结构,即城市市民、农村农民,除考大学、当兵能使极少数农民进入城市,农民被长期隔离在城门之外。城乡分割大大延缓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也造成城乡差别背景下的社会身份等级及其阶级仇恨。改革开放后,农民以极大的创造性参与现代化历史进程,「民工潮」、乡镇企业、小城镇建设等新生事物正在突破传统户籍制度,旧的城乡分割、区域封闭的社会经济管理体制,以及同质的、超稳定的传统农村社会结构。但总体说来,中国依然处于从传统的小农经济向工商业为主导的现代经济转移过程之中,这个过程还远没有完成。从农业向非农产业(工商业)的转移,似乎有两种实现形式就地转移(如乡镇企业、异地打工等)和离地转移(家庭住所、经济收入、生活重心全部转入城镇)。应当说后者有利于推动土地规模经营和城市化过程,应当受到政策的鼓励。但这意味着大量农业人口转移到城镇,而城市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可能在短时期内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这样,生活价值取向已经城市化了的一批农村青年构成了一个十分特殊而庞大的社会阶层,他们的社会身份依然是「农民」,但他们再也不愿过父辈们那种厮守于土地的贫困生活,准备不惜一切代价进入城市。然而城市却难以满足他们安家立业的正常要求,他们不得不走的是一条比城市人艰难百倍的求生与发展之路。这一流动于城乡之间、找不到生活位置的青年男女内心所积压的怨恨与失望实在是中国大转型时代一股强劲的社会情绪,值得关注与研究,因为经济基础并非直接决定上层建筑,而是通过社会心理(社会情绪是社会心理的核心内容)的中介环节而决定上层建筑,尤其是上层建筑中的意识形态部分。这就引出当代小说城乡对立主题的的一个问题进城──征服女人的菲勒斯能指。实际上,在国家意识形态以绝对优势笼罩精神空间及其信息传达管道的时候,城乡分割造成的阶级差别和农民的进城欲望就已经通过迂回的方式在文学写作中得到隐性表达,当代文学史上两位著名作家的代表作康濯的春种秋收和柳青的创业史都曾涉及这一问题。在他们写作的时代(5060年代),中国社会生活领域按照国民经济建设划分为工业和农业,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方针的根本目的是支持工业化,使国家得到大量工业发展所需要的商品粮食及其它农产品。这条牺牲农民利益的现代化之路必须通过修辞手法得到农民的支持,那就是所谓共同富裕的许诺只有合作化才能一步一步地发展农业生产力,提高农业的产量,才能使所有的农民真正脱离贫困的境地而日益富裕起来。但是,工业与农业所对应的现实生活领域是城市与农村,两者的经济文化环境及其生活在其中的「人民」生活水准的差距是显在的,是不能用党的总路线总任务等政治宣传来抹平的,这就是为甚么农村青年进城的强劲潮流始终涌动冲击着社会主义建设规划。我感兴趣的是文学如何在这种现实与宣传之间帮助意识形态成功突围,这才是文学作为社会象征性行为的政治功能。相信这样一种论点是经得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那就是一切事物都是社会的和历史的,事实上,一切事物说到底都是政治的。因此,我们可以认同美国当代批评理论家詹姆逊的大胆假设政治视角是一切阅读和一切阐释的绝对视域。首先我们要考察的是两位作家的语义世界。在同类农村题材小说中农村都占据叙事中心位置,但城市也是作为副线或作为不在场的参照物而被纳入整体结构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因此,城市与农村是作家感知差异,使我国国民经济建设这一整体世界成形的两个对象词项,二者之间的关系具有双重特性相似性与相异性,既是合取又是析取。二者之间关系的存在是意义产生的必要的先决条件。毫无疑问,城市与农村的意义统一于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大的政治背景,而它们在语义轴上的对立是多方面的地域、生存环境、生活条件和水准、城市人与农村人的不同权力和利益等等。就城市这个对象词项而言,它的意义成分又可以分解为两个相反义素的衔接社会主义工业建设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及其腐朽堕落思想(主要是个人主义、享乐思想)。相对应的,农村这个对象词项也可以分解为两个相反义素的衔接社会主义农业建设(合作化)和农民的土地私有观念及其小农生活理想(个体发家致富)。如果用格雷马斯符号学矩形表示,可以清楚地辨识各个人物的义素合成。情态轴1当然是梁生宝代表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情态轴2自然是向往进城享乐的考工厂的农村少女们。中性轴上是梁三老汉等被艰难改造的传统农民,复合轴并非小说正面表现的范围,不像杜鹏程在和平的日子里和60年代的话剧年青的一代、千万不要忘记那样,因此付诸阙如。同一结构稍加变化的结构表达式是两类概念值的矛盾对应关系工业与小农意识的矛盾,对应于资产阶级思想与合作化的矛盾。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意义结构表达式,它说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时代是一个典型的「文化革命」的时刻,即不同生产方式共存于同一社会构形,它们之间的矛盾成为政治、社会和历史生活的核心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旧政权的价值、话语、习惯和日常生活空间都被系统消灭,代之以新的价值体系、概念、习惯和生活方式。工业与小农意识的矛盾实际上是两种并存的生产方式的矛盾,而个人享乐思想与合作化的矛盾也是同一性质。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所反对的两种思想虽然同属于私有观念,但它们显然分属不同的阶级意识,尽管土地私有观念及其小农生活理想在当时被认为是农村的资产阶级思想。小农经济模式不适应社会化大生产,但对生产关系的强制性社会主义改造并不能超越生产力发展水准,使农民真正走上共同富裕道路,只能以牺牲农民利益为代价。如此造成的城乡贫富差距自然会启动农村劣势群体的力必多冲动,把他们的欲望导向不仅尚未消灭、而且还在新环境中有所滋长的城市没落阶级的价值观念。合作化是康濯和柳青的叙事主题,但城乡对立的主题却从一体化和谐社会景观的表面成功偷渡,泄露了不同符号系统所发放信息之间的限定性矛盾,它们构成「形式的意识形态」1,使文本可以被重构为不同生产方式的符号系统运动的力的场。康濯的春种秋收写于1954年,一般认为它是把劳动和爱情结合起来歌颂农业合作化中涌现的新人新事。参照马烽写于1954年的韩梅梅,康濯的写作策略之高明才能显影出来。韩梅梅是针对农村高小毕业生不安心农业生产的现象,及时配合对他们进行劳动教育的政治任务而创作的,发表后曾在广大青年群众中引起热烈的反应,发挥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其主题是显豁的,构思也单纯明了,开头结尾的叙述者充当韩梅梅信件的引号,叙事主体部分是韩梅梅的四封信。主题通过韩梅梅主动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成为养猪能手的先进事迹就得到充分的阐释,另外还加上同学张伟挑肥拣瘦看不起劳动的落后思想作为对照补充。这样的意义传达是明确完整的,但显然缺乏吸引人的艺术性。春种秋收就迥然不同了,且不说它把描写叙述的多种手法穿插结合,制造波澜起伏摇曳多姿的叙事效果。更重要的是,它还运用了一个百试不爽的小说元素来运载意识形态,那就是爱情。应当说,康濯对玉翠心理和行动的描写是现实主义的,她想通过婚姻走进城市,这是农村青年女性实现进城梦的快捷方式。然而,这样一位相貌出众的女性却在城市人那里屡屡碰壁,她所遭遇的城市男人大都是缺乏性魅力又无法沟通的至于她自己看得上的团书记,人家又嫌她不安心农村,思想不好。这样,美丽的农村姑娘看来就只能转变思想选择嫁个农村青年了。当然,接下来的叙事就应该交割给革命浪漫主义的喜剧原则了,这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组成部分。玉翠和农村优秀青年、科技能手周昌林戏剧性的情感发展把留在农村、获得爱情与幸福生活完美统一,顺理成章地完成了歌颂合作化的主题叙事。在对这桩婚姻的叙述中我们经常听得到喧闹的笑声,流溢着乌托邦欲望满足营造出的幸福感。这是当时农民所能想象的最好结局劳动、爱情、幸福(更直接地说是「富裕」),当然也是主导意识形态可资利用的文化资源。康濯的叙事策略以一出爱情喜剧抚平了城乡差别和阶级等级制的不公,把农村人安放在新的田园牧歌中,那才是他们获得幸福的不变的位置。创业史对城乡对立主题采取暗渡陈仓的方法,爱情仍然是首选的载体。相对于一心扑在合作化事业上的梁生宝,徐改霞未免过于敏感多情。然而她进城的动机一开始就不同于那些被城市生活享受所吸引、蜂拥而上考工厂的农村闺女,她是在爱情受挫之后受代表主任郭振山的鼓动,怀着参加国家工业化的崇高思想想要离开农村的,最后又因为爱情无望,通过国家正常招工决绝而去。叙事逻辑导向这样的想象如果没有郭振山对这桩婚姻的破坏,如果没有连续的误解,生宝和改霞本应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改霞根本用不着进城当工人。这样,创业史典型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叙事(严峻的阶级斗争形势)借助于传奇小说中小人破坏的模式保持了意识形态平衡,改霞进城不再是一件值得歆羡的喜事,尽管对于大多数农村人来说事实恰恰相反,那一片考工厂的学生蓝和黑头发就是最雄辩的证据。此外,叙事还借助改霞寡母的孤寂进一步抵消了改霞进城的诱惑,用伦理亲情抵挡外出寻找新生活的冲动,以家庭的名义让农民安心留在农村。这样,柳青合情合理、严丝合缝的情节发展就堵住了农民进城的正常管道,祛除了有关城市魅力的可能想象,浮在叙事流表面的是新富农郭振山的阴险、改霞的失望、改霞母亲的悔恨,这些东西足以把城市推向情感认同的负面。进入80年代,路遥为我们留下了关于城乡对立主题的最沉痛最尖锐的思索和表达。写于1981年的人生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写于19851988年的百万字长篇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两部小说分别打上了清晰的时间印痕,但都拥有明确的主题表达,那就是坚定的进城步伐。为路遥带来巨大成功的人生在改革开放之初的轰动效应至少部分是因为它抓住了一股强劲的社会情绪,在城乡差距相对以后要大得多的那个时代,这种社会情绪会表现得更激烈。这就是为甚么人生是同类主题阐释中最具有现实主义批判性的一部小说,它的感染力源于真实的生活描写、丰满的人物形象、充沛的思想感情等为经典现实主义赢得声誉的文学代码。二十多年后的读者依然感受得到高加林的痛苦,因为他的愤懑直指社会不公──同样的或不同表现的社会不公现象今天还未消除,通过社会工程逐渐消除它们是人类永恒的理想。像红与黑中的于连一样,高加林也是在久远的未来仍会唤起激情的人物,他的仇恨在1998年刘醒龙一篇并不成功但很有影响的小说大树还小中激化到咬牙切齿的程度。后者批判的锋芒指向80年代的知青神话,农民秦四爹因为跟女知青谈恋爱入狱三年,而知青却可以肆意让农民女儿为他们流产再抛弃她们。二十多年后自命不凡的知青依然趾高气扬地骑在农民脖子上,农民女儿因为贫困还得充当他们的玩物,这就是知青对救命恩人的报答,也是城市对农村的暴行。在人生的时代,路遥通过感人至深的艺术形象圆满传达这种社会情绪,不能不说是表现了超出常人的胆识。人生的语义世界不同于春种秋收、创业史,关于农村与城市的义素组不再把国家工农业建设事业放在个人现实生活及其观念的对立面,农村与城市不同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差距凸现出来,农村人与城市人不同的阶级意识变得分明起来。小说的语义域不再停留于意识形态宏大叙事堂皇话语的表皮,而集中于个人生活道路来把捉深层的时代脉搏。分析起来,人生的意义结构表达式涉及四个义素在城市语义轴上的两个相反义素是个人前途/小市民意识,在农村语义轴上的两个相反义素是贫困/道德,它们组成格雷马斯的符号学矩形,这个义素系统(即意义的基本结构)生成拟人的结合──即叙事人物。在复合轴合成的是黄亚萍以及克南妈、亚萍父母等自私势利的城市人,中性轴上合成的是小说中的理想女性巧珍,她是贫苦农村的精神化身,集真善美于一身,体现了路遥有关农村想象的乌托邦性质。纵向的情态轴是城乡能量交换的可能途径,高加林由贫困的农村进入城市,并梦想借婚姻走向更大的城市,是贫困与小市民意识的结合至于道德与个人前途的结合则是那个一闪而过的高加林的叔父,但他的进城之路不具有普遍性,因此情态轴1缺乏示范性的道德吸引力。在康濯、柳青的时代,进城的路被农村优秀女性的爱情渴望阻断了,无论这爱情是获得还是失去,农村都是作为男性魅力的能指磁心一样吸引着追求幸福的女性,而对于农村男性,这种爱情奖赏似乎反倒无关紧要。于是农村以一种男性霸权主义的自高自大把贫困的自我变成了地上乌托邦,这正是意识形态叙事的意图。人生转换了进城主题的模式追求城市文明生活、以个人前途为目标的男性抛弃纯洁善良的农村女性,而以城市女性为爱情进攻对象和和实现目标的助手。这也是男性叙事经常采用的叙事方略,但是更具批判性反省意识在推动故事发展的交换机制中,女性是最常见的交换物。因为自从人类进入父系社会,女性就一直是男人的战利品、奖赏、礼物和财富,所以征服城市首先从征服城市女性开始。开始,当男性开始以主动进攻的姿态追求现实的幸福生活的时候,女性就作为农村或城市的能指,分别成为被抛弃或征服的对象词项,就像巧珍与黄亚萍,她们代表文化的对立和阶级的对立。然而这样的文化选择是痛苦的,从熟悉适应的人文环境转换到一个陌生多变的人文环境,很容易感受到敌意与挫折而且由于进城的路遍布人为阻力,它必然蕴含人性裂变的种种可能。因此,路遥文本中的城市被意指为无情的异在,而农村则是精神的支持、心灵的归宿,是人获得根基持存性的热土。高加林的背叛受到道德的审判,因为他不仅背叛了巧珍,还背叛了农村背叛了故乡背叛了传统文化,这就是进城的代价。背叛当然要受到惩罚,不仅要丢掉城里的饭碗,还要被城里女人「真诚地」抛弃。这样,在批判现实主义客观冷静的社会解剖刀下,来自没落文明和弱势群体的道德义愤和阶级立场,就缓和了农村物质生活的贫困落后可能带来的心理阻抗,而通过痴心女子负心汉这一传统爱情故事的全新演绎赢得了广泛的情感认同,成为常读常新的审美经典。三部长篇平凡的世界不同于人生的,是浓郁的春天的气息──浪漫主义激情。它写于农村改革初见成效的时刻,后来日渐严重的农村改革新问题(如重税、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不明晰、政绩工程、贪污腐败等)尚未显露,光明的前景展现在敢于进取的新一代农民面前。虽然外面的世界依然是设防的城市,但农民进城的路子毕竟宽阔了许多,汹涌的民工潮正在冲击城市的大门。这是一个正在发生迅速变化、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时刻,正是传奇出现的历史境遇「至于传奇,看来它最终定型的条件,即我们曾提到的其它前提所依赖的条件──世俗性的范畴,觉得像魔力似的善和恶的意识形态素,某种救赎的历史性──似乎要在某个过渡的时刻出现,在这个过渡时刻,两种迥然不同的生产方式或社会经济发展的两个不同阶段共存。它们的对抗性还没有从社会阶级斗争方面系统地表现出来,因此消除对抗可以通过某种怀旧的(或者不那么经常地通过乌托邦的)和谐的方式投射出来。」2这种过渡时刻主要被感受为一种有机社会秩序的经验,尽管它正处于被渗透、破坏和重组的过程之中。所以,强烈的主观理想化冲动对于现实社会变化的拯救是平凡的世界的历史性特征它使那个世界隐藏的梦幻得以显现,对一个时代的理想和恐惧、尤其是不能在其它形式中得以表现的理想和恐惧提供一种特别精确的记录,因而是神话层次上的模仿,是一个时代集体潜意识的形式。这一点使它像时髦本身一样趋于衰落,在自己的时代投其所好,在另一个时代却令人难以卒读。同时这也意味着它总是富有启示性的让我们暂时地、戏剧性地体验过去了的陌生社会的独特心理压力,从而更了解自己时代的特点。平凡的世界依然接续人生的主题表达,但按照当代英雄传奇史诗的秩序改编了城市与农村的语义。对于孙少平来说城市不仅是获得个人前途、文明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渐进社会工程的象征:中国当代小说城乡对立主题的变奏.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