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现代学术背景下的文化熔铸─论作为文学史家的闻一多.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7.54KB   全文页数:2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现代学术背景下的文化熔铸─论作为文学史家的闻一多.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现代学术背景下的文化熔铸─论作为文学史家的闻一多内容提要本文从闻一多构成其文学史研究的学术背景方面,阐述闻一多文学史研究的形成及变化过程。文章涉及到闻一多的文化定位问题,并指出了陈寅恪对闻一多的影响,认为闻一多的文学史研究,构成了清华学派的共同学术特征。闻一多是诗人、学者与战士三种社会角色集一身的历史人物,这也是后来闻一多研究中大家所公认的。但对于闻一多自己来说,他更看重的,或许是学者这一角色,而在学者所从事的工作中,他最最看重的大概要数文学史研究了。闻一多曾不止一次地在给朋友和学生的书信中表达了这样的看法。1933年9月29日,闻一多在给饶孟侃的信中,谈及了自己的学术研究计划,共计有8项,即(一)毛诗字典(二)楚辞校议(三)全唐诗校勘记(四)全唐诗补编(五)全唐诗人小传订补(六)全唐诗人生卒年考(七)杜诗新注(八)杜甫(传记)。①这8项研究计划都可以归入文学史研究范围。1943年11月25日,在致学生臧克家的信中,闻一多又说我始终没有忘记除了我们的今天外,还有二三千年的昨天,除了我们这角落外还有整个世界。我的历史课题甚至伸到历史以前,所以我研究了神话,我的文化课题超出了文化圈外,所以我又在研究以原始社会为对象的文化人类学。他甚至非常肯定地说今天的我是以文学史家自居的。②闻一多这样看重文学史家的身份,不只是说他一生的主要学术贡献在文学史研究上,而且,是与他工作、生活的特定文化环境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以文学史研究为突破口的现代治学方式。有关闻一多文学史研究成果及研究特点,已经有不少评述文章作了论述。为了对闻一多的文学史研究及其特点有更深入的理解,我想从构成其文学史研究的学术背景方面来阐述闻一多文学史研究的形成及变化过程。一闻一多早年对中国文学史就有非常浓厚的兴趣。在清华学校读书时就撰写了律诗底研究等文章。但作为一种正规的学术研究,毫无疑义,闻一多的文学史研究,始于20年代后期他进入大学担任教职,特别是1928年下半年到武汉大学担任文学院教授兼院长之职。教学的需要和现代大学体制对学术的要求,驱使闻一多渐渐放弃了诗人的自由发挥的写作特点而走上了严格的治学道路。闻一多的生前好友梁实秋在长文谈闻一多中谈到了闻一多的这种转变。他说一多到了武汉,开始专攻中国文学,这是他一生中的一大转变。少陵先生年谱会笺的第一部分发表在武大文哲季刊第一卷第一期(十九年四月出版)。在十七年八月出版的新月第六期里一多已发表了一篇杜甫的未完稿,可见他在临去南京之前已经开始了杜甫研究,到了武汉之后继续攻读杜诗,但是改变了计划,不再续写泛论杜甫的文章,而作起考证杜甫年谱的工作。这一改变,关系颇大。一多是在开始甩去文学家的那种自由欣赏自由创作的态度,而改取从事考证校订的那种谨严深入的学究精神。作为一个大学的中文教授,也是非如此转变不可的。③梁实秋的这一回忆,不仅让我们看到闻一多转向中国文学研究的直接原由之一是来自职业的需要,而且也使我们看到唐诗研究,特别是杜甫研究,成为闻一多文学史研究的重要开端。闻一多早年对杜甫的诗就非常推崇。在清华学校读书时完成的律诗底研究中,对杜甫的律诗创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1927年到南京第四中央大学任教时,闻一多撰写了杜甫传记的一部分并发表在新月上。到武汉大学后,闻一多更是以一种研究状态投入对杜甫生平材料的搜集考证上,并由杜诗扩大到对唐诗、楚辞及中国文学史的研究。1930年8月,闻一多到青岛大学任教,担任中文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及中文系主任。他在青岛大学担任的课程中,最主要的有唐诗和中国文学史。④这种教学上的需要,迫使他下苦功对杜诗、唐诗和中国文学史进行更彻底的研究。有关这方面最直接的旁证材料是梁实秋的回忆。梁实秋当时也在青岛大学任职。据他回忆一多在武汉时既已对杜诗下了一番功夫,到青岛以后便开始扩大研究的计划,他说要理解杜诗需要理解整个的唐诗,要理解唐诗需先了然于唐代诗人的生平,于是他开始草写唐代诗人列传,他的主旨是想藉对于作者群之生活状态去揣摩作品的涵义。⑤但这种研究不久就被青岛大学的学潮所打断。1932年8月,闻一多接受清华大学的聘请,担任中文系教授。在初到清华任教的几年中,闻一多的主要研究课题,还是杜诗与唐诗。譬如,在1932年第一学期开设的文学专家研究课程中,闻一多讲授的是王维及其同派诗人。而在第二学期中,讲授的是杜甫。⑥如果说闻一多在南京、武汉、青岛时期的文学研究多少还带有个人的爱好的话,那么,到了清华大学之后,他所面临的就是一种学术纪律的约束。首先,在闻一多到来之前,在清华担任唐代文学课程的是陈寅恪教授。据蒋天枢所撰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民国二十年辛未(一九三一)记载先生任中文历史系合聘教授,并为中文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开专题课。中文系和研究所开佛经文学世说新语研究唐诗校释等。⑦陈寅恪先生是清华国学院创办时最早的四位导师之一,在学术界早就享有很高的名望。他最熟悉的研究领域也是他学术成果最突出的领域,就是魏晋到隋唐这一段历史的研究。而且,从1931年到抗战爆发之前这段时间,正是陈寅恪先生对唐代历史和唐代诗文研究用力最勤的时期。⑧前有陈寅恪先生这样的大学者讲过唐代文学,而后闻一多再来续着讲,这之间的反差在当时想必是存在的,更何况陈先生当时还继续在中文系开设白居易研究。再加上清华大学的文化氛围是偏重传统文学,对新文学新文学家本来就怀有陈见,所以,闻一多在初到清华任教时,面临的压力无疑是非常大的。这从他给别人的书信中可以见出。1933年9月29日致饶孟侃的信中,闻一多一开头就诉说自己受压抑的痛苦近来最怕写信,尤其怕给老朋友写信。一个人在苦痛中最好让他独自闷着。一看见亲人,他不免就伤痛起来流着泪。我之不愿给你写信,一面是怕钩引起数年来痛苦的记忆,一面又觉得不应将可厌的感伤的话在朋友面前唠叨,致引起朋友的不快。总括的讲,我近来最痛苦的发见了自己的缺陷,一种最根本的缺憾──不能适应环境。因为这样,向外发展的路既走不通,我就不能不转向内走。⑨这向外发展的路,当然是指担任行政上的职务。经过武汉大学、青岛大学的坎坷,闻一多对这种行政工作早已厌倦透了。所以他选择向内走的路,即埋头做学问的人生道路。但这条道路对初到清华的闻一多来说,也不是很容易走下去的。一些学生对他的学术权威性表示怀疑,甚至发展到学生拒绝来上闻一多的课。{10}这种强大的外部压力,对于性格倔强的闻一多来说,不只是一种压力,而且变成了一股巨大的学术推动力。他不相信自己就做不出学问。憋着一股劲,他慢慢琢磨,在原有的研究基础上不断改进自己的研究。如,1933年6月发表于清华学报的岑嘉州系年考证就是在旧稿的基础上,参照当时岭南学报上赖文辉的岑参年谱改定的。这一时期是闻一多学问大长的时期。假如将闻一多在清华任教之前所做的学术研究与到清华任教后所做的研究相比较,我们不难发现,之前的研究,像庄子、杜甫(部分)、杜少陵年谱会笺、唐代文学年表等,对问题的把握还是较为粗泛的,或者说,还没有把对文学史问题的思考落实到真正影响文学史进程的具体问题和具体的文学史现象的研究上。而到了清华之后,闻一多思考问题的细密程度明显超过了以前。仅对唐诗的思考,就有诸多较具体的发明。如,1933年6月15日朱自清在日记中记录了闻一多来谈唐诗研究的情况一多下午来谈其对于初唐文学见解(1)时辑类书(如艺文、北堂等)之风甚盛(一多疑欧阳询及虞世南辑此两种类书,乃建成、元吉与太宗两派之竞争),而注家亦盛,如李善、章怀太子、颜师古等,故学术实盛于文学,而注家影响,实较类书为大。(2)初学记有事对,较初期类书更进步,对后人颇有所助。(3)声律仍沿南朝之旧,似无新贡献。(4)宫体仍盛。(5)太宗之提倡文学,影响未必即佳,或受虞世南影响(虞长四十岁,太宗书法亦从之──欧阳询则习碑与虞不同)。如无太宗,陈、张华或早出。又陈蜀人,张岭南人,皆文化不多及处,乃能脱藩篱也。所论均极有见。{11}这些具体的文学史史料的挖掘以及对具体的文学史现象和文学史人物的评价,当然是闻一多先生自己读书的心得。但另一方面看,也与当时清华人文学术环境的影响有密切的关系。以唐代文学研究为例,陈寅恪当时对唐代社会及唐代诗文的研究有没有对闻一多的唐诗研究提供启发呢从俩人的情况看,陈寅恪年岁要长闻一多9岁,在清华任教的时间也早于闻一多。陈寅恪是1926年到清华任教的,担任国学院的导师,学术地位与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相当。他讲课,甚至像吴宓、朱自清等教师都去听讲。闻一多是1932年才到清华任教,虽然他在文学创作上影响很大,但在学术界的地位和影响都无法与陈寅恪相比。在30年代陈寅恪与闻一多是有来往的,关系大概也不错。闻一多在武汉大学担任文学院院长时,陈寅恪的弟弟陈登恪就是闻一多请来担任教授的,并且在生活等各方面给予关照。{12}这些陈寅恪想必也有所知晓。闻一多到了清华后,从吴宓日记、朱自清日记及陈寅恪的助手浦江清的清华园日记所提供的材料看,与陈寅恪有多次交往。这主要是参加学生论文答辩,参加教授会的活动等。学术上的交往没有直接的材料可以证明,但我们可以推测,陈寅恪当时所发表的一些唐代社会研究的成果以及对唐代诗文研究的主要观点,闻一多在清华应该是有所风闻的。这就是我所说的构成了人文学术研究上的一种影响关系。譬如,陈寅恪30年代完成的读连昌宫词质疑、李唐氏族之推测后记、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四声三问、李太白氏族之疑问、元微之遣悲怀诗之原题及其次序、元白诗中俸料钱问题、三论李唐氏族问题、武与佛教及论韩愈与唐代小说(英文本)等一系列文章所阐发的观点及研究方法,多多少少大概会对闻一多的唐代文学研究有所启发。如,陈寅恪在四声三问中,不仅指出创设四声的沈约等人本身就是学官,为文惠之东宫掾属而且指出了四声与诗歌声律之辨的关系。{13}这种看法与闻一多对朱自清所说的初唐宫体诗沿用南朝声律,诗作受制于当时学风的看法有思想上的延续性。再譬如,陈寅恪在唐史研究中所强调的以诗证史的方法,在元白诗中俸料钱问题中有出色的运用。这种解读作品的方法虽然与文学审美方式之间可能还有所区别,但对于文学史研究来说,无疑是有启发的,即让研究者意识到对文学作品的研究,可以真正扩大到社会历史的范围中来理解,而这正是当时的闻一多在文学史研究中所孜孜以求的。如,他在讲授杜甫时反复强调其生活及时代之背景{14}。虽然闻一多在方法论上有非常自觉的意识,但就其当时的研究成果而言,还不能拿出让同人非常信服的研究成果。在这种情况下,陈寅恪对元白诗的研究无形中为当时的唐诗研究提供了一种可供借鉴的学术范式,对包括闻一多在内的一些清华学人无疑会有影响。的确,对照闻一多到清华前后唐诗研究上的变化,我们不难理解清华人文学术环境对他学术研究的影响,特别是像陈寅恪的唐代社会和唐代诗文的研究方式,一定程度上对闻一多的学术研究是有启发作用的。这种影响的痕迹在闻一多30年代及后来所完成的一系列成果中都有所反映。如类书与诗、宫体诗的自赎、四千年文学大势鸟瞰{15}等成果中,对初唐学风与诗歌创作关系的把握、对唐太宗与初唐诗歌创作关系的理解以及对唐代文学大势的前后分段,其实都可以看到与陈寅恪有关唐代研究的一些重要成果在思路上有近似的地方。当然,强调闻一多对唐代文学的研究受到陈寅恪等清华学人的影响,并不是说闻一多就是跟在别人后面,没有自己的发明{16}。而是说研究者应该从学术思想形成与具体的学术背景的关系上来理解和把握闻一多唐诗研究的变化和进展。否则,就很难理解闻一多到清华前后在唐诗研究上的这一系列变化。二闻一多的文学史研究与清华人文学术环境的密切关系,我们还可以从其具体的研究范式和研究范围上来考究。从闻一多进入清华之前和初到清华的一段时间里,他所写的文学评论及探讨的问题看,有相当一部分未必属于文学史研究的范围,而是可以归属于文学理论或文学批评。并且,从闻一多当时所面临的研究选择看,文学理论、文学批评对他的思想诱惑也是非常大的。一方面,他的那些诗友和新月朋友们还不断地给他来信,催促他能够像20年代在诗镌上倡导新格律诗那样再在理论上有新的举措。另一方面,清华内部的一些友人,如朱自清、叶公超等对诗学问题依然怀有非常浓烈的研究兴趣。从朱自清的日记所反映的情况看,闻一多也不是没有动心过。如1932年12月23日,闻一多向朱自清专门谈论了自己对新诗问题的思考昨一多讲新诗问题,大旨如次1.诗的倡优起源说。作者以愉悦其上,读者乃灵魂的纵淫,注重音乐此其要因,所谓歌也,音乐虽为诗所需,但不需太多。古诗中有思挣扎出倡优境界者,如所谓劝百讽一是也。至三百篇全然言志,不能以倡优论,杜甫、孟郊亦能言志,且有教训与人。2.新诗仍不脱倡优行径,注重肉感,惟今已无帝主,亦无士夫,无所用之,应注重理智(Intellect)诗须有严肃的目的。文本载道,以能言志为佳诗本言志,以能载道为佳也。理智与理不同,亦高级情感(HighEmotion),须含蓄。如作不到,宁有教训,不可放纵。又谓吟唱诗要不得,又主张诗有功用,重乐观。3.诗异于散文者,在语的音节。诗当如话剧,须以模印理论(TypographicalTheory)解之。此节闻君未详。4.诵之诗价值在歌之诗上。{17}闻一多还参与学文杂志的筹组、编辑工作。但闻一多对诗学理论的思考在清华任教期间最终还是没有进一步发展下去。不是说当时中国的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不需要这样的思考,而是闻一多所在的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缺乏容纳这样玄思玄想的抽象学风。不要说清华国学院时期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和赵元任这四人的治学风格,都以具体的研究见长,即便是到了1932年闻一多到清华任教时,至少中国文学系任教的13位教员中,几乎很少有专攻理论的。这13位教员是,教授朱自清(兼中文系主任)、闻一多、俞平伯、陈寅恪(与历史系合聘)、杨树达、刘文典,讲师黄节,专任讲师王力、浦江清、刘盼遂,教员许维,助教安文倬、余冠英。{18}或许是受这些学人的影响,清华中国文学系当时的课程设置也明显偏向学术原典和具体的作家作品的解读。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中,闻一多即便想在诗学理论研究上发展自己,但受现实条件的限制实在是太多,而且,他自己本身就是在清华这一特殊的文化氛围中接受教育,而后又来担任教职的。所以,一旦他回到清华这种环境气氛中,尽管有压力,但他还是非常熟悉和喜欢这种氛围,并迅速沉浸在这种研究学问的氛围中。研究学问事实上还是一个非常泛的概念,在中国文学史研究领域内容是极其丰富的。对于闻一多来说,究竟选择哪些具体的课题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呢唐诗研究当然是他一直喜爱和擅长的,除此之外,还应选择哪些具体的课题呢诗经当然也是闻一多所关注的,但初到清华时,他还不能像研究唐诗那样在其他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现代学术背景下的文化熔铸─论作为文学史家的闻一多.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