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男女平衡,和谐发展.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5.13KB   全文页数:8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男女平衡,和谐发展.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男女平衡,和谐发展[摘要]在传统的女权主义者的笔下,关怀女性的重要方式是打倒男性,但实际上更加激化了男女之间的对立。在长恨歌中,王安忆却看到男性世界的动荡不安以及他们支撑的疲惫,她强调用女性的坚韧和以她们为主体的安稳的世俗生活,使其与男性世界形成互补,构成一个和谐发展的社会。[关键词]长恨歌女权主义男女平衡一、男女平衡的女性视野由于社会历史的原因,长久以来,女性在文学史上几乎没有留下过重大的痕迹。18世纪60年代的西方,女性为了争取她们在政治、经济、社会事务等各方面被剥夺的权益,形成了对当时社会制度的猛烈冲击、有强烈的权力斗争色彩的女权运动。随着运动规模的扩大,女权主义进入了文化批评领域和学术界,并努力进行女性的主体性和文化认同等方面的建设。在中国,从五四开始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从庐隐笔下我心彷徨的海滨故人,丁玲笔下的莎菲系列,到方舟中会抽烟,会打家具,甚至会梗着脖子骂人的寡妇俱乐部的成员,再到关在一间自己的屋子[1]进行私人写作的林白和陈染,中国女作家在关注女性的写作道路上不断地探索,并取得不俗的成绩。但由于我们对女性的认识是从西方接受来的,和我们真正的女性现实不一定合适[2]180,所以虽然她们的作品中的主人公都能自觉地反抗男性,清醒地批判不平等社会现实,但由于她们无视性别差异,孤立地研究女性,完全从个体经验出发的写作态度又使之无法认清事实真相,从而在颠覆男性文化过程中出现矫枉过正的现象,带有了一定的女性霸权色彩。男女之间互相关怀的人间真情不仅没有出现,反而更加激化他们之间的对立,对于女性而言实则是在传统的尊卑之外又平添了一份妇女所承担不起的负担[3]18。在传统的家的分配中,男性主掌着主流世界的起伏成败,关注大世界的事情,女性则是生活的边缘,是以家庭作为她们的小世界的,因此女权主义者看到的是女性被压制而悲惨不幸的一面,然而在长恨歌中,王安忆看到的却是另一面,那就是生活的安稳。因为这种分配使女性避免了各种残酷场面凶狠的厮杀,所以她们可以没有太多的个性,可以对天下大事不感兴趣,可以没有那些形而上的焦虑,只要在过日子中展示智慧和能力,享受安稳人生,即使她们在现实生活中遭遇大不幸的时候,王安忆也没有把这些不幸的根源完全归结于男性。对于李主任、程先生、康明逊等这些承担着历史,又被历史压垮的男性,王安忆并没有操起笔来声讨他们的无能,更没有让作品中的女人们居高临下地挖苦、嘲笑男性的软弱。相反,她从人生的角度宽容了男性的无奈,从而谅解了他们,人都只有一生,该是谁为谁垫底呢她看到城市发展的同时,也看到了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清醒地认识到男性因承担着太多的责任而显出的疲倦和衰弱。当女性在思想意识、经济生活上逐渐独立起来的时候,王安忆用她们的幸运而坚韧的一面,替代了男性无力和软弱的一面,从而构筑起这个世界的平衡。长恨歌选择了女性史王琦瑶的一生来贯穿全书,王安忆这种面对现实,以承认差异为前提的女性关怀比走向极端的女权主义关怀来得更合理更真切些。二、小世界的坚韧大世界永远的后盾王安忆说我生活在上海,我对这个城市的历史,文化,语言,包括上海人的世界观等一直都是潜心关注的,这些在我写作长恨歌时,都变成了有用的资产,必要的准备。[2]89从历时性的空间上看,王琦瑶早年的辉煌,中年的落寞与晚年的二度青春,与上海这座都市在20世纪的兴衰历程,恰好构成了巧妙同步。她的一生可谓苦难多于幸福,但她的那份坚韧不仅存活了自己,而且成全了许多男性,贯穿了上海百年风云动荡的生命史。因此,对于对女性的生活经验有着切肤感受的王安忆而言,女性的坚韧就是上海无言却不屈的灵魂。在长恨歌的书写中,女性只是作为城市的代言人,一个载体。同时王安忆通过作品让王琦瑶完成了一个女性完整的成长过程从对男性的依附到一个人坚强地面对生活,作品中那些有权有势的主流人物如李主任、蒋丽莉的父亲、严师母的先生,都仅仅是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形象,他们并没有和女性们处于一种对立的位置,甚至在很多时候,他们是将彼此视为自己的后盾。王琦瑶上了上海生活封二,成为名人,因为照片里的王琦瑶只能用个字形容,那就是乖。那乖似是可着人的心剪裁的,可着男人的心。在程先生的极力帮助下,王琦瑶成功当选为上海小姐,也就拉开了她一生的序幕。李主任当年权倾一时,是大世界中的主流人物,正是这种神秘的男性强悍使李主任符合传统定义中的男子汉形象,给王琦瑶带来了安全感和温暖感,所以王琦瑶觉得有什么事为她决定好了,想了也是白想,于是王琦瑶毫不犹豫地住进了爱丽丝公寓,来访的蒋丽莉感到她有点欺人,不知仗着什么,王琦瑶对她的一席话却揭开了谜底总是我在你家吃饭,今天终于可以请你在我家吃饭了,当年王琦瑶一无所有,在女性世界里,她只是个弱者,蒋丽莉对她再好,她也只是住在蒋家的一个被施与者,而现在依靠大世界的力量,她终于可以在小世界里扬眉吐气了。李主任为她提供了经济上的资助,而她却给了纵横征战的李主任以温柔的慰藉。当李主任面临着男性世界动荡风云时,只有爱丽丝公寓王琦瑶寓所像世外桃源一般。给他以暂时的安宁,两个人都是要求安慰的各人的要求不一样,能量也不一样,李主任要的那一点正是王琦瑶的全部王琦瑶的一股脑儿,也恰巧是李主任的一点。因此也是天契地合。这是男性的大世界所无法拥有的。大世界的动荡和小世界的安稳在王安忆的眼里不仅没有成为对立的矛盾,反而成为在灾难降临时互相扶持的关系。在这藐小的人生中,男女的奋斗任务是一样的,都是生存[4]8586灾难是不分时候地降临在人们头上的。在传统的分配中,男人因为主宰着大世界,所以才有了力量。而一旦这个世界崩溃了,他们也总是最先的受害者,也总是先被打倒。王安忆不仅有着对女性深切的关注和认可,同时对于在历史中男子的处境深表同情。而女性如同多数市民一样,自认为是落后于时代的人,对于政治,都是边缘人。正是这种认识,使她们在最动荡的时候依然运转在这个世界里。外面的天空是凄风苦雨的,而在平安里的她们却坐拥暖炉,笑品香茗。这种实惠是穿在身上,暖在心田的是吃在嘴里,香在心上的,这股浑然不觉的韧性是女性与生俱来的,她们的硬不一定在攻上,也是在守[4]84,是不知不觉的,是做了再说的,她们从来不怨天尤人,正是有了这份坚韧使得上海的女人心里都有股硬劲,使得她们在这个仍是以男人为主流的世界里站稳脚跟,安身立命,并随时能支撑起因男性无力而崩塌的那一片天空,成为大世界最永恒,最坚实的后盾。1948年最动荡时,王琦瑶仍然还在想李主任是通天的人,倘若他都是过不去,又有谁能帮得上他。但在李主任与王琦瑶最后一次见面失之交臂之后,王琦瑶和他真是两人都无依无托。自己靠自己,两个孤魂。可是通天的人走了,王琦瑶依然好好的活着,变的只是生活地点,方式从爱丽丝公寓到了平安里,不变的是那颗上海心与王琦瑶相爱并有了骨肉的康明逊,为了守住他所在世界里的位置,与女儿近在咫尺却不敢认,王琦瑶无怨无悔程先生在文章中无法忍受非人的痛苦,抛下了他钟爱一生的女人而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萨沙、老克腊等男人,在她身上得到了不同的满足后便决然离去。她的心一次次被交付出去,可事情刚起了头就结束了,传统女性视为生命动力的家她一直无法拥有,但王琦瑶的生命并不会因此而暗淡,她仍然冷静而平和地生活着。倘若不是这样专心致志,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最具体最琐碎的细节上,也许就很难将日子过到底。这些日子其实都是不能从全局推敲的,所以,在这仔细的表面之下,是有着一股坚韧,这坚韧不是疾风骤雨的那一种,而是用来对付江南独有的梅雨季节它是供小人物切碎了平均分配的小日子和小目标。正是这股韧性支撑着王琦瑶,使她比曾经辉煌的男性们走得更远。三、小世界的安逸大世界的荫护长久以来,这个世界大历史的书写者是男性,他们的世界是这个动荡社会的中心力量,他们承担着历史和社会动荡的面,而家则是历史安排给女性的唯一的位置。她们的小世界是中心之外的,是边缘地带的,关心的不是社会变迁,而是吃穿用行,身边琐细。因此在很多小说中,城市常常是以一种雄性的面貌和动荡的姿态出现的。但正如陈思和所说的长恨歌写了家庭和社会的脱离,事实上,除了官方的,显在的一个价值系统,民间还有一个相对独立的价值系统,几十年来,上海市民的生活实质没有多少改变,它有自己的文化独特性[5]。这个价值系统就是一直处于边缘位置的女性小世界。作为东方女性,王安忆不可避免地对这个世界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记忆,毕竟中国的女性,刚从厨房中出来不久,记忆中都是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