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二十世纪末期对话体批评.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2.54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二十世纪末期对话体批评.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二十世纪末期对话体批评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对话体传统,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典籍中载有多种形式的对话,论语实际就是用对话的形式写成,但是均主要讨论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修身养性等等,只偶或涉及文艺。在后来漫长的文学理论批评史上,也不曾出现类似西方柏拉图式的专用对话体写就文艺批评的文艺对话录。而当历史进行到20世纪末期,在中国,对话体批评忽由地平线上升起,并迅速蔓延开来,酿成一派蔚为壮观的景象。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现象与表征呢一很显然,对话的诉求已成为我国当今文学理论批评的一种时代精神。如果说巴赫金、哈贝马斯的现代交往对话理论和托多洛夫对话的批评思想都是产生重要影响的驱动力,毋宁说它首先是发自于中国文学批评现实土壤上的实践。因为在以上诸人思想著作译介之前,对话体批评就以感性实践形式出现在新时期的批评中了。就笔者视野范围,新时期最早的对话体批评大概要算吴亮的艺术使世界多元化了吗一个面向自我的新艺术家和他友人的对话(上海文学1981年第12期)。在人们还未意识到对话体的意义时,吴亮是怎样想到用这一体例来阐述自己对艺术问题的看法的呢一九八一年初,我在一个朋友那里读到一篇题为我看世界的对话体短文,记得是发表在一份由某个文化馆办的刊物上。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机缘,想不到它居然刺激了我的思维。有相当一部分问题的思考一直无法明朗化,于是我就把它写进了对话,把未能形成结论的思路呈现于外,为一种过程的引力所诱惑,可能是我从那之后不断写对话的一个驱策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只是意识到自己常被两种相反的声音缠绕着,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记录它们的彼此交谈而已。(注吴亮答友人问,批评家1986年第二卷第四期。)这是主体实践需要与悟性灵思碰撞下的选择,显示了批评者对批评内在要求的感悟与适应。稍后成为吴亮等的同道者并凸现出对话体批评效力的,是1985年底随着新方法论、主体性等文学观念方法的大讨论与变革中出现的陈平原等人的20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读书1985年第10期1986年第3期)。此时西方现代文论的引进大大打开了人们的视野,激发了人们对现代文化品格、现代思维方式、现代批评观念的追求。这篇对话体批评带有浓郁的新与现代的色彩,对文学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话体以众多声音的差异、交流、互补构成一种合力的姿态,显示出了这一思想观念的长久酝酿与分量。反过来,这篇对话体也提高了对话体批评的地位和魅力。在此期间,不仅吴亮从1981年起陆续写的系列对话结集为艺术家和他友人的对话出版(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年版),而且出现了南北青年评论家对话(语文导报1986年第11期)、文学的与艺术的情思李泽厚与刘再复的文学对话(人民日报1988年4月12日)等,从而使对话体批评在理论批评领域形成了一定的冲击波,使更多从事文学研究、批评的人们越来越注意并重视这一种新鲜的有力的批评方式。从此,对话体批评便以一种新批评之貌频频出现于报刊杂志流行起来。90年代,对话体批评的流行达到高潮。尤其1994年前后围绕人文精神大讨论的几年,许多学者、专家参与了对话体批评,使一些富有思想深度和前瞻性的思考得以表达交流。诸如朱向前、陈骏涛三种理论批评型态的交叉与互补(飞天1992年第6期),蒋孔阳等立足高标准,反对平庸(文论报1993年1月2日),王光明等旷野上的废墟文学和人文精神的危机(上海文学1993年第6期),谢冕等理想的文学史框架(上海文学1993年第8期),李陀等漫谈文化研究中的现代性问题(钟山1996年第5期),王晓明等民间文化、知识分子、文学史(上海文学1994年第9期),傅杰、王元化关于近年的反思答问(文艺理论研究1995年第1期),孙绍振、夏中义从工具论到目的论(文艺理论研究1997年第6期),王光明等两性对话中国女性文学15年(文艺争鸣1997年第5期),丁帆等晚生代集体失明的性状态与可疑性话语的寻证人(文艺争鸣1997年第1期),王干等新状态文学三人谈(文艺争鸣1994年第3期),王蒙等多元与沟通(北京文学1996年第8期),钱谷融、殷国明关于论(论文学是人学)(嘉应大学学报1998年第4期)等等。对话体批评在整个批评中所占的份额和所起的作用都是显著的。对此,杨扬在90年代批评文选序中作了概括90年代文学批评表达形式的最大改变,就是由多人参与的对话体批评的流行,而且,对话成为90年代文学批评表达批评家文学思考的最主要形式。可以说,90年代那些较为重要的问题,那些有着较为广泛社会影响的批评话题,都是通过对话的形式表现和传播开来的。诸如,后现代问题、女性批评问题、传媒与大众文化问题、市民社会和都市文学问题、新生代作家作品、晚生代作家作品及70年代生作家作品的评价问题等等,都可以看到不同群类批评家,以一种沙龙谈话的方式,最简洁、也最快速地将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注陈思和、杨扬编90年代批评文选第10页,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1年1月版。)二对话体批评何以在此时异峰凸起笔者曾就此与友人探讨,答曰社会转型期思想解放的必然产物。此言似有道理。但五四时期中国社会从政治到经济到文化,其转型、开放之程度并不亚于时下,为何鲜见对话体批评呢看来一般原理并不能替代个别分析,每一种思想运动形式都为它自己的特殊的矛盾、根据所规定。对话体批评的崛起,与特定时期批评的环境、需要、文体意识密切相关。20世纪末期是一个在某些方面相似于五四时期而又在本质上相异的特殊时代,是一个由中国的百年现代进程实践与世界开放对话潮流所决定的全面、自觉走向现代化的时代。如果说在社会转型上,在外来思想、知识体系的引进上,在追求科学、民主和社会进步上,二者有许多共同点但在社会性质上、历史进程上以及整个经济、政治、文化形态上则各有其特殊的规定性。五四时期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处于德先生、赛先生现代启蒙阶级,民主与科学意识远未自觉,社会主要矛盾是民主革命与封建专制之间的对抗性矛盾,社会关系亦是对抗性的阶段斗争关系,因而整个语境是一种充满对立、斗争的激烈革命时代。由此决定了文学批评主体很难有平和的心态,不同观点、观念之间不是平等、讨论、沟通、共存的关系,往往是唯我独尊的批判、打倒的关系,所以,新青年倡导文学革命,便不可能以温和的讨论对话体形式推出,而是先由胡适发表文学改良刍议,发出第一声呐喊,随后陈独秀发表文学革命论,予以声援。在创造社与文学研究会为艺术、为人生的观点之争中,亦缺乏平心静气的讨论、对话。在30年代国防文学与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两个口号论争中,更是唇枪舌剑、匕首投枪、有你无我。表面上呈现出多元化的形态,但批评主体的潜意识仍是封建传统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一元论观念,竭力打败一方标立一方。相比于那个打倒与革命的时代,20世纪末期则是一个走向交往对话的时代(注钱中文文学理论走向交往对话的时代,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历经近百年曲折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社会逐步实现民主与科学的现代转型,社会主要矛盾转为发展生产力与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精神需要的非对抗性矛质,整个语境更为宽松、开放、自由。由此决定了文学批评主体平等交流的心态,无论对域外文学、民族传统文学还是新型文学,不同观点、观念之间形成了讨论、碰撞、理解、共存的关系,即所谓众声喧哗。正是这样一种时代文化语境为对话体批评的兴盛创造了可能。文学批评活动有自身的发展逻辑,并非民主、开放时代就一定产生对话体批评。其实,20世纪末期对话体批评的兴盛更直接地源起于现实批评实践的呼唤和批评自身现代性的内在要求。自从20世纪以降,在近代实证主义思潮和人本主义思想影响下,打破了传统的印象体验评点式批评的旧格局,文学批评走向了从大处着眼进行科学的理论分析、归纳、综合概括地把握的运思方式,在批评文体上形成了重事实、重演绎、强调理性分析和逻辑结构的特征,并成为20世纪基本的和通行的批评形式。然而,这种文体在显示出先进性的同时却也构成对文学批评某些内在本性、要求的遮蔽,例如忽视文学批评的感觉体验性、灵思生发性、交流讨论性等等。固然,这一欠缺可以由其它文体形式补充,象随笔体、书信体等,然而随着文学批评日益归附于政治特别是被迫与极左政治、阴谋政治联姻,批评的个体体验性、交流讨论性也就实际上被扼杀,使论说体批评趋于一尊以至演化为极度的独语独断不可讨论、不可质疑的权威性定论发布,如文革中梁效、池恒等的文艺评论文章即是典型例证。显然,这种专制独断与文学批评探索、讨论的本质是根本相悖的。因而,当推翻和批判了极左政治、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代,当批评本体性和批评主体性被发现被确认、批评取得相对独立时,仅仅那种独语论说体就再也不能满足批评的需要。批评面对无数新老问题和不同主体角度的批评话语,迫切需要辨析,需要两种或更多声音的交流、交锋。于是,在19811982年前后,出现了大量的商榷性文章,诸如鲁枢元的关于灵感的一点质疑与庄某某同志商榷(上海师大学报1980年第2期)、周来祥和栾贻信也谈艺术的本质与何新、涂途商榷(学习与探索1982年第2期),等等。这些文章已表现出批评走向平等对话的现代转型。我以为这便是对话体批评的现实生发基础和前奏。新时期文学变化之速、花样之多、更迭之频繁,当属建国以来所未见,来不及思考成熟,也不可能做出定论,而又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迅速的反应,这亦向批评提出了新的挑战。我国文学多范式多话语共生的现实迫切需要相互间的交流和沟通,热烈呼唤着相互理解和融合。而当代各种理论话语的成熟与发展也为对话主义的历史性出场提供了现实可能性。(注金元浦对话主义的历史性出场,文艺报1999年2月4日。)应对现实实践的需要,适应批评现代性的内在要求,就成为批评活动的一种合乎逻辑地发展的规定,构成对话体批评的直接机缘。对话体批评的产生和流行,还在于批评主体思想形态的变化和文体意识的自觉与追求。否则,顶多延续商榷的路子,而不会出现对话体批评。但实际上,新的批评环境已经为其创造了可能的主体。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思想解放运动到90年代社会全面进入市场经济,从80年代初各种西方哲学文论的引进到90年代前后对复调对话理论的拥戴,改革开放的大气候和西方现代观念的渗透,都在精神深处激发批评家们走句批评意识的觉醒与自觉。尤其新一代批评家,绝少历史的保守与惯性,更不安于现状,力图开拓创新。而对文学的多维、多层面的复杂形态,面对批评的多维、多声音缠绕,无论理解中的矛盾、困惑与焦虑,还是渴望交流或引起他人的关注与讨论,都使他们深感长期习用的独语论说体表达的不适,这就形成了他们突破单一形式寻找新形式的追求和兴趣,从而与对话体批评在20世纪末期的历史纬度上相遇。我们不妨看看他们自己的心路坦陈写对话的一个驱策只是意识到自己常被两种相反的声音缠绕着,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记录它们的彼此交谈而已(注吴亮答友人问,批评家1986年第二卷第四期。)当我写下本文的标题时,一个声音另一个自我的声音,便立刻冒出来找我辩难,既然双重自我在互相辩难,那么,我照实录之,作为一种别无选择的选择,也许正是一种哲学的和艺术的宽容(注王玮文学的一,文学评论1986年第4期。)我们之间有一些共同点,自然也存在差异,这就使我们可以从多种角度提出不同的看法。我相信,对话不仅使我们进一步认清自己,也有助于了解目前批评界的动向和发展,为深化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做出自己的努力(注文学批评的现状及发展的可能性主持人陈美兰语,上海文学1994年第7期。)互相不一定达成什么共识,可以构成一种立交桥式的景观,既是对国际文化讨论的一个回应,又是对中国大陆本身的文化讨论的参与(注重估现代性主持人张颐武语,黄河1994年第4期。)。由此可见,众多批评主体对对话体批评的文体意识和策略运作,决定了对话体批评的翻旧出新和异峰凸起。三任何形而下的形式问题都不仅仅是一个表面的形式问题,其中必然与某种形而上的追求相关。新的批评形式是与新的批评意识、取向分不开的。透过对话体批评的流行,可以看到批评的一种新的精神向度。这种批评的新的精神向度即是一种现代精神向度。对话体批评鲜明地体现了文学批评的现代性诉求独立与开放,自由与平等,多元与对话,理解与交往,真诚与坦率,等等。传统文学批评往往具有依附的、一元的、封闭的、极端的等精神特性。黄曼君指出,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在总体发展上趋向狭隘、保守、泥古、僵化,从以道统文、以文载道,到近代过分强调文学的政治功利性,再到20世纪愈益严重的教条化、单一化(注黄曼君中国20世纪文学理论批评的历史、逻辑进程,三峡大学学报2001年第2期。)。在文学批评史上形成了种种狭隘陈旧的批评向度或者把批评看作个人孤立的独语活动,或者把批评看作唯我独尊的裁判,或者把批评当成批驳斗争的工具,或者把批评作为政治判断、判决。正是鉴于这一切,在20世纪末期改革开放、开拓创新的时代潮流下,文学理论批评反思自身局限,续接五四开创的现代化传统,开始重新走向现代独立、科学的批评活动。多年来一些学者不断强调文学批评的现代性,钱中文主张新理性精神,认为巴赫金的对话主义,可以促使我们反思我们以往的思维方式,逐渐消除一百多年来形成的那种具有极端性的非此即彼的二分法思维,并在历史的整体性的观照中建立起健全的、开放的和具有一定价值判断的亦此亦彼的思维方式(注第三届中美比较文学双边讨论会述评,文学评论2002年第1期。)。许多学者都倡导文学理论批评自我主体与他我主体间的对话、交往和理解,在人与人之间、个人的思想与思想之间应有一种新型的平等交往的对话关系(注新理性精神与文学研究方法论全国学术研讨会综述,文学评论2002年第1期。)。这是一种超越传统批评意识的现代精神向度。新兴的对话体批评无疑以其外在的对话行为和直观的对话形式、对话内容,更直接、更强烈地体现了这一精神向度。首先,对话体批评以两种或两种以上声音话语的共存、论辩、探索,标示出一种独立与开放的现代学术追求。而这在很长时期的文学批评历史中是不存在也不可想象的。独立,意味着不依附于政治或别的什么而具有独立自主性开放,意味着不孤立保守或封闭而具有包容性。正如巴赫金认为的那样,在社会中存在的人,总是处于和他人的相互关系中,不存在绝对的真理拥有者,也不存在任何垄断话语的特权者,自我与他人的对话关系,便构成了我们真正的生命存在一切都是手段,对话才是目的,单一的声音,什么也结束不了,什么也解决不了。两个声音才是生命的最低条件,生存的最低条件。(注巴赫金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第344页,三联书店1992年版。)例如,由朦胧诗该不该有明确的主题的争辩到艺术的社会效能、艺术的多元化等问题的讨论,这在政治高压时期都属于禁区,但在思想解放之初的1981年,吴亮就以独立的文学学术立场对原有定论提出怀疑和思考,对思考中的亦此亦彼的两种声音抱以一种开放的态度,睿智地采用了对话体形式来表达,其学术意识是显在的承认双方共同的合理存在。存在是不可能被某种意见抹煞的,对此我深信不疑。在对话的写作过程中,尤其是陷于双方的冲突里的时候,我常常觉得有种快慰,发现世界真是十分的慈祥和宽容因为它能容纳一切彼此矛盾的事物,包括人的种种不相同的认知。(注吴亮答友人问,批评家1986年第二卷第四期。)再如1985年陈平原等的对话体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正像吴炫指出的这个文学研究观念是应学术界和文学界解放思想、突破政治对文学束缚的时代性要求而产生的,也是应中国文学的现代化这一文化召唤而诞生的。(注吴炫中国当代文学批判第323324页,学林出版社2001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论二十世纪末期对话体批评.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