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台湾创世纪诗社的“大中国诗观”.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8.30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台湾创世纪诗社的“大中国诗观”.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台湾创世纪诗社的大中国诗观新诗运动包括两个不同的艺术传统一个是立足于近代以来理性内容压倒感性形式的崇高艺术思潮,或标举浪漫或力主写实的诗歌传统另一个则是后起的现代诗传统,因其曾被看作异端,而表现出自身在历史上的超越性,以及在美学上的创造性。现代诗的传统,大体上发端于早期大陆的象征诗派,历经20年代到40年代成熟于中期海外的现代诗潮,历经50年代到70年代中期发展于近期崛起的大陆诗群,遂由70年代中以来形成了一个大陆与台港澳相互呼应、远及东南亚和欧美华文诗坛的重要艺术潮流。在中国现代诗的发展历程中,创世纪诗社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们亦因此而处于见仁见智的聚讼纷纭之地。本文拟从创作心态角度切入,解读这种相当复杂又极具魅力的精神现象。一沦海桑田之感,造就了创世纪诗社的时空意识。离桑田而赴沧海,是台湾许多现代诗人的共同经历,一种近似文化移民的心路历程,导致沧桑巨变构成创作心态的象征。起先这也许只是空间上的漂泊感受,后来也就随着台湾社会的转型,而成为具有时间意味的时代艺术精神,所以诗坛的西化,与历史沧桑实在是相通的。台湾三大现代诗社都是如此,但是创世纪诗社的早期成员应该感受更深。作为一个军中诗社,诗人们对于人生的无奈、对于自由的向往,总会有刻骨铭心的体验。像商禽的门或者天空,抒情主人公如同没有监守的被囚禁者,写诗即是反复从一个虚拟的门中走出,也就是从事精神上的逃亡。真切的身世感,使看上去荒诞的喜剧情境,其实充满了悲剧性的生命体验。他们身不由己,走上一条血与火的艰辛旅程,那超现实的艺术追求,便有了极现实的人生意义。生命体验使创世纪在三大现代诗社中后来居上,使创世纪诗杂志在坎坷的路上长盛不衰曾经沧海,遂有创世纪诗社超现实的时空意识。这种艺术观念,来自历史沧桑之感,虽不是写实的,却又是真实的。真实的生命体验,使其探索充满动力,而且也令读者分外感动。正所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一旦桑田被代之以沧海,创世纪诗社的诗人们便以血为诗来写诗坛春秋。早期创世纪创社的诗人几乎清一色是军人,他们来自战火硝烟的年代,作品中所表现的是灾难岁月的悲情,对他们来说文学是泪的印记、血的呐喊。(注yǎ@①弦创世纪的批评性格,载创世纪四十年评论选第355页。台湾创世纪诗杂志社1994年版。)不平则鸣,长歌当哭,诗人背井离乡,便以诗为心灵的故乡,又正是为写忧而造艺了。所以洛夫的石室之死亡寓美感于痛感之中,让等同于抒情主人公的你囚于内室,然后再从一块巨石中醒来,蓦然回首/远处站着一个望坟而笑的婴儿。穷而后工,诗意来自悲惊的心路历程。诗人面对人生,也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通过表现情感的方式来高扬意志力,通过创造意象的方式来发挥想象力,而冲动的生命力,也就寄托在诗意之中了。创世纪亦即创造未来,未来是要用想象力去把握的,未来是要以意志力去创造的,而诗人追求未来,是为了超越现实的悲剧。yǎ@①弦的从感觉出发,为我们留下一部感觉的编年纪,诗人品味沾血之美,诗意于是自焦虑中开始,抒情主人公像一个患跳舞病的女孩,苦苦倾诉其生命体验现实美特征被意象化,沾血之美即是悲情之美。抒写悲情,漂泊的身世之感,便化作一代人的心声。有如张默的时间,我缱绻你所说,时间,我悲怀你一滴流浪在天涯的眼泪怔怔地瞪着一幅满面愁容的秋海棠天涯的空间与流浪的时间相互印证,个人的身世折射出祖国的命运,于是祖国的版图有满面愁容的秋海棠出现在泪眼之中。后记讲这诗主要是纪念咱们这一群并肩走过五、六十年代的坎坷岁月,现在是六十岁左右犹在诗坛打拚的老伙伴。(注张默落叶满阶第176页。台湾九歌出版社1994年版。)漂泊的身世,就这样成为创世纪的艺术起点。面对人生中的悲剧情境,创造生命的本真境界,正是创世纪诗社共同的艺术追求。社会在转型,现实人生充满泪光血影,诗人的艺术使命,也就在于凸显作为历史性的人之存在。新生代诗人简政珍的浮生纪事,透过心理的时间直观生命的本质,把沧海桑田的历史感悟,转换为生与死的对立,那些墓前的石雕/所发出的寒光/绵延成今日的川流,通过这本真意义上的言谈,通过时间过程使生存得到形而上的艺术表现,便不仅给自身而且给世界以生存的意义。沧海桑田的时空变幻,凸显出生存自由的特质。人生立足于现在,时间非但是客观的历史尺度,而且也是主观的生命尺度诗人瞻前顾后、继往开来,无论西化还是回归,都离不开自身现在的时空定位,那沧海与桑田,亦只是相对而言相形之下,新生代诗人杜十三则力图走出诗艺的困境。在人类文明的第三次浪潮面前,他为现代诗设计了一条多媒体的发展道路,其探索实验令人耳目一新。社会转型是一种历史的沧桑,人虽未曾离开乡土,文化环境却不同于昔日的风景,这同样造成了文化移民心态。在发生巨变的文化环境中,创世纪诗社的创作心态,始终不脱离真实的体验,因而可以与时俱进。同时早期军中诗人与新生代诗人的差异,恰好相当于文化移民心态中自然形成的文化代沟现象。如军中诗人更像诗社同仁、菲华诗人谢馨,表现出第一代移民所常有的文化心态过去的经验已不适宜于现在的环境,人地两生的世界也不再崇尚昔日的权威,然而文化的传统又总是通向了儿时的记忆,故园的乡情,从此是梦中的温馨她在王彬街中说王彬街在中国城,但中国城不是中国,她只能从那里的民俗,去品味华夏的文化。由于文化就像民俗那样无法遗传,上一代的异乡情怀,乃变成下一代人的认同意识,未经蜀地之人,难免乐不思蜀。文化代沟现象是以空间的转移造成了时间的割裂,上一代重视过去的回忆,下一代强调未来的机遇,便产生不同的行为方式,不同的身世之感,不同的价值观念于是新生代诗人更像诗社同仁、新马诗人王润华,不拘泥于传统的文化权威,也不屈从于新的文化权威,而是在经验与机遇之间,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自主地去把握现在,自由地去从事创造。王润华在新加坡的橡胶园消失后去写诗集橡胶树,旨在寻找精神生命的本真境界。诗人要在急遽变化的时代不迷失自我,就必须抓牢记忆,在工商业化的都市生活中,一片绿土便足以象征心灵的故乡。沧桑巨变,守护那片心中的绿土,也就可以保持精神的活力。尽管海外已非本土,文化环境与文学传统已构成别样的天地,然而诗思多变,恰恰便是华文诗不变的本质所在。王润华如此,创世纪诗社的诗人们皆如此。饱经沧桑,充满忧患情思,遂有失望后的追求、精神上的创造,形成了超越性的时空意识。二心有不足,遂发而为诗,运用意象语言,以超越人生中悲剧性的现状,乃是创世纪诗社的文化精神之所在。他们运用充满诗意的艺术境界,来对抗世俗的权威。在想象中现状不再是现状,在创造中未来绽露光明,因而创新也就意味着求变,超越便孕育着本真而自由的生存状态。为写诗节衣缩食、卖车当表,苦心经营、求新求变,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对于诗人来说,超越性的文化精神,已经构成了生命中最迫切的需要唯其如此,创世纪诗社的艺术成就得来非易,单凭技巧而无体验者决难望其项背。其实现代诗的超越精神,本是诗与真的结晶,所以诗意在情深处,是全神贯注的所在。因为诗,精神变得自由,可以超越悲剧性的命运。诗人们的诗艺不限于形式,而指向了人生之道、超越之道。形式只是为内容服务的,它引导探索性的精神活动,在艺术追求中为生存开辟一条让心灵走出困境的道路。在创世纪诗社,人们对家园的诗思、对生存的诗情、对贯通的诗想,均由高扬的诗意而来。超越自创新始,自胜者强,诗人须有解衣般礴旁若无人意,然后才能无拘无束自由创造,从而游于法度之外。yǎ@①弦说,为了讨论创世纪的编辑大纲,我们在海军纪念塔的石阶上倾谈整夜,被海军宪兵误认为小偷,坐了一夜的牢。(注yǎ@①弦为永恒服役,载张默爱诗第13页。台湾尔雅出版社1992年版。)此事很有些象征意味,它表明创世纪诗社虽是军中诗社,但是就文化心态而言,诗人气质却要重于军人气质。诗人历经沧桑巨变,纵然水往低处流,人却要向着高处走,所以会形成高扬远举的诗意。洛夫在烟囱中说我是一只想飞的烟囱,此身难离所在的空间,此心却已想落天外。超越现状,又意味着超越时空,亦即表达一种使心灵获得自由的向往。管管也在悼念杨唤的散文诗三朵红色的罂粟花中,要双泉淙淙淙淙至斜斜的天河。那个天河的意象,便也象征一条过鹊桥而会亲人的还家之路。飞的姿态,意在超越岛的困境,既然四面无路可走,就只有向上超越之道。人生之道不在现在的地上,便在潜在的天上,诗意也就成为生命力升华的必然表现和最高形式,代表一个虽不可知却令人神往的境界。商禽的土地(土行孙告白)这样为超现实的诗法辩护他们把我悬挂在空中不敢让我的双脚着地他们已经了解泥土本就是我的母亲他们最大的困扰并非我将因之而消失他们真正的恐惧在于我一定会再度现身超现实的想象,是关于生存的神话,它以脱离现状的心理态势,来追求高扬的诗意。商禽说回想起来,过往的岁月仿佛都是在被拘囚与逃亡中度过。(注商禽梦或者黎明及其他序,台湾书林出版社1988年版。)诗人在拘囚中体味屈辱,在逃亡中追回人性的尊严,即是立足于困境去寻找出路。若说超现实表现手法只是玩弄技巧,便抹杀了诗人在梦想中的良知,实在是出于某种误解。如果把创世纪诗社的艺术追求悬挂在空中,而忽视了烟囱在困境中难以脱身的痛苦,自然得不出公正的结论。诗人说泥土本就是我的母亲,唯其如此,他以超越现状为其文化精神。诗是真的,正如梦也是真的,诗意中自有真实的自我感觉和自我意识。脱离现状的心理态势可以转换为创造者的自主精神,诗人对家园的诗思便意味深长。家园是一个内在于社会的、私有的精神空间,相当于碧果在静物中所说,当大地被阉割了,之后,黑白不再分明,但依然保持精神活力的诗人,却偏偏是一只未被阉割了的抽屈。有如沈奇所指出,拙屉的意象是别有意味的,它几乎成了整个碧果诗歌创作的一个标志性的隐喻。它喻示着一种收藏而非展示,一种私人话语而非公共空间,一份诗性人生的个人档案而非历史的繁嚣演出。(注沈奇蓝调碧果,载台湾创世纪诗杂志第103期(1995年6月)。大地被阉割了,诗意的家园反而生生不息,使生命得以延续。家是一个与权势无关之处,是一个以亲情取代利害的地方,是一个以快乐原则取代现实原则的场所。回家的心情,是尽情想象、任意发挥的游戏心态。创世纪诗社抒写漂泊的身世之感,是通过高扬的诗意来表现自己对家园的诗思,从而开发了创造的潜能。以诗为家,诗境相当于沈志方的书房夜戏中书房的意象,抒情主人公逍遥于无何有之乡/让群书在架上倒立而yǎ@①弦的深渊,则出现在漂泊的岁月,无家的日子是乞丐式的生活,乞丐说每扇门对我关着,当夜晚来时/人们就开始偏爱他们自己修筑的篱笆/只有月光,月光没有篱笆/且注满施舍的牛奶于我破旧的瓦钵/当夜晚/夜晚来时。家园比故乡包容更多的文化内蕴,在中国它不仅是自我定位的传统座标,而且是自我实现的天然出发点诗人以高扬的诗意表现对家园的诗思,其审美理想势必指向一种生存的诗情,这诗情中包容了生命体验,也蕴含相应的价值判断,其价值尺度又带有存在主义的意味。yǎ@①弦的深渊,这样描述没有自我面目的生存方式没有什么现在正在死去,/今天的云抄袭昨天的云,不去思想,不去创造,以流行的格言来指导自己的行动,就连我们是谁也可以置之不理,只是为生存而生存,为看云而看云,/厚着脸皮占地球的一部分超越现状的文化精神,则对抗悲剧性命运,怀着生存的诗情从事创造,去超越自身的局限,使自己与无所不在的生命精神合而为一。艺术的高境界和精神的高境界,都是诗人所要追求的,向上的自我超越之道,总是在联想中指向了无限,因而具有多种可能性。自主地选择人生道路,使超现实意味着人格多种潜能的自我实现,人们只有重新感悟精神价值,才能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所以在简政珍的心目中,刻板的教学如季节过后所指出的,它剥夺了学习的自主性,已经多少遮蔽了存在的本真境界,一度我们把背诵奉为//生存的名器/地理名词比自己的容颜清晰。语言一旦变成了死记硬背的公式,人们也就在放弃想象与创造的同时迷失了自我。对精神活力的扼杀,正是一种生命的悲剧。悲剧的现状唤醒了超越的本能,表现对生存的诗情,遂完成了抒情主人公间接的、内在的自我造型,乃是诗人高扬个性、发挥其主观能动性的关键所在。心灵是一个整体,不能条分缕析,于是,对生存的诗情便促成了对贯通的诗想。想象力在本质上是追求融会贯通的境界,是倾向于由此及彼,而不同于非此即彼。超越性以文化的整合意识孕育了意象的张力。洛夫面对四分五裂的外部世界,感到自己的身心也同样支离破碎,就像午夜削梨里落下的梨皮,会使抒情主人公感到,啊满地都是//我那黄铜色的皮肤,这正是一种身遭肢解的切肤之痛物我两契,又带来天人合一式的诗想。贯通要求在异中见同,在意象中有张力,在联想中有境界又如湖南大雪中,街衢睡了而路灯醒着/泥土睡了而树根醒着等诗句,睡与醒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切都是相对而言,超越性的语境便孕育在现实性的情境里。在种种冷疑的现象背后,有着灵动的生命力在生生不息,构成美学境界,也构成社会学与伦理学的精神风景线。非此即彼和由此及彼,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语境,前者是僵化而机械的,后者是辩证而超越的。贯通的精神,使立足于困境的诗人,可以从生命体验中发现自我超越的契机。贯通的诗想,表现为创世纪诗社的意象语言,它像朵思的肢体语言消除语言重量/世界便从脚底开始歌唱/从指尖飞翔/从毛细孔张合的空间创造新义。不确定的意象语言使贯通的诗想化作生存的诗情,生存的诗情成就家园的诗里,家园的诗思产生高扬的诗意,超越从消除语言重量开始。创世纪诗社的文化精神首在贯通,即融会贯通古今中外诗艺,在生命体验的基础上自主地从事创造,从而使漂泊者成长为超越者。三以创世纪为诗社命名,令人联想到基督教创世纪的神话,而且开始本就是创世纪的原意,诗人们为了超越生命中的悲剧而去追求纯诗,乃是现代诗一个新的开端因而具有超越性的诗人,即是创造者。在这里,诗性精神成为更新万物的推动力,引导人们以想象力和创造力来探索通往未来的道路,所以纯诗的意义非同寻常。意象语言立足于真实可靠的主观性,正所谓我思故我在。诗人们省略对现实生活进程的直观介入环节,从而由内及外、由己及人,在夸张、变形、怪诞的艺术境界中,走向感觉,走向个人化的生命体验。于是,追求纯诗的意向,渗透进创世纪诗社的意象语言之中运用意象语言写诗,诗人们可以意在言外,建构无为而无不为的幻象世界。如碧果的昨日午后,可令仁者忧若山来,智者思若水流。诗人言在此而意在彼,心中有所领悟,乃由意境而见性情。抒情主人公向人们暗示自己的无奈在有序的人生中其实并无选择余地,还诠释些什么呢。意象语言的言外之意,本来就是不落言诠的。诗中人物躺的动作平静到了极处,然而其凝望的心理内容,却是非常的丰富与深沉一个长长的午后,没有沉默的唯有肢体语言,多少潜台词,都包蕴在目光里面在我看来,碧果之躺,相当于洛夫之舞(洛夫舞者所谓江河江河/自你腰际迤逦而东/而入海的/竟是我们胸臆中的一声呜咽/飞花飞花/你的手臂/岂是五弦七弦所能缚住的/挥洒间/豆荚炸裂/群蝶乱飞,也可以用来移评洛夫之诗,该诗当论诗之诗读,最妙),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是仅仅由昨日午后开篇的井然二字,已充满双关意味,使我们隐隐感到躺椅之小与天空之大,在对比联想中自然形成了语言的张力。司空图诗品里面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诗境,是来自语不欲犯,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论台湾创世纪诗社的“大中国诗观”.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