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法拉奇的复出与转向资料.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7.33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法拉奇的复出与转向资料.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论法拉奇的复出与转向资料摘要911事件发生后,著名的意大利女记者奥莉安娜法拉奇复出并发表了愤怒与自豪一文,同时也标志着她从左派往右派的转向。法拉奇的复出对知识界和新闻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也引发了人们对她转向的纷纷猜测。本文就法拉奇复出以及转向的原因进行论述,从两方面得出结论。一方面,从社会背景来看,冷战结束后左翼阵营的分化、西方出现新悲观主义思潮以及911事件都对法拉奇的复出有所影响另一方面,从她的经历以及个人特质进行分析,知识分子的立场和左翼浪漫情怀,西方中心的价值观,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情结都是导致她转向的原因。关键字法拉奇,复出,转向,911一、愤怒与自豪一石激起千层浪曾以风云人物采访记而闻名世界的意大利女记者奥莉亚娜法拉奇,自20世纪90年代起隐居纽约,一直闭门从事文学创作和研究。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发生后,年逾古稀的法拉奇复出江湖。9月29日,在意大利一家名为CorrieredellaSera的报纸上,法拉奇发表了针对911事件的长文愤怒与自豪。在这篇文章中,法拉奇激烈抨击伊斯兰教和西方左翼知识分子,强调与伊斯兰世界恐怖分子的战争无法避免。文章一发表就引起极大轰动,CorrieredellaSera在短短四小时就卖出一百万份,创下新闻史的新纪录。诚如有人所言,法拉奇的复出成为欧洲新闻历史上最具有震撼性的事件之一,西方媒体针对她的文章纷纷发表评论,并形成左右两派对峙的局面。华尔街日报2002年4月28日发表题为意大利的拉什迪的社论,盛赞道欧洲的良知有了名字法拉奇。而另一方面,法拉奇的言论则遭到欧洲左翼媒体的反击,英国卫报专栏作家卡巴尼撰文评论说,法拉奇正激烈地从左派向右派转舵。法拉奇的复出掀起波澜,同时也给我们带来问题与思考法拉奇为何而复出,又因何而转向她的复出与转向意味着什么无论是战争时期,或是和平时期,我都忠于自己的原则,为了自由,为了反抗各种形式的专制主义而奋斗不已。我的生活就像我的作品,我从未放弃过斗争。1993年法拉奇在中国访问时如是说。作为一名世界名女记者,法拉奇曾是比较激进的左派分子,她反对越战,同情越共,强调人权和平等,她曾与希腊反政府左翼领袖帕纳古里斯一见钟情并且共同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她曾普遍被视为反暴政、反集权、反专制的象征,受到热爱自由、追求民主人士的青睐。1952年,初为记者的法拉奇就表现出不畏权力、坚持真理的个性。意大利东部晨报的编辑要求她写一篇关于共产党人政治集会的讽刺性报道,法拉奇认为这种未经调查就设定观点的行为有悖新闻的客观性,于是断然拒绝,结果遭到解雇。20世纪六、七十年代,正值世界各地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法拉奇走访了中东和拉美的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撰写了一系列的稿件。1968年,墨西哥举办奥运会期间,她和学生们一道亲历了墨西哥政府对学生抗议活动的血腥镇压,并负了伤。事后,法拉奇就自己的经历发表文章,并开始以自由的斗士和极权主义的反对者形象亮相,赢得广泛瞩目。20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法拉奇一直像一颗耀眼的明星,以自由斗士的形象活跃在世界新闻舞台。法拉奇记者生涯中最重要的经历是采访国家元首和政界要人,她的风云人物采访记为她赢得广泛国际的声誉,也为她塑造了不畏强权的记者形象。以愤怒与自豪而复出的法拉奇,似乎与人们以往的印象大相径庭。比如,她针对伊斯兰教发表激烈的言论,认为穆斯林恐怖分子针对的既是美国,也是整个西方文明因为当西方的命运,我们幸存的文明危若累卵之时,实际上,我们就是纽约,我们就是美国。我们就是意大利人、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澳大利亚人、匈牙利人、斯洛伐克人、波兰人、斯堪的纳维亚人、比利时人、西班牙人、希腊人、葡萄牙人。如果美国被摧毁,欧洲也会被毁灭,我们也将被毁灭。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明显的反差呢莫非人们以往的印象只是错觉本文试图对此进行一下分析与探讨,以期拨开围绕法拉奇及其复出的重重迷雾。二、法拉奇转向的社会原因1.冷战后左翼阵营的分化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前苏联、东欧国家社会主义政权纷纷垮台,世界范围的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社会主义历史进程遭受重大挫折。许多西方学者据此宣告,社会主义已经灭亡,资本主义已经取得最终胜利。连著名的美国激进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罗伯特海尔布隆纳,也在影响广泛的纽约人上宣称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体制的竞争已经结束,资本主义获得最终胜利。而右翼学者佛朗西斯福山,则干脆把资本主义看成人类历史发展的终结形态。80年代末的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走入低潮是完全未曾预料的。这种低潮不仅只是一个影响对事件进行客观评价的思想教条主义的问题,还影响到各个政治领域左翼、右翼和中间派,也不论是记者还是学者,或是东方和西方的政治家。这种政治上的变化,自然不可避免地带来思想上的冲击。一方面,西方左翼阵营由此分化,界限变得模糊不清,一些欧洲人士,特别是左翼的工党和社会民主党的理论家,试图把传统的左翼理论和主流的右翼理论结合起来,发展出一条中左的道路,走一条介于左翼和右翼之间的第三条道路。另一方面,一些左翼学者开始右转,完全倒向右翼。此种转变对带有激进左翼色彩的法拉奇也产生影响。2、新悲观主义思潮的蔓延冷战结束后,虽然东西方对峙的紧张气氛消失,但是随着西方社会人口生育率的降低和外来移民的增加,西方社会正受到另一种威胁,一种新的悲观主义思潮也随之蔓延。当代西方社会人口种族构成正发生较大的变化,其中基督徒人数日益减少,穆斯林等其他宗教人数却在上升外来新移民也更多地保留了本土文化,而没有完全融入西方文化。面对这种人口和种族变化带来的所谓全球移民危机,西方社会滋生出一种担忧和恐惧的新悲观主义情绪。美国前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大失控一书中,忧心忡忡地提到美国社会将有解体的危险。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文中也说到,西方已经没有经济的或者人口的活力足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了,而美国将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这些学者的言论客观上强化了西方人潜在的民族和文化保护意识,并在西方社会造成危机感和恐慌情绪。被这些因西方国家人口相对减少而造成的恐惧,是基于真正的文化冲突和对丧失民族特性的担忧。他们现在不是遭到军队和坦克的入侵,而是遭到了讲着其他语言,信奉其他神和属于其他文化的移民的入侵。他们还担心,移民会抢走他们的工作,占据他们的土地,享受他们的福利制度,并威胁他们的生活方式。近年在美国出现的白人民兵组织、欧洲的新右派、德国的新纳粹、澳大利亚的反亚洲人浪潮以及911后的反伊斯兰行动等,无一不是这种意识强化的结果。3、911二战以后世界局势一直很不平静,虽然没有爆发新的世界战争,但各种矛盾接踵而至,地区冲突频繁发生。海湾战争以来,西方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不断爆发战争,911事件后这种紧张关系更是达到顶峰。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1993年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一文,认为如果19世纪的特点是美国的国内冲突,即南北战争,20世纪的特点是意识形态的冲突,那么21世纪的特点将是文明的冲突,苏联的解体使西方失去了共同的敌人,21世纪伊斯兰将是西方新的敌人。随后,他又在专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进一步详细阐发这一理论西方面临的根本问题不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而是一个不同的文明伊斯兰,它的人民坚信自身文化的优越性。亨廷顿的论点很有代表性,在世界范围对文化、思想乃至政治领域产生广泛的影响。从另一角度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面向过去的黄金时代,以狭隘的思想和极端的思维看待时代问题,他们将世界划分成穆斯林和异教徒,以伊斯兰或纯正的伊斯兰自居,使用各种手段反对非穆斯林或与他们意见相左的穆斯林。这些活动客观上为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供了绝好的证据,美国总统布什在讲话中将对恐怖主义的战争称为新十字军东征,无疑为文明冲突论又加上一个又黑又重的注脚。911事件在美国右翼眼中的教训是文明世界和回教世界之间某种无法调和的矛盾,他们宣扬所有的矛盾来源于广大的基督教文明世界和伊斯兰野蛮世界的冲突。众多媒体进行大肆渲染,再加上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历史记忆,在美国人心目中形成恐怖主义伊斯兰美国的威胁=民主的威胁=文明的敌人的反射模式,并将注意力集中到不同文化间的分歧和矛盾上。三、法拉奇转向的个人原因1、知识分子的立场和左翼浪漫的情怀作为一名记者,法拉奇试图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作为信仰民主和自由的西方人,她又无法摆脱西方知识分子身份的束缚。这就导致了她常常在两者之间徘徊,然而后者常常占据上风,打消了她试图坚持的公正态度。以法拉奇在越战期间的报道为例。起初法拉奇眼中的越共是为自由而战的骑士,因此她完全站在越共这边,公开反对美国插手越南事务我不会带着维他命、给养和现代化装备来到越南的拉瑞为约翰尼之流哭泣她为不知名的越共战士出版日记和发表爱情诗描写美国士兵逃避兵役的种种丑行她还大胆揭露南越政权的傀儡性质它像一只玩具,受主宰着别人命运的人的利益所摆布。然而时隔不久,一件小事却动摇了法拉奇对越共的感情。一位美国老兵批评她作为人文记者,站在敌军的立场上,不公平不负责任地把美国人贬的一钱不值。法拉奇感到困惑,并怀疑自己在分析好与坏时的客观性。与此同时,北越政权企图控制她采访的行动引起法拉奇的不满,而越共处决被俘新闻记者的行为更令她怒不可遏,于是她对越共不再抱有自由斗士的浪漫幻想。法拉奇的态度转变表明她试图以浪漫主义的方式反对美国介入越南事务的失败,这种情感上的微妙变化实际上来自法拉奇的知识分子立场,长期以来受到的西方思想和理念的熏陶,仅仅因对自由的敬仰而诞生的浪漫情怀必然是无法长久立足的。同样的矛盾体现在法拉奇对民主的态度和认识上,在采访反抗波兰共产党政权的工会领袖瓦萨文时,法拉奇明明感到他的傲慢无知和狂妄,但她在把录音带转写成文字稿时又颇为犯难我该不该写下真实的瓦萨文,说他是教堂的傀儡,为人傲慢无知等等,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帮了俄国人和波兰共产党一个忙,因为他们想击垮他和团结工会。要么我应该像别人一样说瓦萨文是好人,为波兰民主的诞生尽绵薄之力呢最后,为民主的诞生尽绵薄之力,法拉奇还是摈弃自己真实的观点,而在采访记中丝毫没有流露不利瓦萨文的言论。同样,在采访波兰副总理拉可夫斯基时,尽管法拉奇认为他看上去像是聪明人,是个开明的共产党人,是个像恩里科那样民主的共产党人,但她再一次为政治考虑所左右他是共产党员拉可夫斯基,我不信任他。我不愿意自己的文章成为共产党的宣传材料,从而使我成为政治工具。法拉奇在诸多问题上立场的左右摇摆,表明她既想站在人道的立场上说话,又无法摆脱西方情结的牵绊既要实现新闻的公正性,又无法挣脱既成认识的束缚。在愤怒与自豪中,我们看到的法拉奇似乎淡忘了曾经的左翼浪漫幻想,只剩下一颗西方知识分子的自由心灵,她带着它大声疾呼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它把贱民变成了人民,因为它鼓励他们,甚至要求他们去管理自己,表达自己的个性,追求自己的幸福。它和共产主义的那些做法完全相反,后者禁止人们去反抗,禁止他们去管理自己,表达自己,不准他们变得富有,并企图通过缔造一个神圣的尘世之国以取代传统的国王。我父亲常常说,共产主义是一种君主制统治,是一种守旧派的君主制度。因为它抹去了人身上那种分明的轮廓。当你抹去一个人的轮廓时,它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他还经常说,共产主义没有让庶民们自由,相反,它让每一个人都变成贱民。它使每一个人都由于饥饿而死亡。2、西方中心论的价值观西方世界和阿拉伯世界的冲突,源于两者价值观的冲突。作为对自身文明坚信不移的西方人,法拉奇耳濡目染于西方世界对阿拉伯的片面宣传,既无法接受阿拉伯文明,更不愿予以理解。法拉奇曾经公开表示说,我对中东毫无兴趣,中近东文化引不起我的任何感慨,巴格达、大马士革、巴基斯坦,我都不想再去第二次。她对阿拉伯文化心存鄙夷,她认为他们身上有一种狂热、一种教条主义思想、一种表演癖和一种黑手党的感觉,总之都是一些我嗤之以鼻的特征。法拉奇的这种情感,在1972年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领导人阿拉法特的采访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她对阿拉法特的外貌描写,就带有十分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这张面孔会使人想起一只猛禽,或一头狂怒的羚羊。实际上,他几乎没有颧骨,也没有下巴,只有一张红色的厚嘴唇的口,一个咄咄逼人的鼻子和两滴墨水死的亮而凸出的大眼睛她还写道他的声音像一种可笑的吹哨声,具有女性的某种特征。法拉奇对阿拉法特外貌进行的贬损和对他性倾向的暗示,一方面表现了其咄咄逼人的采访风格,另一方面也是其西方中心论的价值观的真实体现。她在采访记前言中写的一段话,真实记录了她的这种心态一个相信战争的阿拉伯人和一个不再相信战争的欧洲人之间的交谈是何等艰难。因为这后者受到基督教的熏陶,厌恶仇恨而前者则信守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准则。实际上这是妄自尊大的集中表现。在法拉奇的采访记中,她随意地用恐怖分子这样的字眼称呼巴勒斯坦人民阵线创始人和领导人乔治哈巴什在采访霍梅尼时,她讽刺伊朗人穿着中世纪的长袍在采访卡扎菲时,法拉奇责问他是否就是真主。这种对阿拉伯文化的不理解和不尊重,同法拉奇那种西方文明的优越心态相结合,就带来其心理天平一边倒的状态。在比较西方文化和阿拉伯文化后,她甚至得出结论我伟大的阿拉法特先生,你的祖先,除了几个漂亮的假面具和一本他们一直都在摧毁我鲜明个性的书,他们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论法拉奇的复出与转向资料.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