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青年·爱情·自然权利和性——当代文学的中国故事(上).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3.03KB   全文页数:2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青年·爱情·自然权利和性——当代文学的中国故事(上).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青年爱情自然权利和性当代文学的中国故事上在1949年至1966年的中国的当代小说中,我们可以读到大量的有关青年的描写和叙述,这一描写和叙述同时构成相关的文学想象,这一想象,当然来自中国革命具体的历史实践,正是由于无数青年的加入甚而献身,中国革命才最终得以获取胜利(1)。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革命的历史实质就是一部青年的历史,而围绕这一历史的叙述和相关的文学想象,也可以说,就是一种青年的想象。而在另一方面,正是青年这一主体的介入和存在,才构成了这一时期小说的强烈的未来主义特征。但是,这一想象,并不仅仅只是青春的,或者说,只是青春的记忆、证明或者情感抒发,当然,抒情构成了这一青年书写的较为常见的修辞方式,但是,在这一修辞背后,却是一种主体性的建构要求。这一主体性,即指涉青年这一社会群体,同时更是革命和国家的文学隐喻,因此,这一主体性的诉求,同时也是政治的诉求,也因此,作为主体而被建构起来的青年,同时即是一政治主体。这一主体,不仅是历史的,同时更是未来的。当我们把青年置放在和政治领域的相互关联中,我们就将清晰地看到这一主体性的获取过程,同时,我们还将看到,私人的情感领域,包括爱情和性,如何被政治动员起来,不仅成为革命的动力,同时也成为政治的一种表述方式。一、青年或者青年政治1900年2月10日,梁启超在清议报第三十五册发表少年中国说,正是在这篇文章中,梁启超首次明确了少年/老年的对立范畴,并将保守、永旧、灰心、怯懦、苟且等等,归入老年这一符号领域,而把将来、希望、进取、日新、冒险、创造等等,赋予少年这一文学形象。梁启超并不仅仅是在生命特征的意义上讨论这一少年/老年问题,而是一种修辞,一个深刻的有关国家的隐喻,恰如作者所言人固有之,国亦宜然。因此,他提供的,恰恰是一种想象中国(王德威语)的方式。这一方式表现出一种强烈的未来主义的特征故今日之责任,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隹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橘橘皇皇干将发刑,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2)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梁启超的这一少年中国的想象,深刻地影响并改变了20世纪的中国历史,这一影响或者改变,不仅仅将少年从传统的政治文化的权力场域中解放出来,而是更深刻地揭示了传统中国/现代中国的尖锐对立,同时引入了未来主义的叙事元素,而在这样一个指涉未来的故事中,冲突不再仅仅被限制在一个社会的结构内部,或者说,冲突的目的不再是这一结构内部的权力的替代/被替代的关系。在小说领域,这一故事的经典叙述,当然是巴金的家。支持觉慧革命的,正是青年这一指涉未来的想象中国的方式,尽管,它以我/个人的形式被重新叙述觉慧不作声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得很快,这表现出来他的内心的斗争是怎样地激烈。他皱紧眉头,然后微微地张口加重语气地自语道我是青年。他又愤愤地说我是青年过后他又怀疑似地说我是青年又领悟地说我是青年,最后用坚决的声音说我是青年,不错,我是青年少年/老年的时间对立,由于引进了未来这一极其重要的现代性的时间概念,必然走向狭的笼/广大的世界的空间上的二项分立。因此,家的结尾必然是出走,这一出走是有目的地的广大的世界隐喻着时间上的未来和希望,是旧的死去和新的开始。这也正是家和红楼梦的最为重要的区别有目的地的现代和无目的地的传统。而支持这一区别的,正是现代的发展主义的意识形态。而在现代中国,这一发展主义更多地以一种时间的空间化形态或者时间和空间的重叠形式表现在各类叙述之中,而这一空间也正是现代政治的目的地。从红军时代的砸碎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再到曹禺日出隐喻性的结尾,无不昭示出这一目的地对人的召唤。而在福柯看来,这种出走家园的冲动和对新的目的地的神往,导致的正是一种与传统的断裂,一种全新的感觉,一种面对正在飞逝的时刻的晕旋的感觉,因此,福柯更愿意把现代性想象为一种历史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历史的时期,这一态度,福柯指的是与当代现实相联系的模式一种由特定人民所做的自愿的选择最后,一种思想和感觉的方式,在一个相同的时刻,这种方式标志着一种归宿的关系并把它表述为一种任务(3)。这一归宿的关系以及表述的任务,是现代的,也是政治的。所以,黄子平认为,在激流三部曲中占了相当篇幅的叙事,比如北京来的新书报、利群周报社的活动、觉慧从上海寄来的信和文章,都是小说必不可缺的部分一切在家里失去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友情、爱、青春的活力、生命的意义、奋斗的目标。倘若巴金拟想中的第四部小说的书名是〈群〉,则这些活动正是从家走向群的预演或排练(4)。而群指涉的,正是中国的现代政治。青年以及围绕青年的各种叙述,比如家、爱情、青春的活力、生命的意义、奋斗的目标,等等,在未来这一现代性的目标召唤下,而不断地被政治化。但是,也正如黄子平所言同义反复的叙述圆圈构成一整套空洞的能指符号(青春、生命、幸福、爱情、美丽、新、时代、未来等等),因其空洞而激动人心,因其空洞而获得强大的解释力量,并终于在30年代成就一个完满的现代意识形态神话(5)这一整套的能指符号,之所以能激动人心,能获得强大的解释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我以为,恰恰是它的情感化的形式再现,而在这一情感化的形式再现中,情感不断地被政治化,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说,政治也在不断地被情感化。这一情感的政治化或者政治的情感化,起源性的叙述正在于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并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浪漫主义叙述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比如郭沫若的凤凰涅)。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的左翼革命包括左翼文学的叙述、延续的,正是这样一种情感化的形式再现的现代传统。不仅仅是中国的左翼作家,即使中国左翼政治的政党领袖,比如毛泽东,亦深受这一叙事形式的影响。1919年11月25日,毛泽东在湖南大公报发表恋爱问题少年人与老年人一文,讨论重点仍然在梁启超少年/老年的对立范畴老人于种种事情总是和少年立在反对地位。从吃饭穿衣等日常生活,以致对社会国家的感想,世界人类的态度,他总是萧瑟的,枯燥的,退缩的,静止的。他的见解总是卑下,他的主张总是消极。所以,老人是在维持现在,而少年则开发将来。而导致少年/老年的对立原因,在当时的毛泽东看来,竟然是性,当然这一性的欲望,并不是下等的肉欲生活所谓性的欲望,所谓恋爱,不仅只有生理的肉欲满足,尚有精神的及社交的高尚欲望满足,而排除了这一高尚欲望,剩下的烧茶、煮饭等奴隶工作,是资本主义的结果,所以,资本主义与恋爱,是立于冲突的地位老头子与恋爱,是立于冲突的地位老头子与资本主义则是深固的结合在一块,而恋爱的好朋友便只有少年了。你说老头子与少年是不是立于冲突地位呢(6)。毛泽东的早期思想我们暂且不论,但是在他的文章中,仍然可以感觉到情感化的形式再现这一表述特征所在,而开发将来的思想则一直贯穿在他的革命实践之中。尽管,毛泽东的浪漫主义倾向常常有意无意地被压抑,但是总会在某些时候有意无意地重新浮现在叙事表层。比如,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样一篇政治文献的结尾,毛泽东这样描述将要到来的革命高潮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7)未来、希望和新生,这些曾被梁启超赋予少年的语词,在此获得了革命的重新解释,但是它们仍然来自于同一知识谱系的支持。而在这一知识谱系的支持下,不仅现代乃至当代文学深受影响,同时也构成了中国革命的政治特征,这一特征指涉未来、希望和新生,而将传统视之为过去、保守和死亡,是中国现代化进展的束缚和阻碍,并与之作一种激烈的争斗和反抗。在这一意义上,我将中国革命政治视为一种青年政治,也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以为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革命运动包括其理论表述,更有资格成为晚清以后中国现代性的继承者。正是经由这一少年中国的表述,个人,或者说,青年的内心情感被充分激发出来,而激发这一内心情感的力量,泰勒称之为是某种本真性理想的东西新的本真性理想,正如尊严的观念,多少反映了等级社会衰落的一个侧面。在以往的传统社会里,我们现在所说的认同主要取决于人的社会地位。这就是说,人们认为对于他们至关重要的东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在社会中的位置决定的,以及由这个位置所确定的社会角色和行为确定的。民主社会的诞生这个事实本身并不能消除这种现象,因为人们仍然可以根据社会地位来确定自己的价值。但是,彻底瓦解这种社会地位获得认同的可能性的,正是本真性理想本身。这就是叙述乃至文化政治的重要作用。同时,这一本真性理想本身内含着一种道德上的含义,而在泰勒看来,在18世纪以前,从来没有人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具有这种道德上的含义,因此,这一本真性理想是现代意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引申出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独特的作为人的存在方式每个人都有他或她自己的尺度。这就是所谓的独创性原则,而引进独创性原则极大地提高了自我联系的重要性我们内心的每一种声音都讲述着其中独一无二的东西,我不仅不能按照外部的一致性模式塑造我的生活,我甚至不能在我自己之外寻找这种模式。我只能在自身之内发现它(8)。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讨论的自我/个性,而当这一自我/个性被以少年的形式表述出来,其从传统的等级社会或传统的政治文化权力场域中解放出来的要求,同时便被自然化。这是因为,少年兼具时间与生理的双重意味,所以,这一时间和生理的双重意味的叙述,便使得少年的政治诉求本身被自然化、道德化乃至合法化。这一本真性理想或者独创性原则不仅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一个民族。正像个人一样,一个民族也应当忠实于它自己,忠实于它自己的理想和未来的道路。所以,在梁启超的叙述中,少年和老年对立,同时,中国则和世界呼应,而在这样的叙事结构中,少年和中国就具有了某种内在的关联,以及相互转换的政治上的可能性。因此,在这样一种起源性的叙述中,少年从一开始就指涉中国,并和相关的政治和社会运动结合在一起,所以,它并不完全是个人的。同时,因了少年的支持,中国以及相关的政治和社会运动,却又更多地指涉个人,本身也被自然化、道德化乃至合法化,并形成强大的情感的或者道德的感召力量,甚至一种青春形态。显然,在中国革命政治的内部,同样蕴涵着一种主体性的建构要求,尽管,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下,这一主体性的形态表述常常会因了政策和策略的问题而有相应的复杂变化,比如,阶级/民族、统一战线/政治协商,等等。当然,在这些所有的复杂表述中,阶级政治始终是一种主导性的政治取向,也即毛泽东始终强调的不可忘记了工人阶级的远大利益(9)。但是,即使在这一阶级政治的主体性结构之中,我们依然能够察觉到它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叙事上的隐秘关联。也就是说,我/个人并没有彻底消逝,只是以阶级/民族的形态重新进入中国的革命政治以及相应的故事表述。因此,恰如泰勒所言,本真性理想同时适用于个人和民族两个层面,而这一本真性理想也是现代性在中国的革命政治中的经典表现。在这一本真性理想的规定下,少年/未来始终隐藏在革命故事的叙事深处。即使在革命文艺的典范之作白毛女中,我们也依然能察觉到这一少年/未来的隐秘的叙事元素。白毛女讲述的故事,比如,因了地主黄世仁的粗暴介入,喜儿和大春这对青年情侣被迫分离,等等。叙述到此为止,并无新意,只是复述了一个传统的通俗故事,比如孔雀东南飞(10)。新意在于,阶级政治的引入,而使这一古老故事获得了一种现代的解释,正是在这一现代的解释之中,未来不再是一个空洞的能指符号,相反,政治/权力(八路军/共产党)的介入,使得未来清晰可见,并在现在就能实现,正如执笔者之一丁毅在1949年出版的白毛女的再版前言中强调的一向被压迫的农民,找到自己的军队,有了力量,有了希望。(11)因此,1949年再版的白毛女的封面上,特意用括号标示出新歌剧的字样,所谓的新歌剧并不仅仅指涉它的形式,同时也暗含了它对这一古老故事的重新解释。如果我们将白毛女视为一个主文本,那么这一用括号标示出的新歌剧也可看做是一个副文本,而在主文本和副文本的互文性对照中,白毛女的现代意义便被有力地凸现出来(12)。在这样的重新解释中,情感被政治化,因此,喜儿和大春的大团圆并不是可有可无的通俗性结局,相反,只有这样的大团圆结局,才能有力地表明,未来在现在的实现的可能性,而在现在这一时间的刻度上,乌托邦不再仅仅只是一种想象,而是必须诉诸人的社会实践,同时这一社会实践又必须是政治的。而依托了这一少年/未来的叙事结构,政治同时也被情感化,并直接诉诸观看者的情感领域,同时使得新社会获得一种强烈的情感和道德的感召力量(13)。因此,透过政治层面,我们仍然能够感觉到,即使在中国的革命政治乃至相应的文学叙述中,其核心部分依然保留着强烈的我/个人的主体性特征,或者说,是一种个人性特征。这一个人性不仅依托着少年/未来的时间叙事,同时也充分地调动起这一时间叙事中的生理意味。因此,在革命叙述中,身体始终是一个极为强悍的理由(比如,翻身这一概念(14)),即使在1949年之后,身体依然和少年/未来的叙述相互关联。比如,在王蒙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中,叙事者通过赵慧文,对林震说今天的夜色非常好,你同意吗你嗅见槐花的香气了没有平凡的小白花,它比牡丹清雅,比桃李浓馥,你嗅不见真是再见。明天一早就见面了,我们各自投身在伟大而麻烦的工作里边。然后晚上来找我吧,我们听美丽的意大利随想曲。听完歌,我给你煮荸荠,然后我们把荸荠皮扔得满地都是(15)在这一浪漫主义的叙述中,年轻的身体,包括身体的感觉,被充分调动起来,而这一调动的目的,正是为了更好地完成少年/未来的时间叙事,而正是在这样的身体感觉中,一种年轻的生命的活力似乎重新回到林震的身上(挺起胸脯来深深地吸了一口夜的凉气),于是,隔着窗子,他看见绿色的台灯和夜间办公的区委书记的高大侧影,他坚决地、迫不及待地敲响领导同志办公室的门。尽管,这一青春叙事已经被高度地政治化。在某种意义上,主体或者主体性的诉求,必然要求一种相应的表述方式,而在修辞上,自然是抒情的出现(16)。诗和音乐固然是这一抒情的最好的表述形态,所以,即使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国革命也未曾排除过浪漫主义的表述方式,而且,这一浪漫主义的表述经常和青春与歌声联系在一起。比如,何其芳这样叙述延安延安的城门成天开着,成天有从各个方向走来的青年,背着行李,燃烧着希望,走进这城门。学习。歌唱。过着紧张快活的日子。然后一群一群地,穿着军装,燃烧着热情,走散到各个方向去。(17)周立波则在一首诗里这样歌唱我要大声的反复我的歌/因为我相信我的歌是歌唱美丽的/象阳光相信他的温暖/象提琴相信他的调好的琴弦/象青春相信他的纯真的梦境/象那朵飘走的云,相信他的自由轻快的飞奔(18)。我们暂且不论这些延安叙述的真实性,但是,这一抒情的背后,却多少有着少年中国的想象资源。而这一想象,也正是所谓本真性理想在个人和民族这两个层面上的来回运动,或者说,在个人的抒情中指涉着民族,而在民族的叙述中又隐喻着个人命运,这也正是少年/中国的经典的表述方式。即使在19491966年的社会主义文学叙述中,这一抒情方式依然存在,而且成为一种国家文学的创作方法,也即所谓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青年·爱情·自然权利和性——当代文学的中国故事(上).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