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鲁迅杂考二则.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5.42KB   全文页数:9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鲁迅杂考二则.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鲁迅杂考二则【摘要题】鲁迅研究【正文】苦闷的象征初版时间考日本文艺批评家厨川白村的文艺论文集苦闷的象征,是鲁迅十分重视的一部文艺论文集,也是对鲁迅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文艺论文集。鲁迅与此书的关系,只看鲁迅对它的翻译、译文的发表和单行本的出版,原始的记载都一清二楚。关于鲁迅购买日文原版书。鲁迅日记1924年4月8日载往东亚公司买文学原理、苦闷的象征各一部,共五元五角。查北京鲁迅博物馆编鲁迅手迹和藏书目录,可知鲁迅购买的日本原版苦闷的象征至今仍存于北京鲁迅博物馆。目录还记有厨川白村著,大正十三年(1924)东京改造社五十版,精装毛边,目次前页有鲁迅先生篆文章一方。关于鲁迅对此书的翻译。鲁迅日记1924年9月22日载,夜译苦闷的象征开手当年10月10日载,夜译苦闷的象征讫。起讫日期清晰,翻译过程仅历20天。关于这部中文译稿的发表和出版。在鲁迅翻译过程中,苦闷的象征的中文译稿的第一、第二部分已经开始在晨报副刊连载,具体的起讫时间是1924年10月1日至10月31日。单行本的初版时间,据版权页是1924年12月初版,这有原书可查。在鲁迅诞生百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北京鲁迅博物馆举办鲁迅著作版本展览,并编印鲁迅著作版本展览目录。在这个目录中,苦闷的象征初版本系北京图书馆提供,文字说明是苦闷的象征厨川白村著,鲁迅译,北京未名社1924年12月初版。本书为鲁迅赠孙斐君书,有鲁迅题字并印章,内容为送给斐君兄。译者。以留有鲁迅手泽的实物为证,鲁迅译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是1924年12月,也是明明白白的。在一般情况下,书籍版权页上的记载,自然是该书信息的原始记录,理所当然地被研究者作为重要的依据。根据苦闷的象征版权页上的记载,将其初版时间定为1924年12月的书籍,我所见到的有以下几种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鲁迅全集第16卷王观泉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鲁迅年谱北京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鲁迅年谱等。在鲁迅全集第16卷中收有鲁迅著译年表,其中1924年9月22日条目下的文字是始译厨川白村的文艺论文集苦闷的象征,10月10日译毕,本年12月出版,新潮社代售,列为未名丛刊之一。另外两种年谱,文字各异,但在确定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方面,同鲁迅全集第16卷中的鲁迅著译年表无异。然而也并非所有有关鲁迅的著述,在确定鲁迅译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问题上,都以初版本的版权页为据。在这方面持有异议的有鲍昌、邱文治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鲁迅年谱复旦大学、上海师大、上海师院鲁迅年谱编写组编、安徽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鲁迅年谱。鲍昌、邱文治编鲁迅年谱,1924年12月末的谱文是本月,译作苦闷的象征作为未名丛刊第一种出版(由新潮社代售,实际上于1925年2月出书)。复旦大学等编鲁迅年谱1925年3月7日的谱文是所译文艺论文集苦闷的象征(日本厨川白村作)由新潮社出版。这些都说明,有些研究者并不以苦闷的象征初版版权页的白纸黑字为凭信。鉴于研究者对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认识上的参差,我特意针对这一问题作了一些考察,最后确认该书初版时间只能是1925年3月。这也就意味着,苦闷的象征初版本版权页上1924年12月初版这一时间是虚拟的。确认苦闷的象征初版时间是1925年3月,首先要排除1924年12月出版的可能。据鲁迅日记,1925年1、2月份苦闷的象征的排印稿尚在校对中。现将鲁迅日记的有关记载做一摘要1924年12月4日校苦闷之象征。12月9日校印刷稿。12月10日寄新潮社印刷稿。12月12日夜校苦征。12月13日往新潮社交校正稿。12月15日校苦征稿。1925年1月6日夜校苦征印稿。1月7日寄新潮社校正稿。1月14日校苦征印稿。1月28日寄李小峰信并校正稿及图版。鲁迅全集中此条的注释是,指苦闷的象征清样及插图铜版。2月8日夜伏园来,托其以校正稿寄李小峰。这些关于苦闷的象征的记载,大致反映了鲁迅对该书排印稿反复校对的过程。从中可以看出一、鲁迅对苦闷的象征的校对,始于1924年12月4日,讫于1925年2月8日。也就是说,至1924年底苦闷的象征的排印稿仍在校对中。二、1925年1月28日以前,书中插图图版尚未送抵出版社。以此排除苦闷的象征初版于1924年12月,作为依据是十分坚实的。确认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是1925年3月的第二个依据,是鲁迅亲拟的〈苦闷的象征〉广告。广告篇幅短小,现全文照录这其实是一部文艺论,共分四章。现经我以照例的拙涩的文章译出,并无删节,也不至于很有误译的地方。印成一本,插图五幅,实价五角,在初出版两星期中,特价三角五分。但在此期内,暂不批发。北大新潮社代售。鲁迅告白这则广告刊登于1925年3月10日京报副刊(收入集外集拾遗补编),这无疑是苦闷的象征刚刚出版的有力证明。尤其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是其中的在初出版的两星期中,特价三角五分的优惠期,这只可能在该书刚刚出版时实行,而不会在出版两三个月以后实行。这就进一步证实,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是在1925年3月。确认苦闷的象征初版时间为1925年3月的第三个依据,是鲁迅最初收到样书的记载。鲁迅是该书的译者,自然会在该书出版后最先收到样书。鲁迅日记对此事的最早记载是1925年3月7日,原文是下午新潮社送苦闷的象征十本。这或许就是复旦大学等编鲁迅年谱将苦闷的象征初版时间定为1925年3月7日的原因。除以上情况外,鲁迅全集中有关苦闷的象征的一些注释,也可以作为旁证。尽管鲁迅全集第16卷中的鲁迅著译年表,将苦闷的象征的初版时间定为1924年12月,但鲁迅全集中其他一些注释并不沿循此说,例如鲁迅日记1924年12月4日校苦闷之象征注释指校阅该书单行本清样,至1925年2月校讫。(鲁迅全集第14卷第524页。)〈苦闷的象征〉引言中关于苦闷的象征的注释1925年3月出版单行本,为未名丛刊之一,由北京大学新潮社代售,后改由北新书局出版。(鲁迅全集第10卷第233页。)众所周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鲁迅全集中的各文集,是分别由不同单位的注释者注释的。这就可能造成,面对同一事物,由于注释者认识上的不同而形成注文的不同。以上注文完全可以说明,在注释的当时,已经有注释者对苦闷的象征初版于1924年12月提出了质疑,并经过了考证落实在注文中,只是未将考证过程形成文字公之于众。在这里我恰可引为旁证,也为这些注释者的先期工作再次留下一些印迹。对于苦闷的象征版权页上的初版时间为什么要比实际初版时间提前的问题,我有一个还不能得到证实,也许永远无法得到证实的推测。鲁迅在翻译苦闷的象征过程中,已经得知丰子恺也在翻译此书,并且知道丰子恺译本已经列为文学研究会丛书之一,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一情况自然也会为鲁迅译本的出版者所获知。或许是出于抢先的目的,出版者才将该书的出版时间故意提前。如果这一推测成立,那么他们的目的确实实现了丰子恺译苦闷的象征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时间是1925年3月。鲁迅与阿波利奈尔的禽虫吟法国诗人阿波利奈尔的译名,在鲁迅著译和鲁迅全集的注释中,显得过于参差。在鲁迅著译中,鲁迅曾分别译作亚波理奈尔和亚波里耐尔在鲁迅全集注释中,除沿用以上两种译名以外,还译作阿坡里耐尔、阿坡里耐和阿波利奈尔。据大百科全书,GuillaumeApollinaire通译为阿波利奈尔。阿波利奈尔(18801918)的生平,鲁迅曾经作过简要介绍,全文是GuillaumeApollinaire是一八八○年十月生于罗马的一个私生儿,不久,他母亲便带他住在法国。少时学于摩那柯学校,是幻想家在圣查理中学时,已有创作,年二十,就编新闻。从此放浪酒家,鼓吹文艺,结交许多诗人,对于立体派大画家PabloPicasso则发表了世界中最初的研究。一九一一年十一月,卢佛尔博物馆失窃了名画,以嫌疑被捕入狱的就是他,但终于释放了。欧洲大战起,他去从军,在壕堑中,炮弹的破片来钉在他头颅上,于是入病院。愈后结婚,家庭是欢乐的。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因肺炎死在巴黎了,是休战条约成立的前三日。他善画,能诗。译在这里是LeBestiaire(禽虫吟)一名Cortegedorphee(阿尔斐的护从)中的一篇并载RaoulDufy的木刻。(译文序跋集)需要补充介绍的是,阿波利奈尔创作的诗集,除了禽虫吟,还有醇酒集、被杀害的诗人、美好的文字。在诗歌之外,阿波利奈尔还著有剧本蒂雷西亚的乳房,评论文集美学深思录等。鲁迅介绍阿波利奈尔始于1928年11月,当时鲁迅正编辑奔流第1卷第6期。这一期的稿件,诗歌所占比重较大,鲁迅为配合和突出这一特点,也翻译了阿波利奈尔的跳蚤和蕗谷虹儿的坦波林之歌充充配角。跳蚤不过四行,鲁迅译为跳蚤,朋友,爱人,无论谁,凡爱我们者是残酷的我们的血都给他们吸去。阿呀,被爱者是遭殃的。在介绍阿波利奈尔和他的跳蚤同时,鲁迅其实更钟情诗集禽虫吟中的木刻插图,因为在奔流第1卷第6期中,也选用了与跳蚤相配的插图,这是阿波利奈尔首次在鲁迅笔下出现的大致情景。鲁迅翻译的跳蚤,系据堀口大学的日译本转译。堀口大学的日译本禽虫吟,译名动物诗集,东京第一书房大正十四年(1925)初版。据鲁迅日记记载,1927年10月12日鲁迅从内山书店购到此书,从此对阿波利奈尔的这个诗集一直不能忘怀。从1929年7月起,鲁迅与当时在法国学习音乐的季志仁常有书信往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鲁迅委托季志仁购买书籍和木刻作品。1929年7月21日鲁迅寄季志仁一千法郎汇票,7月24日又寄汇票一张和信笺一包约50枚。此前此后,鲁迅也屡屡收到季志仁信和书籍。1929年10月4日鲁迅日记记载晚收季志仁从法国寄来之LeBestiaire一本,价八十法郎。此书即阿波利奈尔的禽虫吟法文原刊本。从这一过程可以看出鲁迅对禽虫吟的念念不忘和锐意穷搜。禽虫吟的法文版初版于1911年。鲁迅得到的法文版,是巴黎人头鸟女妖出版社1919年版。鲁迅在对阿波利奈尔的生平介绍中谈到这个诗集时,称它是LeBestiaire(禽虫吟)一名Corteged(阿尔斐的护从)。按照通译,前者译为动物小唱,后者译为奥菲的随从。这是直接从法文译为中文的两个诗集名,此外由于存在日译和由日译转译中文,以及鲁迅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称呼等原因,这个诗集还有其他集名,这里有必要作一点罗列。LeBestiaire的通译是动物小唱,堀口大学的日译是动物诗集,鲁迅转译为禽虫吟,但在致黄源信(1935年5月28日)中称动物集,鲁迅全集注释中则有动物寓言诗和动物寓言诗集的译法。CoreegedOrphee通译奥菲的随从,本是动物小唱的另一集名。奥菲,是希腊神话中的诗人和竖琴名家奥菲的随从,表示尊崇和追随奥菲之意。对这个集名,鲁迅译为阿尔斐的护从,鲁迅全集注释译为奥菲尔的护从和奥菲尔的扈从。从以上不同译名可以看出,鲁迅的禽虫吟译名最为别具一格,也最富中国传统诗词的韵味。无论是鲁迅翻译介绍阿波利奈尔其人其诗,还是孜孜以求地搜寻禽虫吟的日译本、法文本,鲁迅更重要的目的是得到和介绍禽虫吟中的木刻插图。在鲁迅的著译中,凡涉及禽虫吟之处,无不提到木刻插图。在介绍跳蚤时,鲁迅甚至说所以翻译的原因,又全是因为插图,那么诗之不关重要,也就可想而知了。禽虫吟插图的作者,是法国画家杜飞(RDufy〈18771953〉)。对于杜飞,鲁迅同样作过介绍跳蚤的木刻者RDufy有时也写作Dufuy,是法国有名的画家,也擅长装饰而这禽虫吟的一套木刻尤有名。集的开首就有一首诗赞美他的木刻的线的崇高和强有力L.Pichon在法国新的书籍图饰中也说G.Apoollinaire所著LeBestiaireauCor.tegeOrphee的大的木刻,是令人极意称赞的。是美好的画园的丛画,作为各种特别动物的相沿表象。由它的体的分布和线的玄妙,以成最佳的装饰的全形。阿波利奈尔的诗和杜飞的插图,一直保存在鲁迅的书架中,也以以上的形象一直保存在鲁迅的心目中。1935年5月,正在指导黄源编辑译文的鲁迅,为筹划第3卷第1期的稿件,在致黄源信中表示拟请精通法文的黎烈文翻译禽虫吟我想,可以向黎先生预先声明,敲一个竹杠,请他译动物志,有图有说,必为读者所乐观。印的时候,把插图做得大一点,不久就可以出单行本。十分遗憾,由于译文的突然终刊,这一建议最终未能实行和实现。最后,顺便纠正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鲁迅全集注释中的一个错误。在译文序跋集〈跳蚤〉译者附记的注释中,对阿尔斐的护从的注释是亚波里耐尔写作于1914年的诗集。实际情况是,这个诗集出版于1911年。不说其他记载,仅鲁迅在〈奔流〉编辑校记(六)中说过这书是千九百十一年,法国Deplanch出版。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鲁迅杂考二则.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