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现当代文学论文-20世纪末中国家族题材小说的寻觅与救赎.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7.65KB   全文页数:10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现当代文学论文-20世纪末中国家族题材小说的寻觅与救赎.doc

现当代文学论文20世纪末中国家族题材小说的寻觅与救赎关键词20世纪末家族题材小说寻觅精神救赎摘要在世纪末流浪感的影响下,以家族或乡土为题材的作家由启蒙立场迅速转向对人自身的审视,企图在现代文明的夹击中寻觅流逝的传统,通过回望乡土、回忆旧事、坚守不变人性来重建精神家园,走上救赎自我和他人的艰难之旅。20世纪末中国文化经历着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再次碰撞,随着商业文化迅速兴起,物质欲望的扩张带来环境恶化、人性异化、人文精神丧失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不少文化人在灵魂深刻地感受到了一种流浪感,内心深处被无家可归的感觉牢牢拘着。这种形而上的精神上的流浪,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愈演愈烈,达抵今天,仿佛万众如一,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统统流放,一个个都被弃落于茫茫荒野构成世纪末一大风景。①正是在这种世纪末流浪感的影响下,以家族或乡土为题材的作家由启蒙立场迅速转向对人自身的审视,企图在现代文明的夹击中寻觅流逝的传统,通过回望乡土、回忆旧事、坚守不变人性来重建精神家园,走上救赎自我和他人的艰难之旅。一、返乡与救赎20世纪末的中国社会,中国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但城市文明带来的人性物化、异化甚至虚无化现象也较明显。对城市作批判性描绘的废都中来自终南山的牛的看法耐人寻味人就是这么贱吗,创造了城市又把自己限制在城市,山有山鬼,水有水魅,城市又着什么魔魂呢使人从一村一寨的谁也知道谁家老爷的小名,谁也认得土场上的一只小鸡是谁家饲养的和睦亲爱的地方,偏来到这一家一个单元,进门就关门,一下子变得谁都不理谁的城里呢②在文学领域里,表现城市文明的负面性有两种描述方式一是写都市文化对乡村人的同化,如苏童米就典型地描写了一个叫五龙的农民逃离故乡在城市中精神与生命的挣扎和流浪过程,城市里的罪恶与腐败膨胀了他的人生之恶。另一种描述方式是写知识分子的堕落,张炜在柏慧中展示了柏老和瓷眼那样的伪君子。于是你看到了逍遥的骗子、昏聩的学人、卖了良心的艺术家。这些人有时并非厌恶劳动,却无一例外地极度害怕贫困。他们注重自己的仪表,却没有内在的严整性,最善于尾随时风。③贾平凹的废都也集中描写了一群堕落的知识分子,暗示时代的颓废和精神危机。深感城市颓废之气的作家们发出何处是家园的困惑。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等问题,是个体自觉之后对人类生存的质问,也是对现实的反叛。无根、困惑、寻路是他们笔下最耀眼的词,也成为他们心态的写真。既然城市里没有真正的家而且这种无家的状态正从城市扩展到周边的乡村,那么就回到纯粹的、没有遭受任何污染的、远离城市的家乡,也许那儿才能找到安妥自己灵魂的精神家园。④于是,返乡成为逃离城市文化和精神救赎一种选择,贾平凹回归高老庄,陈忠实放眼白鹿原,张炜融入野地,韩少功回味马桥镇,等等。他们或许写实在的旧时故乡,或在想象中虚构着一片理想心灵停泊地。那些从乡村走出的人,在外转悠了一圈,最后觉得土地才是他们的真正归宿。陈忠实白鹿原笔下的黑娃,认祖归宗,在乡村文明中完成精神救赎。苏童米中的五龙,满怀痛苦与创伤无可奈何地重新归附乡土。贾平凹高老庄西夏返乡后最终留在乡下,说明传统乡土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包容与整合,标志作家以乡土情感和乡土意识对漂泊灵魂的拯救。返乡目的在于寻找自然美和人性美。很多作家感觉到自己生活在失去风景的空间里,他们企图在作品中建构一个风光旖旎、民风淳朴的乡土世界,以一种纯美的眼光望着那些山清水秀的自然聚合而成的小村落,发掘非功利的民间元文化。张炜被人称为大地守夜人,他在忧愤的归途中说一个好作家应该是归来感很重的人,走向一个注定不会变更的地方,走向母亲身边。⑤他所指的母亲就是乡土大地。在九月寓言中,张炜以寓言形式展示了乡村大地生命景象,自然的草、花、树木、泥土的气息、奔跑的生灵等,构成了没有被现代文明异化的原来,跃动民间精灵的狂欢。自由自在的民间世界,原始纯净的大自然,是人类灵魂的栖息地。当然,作家在书写乡土诗意的时候,并没有回避乡村困境和人性变异。张炜九月寓言就写到民间的藏污纳垢入夜后,小村家家都在打老婆大脚肥肩狠毒、刁辣地虐待儿媳,甚至央求阉猪人年九给她动动刀,平平野性村头赖牙把刘干挣、方起投进爬满百足蜈蚣的地窖里,变着法子折磨他们。阎连科小说黄金洞,描写了在金子的诱惑面前,乡村温馨的人际关系、质朴的人性品德渐趋丧失,取而代之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提防与算计。现在人都忙,乡村人蹲墙根、唠闲话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返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作家的精神危机,很多乡土意识浓厚的作家在作品中借人物的困境,表达了这种精神寻觅的失望。正如丁帆指出的那样当西方工业时代将人物化后,城市人试图逃离城市的压迫而寻求乡村为避难所时,我敢预言,他决不肯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生存状态下长期驻足,这种回归意识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致而已。尽管他在高度的物质文明中产生了精神逆反心理,厌恶城市文明的狰狞,但倘若又使他长期地去忍受物质匮乏,缺少文化氛围的生存煎熬,恐怕他同样会陷入另一种逃离之中。⑥如贾平凹高老庄中进城做了大学教授而游子返乡的高子路,看到乡村文明的流失后,情感眷顾的诗意祛除殆尽,最终与故乡的传统文化决裂,离开高老庄再也不回来了。二、守望与救赎中国城市化对乡村的影响日渐明显,城市化的进程实际上是传统村落解体的过程。现代作家在感叹乡村传统文明流失的时候,用深情的笔墨描写了最后一群坚守传统和土地的悲壮,他们的举动有点类似英雄堂吉诃德式的搏斗。关仁山笔下的单五爷对茔地灯的固守,黄老爷子对家脉的固守李杭育笔下的最后一个渔佬,原非笔下的最后一个养牛人这最后一个,昭示老一辈农民保守、固执、狭隘的性格特征,同时又透露出务实、重义和坚韧的美德。家族题材小说塑造最后一群,试图描绘乡村社会在城市化进程中不变的人性,并以此来建构社会的道德秩序,但这种复兴传统乡土精神精髓的努力显得有点无奈。阎连科的小说尽管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家族小说,但他将目光投向中原深处的穷山恶水,将那片带有原始风情特点的乡村作为精神家园。年月日写乡村中先爷守护家园的孤胆英雄般的悲壮,然而先爷死了,乡人们还是过着外出逃荒的艰辛岁月,显示了作家所作守望努力的孤单和失败。贾平凹土门也写了保乡守土者的无望的抗争,仁厚村的精神领袖云林爷对土地有种神圣的崇拜,赋予土地以人的生命想象,他在林子里转了一圈后觉得东南地气太亏,于是让人在那里埋入十包十全大补,给地补气。韩少功在马桥词典中就虚构了一个坚守传统的马桥世界。他说马桥人似乎永远只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他们愚顽地抵御着外界的诱惑而循规蹈矩地过下去。⑦尽管马桥人的言语有些土气,但体现着特有的智慧。他们相信体力,嘲笑科学,喜欢听老戏,是一种超然物外的本真生存。作家描写不变的生存方式以及鲜活的生命个体,这正是现代人渴望不到的梦想,该是作家营造的一个精神家园吧。陈忠实白鹿原塑造儒家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白嘉轩,显示了对中华民族中优秀传统文化的坚守。仁义白鹿村在历史折腾前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稳定状态。历经历史风云和外来文化的侵蚀,白鹿原成为一片废墟,但作家对白嘉轩的描绘用意明显,建构新的仁义白鹿村,仍是民族传统文化。对宗教皈依,是拯救自我精神需要的一种方式。宗教文化追求一种对人生终极意义的解释,对人类精神生活的终极关怀。许多作家在新旧价值体系交替的时候,企图在精神的荒原上构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张承志说像我这样的人必须崇拜。我要有支撑如果没有人愿意,那我就在精神世界寻找。⑧他的心灵史金牧场等,不仅展示了民族在沉重的苦难面前从不放弃追求信仰的顽强生命意志,并且作家用宗教崇高来批判和抵御世俗。北村在施洗的河等作品中,从变态和常态相混合的外在表现中冷酷地揭示人之卑劣与苦难,人物在被加以残酷的灵魂拷问后送上了精神皈依和自我救赎之途。他相信只有神性的、宗教化的终极信仰才能使人获得拯救。三、怀旧与救赎在质问我是谁的命题下,身份焦虑成为许多作家对待现实的一种态度。对自己的身份进行确认,寻求认同以获得自身的存在证明,这是现实生存危机在作家隐蔽心理中的反映。埃里克森说在人类生存的社会丛林中,没有同一感也就没有生存感。⑨正是为了避免陷入孤独之中,20世纪末家族题材小说作家企图在过去、乡土、神话等中找到自己的同感。编织远古神话,成为作家抵御现实粗俗和孤独的一种梦想。徐小斌羽蛇对远古人类母性崇拜的一次重构,家族中不少女人,连名字都是太阳和海洋的称谓玄溟、若木、金乌、羽蛇借助这些想象,反观现代社会男性中心的历史和文化模式的残缺与霸权。王安忆纪实与虚构,以家族寻根作为文化寻根的载体,企图建立家族神话。在庸常的生活和精神匮乏的时代,我作为进入城市的外来户,始终有种外乡人无根的焦虑感。作品中的主人公我好像是这世界的外人,这个世界生气勃勃,我却参加不进去。没有归宿感让我陷入无依无靠的痛楚中,并发现最大的缺失和遗憾是祖先的迷失。作品描写道没有家族神话,我们都成了孤儿我们生命的一头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另一头隐在迷雾中。于是,自我拯救便从母系家族的寻觅开始,在经历追根溯源确认自己的祖先之后,我站在传统文化的根系和血脉之内,从而变得不再孤单。回忆旧时的繁华,将目光投向那被有意无意粉饰的过去,寻求一种心理依托,也是部分作家救赎的一种选择。正如戴锦华所分析的任何一种怀旧式书写与其说是在书写记忆,追溯昨日,不如说是再度以记忆的构造与填充来抚慰今天。⑩叶广芩有意把家族旧事用小说的形式表现的,她的采桑子叙述末世满清贵族走向衰败的历史,虽然通篇笼罩着悲凉和冷漠的气氛表明了她对贵族不抱任何重整河山回归盛世希望的非贵族心态,但是作家将上辈贵族生活繁华与后辈贵族子弟不争气的现状进行对比描写,却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留恋和溢美之情。苏童的怀旧有点不同,他笔下的枫杨树故乡没有历史,但作家大肆敷衍枫杨树种种,为家园的来龙去脉和人事流变追根究底,编织的是一个浪漫的谎言,尽管如此,仍然召唤并激活想象的乡愁,成为作家自由精神的图腾{11}。在对童年的追记中,可以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和快慰。艾尔默莫德说孩童时期的印象,保存在人的记忆里,在灵魂深处生了根,好像种子撒在肥沃的土地中一样,过了很多年以后,它们在上帝的世界里发出了她的光辉的、绿色的嫩芽。{12}贾平凹在小说土门设计了别样的救赎方式,让人物在茫然中回到生命之源母亲的子宫。小说写对梅梅寻找出路是这样描写的于是,我见到了母亲,母亲丰乳肥臀的,我开始走入一条隧道,隧道黑暗,又湿滑柔软,融融地有一种舒服感,我望见了母亲的子宫,我在喃喃地说这就是家园回到子宫,是丧失家园者幻想回到生命之初的一种温暖安慰,是一次彻底的回家。很显然,这种生存态度,是在现实压力下逃向乌托邦的无奈选择。四、死亡与救赎在20世纪末女性家族叙事小说中,女作家们对家族、历史和女人的故事进行具有女性主体性话语特征的重写,侧重关注女性在传统男权社会中的生命和生存的苦难,书写女性特有的个人化历史。如蒋韵栎树的囚徒、赵玫我们家族的女人、铁凝玫瑰门、张洁无字、徐小斌羽蛇、范小青顾氏传人等。阅读这些作品,让读者看到了历史遮蔽下女性的屈辱命运以及女性自身的灵魂颤栗。作品无意让家族承载社会学或普泛意义上民族文化学内涵,只为不幸女人的悲剧宿命作证,为由血缘所扭结和加固的家族本题的历史轮回显影{13}。在书写女性苦难的时候,似乎女性作家们感受更深,许多作品最后否定了他救之途,透露出浓重的宿命观念。铁凝玫瑰门关注女性家族历史链条中三代人祖母辈司猗纹、母亲辈竹西、孙女辈苏眉的性别遭遇、悲剧生成及人格异化的苦难徐小斌羽蛇则在五代女人的家族谱系和历史变迁中呈现女性经受苦难的自我救赎张洁无字,以非常沉重的心境,书写女作家吴为及其家族几代女性在情感领域的痛楚。这类作品,写出了女性的孤独、逃离、疯狂、复仇、自杀、死亡等,救赎的方式显得非常悲凉,作品笼罩着凄美的色彩。不过,女性作家写这些苦难女人的自杀或走向死亡的时候,并不是反封建、反男权意义上的救赎,更多的是从女性主体性张扬后对苦难生存的自我精神救赎,是走向女性精神世界的自由自主选择。贾平凹小说如废都,尽管写的是离开乡土后城市知识分子的颓败,但作家并没有放弃拯救的努力,作品中也写到死亡。主人公庄之蝶与情妇唐婉儿最后一次自虐式的性行为,就是在哀乐中进行的,性体验变成死亡体验。庄之蝶最终死在欲弃城而去的车站里,迟来的自我救赎在死亡中完成,这一象征性场景暗示人物在绝望中寻求救赎的可能。由乡村进入城市最后死于都市的哲学牛,死前对乡村的怀想,分明流露作家对乡村世界的美好想象。死亡是告别都市文明的一种最佳方式,是走向救赎之途的自主选择。白夜中再生人作为阴间复活的人出现,与留存现世的戚老太太在追忆往昔幸福中获得短暂的爱情,但随着戚老太太的自寻短见,再生人也自焚了。两次死亡,暗示了现实生活中充满了虚假,别一世界才是真正的精神归宿。文学的使命在于提供人以精神资源和心灵安慰。20世纪末中国家族题材小说作家怀着深沉的忧虑,审视现代文明与自然人性的背离现象,反思自身和人类,并且企图在现实的荒芜中找到一条清幽的通途,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责任。贾平凹在答陈泽顺先生问中说社会发展到今日,巨大的变化、巨大的希望和空前的物质主义的罪孽并存,物质主义的致愚和腐蚀,严重地影响着人的灵魂,这是与艺术精神格格不入的,我们得要作出文学的反抗,得要发现人的弱点和罪行。{14}家族题材小说作家在寻找精神家园的时候,没有回避所见到的一切堕落和罪恶,他们在作品中将乡土和城市同时作为审视的对象,将历史和现实对接在寻觅之中,不仅拓宽了作品时空,更能让读者明白传统与现代的交替与融合。尽管救赎显得徒劳甚至再次陷入绝望之中,但毕竟意义深远,它是人类不安现状的激情与冲动,是作家灵魂不甘堕落的绝地抗争。①曹文轩20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84页。②贾平凹贾平凹作品集,南海出版公司,2005年版,第91页。③张炜张炜名篇精选散文精选,山东友谊出版社,1996年版,第65页。④於曼无奈的精神还乡,小说评论,1999年第1期。

注意事项

本文(现当代文学论文-20世纪末中国家族题材小说的寻觅与救赎.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