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职业教育论文-双语教育面临新挑战.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8.07KB   全文页数:10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职业教育论文-双语教育面临新挑战.doc

职业教育论文双语教育面临新挑战【摘要】语言教育的重要性在学校教育中不容忽视。双语教育是学校课程中有关语言的事情。双语教育不是在学校里开设两门独立的语言课程,而是指通过采用两种语言作为教学媒介,帮助学生在有意和无意之间学会两种语言的使用技巧。两种语言中有一种通常是学生的母语,另一种是学生要掌握的外语(目的语)。在课堂上教师坚持使用目的语,但是允许学生只有在力所能及的情形下才使用目的语,这是双语教育的关键所在。文章还介绍了美国双语教育领域最新的动态和变化,说明双语教育正面临着挑战,也由此证明,在双语课程里过量地使用学生的母语会影响目的语的习得,从而降低双语教育的成效。双语教育正成为中国课程改革中的一个热门话题。但双语教育这个概念究竟应该怎么理解所谓双语教育,其目标的确是培养学生具备两种语言能力。但是达到这一目标的手段不是通过把目的语作为一门课程,例如,把英文和中文作为两门独立的课程。准确他说,双语教育指的是用两种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从而使学生通过授课语言的运用来达到掌握两种语言的最终目标。语言教育和教育语言对于这个定义问题,双语教育界有学者曾经做过明确的阐述。卡明斯(Cummins)提出一个最起码的区别是看双语教学是按手段还是按目的来定义的。如果双语教育被定义为达到某种教育目标的手段,那么,对两种语言的运用能力不一定是双语教育的一个目标但是,双语教育这个词有时候是根据目标来定义的,指的是为促进学生两种语言技能而设计的教育课程。。西古安和麦基(SiguanandMackey)也指出使用双语教育这个术语是指一个把两种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的教育体系。其中的一种语言往往是但不一定是学生的第一语言。卡明斯对此进一步解释道双语教育这个词通常是指在学生教育生涯的某一阶段使用两种(或者更多)教学媒介语。这两种语言被用来教授科目内容而不单纯是语言课程本身。有鉴于此,我们不妨这样理解,亦即语言教育是指通过学校教育体系学习语言课程。这些课程的目的就是帮助和训练学生掌握目的语的语言知识和语言技巧。学生通过上述这些语言课程可以学到目的语的语言系统知识,例如语法条规、语音发音方法、习俗表达法,也可以掌握运用该语言的技巧,例如向人间路、打电话、写信、草拟报告和撰写学术论文、翻译文件,等等。而教育语言则是被用作媒介语言来传授知识的某一种具体的语言。例如,香港学校里老师在数学课上用广东话来讲解数学知识。在这种情况下,广东话就是该学校该门课的教育语言。如果老师说的是普通话,例如像中国内地的学校,那么普通话便是那里的教育语言了。教育语言不是语言学习的目的语,它的作用只是作为传递信息的中介或者工具,让老师向学生表达意思、传道授业、答疑解惑,也让学生向老师反映学习上的问题、疑惑。一般而言,教育语言必须是老师和学生都熟悉的二种语言,这样才能让老师和学生在课堂内外比较流畅地互相交谈和沟通。虽然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语言教育和教育语言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且似乎教育语言不涉及语言教育的问题。然而,实际上二者并不能截然分开。有时候,为了达到语言教育的目的,人们特意采用某种教育语言。举例来说,加拿大的法语沉浸课程(theCanadianFrenchImmersionProgram)就是这样的一种教育体系。事情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东部的魁北克省。众所周知,魁北克是一个法语区,法语和英语一样,是加拿大两种法定的官方语言之一。当时有一些说英语的学童在该省的学校上学。他们的家长希望学校能够帮助孩子学会法语,以便他们日后能够使用两种法定语言。为了满足这一要求,学校对这些当时还不会说法语的学童采用法语来上课。结果,这些孩子居然逐渐地学会了法语,实现了他们家长的心愿。从这个实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学生家长(包括学生本身)的愿望是学习法语,因此法语是他们的语言学习的目标。但是这个愿望并非通过参加语言教育而实现的。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依靠教育语言来学会了这门目的语。通过教育语言来达到语言教育的目标,这正是加拿大沉浸式课程的宝贵经验。当然,这不是说,凡是要学习一种新语言,我们都可以走这条路,通过某种教育语言来实现预定的语言学习目标。加拿大经验有许多具体的内容和条件,这些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本文的目的是厘清语言教育和教育语言这两个术语的内涵,使读者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总而言之,二者之间不是全然没有关系。如果使用得当,教育语言可以帮助人们达到语言教育的目标。双语教育的必要条件和有效性如上所述,双语教育指的是用两种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通过学习科目知识(例如,地理课、数学课、历史课等等)来达到掌握该语言的目的。也就是说,双语教育并非通过语言课程来实现语言教育的目标,而是通过学校教育中其它的科目来达到帮助学习者掌握两种语言的目的。双语教育的基本原则是教师坚持使用学生的目的语。无论是传授知识,还是解答问题,教师都用目的语进行。这样做是为了向学生提供比较多的语育输人信息,让他们有机会接触目的语,而且更重要和有意义的是让学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接触他们所要学习的目的语。由于学习的需要,学生自然会产生学习目的语的动机和兴趣。这种目的和兴趣比在单纯的语言课程上容易产生和持久。至于学生方面,参加双语教育的学生对怎样上课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对语言形式的使用不是刻意留心,但是要尽量吸收能够听懂的语言知识(句型、词汇等)。学生对目的语怀有掌握该语言的动机,不管这种动机是为了日后能够融入使用该语言的国家,还是把该语言作为工具,利用它获取信息,进行人际交流或其它活动。此外,在逐渐熟悉目的语的过程中,学生尽量使用目的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范围先局限在课堂里。能力和条件许可的时候,扩大到课堂以外。但是,学生不必拘泥于一定要使用目的语。在语言能力不够的时候,可以转用母语来表达。因为课堂上要持续使用目的语,所以实行双语教育的一个前提或要求是,教师必须具有充分的语言水准,这样教师足以在任何时候用目的语授课。另一个条件是,教师最好能够懂得学生的母语,这样可以比较容易理解学生可能出现的困难。一旦学生有表达上的困难和需要,教师就可以及时地施以援手。所以,双语教育一般是在文化、语言背景相同的学生群体中进行的。如果学生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操持不同的第一语言,那么就很难实行双语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只能通过外语课程来学习目的语了。加拿大和西欧国家(例如比利时、卢森堡等)的一些双语教育实践证明,双语教育能够比较省时、省力地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尤其是第二语言的能力。加拿大法语沉浸式双语教育课程的结果显示,那些以英语为母语参加课程的学生,通过七、八年的学校教育,其法语水平和以法语为母语的学生相差无几。同专门把法语作为一门第二语言而学习的英语为母语的学生相比,他们的法语水平远远超越后者。香港的一些国际学校的实践对此也可加以佐证。当然,在这些学校里实行的并非双语教育。但是我们可以从中见到通过教学语言获取语言能力的成功例子。这些学校有许多母语为汉语的华人学生,学校的教师多数以英语为母语。学生用英语来学习数学、化学、物理等课程。由于长期沉浸在英语教学之中,学生对英语耳濡目染,因此一般都可习得一口流利的英语。教学语言对生成语言能力的促进作用由此可窥一斑。用教学语言来促使语言能力发展,这就是双语教育的实质。对双语教育的质疑和否定人们在认识双语教育一事上曾大致经历过三个阶段至20世纪初,人们认为双语能力影响智力的发展大约从20世纪30至50年代,人们转而认为双语能力对智力发展不会有积极的影响,但也不致于有消极的作用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们觉得双语能力对智力发展有正面的、积极的促进作用。虽然自从那时候起,提倡双语教育的努力各处可见,但是对双语教育的效果并非有一成不变的定论。事实上,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美国社会对双语教育提出了质疑。1998年,加利福尼亚州出现227号提案,对双语教育提出数项指责,结果导致该州大多数双语教育课程停办。加州是美国西部的一个州。当地居民中很大一部分是非英语为母语的移民。过去,双语教育是该州公立学校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由于反对双语教育的声音在州内乃至全国形成并不断扩大,州政府于1998年对硅谷的百万富翁温茨(RonK.Unz)提出的关于废除学校双语教育的动议进行公民投票。结果,提案以赢得61%的票数而获得通过。1999年,温茨在亚利桑那州提出类似的提议,结果以63%的赞成票获得通过。温茨还相信,类似的成功不久会在卡罗拉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Massachusetts出现。温茨相信,双语教育之所以遭到反对,主要是因为人们从双语教育的现实情况和结果体会到,使用两种语言来对新移民实行学校教育,这不是达到帮助他们提高英语水平、及早融入主流社会的有效之途。事实上,沉浸式教育的效果更佳。让新移民学生用英语来学习,这样可以促使他们全力学习英语。况且,从一些投票的统计数字和移民的反映来看,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掌握英语。怀着这种心情和愿望,他们希望在学校教育中停止使用他们的母语。至于停用母语后,学生的学业是否会退步,或者赶不上主流语言的学生,温茨认为,大部分移民学童入学年龄在5至6岁。这个年龄是学习第二语言的最佳时期。最初阶段他们也许会感到陌生,但是不需要多长时间他们就会适应英语教学。人们的常识和大量事实证明,儿童学习一种新语言比成人快得多。只有使用双语课本、采取双语教学的人才不这么认为。近年来,对双语教育的成效和经济性提出质疑的事情在美国屡见不鲜。这是因为人们意识到,双语教育的经济代价是昂贵的。根据美国的宪法,凡是要获得美国国籍的移民,必须展示理解英语的能力,其中包括用简明的英语说话、阅读和写作的能力。然而,在有些地方,尤其是新移民集中的地方,驾驶执照的考试是用双语进行的。更有甚者,选举时的选票也是用双语印制的。那些有其它语言背景的新移民,即使不能掌握英语,也照样可以在类似选举等重大政治活动中使用自己的母语。如此一来,那些挑战双语教育的人便提出,政府拨款资助的双语教育课程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没有成功地提高新移民的英语水准。他们提出,新移民一般都急切地想掌握英语,以便生活、读书和工作。但是,双语课程消磨他们的这种学习动力,使他们产生惰性和依赖性。而为了提供双语课程,政府却要花费纳税人缴纳的公帑,为满足这类课程的需要而培训教师、提供学位和课程时间。其实,这问题的提出还可以追溯得更远。据贝克(KeithBaker)博士的引述,早在1981年,美国教育部就对双语教育的成效进行研究。当时就已经觉得双语课程不能提高学生的英语水平。此后,有研究者把双语教育课程同英语教育课程相比较,结果证实双语课程在提高英语水平方面比较差。由AguireInternational机构为美国教育部作过一项为期四年的项目,内容是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使用语言的情况。根据该项调查,对母语为非英语的孩子,如果要想不妨碍他们发展英语水平,教师可以使用母语的最大比率是全部教学语言的25%。有许多全英语教育课程其实是名不符实的。关键是双语课程不能做到使用足够的英语。大多数学生在学校应该接触英语,但是双语教育课程的倡导者却说,至少75%的教学语言应该是学生的母语。研究清楚地表明,一个教师在双语课程上使用学生的母语越多,他的学生在学习英语方面就越差。要提高学童的英语水平,应该做到这样几点(1)小班教学,最多每10人一个教师(2)教师必须具备足够的英语水平,这是密切关系到学生能否学到英语和学到多少英语的关键之一,这里,教师的英语水平指的是口语水平。实践说明,教师的口语水平甚至对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都是很重要的。既然如此,何况是对英语为第二语言的学生。有限的教育经费应用于聘请能说英语的教师,一味投资于双语教师的培训和ESL教师的培训,这是经济效益低迷的做法。弗吉尼亚州的萨赫拉马(LauraSahramaa)认为,早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双语教育原意在于确保以非英语为母语的学生和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有同等的工作机会。美好的意愿并未能够实现。现实与愿望之间出现差距,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当初决定实施双语教育时认为,学童应该在双语教育的初期先用母语学习一个阶段,等英语水平到达一定的程度后才开始用英语学习。母语转到英语大约需要三年时间。从理解学习内容的角度来看,这种安排无可厚非。但是,40年来的实际情况却显示,双语教育未能使学童获得双语能力。相反,双语教育的存在阻碍学童接触英语,推迟了他们利用英语学习知识的年龄和时间。原以为母语教育可以使学童保持自我尊严,减低压力。可惜至今没有研究可以证明这一假设。移民学童一般都对英语显示出强烈的愿望和兴趣。如果让他们早一些开始学英语,他们会有足够的信心完成学业。根据1995年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公布的一份报告,学生在高中阶段的辍学同他们的英语能力不行有很强的正比例关系。深入一步看,这同学生错过学习英语的最佳年龄有关。倘若一早便让他们避免在教育中使用母语而改为接触英语,他们或许可以在年纪尚小的阶段获得足够的英语水平。卡罗拉多州的报纸投资者日报(TheInvestorsDaily)引用加利福尼亚州Oceansid学区停止双语教育课程后考试成绩迅速上升的例子来说明,双语教育的确可以停止了。事情涉及的主要是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学生。报纸引述了一些说西班牙语的家长对该地区西英双语教育课程的意见。有些家长过去曾经大力支持该课程,如今却带头反对。因为他们发现,孩子们一直对课程有抵触情绪。双语教育的一个目标是要孩子学习母语的文字,获得母语的读写能力。但是这会大大降低孩子的英语能力,致使他们的考试成绩落后,比不上纯英语课程的学童。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形下,人们的舍取意向便会非常务实由于英语是主流语言,英语程度的高低关系到工作前途和生活质量的好坏,所以人们便宁可放弃母语,希冀通过学校教育获得英语能力。加利福尼亚州在把双语课程转为英语沉浸式课程后,学生的考试成绩一下子上升了40%。其它学区说西班牙语的学生在停止双语课程后考试成绩也有比较明显的进步。这些事实使一些从事双语教育的教师也转变了看法,认为英语沉浸式课程比双语课程更快地使学生适应用英语学习这股教育主流。由此可见,双语教育正面临着一场挑战。双语教育在香港正当美国对双语教育的成效提出质疑的时候,香港对双语教育的一贯推崇却丝毫不减。2001年5月,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李国章博士提出,如果该校的教师能够在某些课程中转用英语作为教学语言,大学可以予以奖赏。对此提议,社会上出现一些反响。有人说这是刻意提高英语的地位,不惜一切代价鼓吹英语教学,是狭隘的教育工具主义观点。在香港,教学语言的问题一直是教育界、乃至全社会的议论热点。双语教育一直是香港追求的目标。这一点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的首次施政报告中可窥一斑。他当时提出香港语言教育的目标是让学生获得两文三语的能力(两文指英文和中文的书面语能力三语指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口语能力)。可是,多年来香港的双语教育成效如何呢现实告诉人们,学校的双语教育没有很成功地发展学生的中英文能力。从20世纪80年代起,批评学生语言水平滑坡的声音绵延不断。尽管政府和一些商业机构拨出巨额款项资助有关的科研和教学项目,但是始终没有奇迹出现。社会上对学校教育的产品、毕业生的中

注意事项

本文(职业教育论文-双语教育面临新挑战.doc)为本站会员(docin)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