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西方文化论文-对“理论热”消退后美国文学研究的思考资料.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3.53KB   全文页数:20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西方文化论文-对“理论热”消退后美国文学研究的思考资料.doc

西方文化论文对理论热消退后美国文学研究的思考资料自20世纪的80年代初以来,国内的美国文学研究界率先与国外接轨,对在美国流行的文学批评的各种新思潮、新理论和新方法作了全方位的引进和审视,从新批评、现象学批评到结构主义、解构主义,从读者反应批评接受美学到符号学、阐释学、叙述学这里面当然又包含了神话原型的批评、女权/女性主义的批评、精神分析学的批评、新历史主义批评等,紧接着是铺天盖地的后现代主义,然后又是热火朝天的文化研究,后者不仅把早先的女性主义、少数族裔批评包容其中,而且又增加了后殖民的文化批评。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内,战后美国文学所涉及的所有理论问题,几乎都被我们审视了一遍。这些新理论、新方法的引进,对于解放我们的思想,改变过去那种以意识形态划线为指归的简单化的文学认识,对于更新我们的批评观念,拓展和深化我们的文学视野,起了相当大的积极作用。但是从90年代末开始,尽管国外重要理论流派的翻译出版仍在继续,然而理论研究的总体势头却明显大不如前,国内一些研究学刊虽然仍不断在刊发理论研究方面的文章,然而这些文章的大多数可以说只停留在对于七八十年代所关注的理论问题的转述上,很少看到对一些新的理论问题的开拓和深入的探讨。这样一种几乎原地踏步或低水平重复的局面其实已经延续了相当长一个时期,却没有引起我们理论界的足够重视。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当然有很多,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从事国外思潮追踪研究的学者,往往只是盯着自己所熟悉的几位理论明星不放,而对那边的学术状况缺少一种整体的和递进的把握。国内为数可观的理论研究论文的引述只局限于有数的几位理论家最经常被提及的几部篇论著,而很少有对他们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引述即为明证。其实,美国学界所谓的理论鼎盛时期应该说早已经过去,那里反对理论或对理论进行质疑的声音不仅早就存在,而且越来越响,现在甚至还带上了一种近乎是清算的味道主要是对以解构为代表的理论和以政治正确PC为代表的政治化倾向的清算,认为正是由于这些年理论的膨胀以及这些新潮理论所加深的一种怀疑主义的氛围,导致了文学的衰落和整个美国人文教育的滑坡。美国理论界的这样一种声音,在我们的理论研究界则似乎很少听到。而对于这样一派意见的了解,不仅对于正确地把握美国思想理论界的现状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对于我们自身理论研究的健康发展,无疑也会提供非常有益的启迪。美国现代语文学会是美国最大的人文学科学会,国内外会员达三万多人,该学会会刊现代语文学会集刊向来是美国学界主流思潮的喉舌,然而,它的最近一期破天荒地开辟了一个题为为什么主修文学我们将告诉学生什么的笔谈专栏,12位大学教授就这一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注PublicationoftheModernLanguageAssociationofAmericaPMLA,Vol.117,No.3,May2002.。为什么主修文学这一提问本身显然已认定今天的美国大学生在选定自己专业的问题上对主修文学产生了怀疑。而提问的下半部分我们将告诉学生什么则说明教师们在这个问题上也困惑重重。首篇笔谈由杜克大学罗曼语言文学系主任贝尔DavidF.Bell教授撰写,他在文中列举的他所在学校中的教师、学生对待文学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最近,我的一个同事在楼道里碰到我,她对我说她非常高兴,因为她即将停止她讲授文学课的学术生涯了。而差不多就在同一时候,另一位同事也告诉我,他实在想象不出除了搞文化研究外,还有别的什么场合可以教文学换句话说,文学文本就是最大限度地用来说明一种意识形态的、历史的或理论的主题,与其他文化表述没什么两样。难怪现在的本科生对主修文学表现出日益递减的兴趣。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进入大学以后,比起过去一茬一茬的学生来,他们对学文学的兴趣要小多了,因为他们入学后所遇到的老师,在不少情况下都是对文学文本没有兴趣或充满怀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当然就越来越没劲了。注DavidF.Bell,AMoratoriumonSuspicionPublicationofModernLanguageAssociationPMLA,Vol.117,No.3,May2002,pp.48790.美国大学文学系的衰落和人文教育的滑坡使美国的教育界尤其是人文学科领域众多的有识之士感到忧心忡忡,其实早已是个不争的事实。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美国最佳社会批评家的哥伦比亚大学英文系的德尔班科AndrewDelbanco教授于两年前发表长文,对当下美国人文教育危机及其原因进行分析注AndrewDelbanco,TheDeclineandFallofLiterature,TheNewYorkReviewofBooks,Nov.4,1999.。文中列举了多个重要大学的校长和著名学者对这一问题的看法。那一年任美国现代语文学会主席的赛义德痛心疾首地感慨说如今文学已经从课程设置中消失,取而代之的都是些残缺破碎、充满行话俚语的科目曾任耶鲁大学教务长、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时任梅隆基金会人文学科顾问的科南AlvinKernan教授在1990年时就出版了以凭吊文学为题的专著文学之死另如斯各尔斯RobertScholes、埃里斯JohnM.Ellis、伍德林CarlWoodring这样的著名教授,他们也都发表了论述文学和文学专业何以衰落的专著。在他们看来,文学之所以没落,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新理论、新思潮、新方法的冲击,是这些新潮理论将文学指涉真实的价值一步步地掏空。正如耶鲁大学的斯各尔斯所说,这些年来,我们听任自己被人说服,接受了所谓谈论真实是不可能的说法。现在文学成了与其他符号系统如时尚、肢体语言、运动等一样的东西。倘若说当初是解构主义抽去了文学的思想、道德、情感的内涵,那么今天,一个反向的潮流又冲了过来,在方兴未艾的文化研究声浪中,虽说强调了文学要同它这样那样的属性民族、阶级、性属等联系在一起考量,然而我们却看到,文学研究被进一步残片化fragmentation的势头却有增无减。目睹文学日益退场的严峻形势,毕业于英文系的哈佛大学校长陆登庭NeilL.Rudenstine在1998年的全校毕业典礼上发出呼吁,号召要从教育的最本质意义的高度去认识人文学科的重要性,并采取切实的措施对人文学科加以保护。近一二十年来,杜克大学作为美国文化政治一大重镇,名气格外地显赫。大名鼎鼎的马克思主义批评理论家詹姆逊是该校的招牌教授之一,而该校的人文社会科学学刊社会文本则是当代左翼激进理论的前沿阵地。前几年,在那个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索卡尔后现代理论造假案中,索卡尔AlanSokal那篇题为跨越边界试论量子引力转换阐释学的伪论文,就是社会文本发表的注关于这一事件的前后真相,请参见外国文学评论1997年第2期动态栏索卡尔骗局与后现代相对主义的恶劣影响一文。纽约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索卡尔于1994年秋向社会文本投去一文,声称20世纪理论物理学发展完全印证了后现代哲学、政治学的理论,编辑部五位编辑审读后一致同意让此文在1996年4月出版的社会文本特刊上发表,然而索卡尔接着却在另一学刊交流上披露说,他那篇论文只不过是一篇故意背谬常理、充满错误和与前提不符的推论的大杂烩,他的目的是为了耍弄一下编辑们意识形态的偏见。美国批评探索CriticalInquiry,Winter2002载文,详细分析了该事件的始末及其对美国学术界的影响JohnGuillory,TheSokalAffairandtheHistoryofCriticism。。而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当政治正确PC之风潮刚开始席卷美国各大学校园时,杜克大学就成了这场文化战争的一个小舞台反PC一方由美国国际大赦前主席、政治学系的大牌教授巴伯JamesD.Barber领衔,而赞成PC的则以英文系的著名教授费什StanleyFish挂帅,双方曾为了哪些书籍可以摆放在校园书店的书架上而恶语相向,吵得不可开交。巴伯发现,校园书店的书架上每七本政治学书籍中就有一本的书名含有马克思的字样,于是愤怒地下令把一批他认为不必要的书撤下而费什则称巴伯所组织的全国学者同盟杜克大学分会是一群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仇视同性恋者巴伯一派的人则又反唇相讥说,费什的用语与50年代麦卡锡主义者指控别人为共党如出一辙,等等注1990年12月24日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曾发表关于政治正确运动的长篇报道,其中多处涉及杜克大学在这一风潮中的地位和影响。。在这样一所深深卷入社会政治旋涡之中的大学里,发生贝尔教授所说的教授和学生从文学系胜利大逃亡的情况,按说是不该让人感到意外的。但在人员流失和师生对文学兴趣锐减这一现象的背后,是否还有更直接的原因,这倒是需要我们这些从事文化思潮研究的人进一步思考的问题。贝尔教授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大学文学系的主导思想的变革是这样描述的70年代和80年代是所谓的理论鼎盛时期。各种文学理论据说都是要教会我们如何去掌握文本,而不是被文本所掌握。但是,理论的武器很快就被掉过头来,成了反对理论的武器,反而导致了本应让理论有效地包容文学文本的种种批评范式的衰落。贝尔说,接下来是理论鼎盛时期的结束,在过去几年中虽也出现了对于理论的反思,然而这些却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在理论年代所造成的对于文学和高雅文化的怀疑。对于文学的怀疑是怎么形成的呢贝尔指出,在这理论的鼎盛及衰落的整个历史过程中,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对德里达解构主义来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简单化,它在美国就被当成了对德里达思想的理解注SeeHermanRapaport,TheTheoryMessDeconstructioninEclipse,NewYorkColumbiaUP,2001.。任何文本都将会自行解构这样一个被稀释了的、简单化的德里达主义造成了一种颇为流行的误解,那就是所有的文本或多或少都是一个谎言,都是骗人的。但是,在理论的鼎盛期完结之前,解构主义的另一位理论大师德曼早年亲纳粹的历史污点被揭露,而德里达的理论在解决这一时期美国大学校园政治问题上又显得不那么有效,不太令人信服,因而使得人们渐渐把注意力转向了福柯。相对来说,福柯更重视控制文学话语形式的力量,他把文学看成是一个由排斥性和禁令性力量所界定的角力场,一个与其他话语场一样的由各种力量构成的话语场。但是,贝尔指出,这样一种看法却更加煽起了对于文学的怀疑之火。而且,美国人在对待福柯时与他们对待德里达一样,也是持一种为我所用、急功近利的简单化态度。他们往往把福柯的著作降格为训诫控制这一标识性的话语框架去理解,而福柯式分析的种种精妙之处,却都在这样的简单化理解中丢失殆尽。当然,要说一点也没剩下,那也有点偏颇。不过,福柯的视角在理论鼎盛结束后之所以还能够剩下些许,则主要是因为它可以比较便捷地嫁接到一种更加政治化的批评之上的缘故。贝尔在对美国学界过去二十来年的大致状况作如上回顾后,接着又对当下的美国学界状况作了这样一番切中肯綮的归纳伴随着理论鼎盛的消退以及随后留下的怀疑主义,文学研究中的文化研究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以各种美国形式的面目出现的分析汇总起来统称为文化研究,排炮一般地向文学典律轰去,而这种文学典律被认为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的整个智性积累的一部分。对文学典律的控制及对其边界的重新划定,向来是女性主义批评、非洲裔美国人研究以及同性恋及性别研究的主要目的之一。而文化研究则希望再前进一步,把所有的界限都统统消弭。典律问题向来是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因为对文学文本的价值判断是传统批评家与后现代批评家对垒交锋的一个战场,这些后现代批评家对传统批评家的政治取向和文化力量进行质疑,后者即这一政治取向和文化力量的喉舌。哪群人有权决定一部文本的价值,这一决定难道不总是一种对什么可以被允许进入话语进行控制的压迫性举措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也许就是放弃价值判断,把文学范畴尽可能地放大,这样就把高雅与低俗以至所谓典律的概念都统统取消了。注本段引文以及此前对贝尔教授在笔谈中对现状的分析的转述,均请参见现代语文学会集刊PMLA,Vol.117,No.3,May2002,第487489页。我在这里之所以要原原本本援引贝尔教授的陈述,乃因为我发现他极其言简意赅地勾勒出了文学如何在当下美国大学中一步步失落的过程及其背后的原因,这与我这些年来对美国当代思潮进行追踪研究过程中所获得的印象也完全一致。然而,对于我们所研究的对象国中人文思潮所发生的这样一种变化,原先被掩盖的思潮逐渐抬头甚至又卷土重来的倾向,我们却视而不见,那我们研究的价值恐怕就要大打折扣了。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美国的特殊地位,我们对美国问题的研究一直给予极大的重视。在文化研究方面也不例外,对美国的文学,对美国的文化思潮、文学理论动向,我们都给予了特别的关注。然而,我觉得十分有必要指出的是,我们的研究太侧重于前台,太关注当下和表面的热闹,谁善于吸引眼球,我们往往就把注意力投向谁,而缺少一种兼听、兼顾的沉稳和成熟。造成这样的情况,其实我们的媒体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媒体往往希望简单明了,希望能单刀直入地把一种理论、一种倾向说得个泾渭分明,希望越多的外行能明白越好。而在这样一种心态的驱动下,我们上面所谈的问题多年来在我们的外国文学研究领域中只属于一股不为人们所重视的潜流。现在,德尔班科、贝尔们指出的问题已经由潜流变成了明流。难道我们还不该就此而对我们自己的研究进行一点反思吗而首先或许应该对什么是文学反思一下究竟还有没有可称之为文学的这样一种东西因为问题明摆着,如不为文学划出一个大体的范围,我们就无法圈定我们对它的期待,无法期望文学来为我们做点什么。当然我也很清楚,这种试图重新找回文学的想法,在一些已经接受了后结构解构主义假设的人眼里,会显得很过时还文学边界呢,人家早已把文学研究扩大为文化研究、文化批评了。是的,一点不错,我知道这些年在整个美国文学界,正如贝尔所说的,女性主义的批评、非裔美国人研究以及同性恋及性别研究等早就在对文学典律重新进行阐释和占领,甚至早在它们之前,解构主义就已经抹去了文学与其他所有文类之间的界限,而紧跟其后的文化研究现在又俨然成了大势所趋的主流。当然,在当下的主流派看来,这一局面也是一番激烈交锋的结果。记得在六七年前,我就曾在一些小文章中谈及布鲁姆HaroldBloom这样的文坛巨擘在那场文化战争中的无畏表现。勇敢的布鲁姆当时几乎是在进行着一场一个人的战争,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推出了一部皇皇578页的西方的典律TheWesternCanonTheBooksandSchooloftheAges,与主流派摧毁传统文学典律的努力进行抗争。可是美国时代周刊在报道此事时,用了一个布鲁姆为死人、白人、男人叫好的标题注HurrahforDeadWhiteMalesTime,Oct.10,1994,pp.5051.,着实让人觉得有点当年我们所经历过的文化大革命的劲头。布鲁姆后来在接受新闻周刊的采访时以一种疲惫无奈的口吻说道我们已经战败,文学研究已经被一种叫做文化批评的令人惊叹的垃圾所替代了但正是在这篇访谈录中,布鲁姆抛出了一个包括他所谓的一切假马克思主义者、假女权主义者以及注了水的福柯和其他法国理论家的门徒的集合名词愤懑派theschoolofresentment。他认为,正是这批心地虚伪的愤懑派,正在把原本不应有任何功利价值的文学变成了社会改造的工具注WeHaveLosttheWar,Newsweek,Nov.7,1994,p.62.。布鲁姆把文学看成是没有任何社会功利性的无为之物,显然也有其偏颇之处。但是,他所使用的愤懑派一语,则被当代美国最重要哲学家之一罗蒂RichardRorty接了过去,后者又特别就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阅读这一话题,在美国现代语文学会的1996年年会上做了一次专题演讲。会后,他把这一演讲整理成文,正式发表在高等教育编年史上注RichardRorty,PointofViewTheNecessityofInspiredReading,inTheChro

注意事项

本文(西方文化论文-对“理论热”消退后美国文学研究的思考资料.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