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马克思主义论文-“返本”与“开新”——从哲学观视角看马克思哲学在当代的发展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30.85KB   全文页数:19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马克思主义论文-“返本”与“开新”——从哲学观视角看马克思哲学在当代的发展 .doc

马克思主义论文返本与开新从哲学观视角看马克思哲学在当代的发展【内容提要】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是真正能够代表和体现马克思哲学精神实质的理论形态,所以发展马克思哲学应该从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开始。马克思的哲学观是马克思对哲学的规范性见解,也是符合我们时代标准的哲学观。但是,在我国的哲学教科书和辞典中所描述的哲学观,大都在某种程度上背离了马克思的哲学观。马克思哲学具有明显的反思辩倾向,马克思哲学的产生宣告了玄思哲学的终结,马克思哲学的基本精神是科学的批判精神。当前要发展马克思哲学,就要回到马克思所阐述的哲学观上来。【关键词】马克思哲学/哲学观/发展【正文】一、问题的提出及其意义世纪交替之际,自觉地总结本学科的研究现状,预测其未来发展走向,已成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一种带有普遍性的学术景观。综合地看,研究表现为以下几种不同的进路1寻求与西方哲学特别是现代西方哲学的对话,在对话中重新诠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经典文本,并赋予其符合现时代精神的新义2致力于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结合,使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充分地体现中国特色和中华智慧,寻求建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新形态3主张在研究当代现实,特别是当代中国实践中,通过对新的实践经验的理论概括和对具体科学成就的总结,来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4坚持开新必先返本,认为我们过去所宣传和接受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上是从前苏联移植过来的,顶多只能算作马克思哲学的次生形态,再经过我们之手整理过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则是马克思哲学的再生形态。(注这里关于原生形态、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是借用高齐云先生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原生、次生、再生形态(中山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和高齐云著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生形态探微(广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二书中的提法。)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与原生形态是有距离的,乃至有很大的偏差和扭曲。要真正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首先回到马克思,回到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并以此作为我们的出发点。当然,在这些主张之外,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应该淡化体系意识,突出问题意识,通过对一系列的具体问题的研究来切实地在内容上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上述各种主张中,我认为回到马克思的主张最值得重视。通过对几种思路进行比较或许能说明问题。第一种主张的积极意义在于,在全球化的时代,中国和西方的思想文化交流必定会向更纵深方向发展,在努力汲取当代西方哲学成就的基础上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一定的现实可行性。但是它在突出哲学学科的学理性和可交流性的同时,淡化乃至在一定程度上抹杀了哲学的意识形态性和差别性。用西方哲学重新诠释马克思哲学的结果,如果失去必要的主体意识,有可能使马克思哲学变成另外的东西,甚至是非马克思哲学的东西。第二种主张在说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问题上有启发。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化的过程中会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包括中国传统哲学的影响和同化,不能说这种影响和同化完全是消极的和否定性的,例如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就是体现中华智慧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理论成果。但这种主张在强调问题的一面时不自觉地忽略了问题的另一面,即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中国传统哲学的改造,或者说中国传统意识的马克思主义化。从本质上看,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都对自己熏习的传统文化进行了一番马克思主义的改造,从而使他们的理论成果既体现出民族特点又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神实质。从根本上说,第三种主张是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必由之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必然有赖于总结新的实践经验和科学成就,也只有这样才能以新的理论成果充实和丰富马克思主义哲学,开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境界。但是,从操作而不是从根源上看,无论是实践经验的总结还是科学成就的概括,都要经历较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正如恩格斯所说的,任何新的学说,都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虽然它的根子深深扎在经济的事实中(注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2版,第355页。)。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也必须如此,必须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广义地说,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都是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已有的思想材料,当代研究的成果,包括当代西方哲学的成果,乃至人类文明的一切已有精神成果,都是我们今天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思想材料。当然,对这些思想材料不能没有一定的鉴别和取舍,因为它们良莠互见、优劣并存。而我认为最值得珍视的,应该是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理由是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是唯一能够真正代表和体现马克思哲学精神实质的理论形态,它是我们继续发展马克思哲学的可靠理论基础。回到这个基础才能使我们脚踏实地。之所以要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由于多年的宣传和灌输,以斯大林1938年9月发表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文为蓝本的、从前苏联移植过来的传统教科书体系模式,已经在一些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乃至被视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准模式和唯一正统的形态,一些人,包括某些著名专家,至今仍然固守着这一模式。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已经取代了本应由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占有的地位。有人认为,以前的那一套东西在今天已经没有市场,也不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了。我认为这种估计过分乐观。无可否认,经过80年代的体系改革热和90年代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一系列具体理论问题的深入研究,一种更接近马克思哲学原生形态的新形态正在学术圈中孕育诞生。但是,时至今日,大多数教材,媒体的宣传,学术刊物上发表的大量论文,对问题的提法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一种能够真正忠实于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的新体系也未问世,已经出版的几部旨在对哲学原理体系进行改革的教科书,也大都是调和的产物,或者说,它们都向旧体系作了虽然就当时的条件来说不得不作、但决不应该作的理论让步。我之所以特别提出要回到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是因为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之间,存在着重大的和根本性的区别。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次生形态和再生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未能充分体现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的精神实质,甚至可以说它们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马克思哲学的精神实质。毋庸置疑,所谓回到马克思不是一个逆向的倒退口号,毋宁说对当前来讲,它正是一个前进性的理论步骤。有似于所谓文艺复兴,虽然打着回到古典文化去的旗帜,但并不是真的要回到古代去,而是要发扬古希腊罗马的世俗文化精神,去反对中世纪的神权文化,建设资本主义的新文化。同样,在我们这里也只是要求回到在历史演讲中被遮蔽的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上,并以它作为我们继续前进的出发点,结合当今的时代精神和思想成果,去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形态。它不是也不可能是要回到马克思哲学的一切既成结论上,并教条主义地固守这些既成结论。当然,即使是回到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上去,也有一个所谓解释学循环的问题存在。就是说,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不是现成地摆在那里,它也需要通过我们的阐释和理解才能揭示出来。这种揭示有可能符合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也有可能背离这种精神。但阐释和理解总是不可缺少的,否则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就会隐而不彰。怎样解决这一矛盾呢我认为在这里并没有不能解决的困难,因为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就存在于马克思的原著中,它是可以通过我们的认真研究弄清楚的,而且这种研究越是体现创造性解释的原则,就越是符合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换句话说,马克思哲学的真精神是有待于我们去理解和发现的,而这只有在创造性的研究和解释中才有可能。从本质上看,马克思哲学的原生形态经过整理和系统阐发,是与现代实践和科学发展的方向完全一致的,就是说,它的精神实质是与当今时代精神完全一致的。二、哲学观问题及传统教科书哲学观批判本文不可能涉及问题的各个方面,仅从哲学观的视角谈一点看法。所谓哲学观,简略地说,就是哲学的自我关照或哲学家的自我意识。它是哲学家对与哲学活动本身有关的一些根本性问题的观点、看法和态度。这些问题包括哲学的主题、对象、性质、方法、结构、功能、任务,哲学的产生、形成、发展和未来命运,哲学与现实、哲学与时代、哲学与其他文化活动的关系,哲学活动的目的、意义与价值,哲学家的形象及其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角色,等等。其中,哲学的性质问题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说是哲学观的核心。哲学观问题既是哲学的基础性问题,又是哲学的终极性问题。一方面,一定的哲学观作为前提预设,规定着持守该哲学观的哲学家的理论活动的旨趣和方向,对一个哲学家所持守的哲学观的理解和把握,是真正理解其哲学思想的前提和基础另一方面,哲学观的孕育、产生和流变也为我们理解哲学的历史发展提供了一条提纲挈领式的线索。这就说明,哲学观的问题对于其他具体的哲学问题来说具有优先性。正如德里达所说了解什么能被称为哲学的问题总是哲学的真正问题,是它的中心,它的根源,它的生命原则。(注德里达一种疯狂守护着思想何佩群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222页。)也就是说,哲学观问题是所有哲学问题的关键,而一个哲学家的哲学观也是其哲学的核心和灵魂。探讨哲学观问题,可以取不同的学科视角对哲学的性质问题或哲学是什么的问题,也需要作具体的历史和理论分析。逻辑地看,哲学是什么的问题可以解析为这样三个问题哲学曾经是什么、哲学将来是什么和哲学应该是什么。前两个问题涉及的是哲学是什么的事实层面(既定事实和推定事实),关于它们的定义可称之为哲学的描述性定义后一个问题涉及的是哲学是什么的应然层面,关于它的定义可称之为哲学的规范性定义。描述性定义属于史的视角。从哲学史上看,哲学是什么不可能有一个最终的规定。一部哲学史,同时也是哲学观(哲学家们对哲学的性质、方法、功能等等的观点和看法)的演变史。如何看待哲学中具体观点的演变,需要有一种哲学史观如何看待哲学观本身的历史变迁,则需要有一种哲学观的哲学史观。从哲学观的哲学史观看,一种哲学一经形成,即成为历史,它的理论框架、概念系统和思维方式即有可能成为定势被凝固化,对探求新知和哲学的发展起阻碍作用,因而应当成为去蔽的对象。真正的哲学,应当成为去蔽者而不是遮蔽者。规范性定义属于思的视角。哲学研究者所凭借的就是思,最好是切己的思。从思的视角看,每一个从事哲学研究的人,都不可避免地要对哲学作出自己的理解和规定,否则就不可能展开其理论活动。哲学家个人对哲学是什么的规定,实际上是他对哲学的一种理解,即他认为哲学应该这样(是什么)。应该的问题,要求哲学家必须保有自己的价值立场。从一定价值立场出发的一定的哲学观,是哲学家自己为自己设定的哲学规范。它不仅是哲学家全部理论活动的逻辑起点,是他进行理论活动必须遵循的原则,而且是他全部理论活动所要达到的结果和目的。当然,上述两种视角又不是完全无关、彼此外在的,事实上它们常常交汇在一起。也只有把两种视角结合起来,即把史的视角和思的视角结合起来,把思的历史性和历史性的思结合起来,才能对哲学是什么的问题作出比较恰当合理的说明。而这就是要回答哲学能够是什么的问题。这一问题的确切含义是按照哲学发展的历史,和它在今天所达到的水平,什么样的哲学才算得上我们时代里真正的哲学。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和文明的活的灵魂。(注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121页。)我们没有权力用今天的标准去宣判历史上的哲学是伪哲学,但却有权而且必须依据我们对历史的把握和对时代精神的把握,提出并阐明符合时代标准的哲学观。马克思的哲学观,是马克思对哲学的规范性见解。这种见解,仍然是符合我们今天时代标准的哲学观。但我们必须对它有正确的理解和诠释,否则就会背离马克思的哲学观甚至倒退到前马克思主义的某种哲学观上。而传统教科书所阐述的哲学观,就存在着这样的缺陷。在我国哲学界,传统的和公认的、几乎每一本哲学教科书和每一本辞书的哲学条目,都用以下两句话来给哲学下定义1.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或世界观的理论体系(以下简称定义1)2.哲学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和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结(以下简称定义2)。这一定义是如此流行和浸透于我们的意识,以至我们对它的正当性合理性不再有丝毫怀疑。它不仅被当作包括以往和现今一切哲学的描述性定义,同时还被理解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规范性定义。我们将会看到,这种理解与马克思的哲学观相去甚远。按照定义1,哲学被规定为关于世界观的学问。按照此一定义的解释,世界观是指人们对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包括自然界、社会历史和人的思想统统在内的根本观点。在具体解释中,世界观的问题被界定为不是仅仅关于世界的某一个方面或某一个局部的问题,而是有关整个世界,有关世界的一切事物的最普遍的问题。按照这种理解,哲学所要表达的是对整个世界或整个宇宙的看法,也就是要对整个世界的构成及其发展图景作出完整的理论陈述。这被看作是哲学的本分和天职,是它应该承担而不能推卸的理论使命。那么,这种看法到底怎样呢从历史上看,怀抱上述哲学理想的,是古代的本体论哲学。他们中最典型的代表,当推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认为第一哲学(所谓形而上学,即传统哲学)是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BeingasBeing的学问有一门科学,专门研究有(或译为存在)本身,以及有借自己的本性而具有的那些属性,它跟任何其他的所谓特殊科学不同因为在各种其他的科学中,没有一种是一般地讨论有本身的。它们从有割取一部分,研究这个部分的属性。(注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234页。)这样,亚里士多德就把哲学(形而上学)的研究对象与特殊科学的研究对象明确区分开来了。总的来说,哲学研究的是作为整体的存在,而具体科学则只研究存在的某一部分、某一侧面。质言之,哲学是整体之学、本体之学,科学是部分之学、现象之学。亚里士多德认为,哲学研究的目的是要寻求各种最初的根源和最高的原因(注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240页。),即存在的第一因,因此,哲学又是明因之学。亚里士多德对哲学性质的这种理解,对于古代哲学来说不仅具有典型性,而且具有必然性。因为古代哲学最初是与科学结为一体,从原始的宗教和神话中作为其对立物而产生出来的一种不同于幻想意识的理论思维形式,它们共同交织在爱智慧的混沌状态中。这时,把说明事物产生之谜规定为哲学和科学的共同使命,乃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随着认识的提高和理性的进步,人们能够说明的事物越来越多。人们不再满足于对某些事物的特殊原因的说明,而试图去揭破宇宙奥秘的谜底,寻求推动自然事物变化的最初根源、最高原因和终极本体,从而要求在哲学和科学之间作出一定的分工,也是十分合乎逻辑的。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观,就产生于古代认识深化和知识分化的背景之下,历史地看,它比起最初哲学和科学浑然一体的原始混沌状态,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不过,肯定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观在历史上的进步意义,并不意味着要为它在今天的存在的合理性辩护。相反,从理论的逻辑的层面看,正是这种本体论的哲学观,应该成为我们今天要扬弃的历史遗产和去蔽的对象。因为,按照本体论的哲学观,哲学能够而且应该提供关于整个世界、整个宇宙的始初本原和终极本性的真理知识,并对世界的构成及其发展图景作出毫无遗漏的理论陈述。只要稍

注意事项

本文(马克思主义论文-“返本”与“开新”——从哲学观视角看马克思哲学在当代的发展 .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