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马克思主义论文-历史在马克思哲学中是如何作为本体而存在的.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1.46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马克思主义论文-历史在马克思哲学中是如何作为本体而存在的.doc

马克思主义论文历史在马克思哲学中是如何作为本体而存在的【英文标题】ThehistoricitythatMarxadvocatedinthesenseofphilosophicalontologyisnotequaltohistoricism,thereforeMarxistsmustrejectthephronesisofKantianepistemology,andconstructthehistoricalontologyofMarxsphilosophy,andsoastoshowthefulltruthofMarxistsocialandhistoricaltheory.TheprimacypossibilityofontologyinthephilosophyofMarxisthehistoricalontology.HistoryistheOntowiththeindexicalwordofhistoricityandwiththetranscendentinterpretationofmodeofproduction.Whilethemodeofproductionisbeing,itembodiestheabsencecauseofhistory,soitispresenceinthewayofabsence.Oururgenttaskatpresentisnottotalkthegeneralontologydirectly,buttorereadthehistoricalontologyinthephilosophyofMarxandillustratetherelationbetweenitandthemethodologyofthephilosophyofMarx.【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意义上倡言的历史性不等于历史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放弃康德式近代认识论的思路,打造出一种历史本体论来,方可尽显马克思主义社会历史理论的真义。本体论在马克思哲学中的首要可能性就是历史本体论,历史作为本体,其指示词就是历史性,并以生产方式作为其对存在的超越性解释,而生产方式作为存在则体现为历史的一种缺席的原因,因此是以不在场的方式现身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重新解读出马克思哲学中的历史本体论,并说明其与马克思哲学方法论的关系,而不是直接去奢谈一般哲学本体论。【关键词】历史/本体论/认识论/马克思/history/ontology/epistemolog/Marx【正文】自卢卡奇提出社会存在本体论问题以来,历史能否作为本体而存在就成了马克思主义者的一个悬案常驻不变中的连续性,作为动态复合体中的存在原则,证明了历史性的本体论趋势,是存在自身的原则P700对马克思来说,通常对恩格斯来说也是一样,历史性是物质运动的一种不能被进一步还原的本体论性质。P734马克思哲学中的历史本体论似乎已昭然若揭了。然而,由于历史主义尤指自狄尔泰以降的诸历史主义尝试与近代认识论的奇特结盟,历史主义一直都面临着一个尴尬的两难处境PP.148150,因而这一问始终没能被包括卢卡奇在内的马克思哲学研究者们明确问出。缘此,本文试图问出这一问,以求在当代哲学语境下,重新解读出马克思哲学的历史本体论本体论在马克思哲学中的首要可能性就是历史本体论,历史作为本体,其指示词就是历史性,并以生产方式作为其对存在的超越性解释,而生产方式作为存在则体现为历史的一种缺席的原因PP.148150,因此是以不在场的方式现身的。一历史作为本体,第一个问题便是历史是什么这既可以用认识论的方式问出,也可以用本体论的方式问出。以认识论的方式问出,历史便是对象,但历史一旦作为对象,时间便与存在一同隐逸了。海德格尔为历史主义悲伤道某种被称为历史的东西根本不是历史。P24原因何在呢海德格尔的解释是只要哲学把历史当作方法的考察对象来分析,哲学就不能获得历史的根本。历史之谜就在于何谓历史性的存在。P24历史作为对象就有可能演变为一种超历史的东西,就可能使此在迷失于当前的伪历史之中。这也就是历史主义所以会陷于共同性与特殊性的两难处境中而不能自拔的原因。海德格尔改变了问题的提法什么是时间这个问题变成了谁是时间这样一个问题。P25对于海德格尔来说,时间就是此在P24。通过此在接通时间历史与本体论的线索是海德格尔在历史本体论上的最大贡献,但也是他的最大失误。一方面,他反对把历史作为认识的对象,并通过此在的当下性把过去与未来联系起来,使历史获得了某种本体论意味。另一方面,他又将时间变成了专属于此在的问题,对时间的追问也就变成了对我的追问于是,这种追问就是通达和对待总是属于我的时间的最适当的方式。P26最终,这一问终于仍不是向着时间与历史而发的,而是朝着作为此在的我的。正因此,对于海德格尔的本体论,始终都存在着社会存在论和唯我论这两种路向的解释。但是,海德格尔终归明确阐述了历史性在本体论上的重要地位,他甚至道破了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优越性因为马克思在体会到异化的时候深入到历史的本质性一度中去了,所以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的观点比其余的历史学优越。但因为胡塞尔没有,据我看来萨特也没有在存在中认识到历史事物的本质性,所以现象学没有、存在主义也没有达到这样的一度中,在此一度中才有可能有资格和马克思主义交谈。P383。这正如伽达默尔所说的理解存在的活动本身被证明是一种历史的活动,是历史性的基本状态P84。对于海德格尔与伽达默尔来说,理解存在是一种历史性的活动,存在中有历史性而我则要进一步指出,在马克思哲学中,这个判断倒过来同样成立,历史本身即存在,历史性是存在的固有维度。更重要的是,将历史本身直接指认为存在对于海德格尔式的此在本体论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历史本身在马克思哲学中绝对不是仅仅通过所谓此在的存在辩证法即此在的在场与不在场而现身的。在我国哲学界,也曾有人提出过历史本体论,甚至还对作为本体的历史的存在特征作出过非在场的表述历史由于是非在场的存在,因此,本体历史的显现离不开语言的历史和认识与理解的历史。P43这种见解的可贵之处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明确地提出了历史本体的说法,二是对历史的存在特征作出了非在场式的说明。但是,仍须指出,这种见解离马克思哲学的历史本体论在当代的真实建构的距离还是很遥远的。因为,在这里,历史首先是历史事实,随后是历史认识或理解,最后也是历史语言P43。显然,此处所说的本体历史的显现仍是认识论意义上的显现,历史作为本体自身的显现方式并未被触及。这至多可算达到了海德格尔对存在的理解高度,即把对存在的理解看作为一种历史性的活动,存在中有历史性。然而,对历史首先作事实性的理解是不可能与近代认识论彻底划清界限的。一旦历史的显现方式仍仅是在认识论的意义上被论及的,那么,历史本体就只能以传统形而上学的样式而固守于客观事实的一隅了,历史性仍未被当作本体论的固有维度。正因为如此,德里达才说如果对存在的最终认识应当被称作形而上学的话,那么现象学的最终成果就是形而上学。P302不论对存在本身作何种理解,只要把它作为一个认识对象,它就是既定的、不变的,就是反历史的,一句话,就是形而上学的本体。所以,德里达认为情况恐怕看来会是这个康德意义上的大写理念就是现象学真正大写的观念或者方案因此结构上说,这种终极目的就是作为源头和变成devenir的生成本身。P303总之,包括海德格尔在内的现象学努力如果说有一种历史本体论的话,那这种历史本体从根本上来说同样也没有逃脱康德式近代认识论的窠臼。历史本体的生成特征,即其历史性在这种本体论中仍未得到明晰的标示。那么,马克思哲学的历史本体到底又是如何现身的呢马克思曾说资产阶级经济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批判已经开始时,才能理解封建的、古代的和东方的经济P44,在此语境中,所谓一切凝固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才真正得了落实。借此,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呢首先,历史是通过批判得到理解的其次,一旦批判开始了,尽管过去的东西得到了理解,但它们的凝固性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历史本体是通过批判而现身的,作为存在它也是建立在不在场的地基上的。这种批判既是一种现实的实践批判,同时从本体论上来看,它又标明了社会存在的历史性。通过这种批判,我们可以切实地看到,历史性正是历史本体的指示词。这也就是说,从存在论上来解读历史,就不能把它当作凝固不变的对象,而必须看到它与批判在马克思哲学中的内在关联。二因此,哈贝马斯对马克思历史概念的误读其原因也正在于他没有领会到,在马克思哲学中,历史性从本体论上来讲不是一种实证概念,而是一种批判概念。哈贝马斯曾指责道马克思把社会劳动的概念同类的历史相联系P147,而迄今为止的关于世界历史的学说,把生产方式分为五种或六种,这种学说确认了宏观主体的、单线的、必然的、连续的和上升的发展P149。哈贝马斯虽然看到了生产方式在马克思的历史概念中的重要性,但他仍把马克思的历史概念指认为一种旧式的类的历史概念,且将此概念与一种线性的历史认识论联系在一起。但马克思在运用历史的这个概念时实际上是十分谨慎的。马克思在讲随着资本的发展劳动条件同劳动相异化这个问题时指出这种错乱和颠倒是真实的,而不单是想象的,不单是存在于工人和资本家的观念中的。但是很明显,这种颠倒的过程不过是历史的必然性,不过是从一定的历史出发点或基础出发的生产力发展的必然性,并决不是生产的某种绝对必然性,倒是一种暂时的必然性,而这一过程的结果和目的内在的是扬弃这个基础本身以及过程的这种形式。9PP.360361历史在此不是哈贝马斯所表述的类的历史,而是暂时性。马克思在历史的和绝对这两个词下打上了着重号,跟着还指出这一过程是内在地被扬弃了的,其用意很明显反对这种单线性的或所谓宏观的历史历史性作为历史本体论的一个指征,说明的是历史的内在批判功能。可以说,哈贝马斯本人并没有迈入本体论的门槛,而停留在近代认识论的界域中。正因为如此,哈贝马斯才对认识和学习有着非比寻常的兴趣。然而,一旦停留在近代认识论的视域中,进步问题就成了个难以解决的悖论,不可能克服康德当年所提出的二律背反,因为这是认识论理性的宿命。因而,哈贝马斯说我们也以这两个领域中的普遍的公认的要求为标准,来衡量经验认识的进步和道德实践洞察力的进步,即以陈述的真值和规范的正确性为标准,来衡量经验认识的进步和道德实践洞察力的进步。P152而离开了历史本体论的内在批判能力,这种认识论上的进步也就可能转变为一种辩护性的意识形态了我要维护的观点是历史唯物主义所说的衡量历史进步的标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交往形式的成熟有能力为一个制度系统的存在作辩护。P152对这种仅从主客体式的认识论角度出发来认识历史的理论的辩护性的意识形态本质,卢卡奇在其历史与阶级意识中就曾作过尖锐的剖析。那么,在马克思的哲学中,作为本体的历史到底是如何显现的呢是否像海德格尔那样,马克思也仅仅止步于将历史指认为此在式存在本身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然历史作为本体在马克思哲学中的指示词同样也是历史性,但这种历史性是不同于海德格尔的作为此在式存在的指示词的历史性的。抑或,它作为一种本体就等于德里达所说的幽灵就像德里达所描述的共产主义在这方面,共产主义一直是而且将仍然是幽灵的它总是处于来临的状况而且像民主本身一样,它区别于被理解为一种自身在场的丰富性,理解为一种实际与自身同一的在场的总体性的所有活着的在场者。10P141如果剔除其解构意味,从本体论上来理解共产主义,并将其转换为历史,那么,这无疑是对历史的本体论状态的一种绝佳说明。历史非旦不是逝去者,而一直都是将来临的,它是丰富的,但目前并不在场它是总体性的,但这种总体性并不是认识到了的,而是活跃着的在场者它不是一种僵死的总体性逻辑,而是在实践着的在场者,且通过这种实践而求得与自身的同一。作为本体的历史,并不是在认识论中被识别出同一性或发展的,而是通过实践活着而同一、而发展的。在马克思的哲学中,历史作为本体既不是主客体式的近代认识论的对象,也不是海德格尔通过向此在作始源性回溯所获得的作为存在的存在本身。它通过人们的现实实践活动显现出来,人们的实践活动揭示了当下社会关系的历史性,这就使马克思哲学的历史本体论获得了一种现实的批判能力。一方面,当这种能力指向过去时,它就说明了以往的历史另一方面,当其指向未来时,它又标明了历史的方向。因此,这种历史本体论也不仅仅是幽灵,它虽作为一种缺席的原因,但对现实却是有其实践性功能的。在德里达这里,我们再次听到了詹姆逊所说的那个缺席的原因所有的幻影都被投射到这个鬼魂的屏幕上亦即投射到某个缺席的东西上。10PP.141142但历史之所以在本体论上表现为缺席状态,其原因并不在于海德格尔所阐述的所谓存在的辩证法。在此,德里达实际上也被海德格尔蒙蔽了,因为他跟着海德格尔说那幽灵并没有一个Dasein此在,但是没有一个此在并没有什么奇怪那幽灵,正如它的名字所表明的,是具有某种频率的可见性。但又是不可见的可见性。并且可见性在其本质上是看不见的,这就是为什么它一直存在于现象或存在之外。10P143因而,采取海德格尔的思维方式,那幽灵就只能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而对于马克思来说,历史之所以在本体论上是缺席的,不在于它有一种关于存在的辩证法,不在于它的不在场这件事Ereignis本身,而在于它是一种批判与宣告。因此,正如德里达自己所指出的那样,在这个问题上,他与马克思是相左的18471848年间,当马克思命名共产主义的幽灵时,他用了一种历史的观点记述它,这种观点与我提出马克思的幽灵们这样一个题目时最初思考的观点正相反。10P144对于德里达来说,历史性是由幽灵的非在场引出来的而对于马克思来说,历史本身就是本体,因而它是一种宣告就马克思而言,他则是宣告和呼吁一个在场的到来。10P144德里达意识到马克思的哲学宣告了一个在场的到来,但他不明白马克思是通过什么来作这种宣告的。他只认识到幽灵是不在场的,而没有理解到这个当下不在场的历史在马克思的哲学中还可以通过实践作为本体而现身。而有了这种历史本体论,不论是共产主义还是未来就都不再是幽灵了。三然而,对于马克思哲学来说,历史作为本体到底是指什么呢或者说它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其本体论功能又是如何通过历史性而表现为批判与宣告的呢我认为历史作为本体它就是生产方式或者也可以用詹姆逊的话说是生产模式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生产方式怎么成了作为本体的历史了呢在以往,生产方式常常是作为共时性的分析模式而加以运用的,而历史显然更多的是指认一种历时性的过程。对此,我要强调的仍是历史作为本体并不是作为认识对象而出现的,因而它既不是共时的结构,甚至也不是历时的过程。一旦作为本体而出现,它就既不表现为普适性的共时模式,并以此来说明所有的时代也不是作为一个过去了的时间链,并将一个个特殊的事件纳入自身之中。用本体论的固有话语来说,它就是一种诉求特定的当下存在必然要受到历史性的批判,它必将成为过去,将来的已经在等待着现身。而生产方式作为对人类组织自身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一种模态表述,在历史唯物主义中,它之提出,目的其实很明确,即用来说明这些关系都是暂时的,都是要发生变化,要被扬弃的。因此,生产方式在哲学上同样代表着一种诉求。理想的或纯粹化的生产方式在现实中从来都是不存在的,而且对于马克思哲学来说它也没有必要存在。它之提出就是要指出,在历史中一直都存在着一种使现实发生变革的内在要求,正是这种内在的变革要求才是历史本体之根,而这一要求就是由生产方式之中的内在矛盾所发动的。而且,它作为一种诉求还呈现为缺席状态,即只有当现实的生产方式受到批判以后,以往

注意事项

本文(马克思主义论文-历史在马克思哲学中是如何作为本体而存在的.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