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马克思主义论文-当代西方著名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若干问题的思考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7.74KB   全文页数:17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马克思主义论文-当代西方著名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若干问题的思考 .doc

马克思主义论文当代西方著名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若干问题的思考【内容提要】本文对苏东剧变10年来著名西方学者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些论述做了考察,主要探讨了分析马克思主义的重建马克思主义主张,德里达使马克思主义激进化的解构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沙夫、沃勒斯坦和巴里巴尔等人的观点,并对它们进行了评论。【关键词】西方著名学者/马克思主义哲学/重建/创新【正文】从90年代初苏东剧变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的时间。这10年来,随着苏东剧变的发生,马克思主义研究在国外理论界也经历了一个由受挫转而走向复苏的过程。对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界来说,总结这段时期以来有关国外著名学者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论点,对于我们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身建设,应该起到一种借鉴作用。在今天的国外理论界,仍旧活跃的马克思主义流派依然繁多,诸如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市场马克思主义、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解释学马克思主义、解放神学的马克思主义等等。所有这些流派在其论述中当然都涉及到马克思的哲学观念,但是并不是每个派别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作主题来论述,因此,在本文中,我们将主要选择那些专门讨论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的派别和个人作一点介绍,以为国内学界提供一些参考。一、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论马克思主义的重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崛起于20世纪70年代,在现在仍然活跃的国外马克思主义流派中,它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重要话语的派别。与绝大多数西方学者一样,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中,分析的马克思主义也把它主要理解为历史唯物主义,而把辩证唯物主义看作是它在苏联的特殊形态。以此为基点,早在70年代它刚刚兴起时,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尤其重视对马克思的历史理论的研究。因此,这一时期,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着重关注的都是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问题,譬如剥削、阶级、历史唯物主义、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转变、以及社会主义的可能性等。而在80年代,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偏好便已发生了转移,即由狭隘的马克思主义的论题转向更一般的社会科学哲学的问题。进入90年代以后,由于受苏东剧变的影响,有的流派和代表人物退出了马克思主义,成了所谓的后马克思主义和后马克思主义者,有的甚至走向反面,成了反马克思主义者。在此背景下,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们不仅于1992年出版了由E.O.赖特和A.列文等人主编的重建马克思主义〈论解释和历史理论〉一书,一再重申马克思主义在当代的重要性,而且还对重建马克思主义作了学理上的深入探讨。尽管我们可以不同意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是,作为西方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的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在该书的前言中,主编者也提出,在90年代的政治氛围中,出版一部专门论述马克思主义话题的著作,似乎是犯了一个时代性的错误,但是他们认为,马克思所开创的理论设计是具有连续的时间性的,现在需要的是对它进行重建和革新。所以,他们指出,无论马克思主义的大厦如今需要多少革新,我们认为,它应是一座具有理性的扎实基础的、处于正确区位的大厦。还说,在我们看来,对于理解和改造社会世界,需要重建的老的结构可能仍然是人类的最美好的希望(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Ⅸ页。)。尽管如此,分析的马克思主义也不回避当前在西方盛行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的危机的话题。他们承认,苏东剧变的确给西方左翼激进的社会理论和实践带来了很大的危害。这点表现在基础理论方面就是,从前的许多马克思主义者,不少人都已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传统,其中有些人虽然仍然坚持左翼的立场,但却不再认同马克思主义,而是为形形色色的后马克思主义所吸引。即使在继续认同马克思主义的激进主义者之中,从前是有达成理论共识的共同核心的,譬如,大家基本上均赞同劳动价值论提供了分析资本主义的批判工具历史唯物主义为划时代的历史变迁提供了恰当的说明阶级结构和阶级斗争是基本的解释概念。可今天,他们对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已再也不存在任何牢固的共识了。今天,对于上述提到的三条核心理论共识,许多还继续认同马克思主义传统的人所采取的态度是,他们都拒绝劳动价值论,怀疑历史唯物主义的可能性,把阶级当作只是国家政治、占支配地位的意识形态和其他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解释方式之一。(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2页。)针对这种危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提出的重建马克思主义的策略主要有两条。这两条策略基本上是该学派自70年代崛起以来一贯主张的继续。今天它们在新的背景下得到重申,是因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它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重建具有特别的意义。这两条策略是第一,作为重建马克思主义的一种策略,分析马克思主义者首先追求对建立在那些基础之上的基本概念、假设前提和理论论证的逻辑进行严密的分析。(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3页。)他们承认,包括马克思主义者在内的任何理论家在一定的程度上都会有这种目标,但是,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像一般的分析哲学家那样,将这些价值置于它的理论设计的核心之中,这样做有时甚至可以忽略具有早期马克思主义特征的其他目标。因此,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认为,不应该用一套无所不包的含糊的纲领性图式来逃避精确阐述的观点。它要求对马克思主义的各种概念和命题都要进行详细的阐述、评估、订正。这样一来,许多传统马克思主义的主张由于被它认为是脆弱的和不可证实的而被抛弃。而它却认为,我们相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设计通过这种分析、紧缩和重建的过程,可以得到推进(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4页。)。第二,分析的马克思主义提出重建马克思主义的第二个策略,是要对常规科学和哲学的规范(其实是西方的主流哲学和社会科学)保持开放的态度,并以之作为新的理论资源。他们认为,在其整个历史上,马克思主义与科学就处于一种有问题的关系之中。它表现在,一方面,有些敌视科学价值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把科学(至少是实证主义的科学观)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的统治手段和人类解放的敌人。另一方面,有些教条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却又把经典文本宣布为圣经式的文献,似乎其中一切答案都是预知的,这种貌似科学的态度其实很不科学。对这类立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一律予以抵制。他们认为,按照这些观点,是不能够构建了解有关世界的新情况的理论大厦的。相反,他们提出,不应该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门根本不同于资产阶级的社会科学的社会科学来看待,说什么马克思主义是辩证的、历史的、唯物主义的、反实证主义的和整体主义的,而资产阶级的社会理论是非辩证的、非历史的、唯心主义的和个人主义的。他们认为这些价值都是值得怀疑的,是一种蒙昧主义。因此,他们不同意有人批评其这种做法偏离了马克思主义,而是认为,重建马克思主义必然要侵蚀马克思主义和它的对手之间的界限。而且,在当前的联合中,这种必然性对加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能力自身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Ⅹ页。)。在重建马克思主义一书中,分析的马克思主义不仅重申了重建马克思主义的策略,而且提出了所谓马克思主义议事日程MarxistAgenda,对曾经被看作是对资产阶级的理论和实践的根本选择的马克思主义,到底还留下什么合理内核,进行了解剖。通过剖析,他们提出了临床的马克思主义ClinicalMarxism与科学的马克思主义ScientificMarxism的对立、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IndependentVariableMarxisms与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DependentVariableMarxisms的对立、以及作为解放理论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在论及临床的马克思主义与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对立时,作者是以作为临床实践的医学与作为科学研究的医学之间的区别作类比。他们认为,就医学而言,一般可分为临床和科研两部分。临床医生基本上是以现有的理论去理解疾病和医治病人,把现有的理论当作工具使用,因此,临床医学并不关注新知识的产生。相反,从事科学研究的医学却以推进理解为主要任务。与此相对应,分析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也可以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实践的不同极,将它区分为临床的马克思主义与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关于这二者的区别及特征,下面这段话说的很明白临床的马克思主义试图应用马克思主义药包中的工具,对社会情境的病理进行诊断和抚慰。当临床的马克思主义运用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成果时,它并不是要发展或重建马克思主义理论,而是要理解特殊条件下发生作用的(阶级)力量和(制度)约束,以及在可能的地方实施整治和治疗。反之,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恰恰关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和重建。作为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者,理论家要积极寻找向现存理论提出问题的案例。要实现这一目标,异常现象对深化理论见解是必不可少的挑战,而不是应予否认或存心忽视的麻烦。(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180页。)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尽管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想,这些临床的模式和科学的模式可以彼此相互加强和充实,但是在以往的历史中,由于马克思主义出现严重的教条化,经常忽视和否认各种异常现象,这样,不仅使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而且也妨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和提升。因此,重建马克思主义,在分析马克思主义看来,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要复兴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并对以往的临床的马克思主义实行种种制约。除此之外,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者还区分出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与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并以此来申明对重建马克思主义设计的认识。所谓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是由它对一套特殊的相互联系的机制的关注来界定的,这其中包括阶级、财产关系、剥削、生产方式以及经济结构等。在这之中,虽然对阶级可以用不同的马克思主义方式来理解,但占具核心地位的是阶级概念。因此,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可以称做作为阶级分析的马克思主义。(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183页。)而所谓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则是由对不同社会中阶级关系的再生产和转型的关注来界定的。尤其是,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为了理解社会主义、以及最终是共产主义的可能性,试图将资本主义的发展轨迹解释为一种特殊的以阶级为基础的经济制度。因此,用一种带有倾向性的表述来说,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是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185页。)谈到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分析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在这之前,在马克思主义传统内部,毫无疑问,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与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具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作为阶级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被认为对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独特解释作了解释。而今天,由于一方面,阶级分析家比从前更清楚地意识到,在产生社会现象方面,只有阶级和其他因素的互动才具有重要性另一方面,很少有理论家还相信,阶级分析本质上可以为将资本主义转变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提供合适的理论基础。因此,如今阶级分析和科学社会主义之间的张力已发展为一种彻底的决裂,阶级分析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统一不再受到赞同。(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187页。)除上述提到的剖析之外,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还提出,在经典马克思主义中还存在第三种要素,即作为一种阶级解放理论的马克思主义,这种解放理论同样是马克思主义传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经典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可以看作一个有三种相互依赖的理论波节theoreticalnodes组成的整体作为阶级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自变量的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因变量的马克思主义)和作为阶级解放的马克思主义(规范的马克思主义)。在那里,这三种要素相互之间是彼此加强的。其中,作为阶级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对其原因提供诊断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鉴别治疗方案。如果没有阶级分析和科学社会主义,解放的批判只不过是一种道德谴责如果没有解放的目标,阶级分析只不过是一种学术专业。(注E.O.赖特等主编重建马克思主义,维索出版社1992年版第189页。)分析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今天,之所以会出现马克思主义的危机,就是因为这个整体分裂了,不仅是前面所说的阶级分析和科学社会主义之间出现了分裂,而且在它们和作为解放理论的马克思主义之间也出现了分裂。后一种分裂更是破坏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统一。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现在是既无法恢复马克思主义的那些早期的形式,也不可能退回到它的早期理想。那么,按照分析马克思主义的这种理解,重建马克思主义的前景又将如何呢它们的看法是,由阶级分析、科学社会主义和解放理论三者构成的马克思主义的整体虽然分裂了,但它们三者作为独立的成分还会分别繁荣起来。因此,尽管作为危机所经历的东西将被视为不可避免的不断发作的伤痛,尽管马克思主义不再具有整体性,但是重建某种马克思主义还是可行的,只不过这种马克思主义不再表现为一种理论和实践统一的政治设计,不再具有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而只是保持着马克思主义的一定问题和概念的谱系。在它们看来,分析的马克思主义本身正好体现了这一趋势,因而是一种合理的替代方案。由上可知,分析马克思主义的许多主张只不过在新的形势下重新将马克思主义经院化了,而且它的那种极力要脱离政治的观点被批评为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看来也是毫不奇怪的。二、德里达使马克思主义激进化的解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德里达是法国著名的思想家,解构主义的代表人物。1993年他出版的马克思的幽灵一书,在当时左翼思潮因受苏东剧变的影响而处于低潮的形势下,曾经给国际马克思主义理论界带来新气象,同时也反映出解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的最新见解。从总体上看,在强调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当代价值方面,德里达可以说与分析马克思主义者是有共同之处的。这点也是他们赢得世界上仍然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士尊敬的地方。有关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的观点,我们前面已有介绍,而就德里达本人来说,这方面的论述在马克思的幽灵一书中是很多的。譬如,在谈到全球化以及政治、技术和媒体在其中的作用时,他就承认,共产党宣言在当代具有很高的价值。因为他发现,传统的文本没有一个讲清楚了政治正在全球化的方式,讲清楚了在最有创见的思潮中技术和传媒对于它们的不可简约性而对于它们的不可简约性,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已经以一种无与伦比的方式作过分析。(注[法]雅克德里达马克思的幽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1页。)所以他说他们的教训在今天显得尤为紧迫。虽然德里达与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承认马克思主义具有当代价值,但在如何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方式上,两者有所不同。前面曾经提到,分析马克思主义所要做的工作,是要尽量使马克思主义非意识形态化、非政治化,也就是说在提出使它科学化的同时,使它学院化或经院化,成为一种纯粹的学问,尽管它们认为这样做仍可发挥马克思主义对社会生活的影响。对于类似于分析马克思主义的这种做法,德里达其实是不赞同的。这点通过他对同样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的法国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批评,就可以看出来。他指出,当前,在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方式上,国际学术界存在两种倾向。一种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阐释,这种阐释确立了自己的解放的末世说,赋予它(指马克思主义引者)一种总是可以解构的形而上学的或者说本体神学的内容。另一种则是某些马克

注意事项

本文(马克思主义论文-当代西方著名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若干问题的思考 .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