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马克思主义论文-试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与话语结构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6.48KB   全文页数:3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马克思主义论文-试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与话语结构 .doc

马克思主义论文试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与话语结构摘要本论文借鉴结构主义的一些方法,抱着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从考察马克思论述政治经济学的话语结构入手,抽离出自然历史、共时历时、一般特殊、抽象具体四组基本的话语组合方式,为了贯彻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马克思把阐释归入历史/历时/特殊/具体,而排斥自然/共时/一般/抽象,但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放弃对于一般/抽象的探求。他从黑格尔那里继承了辩证法,并把它作为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所在,而辩证法恰恰是共时/一般/抽象的研究方法,那么,辩证的叙述动力能否承载历史唯物主义的诉求,马克思是如何在辩证法的运动中纳入历史的声音,我将通过对商品价值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的解读来回答这两个问题,从中可以看到马克思突破文本的叙述抵达历史的艰辛,这对于语言学转型以来处理文本与历史的关系,以及在后结构主义解构宏大叙事的策略下重新找回历史唯物主义的信念具有重要的意义。关键词自然历史、共时历史、一般特殊、抽象具体、辩证法、历史唯物主义、抽象人类劳动、剩余价值、能指/所指/历史参照物引言生活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中,对于马克思、马克思主义以及资本论的态度不得不带有复杂的情感。改革开放是在批判文革历史的基础上开启的,而在思想领域则伴随着对于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清算,以至于在新时期以来很长一段时间,马克思主义不再成为知识人的普遍信仰,但是随着90年代市场化在中国的全面展开,一些曾经借助马克思主义批判和拒绝的东西浮现出来,中国究竟是在发展主义2的历史允诺中走向更美好的明天,还是掉进了现代化的陷阱3,于是,一部分对社会持有批判立场的知识分子又重新认识到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并把其作为介入社会批判的工具,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的幽灵4又回来了(按照法国哲学家德里达的说法,马克思的幽灵从没有离开过),或者借用资本主义的终结一书的结尾语因为马克思主义指引我们思考剥削,而剥削还没有终结5,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被历史想象性地终结6。正如20世纪法国著名结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路易阿尔都塞在阅读一书的开篇就写道毫无疑问,我们都读过资本论,而且仍在继续阅读这部著作7,阿尔都塞借鉴结构主义的方法,以哲学家的身份采用征候读法来重新阅读资本论,以便恢复苏共二十大以后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样一种保卫马克思8的方法依然是我们今天阅读资本论的主要的哲学背景,也使本文的分析不得不打上结构主义的烙印。因为资本论首先或许最终是一个文本,尽管马克思从没有打算把自己的思想只呈现在文本中,他更关注文本的实践意义,但是在当下的历史语境中,已经很难获得这份突破文本而抵达历史的自信,或者说支撑马克思信念的哲学根基已经动摇了,尤其是20世纪初期在哲学界发生的语言学转向以及最终波及到整个社会人文学科的结构主义,似乎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语境,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结构主义对马克思的阅读和阐释还依然有效。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资本论应该属于马克思所深处的历史的必然产物(至少马克思这样认为,否则他就不会坚信自己的研究工作是科学的和真理的),这并不是说资本论中所讨论的问题不适用于当下的历史,而是一种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正如恩格斯所说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9,本文就试图采用历史唯物主义和结构主义的方法,来论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和话语结构,并通过考察商品价值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来检验这一系列话语结构及其辩证运动是否能承载历史唯物主义这一叙述任务,这或许也是处理马克思主义的遗产以及偿还其留下的历史债务10的一种方式吧。自然历史在阐述在社会中进行生产的个人的问题时,马克思批驳了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对于个人的观点,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个人不是历史的结果,而是历史的起点。因为按照他们关于人性的观念,这种合乎自然的个人并不是从历史中产生的,而是由自然造成的11,而马克思认为这只是大大小小的鲁滨逊一类故事所造成的美学上的假象12,我们越往前追溯历史,个人,从而也是进行生产的个人,就越表现为不独立,从属于一个较大的整体13,换句话说,个人是历史的产物,这实际上也就是马克思为人下的定义,即人是最名副其实的政治动物,不仅是一种合群的动物,而且是只有在社会中才能独立的动物14。把人从自然中分离出来,放入历史/社会的范畴,这充分体现了马克思继承文艺复兴以来以人为思考动力和基本出发点的人类中心主义或人本主义的思想,这种立场成为马克思叙述的基本前提之一。当然,人也有自然的一面,马克思并不否认这一点,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15,但是,这里的兽性(自然),是一种建立在生物学意义上的尤其是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的自然观,与把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的自然观(如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的思想)有着根本区别,前者虽然不否定人的自然属性,但是却蕴涵着把自然对象化/客体化和以人为认识中心的哲学思想。这种人类中心的观念,是马克思论述的基本前提之一,如在讨论商品的使用价值的时候,确定商品有没有用,显然是以人为参照的,而进行商品交换的基本动力,也诉求于对方商品的使用价值上,即没有一个物可以是价值而不是使用价值16,也就是说,在物品凝结人类必要劳动时间的不言自明的前提是建立在物品是否具有对人类来说有用的使用价值上,所以人是一切社会活动和历史活动的主体没有人就没有社会,就没有历史17,从而确立了历史主义的信念和方法,同时也为人征服自然确立了伦理上的合法性。进一步说,这种人类中心的思想,是与近代科学主义的兴起以及世俗化的进程分不开的,在某种意义上,把人从上帝那里分离出来,确立人的自然性本身,即是一次重新发现人认识人的过程,这是近代思想史上的重要观念之一。在上帝自然的论述语境中,人归属了自然,但是马克思却强调人是历史的产物,人是社会的动物,也就是说,成功逃离了上帝阴影的人,并没有堕落到地狱,而是又回归到一种被称作历史或社会的故事里,这样自然历史(社会)就形成了一组相互结构的话语关系,马克思对其意义生产的逻辑是放弃自然/非历史化的解释(抽离了历史经验的假象),而把阐释的原因归还历史(时间运动的一种次序)和社会(空间的结构关系),也就是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18。在这里自然不再指一种客观化的对象即自然化的自然,而成为了一种区别于历史的解释学的动力源之一即自然而然,或者如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弗雷德里克杰姆逊所说自然是无意识的,这是达尔文意义上的无意义,人类生命中也没有目的,只不过是些偶然事件罢了,而历史是有意义的19。而马克思的工作就是论述自然发生的东西是如何变成历史的东西20,这也成为19世纪末兴起以来社会学家们的任务,即社会学一直是一种非自然化的力量,社会学家的目标在于将人类行为解释为社会的和历史的现象,而不是自然的现象21。在马克思论述生产与分配的辩证关系时,作为生产本身内部的问题,决定生产本身的分配就成为生产的前提,那么生产实际上有它的条件和前提,这些条件和前提构成生产的要素。这些要素最初可能表现为自然发生的东西。通过生产过程本身,它们就从自然发生的东西变成历史的东西,并且对于这一时期表现为生产的自然前提,对于前一个时期就是生产的历史结果。它们在生产本身内部被不断地改变22,也就是说,在生产的时间序列上,此时的自然前提,实际上是彼时的历史结果,历史也就把自然辩证地否定了。共时历时历时共时是结构主义的一组基本概念,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把这组概念引入语言学的研究范畴,后来成为结构主义的基本话语方式。索绪尔区别了两种不同的语言学共时语言学研究同一个集体意识感觉到的各项同时存在并构成系统的要素间的关系和心理关系。历史语言学,相反地,研究各项不是同一个集体意识所感觉到的相连续要素间的关系,这些要素一个代替一个,彼此间不构成系统23,也就是说共时强调同时存在的各结构要素之间的空间关系,而历时则是一个代替一个的时间过程,或者说,空间作为时间中的一个顷刻成为共时的,而时间作为空间的持续成为历时的,这样历时共时实际上代表着时间空间的思维方法,历史主义偏重于历时的考察,而结构主义的贡献则是把共时的结构关系作为思考的重点。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马克思叙述的基本张力所在。不言自明,马克思更强调一种历时的方法和历史主义的态度,对于历史的观念,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于时间的一种看法或态度。在马克思的论述中,历史不是循环往复的,而是向前发展的,是逐渐进步的。马克思这样的一种进步的时间观来自于黑格尔,而黑格尔又是从哪里获得这样一种以不可逆为运动动力的时间观呢按照刘小枫在历史的终结24一文中的追溯,可以得知这样一种时间观来自于12世纪的修道院创始人尤阿西莫的著作论三位一体的本质和形式,他认为圣父、圣子、圣灵即上帝的三位一体,不是一个纯粹的理论上的结构关系,而是一个历史的关系,也就是说,三位一体是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圣父是一个阶段,圣子是一个阶段,圣灵是一个阶段。这样历史就有了起点、发生、发展、终结等一系列历时的属性。当然,黑格尔的历史观是辩证的、否定之否定的精神意志的运动过程,在马克思看来,这无疑是唯心主义者的观点,他的看法则相反,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变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25,从而为其历史主义的信念之外套上唯物的外衣,可以说,在价值论上,马克思和黑格尔有着截然对立的差别一个是唯物主义无产阶级革命者,一个是唯心主义资产阶级代言人,当然,这种区别是马克思为了确定自己而与黑格尔划定的界线,参照系对于黑格尔来说是后设的,但是马克思在根本上确是与黑格尔共同分享着同样历史动力学,只是在价值指向上是颠倒着的,正如马克思所说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没有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为了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必须把它倒过来26,从而马克思发挥了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27,使否定之否定螺旋上升的辩证法在本质来说,具有批判性和革命性。确立了一种变化的、发展的、辩证运动的时间观就为马克思在历时的视野中得以叙述商品、货币、资本等概念提供了可能。但是,马克思在强调历时的语境中并没有放弃对于共时结构的考察,在阐述生产于分配、交换、消费的一般关系里就可以体会马克思是如何在历时运动中辩证地把握共时结构的。马克思接受了法国重农学派魁奈对于经济体内部的资源的生产和流通过程的分析,把经济交换过程看成一个持续的、循环的过程,从而生产、流通(交换和分配)和消费就成为同一个结构体系内部的不同要素,但是在这一共时关系之中,各元素之间又被依次分布在一个时间的顺序当中,即由生产到交换到分配再到消费,然后再进入下一次循环,而马克思的洞察之处不仅论述了结构内部的历时关系,而且阐述了结构内部的共时关系,即生产与消费、生产与分配、生产与交换的辩证关系,进而马克思认为它们(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个统一体内部的差别。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28,从而把生产作为此结构进行运动的根本动力,进而生产方式、生产工具等概念也成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的重要的分析工具。不过,需要指出的,虽然马克思在具体研究中没有放弃对共时结构的关注,但是其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实际上是把历史放置在一种时间关系的讨论中,这样,区域空间上的差异在叙事上也就转化为一种时间序列,这突出体现在马克思对社会形态演变的看法上。他按照生产方式的不同,把历史/社会划分为原始的、亚细亚的、封建的和资产阶级的等四种经济结构的演变,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这样划分是对黑格尔历史哲学中的东方、希腊、罗马、欧洲的阶段性叙述与亚当斯密从经济史角度对人类历史发展的四个阶段即狩猎、游牧、农耕和商业的继承和综合29,显然,马克思在接受黑格尔的历史观的遗产的过程中,也接受了这种把空间差异转化为时间距离的叙述模式,或者说马克思把空间抽象为具体的时间排列,这也许是西方中心主义的历史观造成的,同时,也与马克思把共时辩证地纳入历时的叙述方法息息相关。一般特殊作为一种进步的发展的时间观,实际上预示着一种具有先后次序的排列方式,进而这就涉及到认识论的问题,也就是说,既然历史的发展具有进步即辩证向上的运动逻辑,那么如何理解低级与更高一级的关系,或者说处在当下的语境如何理解之前的低级与之后的高级呢马克思使用了一个比喻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反过来说,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30,这里,马克思为什么不说猴体解剖对于人体解剖是一把钥匙呢他强调了认识高等动物对于低等动物的意义,而为什么不说认识低等动物对高等动物的意义呢这种认识论上的轻重差异,就构成了马克思叙述上的一个假定,那就是他认为认识高等动物比认识低等动物更具有意义。这种认识论,在其论述中有两个不言自明的前提,一是高等动物与低等动物具有共同性,否则就不能借助一个去认识另一个另一个则是它们之间也存在着差异,否则一个就不会比另一个更高级。这些看似简单的常识,却涉及到马克思叙述上的又一个重要的话语结构即一般特殊的关系,阐释它们的关系不仅成为马克思为什么要把首要的研究工作放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31的考察上,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构成了其叙述上的紧张关系。在论述生产问题时,马克思提出了是研究生产一般还是研究生产特殊的问题。一般是一种抽象,具有普遍性,是各个时代都会拥有的共同点,或者说,经过比较而抽出来共同点,本身就是有许多组成部分的、分为不同规定的东西。其中有些属于一切时代,另一些是几个时代共有的32,也就是说一般在历时中是重复运动的,并不能成为历史发展的动力,否则历史就只能原地打转了,而构成历史发展动力的恰恰是有别于这个一般和共同点的差别33,所以,马克思认为对一般考察,并不能得出支配历史前进的动力,而那些推动时代发展的差别或特殊却是研究的重点,也就是说他要突显事物在历史中的运动变化,而不是共时性的结构(当然正如上面提到的,马克思在事物内

注意事项

本文(马克思主义论文-试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动力与话语结构 .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