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马克思主义论文-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 ——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问题 .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25.51KB   全文页数:1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马克思主义论文-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 ——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问题 .doc

马克思主义论文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问题【内容提要】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吗两位西方社会主义者围绕这个问题展开了一场辩论。劳勒使用了五种策略重新解读了马克思的文本,提出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的论点。奥尔曼从市场的蒙蔽作用和资本的漩涡逻辑出发,反对市场社会主义和劳勒的观点。这场辩论在应该如何对待马克思的理论遗产问题上给人以启迪。【关键词】马克思/市场/社会主义【正文】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鉴于马克思对市场的批判和对计划的推崇众所周知,不少人难免会对此嗤之以鼻。然而事实上这个问题不是外行随便提出来的,而是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严肃话题。由于苏东计划社会主义的失败向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提出了挑战,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已越出了经济学界和西方主流学术范式。一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政治学家也开始进行反思,试图重新诠释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使其适应变化了的现实。因此,在西方社会主义者内部,也展开了一场使用马克思主义学术范式的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论战。1995年4月,在纽约召开的社会主义学者大会上,有两位美国学者围绕马克思是否市场社会主义者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一位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哲学系教授詹姆斯劳勒,另一位是纽约大学政治系教授伯特尔奥尔曼。会议的论文集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收集了两位学者的论文及他们相互进行的批评与反批评。一劳勒是市场社会主义的支持者。他的文章题为作为市场社会主义者的马克思,明确提出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其实,早在1993年,美国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的哲学教授斯坦利摩尔在其马克思与市场一书中就指出,马克思曾经主张在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搞市场社会主义。摩尔立论的依据是共产党宣言。根据宣言的论述,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包括剥夺地产、征收高额累进税、废除继承权、集中信贷与运输业于国家之手等措施。实施这些措施的最终结果是形成市场与计划相结合的社会主义经济。摩尔强调,这种将市场与计划结合起来的无阶级经济现在被称为市场社会主义。但他声称马克思后来在哥达纲领批判和资本论中放弃了宣言中的市场社会主义纲领。(注StanleyMoore,MarxVersusMarketThePennsylvaniaStateUniversitPress1993,pp.6668.)劳勒的不同之处在于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来重新诠释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构思出一整套复杂精致的论据,试图证明马克思是始终如一的市场社会主义者。劳勒不同意对宣言所作的传统的计划社会主义式的诠释。诚然,宣言提出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生产工具集中于国家之手是一步一步地进行的对所有权的强制性干涉只是在初期才有必要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在资产阶级生产的条件下实施这些措施在经济上似乎是不够充分的。这意味着在革命后初期采取必要的强制性政治措施后,社会将经历无产阶级生产条件逐渐发展和资产阶级生产条件逐渐消亡的长期演变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已经不是政治权力,而是经济逻辑。据此,劳勒得出了与摩尔同样的结论过渡纲领将开创一个市场社会主义社会。至于宣言提到无产阶级用强制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劳勒的解释是宣言所说的强制力有直接与间接之分,在最初对经济直接进行强制性干涉后,必须尊重经济关系的逻辑,只能用间接强制力。(注伯特尔奥尔曼主编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纽约1998年版第24、26、27页。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93294页。)劳勒特别强调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提出的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性措施,认为它们回答了在初期的强制性干涉后无产阶级国家如何获取其余的私有企业的问题。第二条措施是一部分用国家工业竞争的办法,一部分直接用纸币赎买的办法,逐步剥夺土地所有者、工厂主、铁路所有者和船主的财产。这意味着对经济逻辑和市场规则的尊重。第四条措施至关重要在国家农场、工厂和作坊中组织劳动或者让无产者就业,这样就会消除工人之间的竞争,并迫使还存在的厂主支付同国家一样高的工资。劳勒认为,这一条表明了共产主义纲领与社会民主主义纲领的区别。无产阶级政府的近期任务不是消除竞争本身,而是消除资本剥削劳动的关键工人在劳动力价格上的竞争。换句话说,应该消灭的不是一切市场,而是劳动力市场。但为什么要实行国有制而不立刻让工人共同管理生产呢劳勒指出,根据原理的论述,革命后立刻实行共同管理生产是不可能的。其原因并不在于无产阶级国家没有掌握夺取资产阶级所有财产的权力,或缺乏实行中央计划的干部,而是在于直接生产者无产阶级自身尚不具备所要求的文化素质和技能。(注伯特尔奥尔曼主编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纽约1998年版第31、32页。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39243页。)劳勒从恩格斯的论述中得出两个重要结论第一,共同管理的含义是由社会大众进行管理,不是由少数专家组成的机构实行中央计划第二,资本主义以后的社会分为两个阶段,即社会主义企业与资本主义企业共存的市场经济阶段和工人自己共同管理经济的阶段。劳勒认为马克思在后期著作中并未放弃宣言中的市场社会主义纲领,相反,其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后社会性质的论点可以从资本论中找到理论依据。劳勒强调马克思的辩证社会主义的观点新社会是在旧社会中并通过旧社会产生的。他认为,资本论并未将资本主义等同于市场生产,资本主义只是市场生产历史上的一个特殊阶段。在劳勒看来,人的劳动力的商品化或市场化才构成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但劳动力的商品化导致劳动条件的恶化,引起工人运动和知识分子的抗议。结果,工厂法规定十小时工作日并限制童工。马克思将英国工厂法称为社会对其生产过程自发形成的第一次有意识、有计划的反作用。(注伯特尔奥尔曼主编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纽约1998年版第35页。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3卷第527页。)工厂法代表了整个社会对劳动力市场运作的有意识的限制。与自由主义的市场改革不同,社会主义革命是市场演进过程中完全消灭劳动力市场的阶段。资本论揭示出,这个阶段不是乌托邦主义者的臆造,它本身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现实产物。劳勒指出,他对资本论的这种诠释得到马克思在19世纪60、70年代发表的言论的支持。在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马克思将英国工厂法和合作工厂运动称为工人阶级政治经济学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两个重大的胜利。他指出,要解放劳动群众,合作劳动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发展。(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2卷第606页。)劳勒断言,18481864年间,马克思、恩格斯修改了他们关于无产阶级国家的经济战略的概念他们不再提倡将国有制作为从旧社会向新社会过渡的主要形式,而是将工人合作制视为最有前途的社会主义所有制,将工人合作运动的出现视为新社会的起点。1871年,马克思在论述巴黎公社时甚至直截了当地将全国范围的工人合作制称为可能的共产主义。劳勒认为,公社超越了宣言,它实行的不是宣言中的国家市场社会主义,而是限制国家权力的合作市场社会主义。摩尔确信马克思后期放弃了市场社会主义纲领的主要依据是哥达纲领批判。劳勒不以为然。确实,马克思在该文中称在一个集体的、以生产资料公有为基础的社会中,生产者不交换自己的产品。但这段话指的是革命后社会的第二阶段,即工人共同管理生产的阶段,它与此前存在一个市场社会主义阶段并不矛盾。紧接着,马克思重申了他的辩证社会主义的概念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3、304页。)很难设想,马克思会违背上述概念,主张工人革命政府在一夜之间夺取所有生产工具,不依赖市场交换而直接生产。劳勒认为,许多人误解了哥达纲领批判中那段关于过渡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著名论述。他指出,这段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存在一个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革命转变时期第二,这个过渡时期包括两方面无产阶级的政治权力及与之相对应的社会经济过程。在革命转变时期确实需要从政治上保障已经在旧社会内部发展的新社会的萌芽茁壮成长,但根据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社会发展观,无产阶级的国家权力不能创造一个新社会,不能凭一纸人民法令去推行什么现成的乌托邦,而只能解放那些由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本身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0页。)最后,劳勒论述了无产阶级革命后社会发展分期问题和共产主义社会整个辩证发展的历史进程问题。在宣言和原理中,革命后的社会分为两个时期,即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时期。但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实际上预言革命后社会可分为三个时期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阶段。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工作仍然是谋生的手段,这一阶段还未达到宣言中的共产主义阶段。它似乎在宣言描述的过渡时期之内,但在原理描述的过渡时期之外,后者在实现生产的共同管理时结束。阶级消灭时实行社会共同管理的技术条件和主观条件可能尚未成熟,因此,似乎有理由推断,从资本主义所有制基本消失到生产的共同管理取代市场生产之前,可能存在一个纯粹的市场社会主义时期这个时期合作企业占主导地位,但市场生产仍然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这样,共产主义整个辩证发展的历史进程一共有六个关键时期。1.工厂法播下了新社会的种子。2.工人合作企业是新社会的最初萌芽。3.革命后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至资本主义所有制消灭时结束。4.纯粹市场社会主义时期,5.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此时合作生产已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实现,但它在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事实上的交换制度仍然存在,某种市场仍然起着调节生产的作用。6.完全成熟的共产主义阶段,此时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自由发展的基础。二奥尔曼是市场社会主义的反对者,他的文章题为资本主义社会与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中市场的蒙蔽作用。奥尔曼立论的基础是所谓市场的蒙蔽作用(mystification)这个概念。蒙蔽作用是指隐瞒、歪曲、假象、混淆与谎言所造成的广泛的误解。他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特点是缺乏透明度,主要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市场使人们形成一整套信念和思维方式,这套信念和思维方式一方面促使交换顺利进行,另一方面也给人以自由感,模糊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本质的认识,起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主要的意识形态的辩护机制的作用。奥尔曼批评市场社会主义保留市场及其必然产生的蒙蔽作用,确保了资本主义的大多数弊端继续存在,不但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且阻碍目前的社会向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发展。奥尔曼认为劳勒等人试图将马克思描绘成市场社会主义者是站不住脚的。马克思明确告诫,合作企业使合作劳动者成为他们自己的资本家,工人合作组织再生产出并且必然会再生产出现存制度的一切缺点。(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520页。)他只不过将工人合作社视为当时资本主义发展的若干趋势之一,并对拉萨尔鼓吹的国家资助工人合作社的计划持严厉的批判态度。因此,尽管马克思看到工人合作社的进步因素,但他不相信工人合作社提供了一种社会主义模式或反对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战略。此外,不能将马克思同意社会主义革命后短期内保留市场作为他相信整个社会主义阶段自始至终存在市场的证据。奥尔曼承认,宣言的过渡纲领实施后仍然存在受管制的市场,经济中私有成分占优势,但他认为社会主义政府将采取各种手段逐步削弱并最终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他估计这一社会化进程最多需要四五十年。奥尔曼指出,只有在这一进程结束以后,才能进入实行民主计划的社会主义阶段。他强调,革命后的几十年不是一个单独的社会主义阶段,而是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期,可以视为社会主义革命初期的一个时段(moment)或社会主义革命本身的继续。劳勒对奥尔曼的文章进行了批评。资本主义确实有蒙蔽作用和异化作用,但根据资本论的辩证逻辑,资本主义市场力量也为工人将自身从自己的异化劳动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创造了必要的条件。马克思热情称赞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的新社会的最初萌芽工人合作社,并指出没有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发展起来的工厂制度与信用制度,合作工厂就不可能发展起来,他还认为,在合作工厂中,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对立已经被扬弃。当然旧社会中产生的工人合作社有其局限性,但奥尔曼暗示似乎工人合作社只不过是资本的另一种形式,与马克思的原义相去甚远。劳勒坚持工人合作社已成为马克思确定的政治战略。马克思肯定合作劳动在原则上优越,在实际上有利,妨碍工人合作制充分发展的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因此必须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在劳勒看来,奥尔曼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截然对立,是一种虚无主义的社会主义观念。劳勒强调,马克思主张工人自己独立创办合作工厂,他对拉萨尔国家社会主义的批判不是针对合作社本身,而是反对由国家建立合作社。劳勒指责奥尔曼自相矛盾一方面极力论证市场与社会主义水火不相容,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马克思的革命后的渐进主义,提出在四五十年的过渡时期内让市场生产继续存在。奥尔曼也对劳勒的文章进行了批评。奥尔曼认为劳勒在论证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时犯了五点错误。首先,劳勒歪曲了恩格斯关于合作制的思想。恩格斯主张无产阶级革命后应立即将大地产转交给将组织成合作社的农业工人使用,前提是在社会监督下。(注伯特尔奥尔曼主编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纽约1998年版第40页。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503页。)但劳勒却曲解为将所有权转交给了企业中的工人控制。经过这种更改,恩格斯似乎成了以合作制为主导的经济的支持者,进而成为社会市场的支持者。然而,如果所有权由社会控制,实行全社会范围的中央计划就顺理成章。其次,劳勒误解了马克思关于新社会的最初萌芽的比喻。奥尔曼强调旧社会本身孕育的新社会的因素已被资本主义严重扭曲。社会主义决不只是简单地或基本上继续保留旧社会已有的东西。萌芽毕竟不是大树,旧社会向新社会过渡必须发生质变。第三,劳勒错误地将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的赞扬等同于马克思接受公社的整个经济纲领。第四,劳勒错误地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中的劳动凭证理解为一种货币。但马克思说这些劳动凭证同戏票一样,不是货币。劳动凭证没有起到决定生产的作用,因此将它们与消费品的交换视为市场继续存在也是错误的。劳勒似乎忽视了这个事实如果劳动凭证由劳动时间决定,这就进一步证明工人合作社此时已不复存在,因为合作社工人的收入由经营的成败决定。第五,劳勒引用了马克思关于全国范围的合作制生产是共产主义的论述,但忽略了马克思同时指出它必须按照共同的计划调节全国生产的思想。劳勒回应了奥尔曼的批评。首先,劳勒认为,奥尔曼将按照共同的计划调节全国生产解释为中央计划与原文不符。马克思并未主张合作制生产必须按照中央机构的共同的计划来调节,他的意思是合作制社会自己按照共同计划调节生产。他还指出,从建立无产阶级政府到按照共同的计划对生产进行共产主义式的调节之前,工人阶级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必须经过一系列将把环境和人都加以改造的历史过程。显然,马克思强调只有经过长期的物质与心理改造时

注意事项

本文(马克思主义论文-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 ——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问题 .doc)为本站会员(zhaozilong)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