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人人文库网!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人人文库网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中国法学教育的三次转型.doc

  • 资源大小:177.00KB        全文页数:36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5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5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中国法学教育的三次转型.doc

中国法学教育的三次转型易继明内容摘要中国法学教育发展分三个阶段重建到虚无阶段(19491976年)、恢复到发展阶段(19772005年)、完成法律职业教育转型阶段(2006年)。中国法学教育三阶段,也是中国法学教育的三次大的转型。1952年院系调整是第一阶段的转换点,形成了专门院校与综合性大学相结合的二元格局,确立了社会主义方向。但实践中,特别是1957年反右运动之后,法学教育不以法科专业育成为主,反而淡化司法的专业性,强调政治观念输导,最终陷入了虚无主义。1977年法学专业恢复招生是第二阶段的转换点。在政治改革和市场经济拉动下,法学教育恢复了二元格局。199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JM教育试点和建设高水平大学改革,法学教育获得了较大发展,并奠定了当前法学教育的基础。2006年JM结束试点并转入正规化,确立了法律职业教育的基本样态,是第三阶段的转换点。此后大约30年时间,改进并完善法律职业教育及建立精英培养模式,将成为法学教育的主要任务。三次转型表明,法学教育的发展,实际上是在回应法律与社会的互动关系。自1949年起,100年之后,中国法学教育是否能够完成法律职业教育的根本转型,还取决于法治国家建设目标是否能够真正实现。关键词断重建虚无恢复发展法律职业教育法治一、引言1949年至今,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学教育即本文所称中国法学教育,大致分三个发展阶段19491976年从重建到虚无阶段;19772005年从恢复到发展阶段;2006年以来法律职业教育的明确定位及其发展阶段。这三个阶段的转型中,又有三个时间连接点或称转换点,即1952年、1977年和2006年。这三次大转换的时间点,在各个阶段之间起承转合,至为关键。第一阶段,自1950年代初开始,仿苏联模式进行法学教育改革。1952年的院系调整是一个标志,也是一个结点。这次转型,改变了清末改制和民国草创而本文简版曾刊发于环球法律评论2011年第3期。文章写作过程中,武大李龙教授,台湾政大陈起行教授,华中大欧阳康教授,中南财经政法覃有土教授,北大李贵连教授、罗玉中教授,中国社科院支振锋副教授等提供了宝贵意见;周琼、张恩典、李慧、李蕾、吴迪、王曦等同学帮助收集和整理了部分资料。对诸君的帮助,一并致谢。易继明北京大学法学院研究员,私法主编。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法权及相应的教育体系,确立了社会主义法学教育的基本方向。具体而言,整个中国高等教育从民国时期形成的欧美大学教育为主导①的模式(简称“欧美模式”),转向以苏联式专科教育为主导的模式②(简称“苏联模式”),设专门政法类院校为主展开。不过,令人始料未及者,此次转型,以建构社会主义法学教育为起点,最终却陷入法律及法学教育的虚无主义。第二阶段以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为契机,在政治改革和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拉动下,中国法学教育开始恢复与发展。这次转型,1977年恢复高考,也恢复了法学专业招生。这既是一个标志,也是一个结点。此次转型,检讨了第一次转型后形成的法律虚无主义,承认了法律在市场经济建设和民主政治生活中的意义,奠定了中国当前法学教育的基础。第三阶段,是发展法律职业教育,但尚待完成这一转型的阶段。实际上,从1990年代中后期JM试点,中国法学教育界便开始探索法律职业教育的新模式。③按说,1996年经国务院学位办批准,北京大学(以下简称北大)、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中国政法大学(以下简称法大④)、对外经贸大学(以下简称经贸大)、吉林大学(以下简称吉大)、武汉大学(以下简称①民国时期的法学教育,并不能简单地概括为以大陆法系为主的学术教育传统。所谓“南东吴、北朝阳”之法学教育的代表,东吴大学法学院直接推行的是英美法教育,并强调“比较法”训练的传统;而朝阳大学法律系的司法官培训等,则深受英美法系国家经验主义影响,具有职业教育的性质。1945年至1948期间,国民政府特别延聘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庞德(ROSCOEPOUND)教授为顾问,教育行政部门改革法学教育,仿美式法学院制,在重庆大学、浙江大学、兰州大学和同济大学4校里推行“新制法学院”,同时在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和兰州大学4校里试办法律专修科(修业2年),培养法院书记官、监狱官等人才。其后,因大陆政权更迭,未及推展,也显示其美式教育之基础。鉴于此,本人以为,将民国时期法学教育统称为欧美模式,比较妥当。关于东吴大学法学院英美法教育传统,参见美康雅信培养中国的近代法律家东吴大学法学院,王健译,贺卫方校,载贺卫方主编中国法律教育之路,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248297页;关于国民政府法学教育改革情况,参见刘恒妏二战前中国法学教育发展的顿挫1932年教育改革方案,载中正大学法学集刊2010年第4期,中正大学法律学系2010年版,第163,194196页。本文在期刊引证中,尝试了一种新的页码注释方式以“,”号隔开的前、后页码;前者,指文章起始页码;后者,指引证部分在文章中的具体页码。这种尝试,一是更准确地引证;二来也方便检索,特别是对于那些具有较长篇幅的学术论文的引用,尤为必要。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之所以“一边倒”地学习苏联,一是因为国际环境与外交政策,二是从战争中走出来的中共缺乏国家治理的经验。“党在自己有能力的领域(如在农村政策方面),普遍采用有中国特色的方法虽然甚至在这些领域中,苏联的模式依然有一定影响。相反,在中共没有经验的领域,它的创造性就有限了。”美R麦克法夸尔、费正清编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革命的中国的兴起19491965年,谢亮生、杨品泉等译,谢亮生校,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6566页。③1995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13次会议通过试点JM项目时,原名称为“法律专业硕士学位”,1996年更名为“法律硕士专业学位”。④包括改校名之前的“北京政法学院”,均简称“法大”。武大)、华东政法学院(以下简称华东①)、西南政法学院(以下简称西南②)首批8所高校开展JM教育试点,是一个法学职业教育的开端,也应该是一个结点。但是,首批及后来各批次获得试点招生的院校,实质上没有按照法律职业教育及其精英培养模式进行打造,而只是将其作为一个高于法学本科、但却低于法学硕士(LLM)教育层次的教育项目对待,甚至简单地作为一种“创收”的工具。所以,客观地说,从“试点”到“转正”的时间结点即2006年,应该作为确立并完善法律职业教育阶段的开启之时。因为2006年始,JM教育结束为期10年试点,正式确立为法学教育的主流模式之一,中国法学教育由此步入以专业学位为主导的职业教育阶段。所以,2006年是法律职业教育正规化的标志,也是一个结点。本文对这三个阶段及其转型过程进行了历史梳理与描述性研究,并重点分析了其间的起承转合,探讨了社会发展、司法环境与法学教育之间的关系。在分析和论述了三次转型的基础上,文章针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提出了法学教育在一定社会场景下的一个重大问题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法学教育研究并回答此问题者,本为专攻法学教育之人士,惟因本人曾兼任法学院行政职务,有所感悟,便冒昧言说,以供方家批评。二、从重建到虚无19491976年中国法学教育第一次转型,为配合国家教育体制改革,学习原苏联模式,开展专门化教育。③高等教育部此番“以俄为师”的改革,可谓大刀阔斧。④拟定方针是,以培养工业建设人才和师资为重点,发展专门学院,整顿和加强综合性大学。这种教育体制改革,以培养专才为主,将综合性大学中的各个学科分出来,进行院系调整,形成了一批工学院、医学院、政法学院等专门院校。例如,1952①包括改“大学”之后的“华东政法大学”,均简称“华东”。②包括改“大学”之后的“西南政法大学”,均简称“西南”。③这种模式,虽以法科专业化为基础,但在发展过程中又表现出了“去专业化”态势,实质上表明了其“非专业化”,仅为“专门化”而已。④中共获取政权之后“一边倒”地“全面学习苏联”,在1954年到1956年达到了高潮。1955年,在苏联专家指导下,高等教育部组织了部分高校制订五年制统一的教学计划,并修订四年制的教学计划,还发出关于综合大学、财经、政法各院校执行新教学计划应注意事项的通知,要求各校必须不折不扣地认真执行。参见赵德强19491957共和国教坛风云,福建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1415页。年由北大、清华大学(以下简称清华)、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四校中法学、政治学、社会学等学科合并,成立了“北京政法学院”。①这种设置,淡化了高等院校的研究型特征,强化了其专业技术培训性质。从高等教育的指导思想来说,这种专业化教育配合了现代教育的一个转向,即由怡情养性的雅致生活教育转向发展实业的生产教育。②而一些重大的科学研究或技术攻关,则通过成立中国科学院(后分为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和部属研究院(所),组成“国家队”来进行。这种教育与科研体制,从总体上配合了国家建设的需要。采纳苏联模式进行专业化教育,其实也与早期解放区教育传统相关。例如,1933年成立的苏维埃大学和江西省苏维埃干部学校、1941年成立的延安大学,一般设政法班以培养革命干部,设司法班培养司法干部。“解放区时期的政法教育目标、培养方式等直接影响到解放后相当长时期的法学教育,成为新中国高等法学教育的重要来源之一。”③经过1952年大刀阔斧的院系调整之后,招收政法类学生的院校形成了“三院、十系”的格局。这“三院”,就是培养司法干部的政法类专门学院,即前面提到的法大和新组建的华东④、西南⑤。这“十系”,包括了9个法(律)学系和1个政法系。设法律系的9所院校分别指人大⑥、东北人民大学⑦(以下简称东北①此次合并,以大法学学科即所谓的“法学门类”为主,包括了法(律)学、政治学、社会学、民族学、公安学(警察学)。严格意义上讲,今天中国众多的法学院,多为以法律学专业为主的小法学院建制;或者说,应该称为“法律学院”。例如,北大成立“法学院”之前,称为“法律学系”;而台大现所设,即名曰“法律学院”。武大法学院一度设社会学系,而原浙大法学院即下设法律系、政治系与行政学系、思想政治教育系、社会学系(筹)、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即为包括了法律学、政治学、管理学、社会学、人口学、民族学等学科。②参见陈青之中国教育史,东方出版社2008年1版,第638643页。③杨振山中国法学教育沿革之研究,载政法论坛2000年第4期,第136、142页。④1952年6月,经华东军政委员会批准,由原圣约翰大学、复旦、南大、东吴大学、厦大、沪江大学、安徽大等9所院校的法律系、政治系和社会系等合并,组建了华东政法学院。⑤1953年,以1950年成立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为基础,合并了重大、川大、贵大、云大、重庆财经学院的法律院(系),组建了西南。⑥人大法律系成立于1950年,是新中国诞生后创立的第一所正规的高等法学教育机构。不过,它建立在1912年成立的朝阳大学班底基础上,经过了社会主义法学教育改造而来,成为社会主义法学教育的重要基地。⑦东北人大源自1946年创办的东北行政学院。日本投降后,1946年5月东北局迁至哈尔滨后;10月,经东北局批准创办东北行政学院,时任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林枫兼首任院长。1948年5月,哈尔滨大学与东北行政学院合并,更名为东北科学院。同年11月,又复名为东北行政学院。1952年,东北行政学院改为“东北人民大学”,成为新中国创办的第一所综合性大学;原“司法系”也即更名为“法律系”,意欲从干部培训班转变为综合性大学法学教育。它与人大法律系组建一样,它承载了引进和消化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法学教育的政治使命。1958年,东北人大更名为“吉林大学”。部分资料,参见吉大官方网站HTTP//WWWJLUEDUCN/NEWJLU/XXGK/JDJJHTM,2009年10月10日访问;又参见中共中央组织部文件,中央组织部关于建国前十九所干部学校学员参加革命工作时间问题的批复汇集,厅字人大)、厦门大学(以下简称厦大)、中山大学(以下简称中山大)、湖南大学(以下简称湖南大)、广西大学(以下简称广西大)、云南大学、贵州大学、新疆民族学院;设政法系的院校是武大①。②经过这次调整后,政法类专业学院建制和综合性大学法律系建制的二元格局基本形成,并确立了以政法学院为主培养政法干部、以综合性大学法律系为主培养师资的教育模式。这种教育模式昭示了两个方面的变化一方面,这种二元格局,完全有别于民国时期的“国立”大学与“私立”大学二元结构。在收回教育权运动中,“‘前教会大学’彻底纳入中国公立高等教育体制之内。”③教育权与国权捆绑,而国权又与政权捆绑,预示了后期的政治化教育。另一方面,从教育理念来说,是打碎了原大学的“通才教育”,转入了“专才教育”。对法学教育而言,是转入到培养政法干部或司法干部的专科教育,具有干部培训性质。1953年院系调整,旨在进一步强化这种教育理念,形成了“四院、二系”的格局。“四院”即为法大、西南、华东和中南政法学院(以下简称中南④),即在原“三院”基础上,增加了中南。中南是以中原大学政法学院为基础,吸收武大、湖南大、中山大、广西大等法学学科力量组建而成。⑤经过一些并转,如厦大法律系并入华东,综合性大学保留法律系的只有人大和东北人大。不过,按照武大法学院史记载,1953年院系调整,法学院建制被撤销,政法系更名法律系,保留了系的建制,且由韩德培先生任系主任,还吸纳了一批优秀教师。至1957年,法律系教职员工共有56人,其中专任教师达47人。⑥这里,似乎有一笔糊涂账有待考证。中南校史记载,并未提到武大政法系并入中南一事;但又说明,经1953年院系调整后,综合性大学设法律系的只有人大和东北人大的情况。中南这一时期(19531958年)校史称1953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之时,以中原大学政法学〔1984〕12号,1984年6月15日。①1949年新中国后,暂时保留了武大法学院建制和人员,法学院下设法律系、政治系和经济系。1952年,法学院的政治系与法律系合并,组建了政法系。1958年,武大政法系与中南一道,并入了湖北大法律系。直至1979年,武大法律系重建。②参见中国教育年鉴(19491981),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年版,第266页。③杨思信、郭淑兰教育与国权1920年代中国收回教育权运动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10年版,第279页。④包括2000年与“中南财经大学”合并之后,组建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均简称“中南”。⑤参见中国教育年鉴(19491981),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年版,第266页。⑥参见肖永平、柳正权主编珞珈法苑漫虹霞,武汉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3页。院为主体,合并了湖南大、中山大、广西大的政治系和法律系,组建中南。①而武大法学院网站上,也未说明1953年并入中南的事情。②李贵连教授等在研究北大法学院院史时也称,1952年院系调整后北大法律学系被取消③,1953年尚存的除了人大、东北人大之外,旧的法律系就剩下武大的了。④按照执政当局的设想,以政法学院设专科施以职业教育,将人大、东北人大作为继受苏联并传播社会主义法学的教育人才基地。所以,武大作为院系建制单位保留,但相应的法学教育应未展开。所谓“四院、二系”之说,意指实质性的法学教育;而从建制单位而言,当时应存“四院、三系”。1954年4月26日至5月8日,全国政法教育会议召开。会议在总结政法教育改革、肃清旧法观点经验的基础上,也强调了专科以上的大学教育,并决定在北大⑤、西北大学⑥(以下简称西北大)、复旦大学⑦(以下简称复旦)设立法律系。从教育部随后(1955年)组织部分教师学习苏联编制的教学计划和培养方式来看,不再强调政法类学院与综合性大学法律系的差异,均以培养法律高级专门人才为目标。⑧这样,综合性大学设法律(学)系的,除了原人大、东北人大和武大之外,加上北大、西北大和复旦,就形成了“四院、六系”格局。到了1958年,又形成了“四院、四系”格局。但此时,“四院”增加了西北政法学院⑨(以下简称西北),减少了中南;西北将西北大法律系纳入旗下。而中①参见刘可风主编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史,武汉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年10月第1版,第87页及注释①;又参见中南官方网站HTTP//WWWZNUFEEDUCN/ABOUT/HISTORYHTM,2009年10月11日访问。②参见武大官方网站HTTP//FXYWHUEDUCN/CINDEX12ASPTABMENUID231,2009年10月11日访问。③如前所述,北大法律学系在1952年院系调整后,进入了北京政法学院。④参见李贵连等编百年法学北京大学法学院院史(19042004),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21页。⑤1954年,在政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法委员会主任董必武的直接指导下,重建了北大法律学系。司法部教育司司长陈守一任系主任。⑥西北大法律系前身是成立于1905年的陕西法政学堂。1912年成立西北大法律专门部。1939年,与国立北平大学法学院一起,组建成为国立西北大法商学院。1953年院系调整,保留了其法律系。1958年,西北大法律系调入中央政法干校西北分校,组建成“西北政法学院”。⑦复旦法科源1914年春季复旦公学增设法律专科班。1929年,复旦按大学组织法改组,设法学院,下辖政治学系、经济学系和市政学系。1930年夏,创办法律学系;次年3月获教育部准予备案,并于7月获司法部准予特许设立。1952年院系调整,并入华东。1954年至1958年,法律系一度恢复。⑧参见中国教育年鉴(19491981),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年版,第267页。⑨1958年8月,中央政法干校西北分校与西北大法律系合并,组建了西北政法学院。而中央政法干校西北分校由西北政法干校更名而来。西北政法干校是在西北人民革命大学第四部基础上成立的。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则源自民主革命时期的延安大学。1949年西安解放后,延安大学南迁西安,更名为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南和武大法律系一道,并入了湖北大学①(以下简称湖北大)组成湖北大法律系;而复旦法律系并入了上海社会科学院。另外,东北人大更名为“吉林大学”。这样,1954年的“六系”就成为了“四系”,即北大、人大、吉大和湖北大四校法律系。1963年10月7日至15日,针对政法院系数少、学生数削减和政法干部缺乏情况,召开了全国政法教育会议。会议强调要办好“四院、四系”,同时提出严格招生的政治条件,将政法类专业列为机密专业招生。19631965年间,政法类招生人数增加,从1962年的460人,分别增至959人、1243人和1298人,占全国招生规模中的比重也增加了。这一点,可以参见下表即19511973年全国政法类招生及在校生情况表。但事实上,由于政治色彩被强化,法律专业性质被淡化了,法学教育相反呈弱化趋势。19581960年期间的“大跃进”波及教育领域,“教育大革命”促使教育政治化。20世纪60至70年代,试图通过“教育革命”的方式,实现“革命教育”②。“‘教育革命’的结果造就了一种新型的‘革命教育’,其特征一方面是正规教育逐渐被摒弃,非正规教育受到肯定;另一方面,政治教育、思想教育被强调到极点。”③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法学专业停止招生,法学教育基本停滞,只保留了“两系”即北大和吉大两校法律系,以存法学一脉。①1958年,由中南、武大法律系和中南政法干校合并组成湖北大法律系。政法类学生停招后,1971年湖北大学改为湖北财经专科学校。1978年,湖北财经专科学校改为湖北财经学院。1984年和1985年,湖北财经学院先后分为中南政法学院和中南财经大学。2000年,这两所拆分后的高校又合并组建了今天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首批法学本科招生的三所高校中,湖北财经学院名列其中,另外两所分别是北大和吉大。②这种“革命教育”模式,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在领导关系上,强调由工农兵掌管教育领导权,改变了由教育专业人员治校的局面;在学制上,将小学缩短到4至5年,中学缩短到2至3年;在教学内容上,废除旧有的教材,采用由工农兵和革命师生联合编写的新教材,内容着重毛泽东的思想以及社会生活和生产劳动所需要的知识;在教育方法上,贯彻毛泽东提倡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求知方式,师生要到工厂、农村、军队或学校自办的工厂去参加三大革命运动,从实践中学习;在师资上,选拔革命知识分子当教师,并请工农兵和革命干部到学校讲课,原有的教师或被免除职务、进行批斗,或长期下放、劳动改造;在招生制度上,废除旧有考试招生制度,中小学和高等院校的招生均由校内或当地的革命委员会或工作单位的工农兵推荐和选拔,工农兵及其子弟优先入学。参见程晋宽“教育革命”的历史考察19661976,福建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910页。③程晋宽“教育革命”的历史考察19661976,福建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1415页。表119511973年全国政法类招生及在校生情况表①年份招生人数占全国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占全国在校生人数1951年888174225281952年1271163830201953年1271163908181954年2180244017161955年2087214801171956年2824157108181957年1691168245191958年898037114111959年1248055674071960年1694065271061961年1320086126061962年460043796051963年959073571051964年1243093725061965年1298084144061966年3527071967年2643061968年1431051969年123011970年总的说来,这一时期的国家领导人主要是一些职业革命家。他们普遍认为法律只是一个专政工具,具有阶级性。这种认识论,导致了对中国近代以来形成的法律传统和法学教育传统被彻底否定,例如民国时期六法全书就被废止;一切以“政治挂帅”,那么以宪政和市场经济为基础的法律专业教育就只得让位。①数据来源19491987年全国高等政法院校与全国高等学校师生情况对照表,载中国法律年鉴(1989),中国法律年鉴社1989年版,第1104页。与此相适应,法学理论被定位为“政法理论”,即关于国家与法的一般理论。这是一种关于政权的解释理论。“法学教育名符其实的是一种‘政法’教育。”①正如方流芳教授分析的,“‘政法教育’取代了传统意义上的法学教育。”而最核心的问题是,这里的“政法理论”、“政法教育”等,并非现代教育中的“政治学”与“法律学”的结合,而是与“专政”或“专政工具”直接关联,与“政法机关”、“政法干部”、“政法工作”、“政法委员会”等构成同一语境下的语汇。②其实,专门政法类院校合并之初,以法律学、政治学和社会学(包括民政)为基础,但强调政权统治的法律工具主义,稀释了法学的大学科性质。这样一来,连解放区时期延安大学中存在的“政法班”与“司法班”的区分,都没有了。同时,基于对法统与政权关系的理解,既意识到政法机关的重要性,认为相关法律理论应该具有“神秘性”,又认为在法律知识体系中“法律立场”(或称“法律的政治观念”)优于法律知识。这样,“神秘性”和“法律立场”,导致了法律知识的被垄断以及法律虚无主义开始盛行。“自1949年以来,中国法学教育一直与法律职业相分离未经大学法律教育而担任法官、检察官、律师,历来是极为普遍的情况。”③其后,经历了1957年“反右”运动之后,党的政策逐渐替代了法律,法律知识的专业性不再被强调,而法科教育在国家教育体制中也逐渐被排斥。因此,1957年是重建到虚无的转折点,一个历史分期的开始。④特别是,1958年9月19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颁布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号召开展文化革命,批评教育中忽视政治、忽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忽视生产劳动的错误。它要求同那种“为教育而教育”、“劳心与劳力分离”以及“教育只能由专家领导”的资产阶级思想进行坚决的斗争。⑤上表为1951年至1973年政法类学生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及其分别在全国所占的百分比情况,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法科教育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被排斥在国家高等教育体制之外的。“反右”运动之后,19571958年政法类学生招生人数①苏力法学本科教育的研

注意事项

本文(中国法学教育的三次转型.doc)为本站会员(abingge)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