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明妃曲.doc.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44.00KB   全文页数:5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明妃曲.doc.doc

在很多人意识中,似乎是画师毛延寿害了王昭君,这又是怎么来的呢原来这段故事来自于葛洪的西京杂记,它是一本小说,与后汉书相比,它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画师毛延寿。说汉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独王墙不肯,遂不得见。王昭君的故事自晋代石崇作王昭君乐府后,吟咏其事者,代不乏人。有的悲其远嫁,有的责怪画师,有的写昭君在胡地的寂寞,有的写昭君的汉宫之思,种种立意不一而足。王安石这首明妃曲别是一种立意。诗中的重心在于书写失意的怨恨。王昭君美冠后宫,但不被召幸。更有甚者,她被作为宫中不喜欢、不需要的女子而远嫁异族。红颜薄命岂不怨嗟而在封建社会中失意的女子又岂止是远嫁的昭君咫尺之间不也还有汉陈皇后的悲剧但同情美人的失意还只是此诗的表层意思,更深层次的看,应当说作者是借了王昭君的故事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懑。诗人在写作此诗的前一年曾向仁宗上万言书,主张变法。但仁宗已是暮年,无意进取,对王安石的倡议置而不论。所以此诗的真正的用意是托前代以自鸣所不平。士不遇,这是古代诗歌中一个传统的主题,北宋由于党争激烈,不少知识分子都遭到反复贬斥,感士不遇,就因此成了知识分子的普遍情绪。王安石此诗只所以能震动当时文坛,引起巨大的反响,就因为它能言人之所欲言,有很强的现实意义。这是一首七古,全诗按情节可以分为四个层次。第一次是起首四句,写明妃离宫时的形象。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略去了许多身锁后宫的辛酸岁月,剪取明妃失意离宫的关键情节,鬓发散乱伤心落泪尚如此动人,使元帝激动不已,这是用反衬的方法写明妃的美丽。第二层归来却怪四句,写汉元帝问罪画师和作者对此的评论。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这是侧面的写法,从元帝平生所见反衬明妃的美。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这是作者的议论,他强调任务的风采是难于通过绘画来表现的。即讥讽了汉元帝的案图召幸的好色与愚笨,也强调了王昭君的精神风采之美。表现了作者对明妃失意的同情和对于元帝昏庸的讽刺。第三层一去心知四句,写明妃思汉情绪。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第四层家人万里四句写家人对昭君的慰藉。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王安石明妃曲是咏昭君最好的诗,好在立意新。这诗前半部只写昭君的美,但不是从形象上写,而是从故事上写。昭君出来,泪湿鬓脚,自顾无颜色,但元帝见了,竟不能自持。原来昭君美不在容貌,而在精神,即意态。而画师又是个画肉不画骨的,所以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二句成为千古绝唱。后半部写昭君在蒙古仍是关心祖国的,但是,万里家人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就是说,安慰来自家人,而非宫廷。宫廷呢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这才是诗的主题。玩弄、遗弃女子,历代帝王皆如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南北者即中外。这样,王安石就提出一个社会制度问题,虽然他没有解答。这层意思,比和亲事却非的论点高得多了而白居易的黄金何日赎娥眉则简直不象话。居然有人作考证,说蔡文姬是被俘,可赎王昭君是官派的,不可赎了真是腐儒。不过,有人匿名作了首反明妃怨,说昔日画图金不足,今日天涯以金赎,讽刺得痛快。此人大约是清代的蔡尚翔。郭沫若在一篇文章中说,王安石闯了诗祸。这是指王安石的明妃曲,今选本皆不录,不知何故。其诗曰明妃初嫁与胡儿,毡车百辆皆胡姬。含情欲语独无处,传语琵琶心自知。黄金捍拔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汉宫侍女暗垂泪,沙上行人却回首。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所谓诗祸,当然是指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一联。此语一出,议论汹汹。或谓今之背君父之恩投拜而为盗贼者皆合乎王安石之意或谓苟心不相知,臣可叛其君,妻可弃其夫乎为王安石辩护的人也只好说,汉恩自浅胡自深的恩是专指男女关系,无关君臣之义。我想,王安石这里所说的恩,确是指男女关系。但不是一般的男女关系,而是从更高的角度,即从社会的角度来看问题的。也可说,此语即对前一首所提问题的答案,即男女结合应以相知心为准则。这思想非常近代化,有资本主义萌芽味道。不过,男女关系也要从政治上看问题,例如我们在大批判中就是这样,那情况就有所不同了。还有,王安石这诗的结尾是错误的。曾经拜访过明妃的青冢,而明妃的哀弦却并未留至今(留下的是词)。文章主旨在历代文人笔下,王昭君大抵是一位深可哀矜的悲剧人物,汉元帝是一个事先受蒙蔽、事后又情意缠绵的多情皇帝,而毛延寿则是酿成昭君悲剧的祸首。王安石这首诗却独出机杼,于传统见解中翻出新意正是由于专制帝王对嫔妃只有玩弄之意而并无真实爱情,才导致昭君宁愿含恨离汉。因此酿成王昭君悲剧的元凶是汉元帝。这首诗命题新颖,遭致议论纷纷,在文学史上产生过广泛影响。形象塑造王安石明妃曲在艺术上颇堪注意之处,是对王昭君形象的刻画。第一部分中描绘王昭君的美貌,不在其面容、体态上穷尽笔力,而是着重写昭君的风度、情态之美,以及这种美得感染力,并从中宣泄她内心悲苦之情。这样就写出了呼吸可闻、音容毕现的活生生古代美女形象。第二部分,着重写王昭君的内心情感。前人于此,往往以抒写昭君的哀情、怨情和渲染悲剧气氛为重点,而此诗除描写其身世可悲之外,还揭示出她对故国、亲人的挚爱之情,与推己及人的善良心肠。这样的王昭君,就不惟可悲,而且可敬。是喜剧还是悲剧说来有趣,昭君出塞,是喜剧还是悲剧,历来就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唱对台戏的不仅杜甫和王安石而已。昭君墓周围有很多诗碣,其中一首诗碣刻的诗是闺阁堪垂世,明妃冠汉宫。一身归朔汉,万里靖兵戎。若以功名论,几与卫霍同。人皆悲远嫁,我独羡遭逢。纵使承恩宠,焉能保始终。至今青冢在,绝域赋秋风。卫霍即汉朝的名将卫青和霍去病,诗人把王昭君与卫霍相提并论,对她可说是高度赞扬了。不过诗中虽没明言,但显而易见,诗人笔下的王昭君是抱着自我牺牲的精神和番的。是则在昭君的得意(诗人我独羡遭逢的得意)中也还有怨在。近人郁达夫也有一首咏王昭君的诗,命意和此诗相类。郁诗道马上琵琶出塞吟,和戎端的爱君深。当年若贿毛延寿,哪得诗人说到今。写王昭君是抱着爱君(汉元帝)之心,为保主上江山而去和戎。就命意和技巧来说,这首诗都不能算是佳作。不过这是郁达夫的少作,他写这首诗时,只有18岁。借事相发余韵悠长王安石明妃曲二首赏析赵伯陶历代文人似乎对昭君出塞这一咏史题材有特殊的感情,从西晋石崇的王朋君一诗篇起,一直到清末屡吟不绝,各具风貌。这类题材的诗歌或以悲怨凄凉立意,或从个人遭际着眼,或讥讽汉帝的寡情少恩,或咒骂画工的居心不良,或直言无隐,哀叹国势的不振或机锋侧出,写下一段翻案文字。如何一段琵琶曲,青草离离咏不休(元虞集昭君出塞图),纵观封建时代的众多歌咏昭君之作,王安石明妃曲二首算得上这类题材作品中的佼佼者了。王安石论诗有自出己意,借事相发,情态毕出(蔡宽夫诗话引王安石语)的议论,正可用来评价此二诗。二诗刻画人物动作、心理,形象饱满,抒发情感,寓意精警,耐人寻味。形象与议论的有机组合,赋与了诗歌不朽的艺术魅力,令人赞叹不已。诗云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明妃初嫁与胡儿,毡车百辆皆胡姬。含情欲说独无处,传与琵琶心自知。黄金捍拨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汉宫侍女暗垂泪,沙上行人却回首。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王昭君字嫱(一说昭君是字),南郡(今湖北秭归)人。汉元帝时她被选入宫中,数岁不得见御。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与匈奴和亲,昭君嫁给了呼韩邪单于。汉书与后汉书对此均有记述,唯后汉书言其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似是自愿出塞和亲的。西晋时因避司马昭讳,改其名为明君。晋葛洪西京杂记卷二画工弃市一段增加了元帝按画图召幸宫女一节,说昭君因不肯以黄金贿赂画工,得不到元帝的赏识才被遣嫁匈奴的。后来元帝迁怒于众画工,杀了他们中的一些人。毛延寿在画工中最善描摹人物,于是就成了后人唾骂的对象。西京杂记写成距离汉元帝已四百余年,又属小说家言,本不足信。但晋武帝因嫔妃众多而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却是史有明文(见晋书胡贵嫔传),因此,汉元帝以画图召幸宫女也是可能的。封建文人对于这种封建专制制度的不合理与荒谬,往往不能正面触及,至多不过用耳目所及尚如此,万里岂能制夷狄(欧阳修明妃曲和王介甫)批判帝王的昏聩。王安石自然也不能摆脱时代的局限,但他却巧妙地将批判的锋芒藏起,旁敲侧击地以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二语道之,别出心裁,令人耳目一新。这并非给毛延寿翻案,而是要说明人的气质、风度难于形诸笔墨,别有寓意。清人赵翼评此二句说但谓其色之美非画工所能形容,意亦自新。(瓯北诗话卷十一)可谓抓住了问题的症结。抽象议论的成功源于具象描写的动人。作者先抓取昭君辞别汉宫的一个场面,却又不正面描绘她的容颜,仅将一位梨花带雨、鬓脚低垂的悲怨女子推到读者的面前。后汉书南匈奴传中顾影徘徊,辣动左右的记述是诗人写作的依据,悲伤的美人更易引起人们的哀怜。尚得君王不自持一句即是从旁观者的反应反衬出昭君的动人姿色以及动静相宜的气质、风度。诗人借用元帝眼目观察昭君,给读者也留下了驰骋想象的余地,从而坐实了意态由来画不成的议论。两首诗中的昭君形象始终蒙有一层悲怨凄凉的面纱。她时刻思念着家乡,穿完了从汉宫带去的衣服,可怜着尽汉宫衣是从细节上刻画昭君的心态。由于语言相异,昭君只有借琵琶传达内心的哀怨,弹看飞鸿劝胡酒是从神情上刻画昭君的心态。嵇康赠秀才入军有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的诗句,王安石即袭用此句意,将昭君神情恍惚、若有所思的内心矛盾淋漓尽致地描摹了出来。古人心目中,鸿雁能够传书,一边弹琵琶,一边远望鸿雁南飞,自然是思乡情怀的流露。如果说第一首重在写昭君辞汉的悲怨,那么第二首则重在渲染昭君出塞后的凄凉。二诗中的昭君形象的统一也是理解全诗的一条线索。诗中的昭君形象明显带有诗人的想象成分,除了传达出封建时代知识分子的某种审美情趣外,还带有这一群体的悲剧意识。在封建专制社会相对稳定的时期,有能力的人才往往难以主宰自身的命运,他们必须得到高位者的赏识才有可能飞黄腾达。这些人一方面孤标傲世,一方面又千方百计地寻求知音,以求得心理上暂时的平衡。作者笔下的昭君形象于楚楚动人中弥漫着悲凉色彩,显然也是作者怀才求遇潜意识的表露。二诗作于嘉祐四年(1059),当时王安石39岁,此前曾写有著名的上仁宗皇帝言事书,洋洋万余言,指出万今之急,在于人才而已。这些建议未被当政采纳,但王安石并没有因此消沉,他从地方调任京都后,更亟欲一展宏图。写于这一时期的明妃曲也就不完全是以古人的酒杯浇自己胸中的块垒了。作者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在体现心中潜意识的同时又能超脱于其上,从鸟瞰人生的角度,体味着人间的苦乐。作者以对昭君穷形尽态般的形象描绘为思维依据,高度概括凝练地揭示出人生的哲理。第一首中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二句,第二首中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二句,与前述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二句共同构成了二诗的理智线索,是三个经过提纯的警句。君不见二句借昭君家人之口道出了作者的感慨,他以汉武帝的陈皇后失宠幽居长门宫与出塞的昭君相比,意在传达失意之人无分南北的思索。汉恩二句又借路人之口道出作者的憧憬,他以昭君自身的遭际为喻,重在表现人对知己的渴求。屈原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诗人化用此句,吟诵的正是这种人际间感情纠葛的悲欢。由于作者写下汉恩自浅胡自深一句,曾引起很大的争议。范冲曾对宋高宗说,安石此诗坏天下人心术(见蔡上翔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七),宋朱弁则借一太学生之口骂道若如此诗用意,则李陵偷生异域不为犯名教。(风月堂诗话卷下)宋罗大经认为此诗悖理伤道甚矣(鹤林玉露乙编卷二)。有人甚至说靖康之祸,酿自熙宁,王、秦两相,实遥应焉,此诗为之谶矣。(清周容春酒堂诗话)郭沫若先生则为此句辨白,认为诗句原意是汉恩浅吧,我也不怨胡恩深吧,我也不恋(]王安石的明妃曲)。这些讥弹或辨白,似乎都太拘泥于对汉恩一句的表面解释,而忽略了下一句人生乐在相知心的深层涵义。人类生活除饮食与安全的需求之外,友谊和爱情也是必不可少的,属于人类一种归属或自尊的需求。春秋时的管仲曾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可见古人对知己的看重。士为知己者死,封建知识分子为了知己,可以死而无憾。人生乐在相知心所反映的正是这种心态,它由感人的昭君故事相引发,更增强了诗句的感染力。从理智线索看,两首明妃曲也是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三个警句,摇人心旌。它们同以昭君故事为背景提炼,同植根于诗中昭君的形象线索,借其哀怨之情升华出带有普遍意义的精警议论,极大扩充了诗的内涵。二诗之妙就在于与昭君故事的离合之间,借题发挥,卷舒自如地宣泄出作者对人生的思考。不同时代的人都可以从三个警句中找到自己感情共鸣的位置,这也许正是它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原因。此诗一出,欧阳修、司马光、梅尧臣等人皆有和作,也说明了二诗在艺术上的巨大成功。一般说来,唐诗主情韵,宋诗主议论,明妃曲二首则情韵与议论并胜。据说王安石少年时以意气自许,为诗不复更为涵蓄,后来从宋次道尽假唐人诗集,博观而约取,晚年始尽深婉不迫之趣(宋叶少蕴石林诗话卷中)。二诗恰作于他中年以后,显示出其诗风演化的痕迹。然而也正因为二诗人物形象的丰满动人,致使一些论者认为作者主旨在表现昭君眷恋祖国的悲怨之情,并超出了个人恩怨之外。诗无达诂,形象大于思维,这种论断也有合理之处。扑朔迷离的诗歌意象也许更能令读者神往,给人以充分咀嚼回味的余地。作品介绍在历代文人笔下,王昭君大抵是一位深可哀矜的悲剧人物,汉元帝是一个事先受蒙蔽、事后又情意缠绵的多情皇帝,而毛延寿则是酿成昭君悲剧的祸首。王安石这首诗却独出机杼,于传统见解中翻出新意正是由于专制帝王对嫔妃只有玩弄之意而并无真实爱情,才导致昭君宁愿含恨离汉。因此酿成王昭君悲剧的元凶是汉元帝。这首诗命题新颖,遭致议论纷纷,在文学史上产生过广泛影响。形象塑造王安石明妃曲在艺术上颇堪注意之处,是对王昭君形象的刻画。第一部分中描绘王昭君的美貌,不在其面容、体态上穷尽笔力,而是着重写昭君的风度、情态之美,以及这种美得感染力,并从中宣泄她内心悲苦之情。这样就写出了呼吸可闻、音容毕现的活生生古代美女形象。第二部分,着重写王昭君的内心情感。前人于此,往往以抒写昭君的哀情、怨情和渲染悲剧气氛为重点,而此诗除描写其身世可悲之外,还揭示出她对故国、亲人的挚爱之情,与推己及人的善良心肠。这样的王昭君,就不惟可悲,而且可敬。

注意事项

本文(明妃曲.doc.doc)为本站会员()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