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从青年卢卡奇到阿多诺.doc.doc

  • 资源星级:
  • 资源大小:168.50KB   全文页数:22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注册会员/VIP会员
您还没有登陆,请先登录。登陆后即可下载此文档。
  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从青年卢卡奇到阿多诺.doc.doc

从青年卢卡奇到阿多诺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逻辑悖结主讲嘉宾南京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哲学家张一兵教授2010年6月10日综合楼701现场记录张晶晶(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音乐美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开场阿多诺音乐作品欣赏开场白何宽钊刚才大家听到的是作为哲学家的阿多诺(TheodorAdorno)所写的音乐,这个我估计在座的大部分人应该没有听到(过),因为我们听到都是阿多诺对勋伯格的这种颂扬,对斯特拉文斯基的批判,但阿多诺自身也是一个受过良好音乐训练的,而且刚才听的是他自己创作的曲目。今天和明天是我们这次系列学术旅行的最后两站,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了著名哲学家,南京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张一兵教授作为我们的讲演嘉宾。他也是我们这次系列学术活动唯一的一位来自北京之外的一名学者,讲的内容主要是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因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呢是西方很重要的一个学术流派,跟传统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既有渊源也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还在不断的深化,特别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一些代表人物,比如说卢卡奇,然后马尔库塞,还有阿多诺,他们本身既是哲学家同时也是美学家,特别是阿多诺他本人也是一个很深刻的音乐哲学家,像我们的老院长于润洋教授,对于阿多诺的新音乐的哲学这本著作进行了非常深刻的解读,所以我们能够邀请到哲学界的一些专门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者来我们这边做一个讲座,是希望它能够有利于我们更加全面深入的理解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因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是非常复杂的,鉴于它这种复杂性,我们请张一兵教授给我们做两次讲演,今天讲的是一个关于西马的一个总体性的概况的一个述评,那么明天呢是关于一个深度的述评,今天的讲演题目是从青年卢卡奇到阿多诺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逻辑悖结,明天的深度述评是平日断裂处历史呈现德波与他的景观社会,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张一兵教授我呢还是先把张一兵教授的一个简单的情况做一下介绍,张一兵教授,著名哲学家,南京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南京大学学报主编,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社科规划项目评委会成员,教育部社会科学哲学学部委员,我们尊敬的于润洋教授也是这个委员会里的一员,武汉大学、浙江大学、中南政法财政大学、苏州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代化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复旦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基地兼职研究员,中国辩证唯物主义协会常务理事,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理事,江苏省哲学学会会长,江苏省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会长,近年来发表个人专著如无调式的辩证想象、反鲍德里亚等十本,个人文集三本,主编论著十余部,并发表学术论文数百篇,有请张一兵教授。张一兵教授尊敬的于先生,各位老师,各位同学,非常高兴能够来中央音乐学院和大家一起交流。还是先感谢何老师能够给我这个机会。对我个人来讲,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因为我在写关于阿多诺哲学的那本书的时,于先生在他著名的现代西方音乐哲学导论中很多重要思想对我都产生过重要影响,,今天能够到这与于先生一块交流,特别是向我们音乐学系的老师和同学们报告一下我最近的研究情况,对我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先还是讲两个题外话。第一个就是我刚才进这个音乐厅的时候也在想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哲学和音乐的关系。最近,我自己主要是在做现象学和海德格尔(MartinHeidegger),大家也会很奇怪,我的主要专业方向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但是按照传统的科学分界,我经常会有一点非常奇怪的、意外的偏离。我去年出版的一本新书是关于鲍德里亚(JeanBaudrillard)的,大前年是写了一本关于拉康(JacquesLacan)的书。人们会觉得我的研究比较杂。在海德格尔整个思想研究里,我们知道他提出了非常重要的哲学观点就是追问与存在最接近的领域,他主要讲了思、诗、语言,他最后讲语言是存在之家。我最近在研究他早期的文献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海德格尔的思想深处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缺环,缺什么呢缺音乐,因为按照我的理解呢,音乐实际上是离人的本质存在最近的部分,体验生命最近的部分,它跟哲学、神性相同体,但是海德格尔为什么音乐这一块是缺失的呢我在阅读他早期的这一批文献的时候想了这么一个解释实际上有两个因素,一个因素海德格尔出身非常贫穷,他的父亲是一个德国小城市中叫圣马丁教堂的一个司仪,是敲钟、打水然后扫墓地的,海德格尔跟着爸爸每天能够听到宗教音乐中的唱诗,就是教堂里边礼拜的唱诗班,但他接触的环境是一个非常低沉的生活环境,而音乐跟哲学,包括神性存在很重要的一个前提是要吃饱饭。我刚吃饭的时候跟于先生说,改革开放之初,1977年我们进大学的时候,南京大学的文科的最高分是文史哲,而1990年的中期以后呢,文科最高分全部是商学和法学。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后来做哲学系主任的时候,经常跟孩子们(哲学系同学)讲一个观点,在欧美地区家里条件最好的孩子肯定大多数不会去读商科,不会去读直接能够变钱的这样一些学科,首选是什么呢音乐、艺术、哲学、神学,而这些部分都不是和物质财富直接相关,而是和人的本体存在直接相关的。中国会有一个未来的时代,那个时候会有一批追求后哲学和音乐一类关于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的优秀孩子。海德格尔的青少年是温饱不足的情境,音乐天天听,但却不是与存在相关,他思想的残缺的部分缺的就是音乐。所以,今天有机会作为一个哲学理论工作者能够跟做音乐学的老师一块交流,我内心里边还是非常非常高兴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因之于我在做西马的过程当中,阿多诺的著作(全集)当中大概有五分之二全部是关于音乐理论的,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布洛赫(ErnstBloch),他的希望的原理三卷本其中至少是三分之一是关于音乐的美学论文,但是国内都没有人关注。于先生是国内音乐理论方向的大家,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向于先生请教,这是第一点,就是音乐和哲学的一个交流。第二点呢,我也讲一个感慨。就是我看了一下这一次系列讲座前面的课程基本上是北京哲学界、文艺理论界的一批老师,介绍的大部分都是当代最重要的一批西方现当代的思想家、艺术家,但到最后呢,请了北京之外的我这么一个人,居然到这来讲马克思主义。说到马列课,大概所有同学脑袋里边一听就嗡的一声,因为现实中教学中所有孩子上这个课的时候,要么打瞌睡要么做其他作业,马列公共课是一个让我们特别头疼的事情。今天跑到这来讲这样一个课题,音乐学院会有一些同学来听,我也挺意外的。当然,我也想做一个说明,通过今天的课程讲座。我也想改变同学思想中的一种观念或者一个成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真的这么廉价吗这么令人讨厌吗今天如果用俄国形式主义的一句话来讲,三个字,陌生化。这就是说,我们通过这个讲座会造成一个我们学音乐的同学或者老师,对马克思的思想包括西方左派激进话语的一种重新陌生化的理解。我们原来以为我们知道马克思的思想是什么东西,从中学开始折磨我们一直到大学,今天的讲座呢,应该会改变我们大部分同学对马克思特别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看法。所以这两点就是我在开始讲之前先做一个简单的说明。今天这个课题西方马克思主义,我自己近年来学术研究的方向之一。因为从国内哲学界来讲,在十多年以前,我做的比较主要的一件事情是关于马克思列宁的经典文本的研究,在十年前我出了一本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2009年第二版),2007年出了一本回到列宁,基本都是从马克思、列宁的文献手稿和笔记出发,试图提供一个与前苏东教条主义教科书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个研究花去了我大量的时间。从历史来说,上个世纪80年代我曾经写过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书,后来我就中断了,为什么中断呢是因为我第一次接触到青年卢卡奇,葛兰西和科尔施,然后是阿多诺、阿尔都塞这样一批人时,我是以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批判西马学者,在这本书里,我对他们的所有思想都持简单的批评和否定态度,认为他们是唯心主义的,违背了马克思的思想,但是在阅读和写书的过程当中,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是我逐步的体会到,我自己关于马克思经典文献的研究,在研究水平和理解的深度上远远低于我所批判的这批思想家。所以,在80年代后期我就中断了西马的研究,整整花了十年时间回去重读马克思的东西,比较幸运的,就是我发现了那个时候前苏东已经重新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原始文献的一个历史考证新版(MarxEngelsGesamtausgabe,也叫MEGA2),现在是120多卷,但是当时前苏东当局的原计划是160多卷。这些文献使我的研究获得了全新的文本基础,加之在方法论和研究视域上的转变,应该说,我获得了一个全新的对话平台。这里的问题实质为,我们要想面对西方这样一批左派学者,我们自己如果不认认真真读过马克思、列宁的书,和他们这些学者对话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这个给我自己的教训是非常深的。所以在2000年前后,在我回到马克思的结束后,再一次重新回到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方向时,我的学术底气强多了。西方马克思主义这是一个很大的研究领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中国,中科院的研究员徐崇温老师1982年出版了西方马克思主义这本书,第一次向中国学术界介绍了在西方现实存在的自称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庞杂的学术思潮,这个流派不是一个统一的体系,而几乎是有一位哲学家就有一种马克思主义。在他的书里边,我印象当中可能介绍十几种主义,比如说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学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等等,人群庞杂,观念各异。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一直到今天。可能最重要的一批学者不下七、八十人,其中最经典性的这一批人,有一个人几乎就是一位大师,而且在他们这个领域里边可以说是威震八方,几乎都是不可跨越的。在我自己的专业研究生课堂教学里,讲这样一个题目是整整一个学期,那也只是把这一流派的基本发展大概拉一条线索。而在我自己的博士生课堂里呢,我开设的是国外马克思主义文献精读,这基本上是按照人头思想家的文献来精读,就是一个文本一个文本地来讨论,这门课,我已经上了十五年了,现在还没有讲完。所以,今天要在很短的时间里面介绍这样一个学术思潮,我只能做到一点,就是让比较少接触这个领域的同学对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一个简单明了直观性的了解,只能达到这样一个地步。我尽可能通过这个简短的介绍让大家对这个领域里边的基本概念、基本人物和他们思考的特殊的维度有一个一般性的了解。明天呢,我则选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法国的一位非常著名的电影艺术家居伊德波(GuyDebord),他也是我称之为后马克思思潮的先驱者。这个人物国内还没有专门介绍,我们刚在翻译他的几本书。德波他在法国创立了一个很有影响的艺术团体叫做情境主义(situationlism)国际,里边包括建筑、电影和其他艺术方向的艺术家和学者,好像里面没有音乐家,德波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人物,明天我会先放他两个电影片段,然后简单介绍一下他非常著名的一个文本景观社会,我下面要讲到,是法国1968年欧洲学生运动候影响巨大的一个文本,那么通过一个个案,我们来了解一下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在上个世纪60年代辉煌的顶点和终点。好,我下面呢是想分这三个方面和大家一块来讨论第一个大问题,我们先做一个简单的概念梳理,因为西方马克思主义(WesternMarxism)这个概念本身在国内讨论是非常混乱的。认识这个概念我们先从几个不同概念的界划来开始。我们打开西方的现代思想史,首先我们会遭遇的一个词就是西方马克思学(Marxologie),最早是法国一位著名的思想家马克西米里安.吕贝尔(MarximiliemRubel)提出来的,这个流派本身,这些学者是学院派的一批知识分子,大学的教授,但是这些人本身并不信仰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文本在他们手里是当作完全客观、被认知的一种文本对象,所以他们把马克思当成知识学的意义上来了解的。西方马克思学从上个世纪30年代一直到70年代,在德国、法国、英国有相当一批左派知识分子、学者在做。这个概念不同于今天我们所讲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这个流派,这是第一个概念。第二个重要概念,与此容易相交的是欧洲共产主义(EuropeanCommunism)。欧洲共产主义实际上不是一个学术流派,而是前苏东在上个世纪在整个共产国际基本上解体以后,欧洲一批共产党人的社会主义实践的产物,主要是以英国共产党、法国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我如果没有记错,在70年前后他们发表了一个很重要的声明,这个声明有几个重要的放弃比如放弃无产阶级专政,放弃暴力革命,那么最重要的一个途径是宣布通过西方正常的民主议会斗争争取社会主义改良的实现。但这是一个实践性的政治运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为这个运动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源泉,但他们并不是西方马克思主义。那么,西方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它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前后一个非常特殊条件下形成的特殊的思想流派。它的缘起是苏联的俄国十月革命,我们都知道马恩去世前的时候曾经对社会主义革命有一个预见,两位老人家说社会主义无产阶级革命只能发生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欧洲,在晚年的时候,两位老人家开玩笑的讲过一句话,这种革命将由英国人先开火,德国人打扫战场等,讲得非常具体。而且,一个国家是不可能实现无产阶级革命的,应该是欧洲几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革命,而且它的前提性确定点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高度发达的顶点。但是,到了上个世纪初,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没有来,两位老人家心怀遗憾地离开了我们。而一直到今天,这个无产阶级革命的高潮在欧洲也没有来,所谓无产阶级的革命中心逐步从西欧转向东欧再转向东方的土地。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前后,列宁在和自己的老师普列汉诺夫和孟什维克进行斗争的时候,普列汉诺夫和第二国际坚持的原则实际上是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后来的观点,而在俄国革命问题上,列宁所反对的恰恰是原来马克思所提出来的观点,就是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前提。我们都知道俄国1905年发和生资产阶级革命,而在那个时刻列宁的老师普列汉诺夫和第二国际都认为俄国是绝对不可能产生无产阶级革命的,但是列宁却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革命不能完全依靠经济力量,而要发挥无产阶级的主体能动性,列宁提出的口号是无产阶级必须从外部灌输先进的思想,无产阶级的先进意志和资本主义经济的一定发展相结合就能够导致革命的成功。这种观点被第二国际的主要领导和他的老师普列汉诺夫批得体无完肤,但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列宁居然成功了,竟然创造了第一个社会主义社会的实现。在这个革命成功的几天后,发表了两篇文章观点完全不同的文章一篇是考茨基(KarlKautsky)写的。其实,考茨基是恩格斯去世的时候最相信的人之一,恩格斯把马克思和他所有的手稿都托付给考茨基整理,他老人家在世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理解马克思的,这个人就是考斯基。这可能与我们中国学者了解的考茨基是完全不一样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很熟悉的列宁的一本书的标题叫做无产阶级的叛徒考茨基,对他都是反面的理解。就是这个考茨基,写了一篇文章明确批评列宁,他说十月革命就像一个妇女九月怀胎,但她发疯一样在两三个月的时候硬把它生下来,十月革命的未来将是可悲的,这是考茨基在十月革命成功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过去我们会认为是错误的,但是今天我们再想这篇文章的时候,它就却令人感到沉重。第二篇文章是谁写的呢就是我们今天会提到的第一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意大利前共产党总书记葛兰西(AntonioGramsci)。葛兰西写的这篇文章标题叫做十月革命反对资本论的革命。在他的理解中,十月革命恰恰批判了否定了马克思,因为它提供了一条可以不经过发达资本主义经济的充分发展,在一个落后土地上夺得政权的道路。但是请大家一定记住,列宁的成功也导致了后来1949年中国的成功,因为中国革命的条件和马克思讲的条件离得更远,十月革命是中国1949年亚洲革命胜利的前兆。这里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讲到美国左派学者杰姆逊(FredricJameson),杰姆逊家里的客厅里边挂的还是毛主席的像。所有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几乎都对毛泽东同志有巨大好感,好感是如何生成的和我们前面讲的这个起因直接相关,因为他们拥护十月革命的道路,认为革命发生的最重要的方面是人的能动性和阶级的能动性,而不是具体的经济决定的力量。但很遗憾的是,十月革命胜利后,欧洲同时也发生了模仿十月革命的意大利革命、德国革命,都是中心城市暴动成立苏维埃政权,但所有这些革命,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共产党的一些负责人和欧洲左派的一些领袖就提出一个反思东方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的模型能不能搬到资产阶级强大的西方欧洲,这就形成了一个和东方马克思主义不一样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路向。在上个世纪20年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出现导致了后来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存在形态的根本性质。这个自称马克思主义的流派和庞杂的思潮,首先是拒斥共产党官方意识形态的,这一点大家一定要听清楚,就是所有学者和基本研究方法都不是在斯大林之后这样一种社会主义官方意识形态之内的,它不存在任何教条的框架,因此他们是非常自由的探讨马克思的思想,在他们的发展中,他们也会去批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思想,形成了一种开放式的解放的马克思的话语。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以反传统的标新立异为形式特征的。所以,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总是呈现出某种异端性和多元化倾向。这是第一个,就是它的缘起(怎么兴起的),因此这个缘起就决定整个这个思潮的基本存在形态。这与我们在中国所接受的马克思主义的公共课教育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今天在街上买一本西马的原著,我们通常可能是看不懂的。我给大家讲一个笑话,2002年我在街上看到一本书,这本书是斯洛文尼亚非常著名的被称之为拉康流派的马克思主义者齐泽克(SlavojZizek)的一本书,标题叫崇高的意识形态对象(TheSublimeObjectofIdeology)。这本书的第一部分完全是在讨论马克思经济学,但这本书我从头看到尾看了四遍,在第三遍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它讲什么,这让我当时伤心了好长时间,一本写关于马克思的书,居然我们看不懂,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才搞清楚,齐泽克在研究马克思的所有方法和理论背景是拉康哲学,而拉康哲学在法国也是所有哲学界的人都认为读不懂的东西。这也就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第二个重要特点,即他们总是将马克思的东西与当时的最先进的哲学文化思潮的嫁接,形成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左派激进话语。所以,在整个西马发展的过程当中,几乎有多少学者就会有多少种特殊的马克思的思想。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生存一般都是靠把自己维系在某种现代西方社会思潮和哲学流派上得以存在和发展,并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现实波动而沉浮,所以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较强的变异性和浮动性。其三,在哲学倾向上,在哲学倾向上从以往较多地注重社会经济和客观现实的制约不断转向强调主体特别是个体的能动性和主观性从注意研究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性和必然性趋向逐步走向探讨社会现象的各种局部和偶然因素,从理性主义转向非理性主义从一种完整的科学世界观转向专门研究社会历史现象或视界十分偏狭的局部现象和特性的理论从关心社会经济基础转向上层建筑特别是文化现象,又以哲学、美学为最从所谓的历史观的宏观研究转向微观研究,要求寻找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生产力到生产关系的中介物,更加关心与个人生存相关的日常生活和心理活动等等。更重要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理论落点不再是寻求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据,而更多是发泄对这种制度某一方面的不满和失望,最终使马克思主义的现实主义原则蜕变成一种空洞的理想化的乌托邦主义和美学救赎论。第二个大问题,我简单地说明一下西方马克思主义这个理论流派的一个历史的流变。从总体上来说,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演进的大致脉络是在诞生之初,它从对第二国际在理论上的实证主义倾向的批判开始,从方法论角度强化了历史哲学之主体性逻辑,因而形成了以人本主义为主要倾向的理论基调,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萨特等人的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思潮中达到高潮。20世纪50年代中期之后,随着对斯大林模式的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直接突显为人道主义的旗帜,在这一背景下,西方马克思主义内部又孕育出拒绝人本主义的科学主义倾向。在这其中,法兰克福学派是一种独特的思潮,它的早期强劲地保持了西方马克思主义总体的人本主义的倾向,而它的人本主义倾向的来源又是独特的,并且从40年代初对启蒙的批判开始,它也就演化出一条不同于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道路。按照我自己的划分,我基本上把西方马克思主义(如果具体一点)是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时期理论思想准备时期(19世纪末20世纪20年代)。第二个时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发端时期(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第三个时期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人本主义倾向深化和变异时期(20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中期)。第四个时期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内部冲突、转向和终结时期(20世纪6070年代)。我们这里重点讲后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是上一世纪20年代前后到1932年,这个时段我把它称之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形成的过程,其代表人物也是第一代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家。当然它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刚才我们已经多次提到,像青年卢卡奇、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葛兰西(如果谈到霸权(hegemony又译领导权)理论和后殖民的话,霸权理论概念的发明人就是葛兰西),第三位是德国共产党的著名理论家柯尔施(KarlKorsch)。当中还有一个介于代与代之间的一个重要人物,我前面已经提到,德国著名哲学家布洛赫。那么,这几位先生实际上提出的重要观点是什么主要是反对第二国际对马克思的理解,同时也开始反思前苏联的斯大林主义。先说一个题外话,其实,我们从这些人物当中会看到这样一个悲剧性的体现,这种悲剧性导致了我们理解中的复杂性。比如我们以青年卢卡奇为例。我发现,人们在面对卢卡奇的时候经常会犯一个下意识的错误,就是把卢卡奇的所有文本作为一个同质性的东西。但是,卢卡奇本人的思想道路是一个之字型的道路,而真正和我们今天讲座相关联的部分只是他的第二段,而且是非常简短的一段,也就是一个文本历史与阶级意识,在这个之前,他是一个著名的资产阶级的美学家,他是席梅尔(GeorgSimmel)和马克思韦伯(MaxWeber)的学生,他著名的两个美学文本,一个是小说理论一个是心灵与形式,都是非常有名的,他成名是靠这两本书。1923年以后,他转向马克思主义,而且在转向马克思主义的过程当中,他受到黑格尔影响,而且阅读了大量的马克思经济学文献,写下了非常著名的历史与阶级意识,这本书也被称之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圣经。后来西方马克思主义所有的理论话语和方法论最早是从这开始的。但是,1930年代,卢卡奇回到莫斯科,读到了(于先生今天所讲到的)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1930年之后,他受到斯大林的迫害,而且在1930年到60年代中期,他是一个典型的斯大林主义者,这里边包括他写的美学的审美特性这一类书,这一时期中他写的最好的书是1939年发表的青年黑格尔,此外还有一本理性的毁灭、一本存在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是批评海德格尔和萨特(JeanPaulSartre)哲学的。这些书基本上是在斯大林教条主义体系下写出来的文本。1960年的中期之后,随着东欧的思想解冻,他重新成为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人物,就是布达佩斯学派的幕后的理论支持者。晚期著作主要就是社会存在本体论,这个文献跟早期也完全不一样。这样,卢卡奇的思想发展就分为四个理论过程,这四个理论过程的文本是完全不同质的。我们这里讨论的只是它其中一个部分。像这样一些这样一些理论家(我后面会谈到很多相似的思想家),每一个人都是极其复杂的。我在国外书店里面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文集、全集都是十几卷、二十几卷。比如阿多诺的全集是23卷。当我们将这些书买回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这一个人的思想,让我们一个团队去认真研究很可能会花去一生的时间。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如此,而且每一个人都在他们不同的领域里面,给整个西方思想史留下了不可超越的重要的思想环节,这是令我们非常吃惊的。当我在80年代中期后来转向做西马的时候,每一个人物都让我激动不已,就像我在真的从第一手文本语境中遭遇马克思的时候是一样的,他们的所有文本在心灵上产生巨大的震荡。但是,这样一些思想家在最初的时段里到底要造就一种什么思想我们会发现他们开创了一些很重要的新的方面比如说第一点就是打消了马克思是一种绝对真理的神话,在卢卡奇这本历史与阶级意识里边,他率先提出一个观点,认为恩格斯跟着黑格尔错误地理解了马克思的思想,他批评其的一个具体观点是自然辩证法。这样一种观点本身它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开放性的研究模型。我们知道,在前苏联的整个教学体系中,我们是不能去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有错的,马列课之所以没有人听最大的一个方面是,马列课(老太太)老师硬要我们相信,马克思讲的所有的话都是正确的,让我们记住他的结论。但是,卢卡奇这本书里边第一次发现恩格斯在理解马克思的思想当中犯了错误,他开创了在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文本当中,绝不把这些文本当成是教条性的教义式的东西,而马克思可以成为被批评可以成为被超越的对象。这个出发点是非常重要的,这和我们国内研究马克思的很多学者的这样一些观点立场是完全不一样的,他造成了一个自由的空间。第二个重要的方面,他打破了马克思主义固有的学科界限,我刚才跟于先生谈到这样一个想法,就是中国学术界发展有时候最大的问题是学科与学科之间边界的硬化(从52年院系调整以后受苏联的学科影响非常大),我们的相互学科之间几乎是不来往的。所以,何老师给我写信的时候我当时非常吃惊,就是中央音乐学院我们能有这样一个眼光,请哲学界或者请其他领域的老师来开讲座,这让我觉得是非常吃惊的一件事。因为,我们现在是哲学不读经济学的,经济学不读历史,中文的绝不去读其他学科,所有老师读的都是他狭义的专业学科当中的东西,而这种界限在上个世纪这一批思想家当中,界限是完全不存在的。我后面会讲到很多人,比如说像萨特,他是法国可能说是现当代最伟大的剧作家、文学家(因为的他的文学成就获诺贝尔文学奖,我后面会专门讲到他),但是在他的后期,是非常著名的存在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大家,他前期也是法国存在主义的大师。你说他是什么家如果按照中国的划分他没办法归类。刚刚我们讲青年卢卡奇,卢卡奇其实同时是美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政治家,他还做过纳吉的教育部长。后面所有的这一批人都是,刚讲阿多诺也是,阿多诺是音乐家,他自己早年作曲,后来研究音乐理论,他写有大量的社会学专著,同时是著名的美学家、哲学家,它又在西马的第一个阶段里边开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作为一个现代的思想家他不可能在一个专业当中面对世界,他们是面对整个生活,以这样一种领域使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所有界限就开放了。它就造成了后来马克思这个话语五花八门,有一个流派就有一种马克思的学说。在这第一代的三个人当中,他们意识到一些全新的东西(后面我会举具体的例子,我们这里举葛兰西)。比如葛兰西作为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他实际上是一个实践家,同时也是一个哲学家,他给我们留下的哲学文本是被墨索里尼关在监狱里面写的狱中札记,在这本书里他非常早的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在中国政治学的研究当中还没有真正被很好地研究)。就是他发现,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当中,特别是他所遭遇的欧洲30年代的国家政体与马克思当时对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的判断相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发现,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不再是简单的暴力工具,而更重要的,西方的统治是建立在一个基本的民众认同的基础之上(现在西方政府骂中国政府不是合法的政府,因为我们不是民选政府,就经常会讨论这个问题,自由主义者一讨论就抓、这个问题)。葛兰西是最早发现这个问题的,资产阶级的现代统治已经不仅仅建立在暴力之上,而是建立在老百姓一张票一张票投上来的,而且这里面它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想法就是资本主义的统治很重要的不在于暴力而在于认同。他用了一个全新的概念霸权(hegemony)。这个概念最早是谁用呢是列宁用的,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用过一个革命的领导权,这是葛兰西这个词的原词,后来我们在文化学的翻译里面把它翻译成霸权(文化霸权)。这个霸权的含义是什么呢(前一段时间,我们一些老师一讲东方主义就会讲到萨义德的后殖民理论,其核心就是葛兰西原初的这个文化认同之上的霸权理论)。它的大概意思就是在西方的整个统治过程中,老百姓并不认为我是被资本主义统治的,他们是生活在一个民主的体制当中,总统是他们选出来的,宪法是在所有的公民的认同下、在代议制政治当中逐步的形成的,因此政府和统治是建立在人民的认同基础之上的,政府的合法性是建立在认同之上的。葛兰西说,实际上资本主义最新的统治方式是获得了老百姓的自我认同,它把这种统治看成是它自己的统治的一种延续,自己的权利的一个延续。在这里边,他增加了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今天简单在资本主义发动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葛兰西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当中的老百姓和工人阶级已经被一种新的奴役方式统治,就是文化霸权,所以葛兰西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这个概念和毛泽东的某些很接近无产阶级革命新的形势是文化革命,首先在观念上重新打破霸权,消除内心的自我认同,才有可能让人民认识到被奴役。当然,在这本狱中札记里边还有很多关于知识分子非常重要的讨论,而这些讨论本身给后来的激进话语的后续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也提供了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的时代里边关于资本主义统治完全没有的新的认知。在这一代人当中,他们最重要的理论着眼点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从马克思原来强调的经济决定论转向人的主体性,也注定了全部西方马克思主义将会从经济政治转向(哲学美学)(马克思是从哲学美学转向经济学政治学研究,而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这一批大师后来都成了哲学家、美学家、文学家,而都无一例外地远离经济政治,与这个问题,这个起点是完全相关的)。阿多诺后来实际上是美学救赎论,他不再关注具体的经济压迫和政体的强制,而是在讨论观念和美的感受当中,我们如何被控制。我后面还会谈这个问题。所以,这一代人从外部的经济决定论,和第二国际完全划了一条界线,回到主体性,而这个主体性跟十月革命列宁所强调的积极能动性是直接相关的。所以,卢卡奇的第一个文本的标题叫历史与阶级意识。第一代实际上是非常含混的一代,因为他们没有新的理论依托。但是。1932年在西方发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是马克思1844年手稿的第一次出版,在出版之后就出现了一批西方的学院派的知识分子来研究马克思的文本,马克思学研究。同时,也使西方马克思主义获得了一个全新的理论支撑点,他们第一次发现,在马克思的文本中,居然有那么多关于人的讨论的问题,马克思居然像一个年轻人一样这么具有诗意,具有美学情节,讨论了人和自然的统一,讨论了劳动异化,这个发现让所有这一批人激动不已,而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从30年代到50年代,西马第二代的主要代表人物,我们都把它称之为人本主义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这里面可以包括一大批人,比如说法兰克福学派早期的马尔库塞(HerbertMarcuse),马尔库塞实际上是海德格尔的学生,他早期用现象学研究44年手稿的时候是人本学的,里面也包括法兰克福学派著名的代表人物弗洛姆(ErichFromm),他是精神分析学的重要人物,弗洛姆最著名的文本叫作马克思关于人的概念(也翻译成马克思论人英文原名MarxsConceptofMan),实际上是1844年手稿英译本的导言,很长的导言,可以看成是西马第二代最著名的宣言书式的东西。这里边也包括萨特,包括早期的法国著名的思想家列斐伏尔(HenriLefebvre),还有美国的杜娜耶夫斯卡娅(RayaDunayevskaya)。这一批人实际上举起了一面旗帜就是马克思主义就是人的学说。但是这个人本主义如果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界划,它不再是马克思那个时代的古典人本主义,44年手稿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概念是人的类本质,劳动是人的类本质,是我们之间共同的东西。早期的人本主义是理性主义的,然后到费尔巴哈强调人的感性的共有性,马克思把它换成类本质是劳动。到了30年代西马的这一批代表人物重要的一个转折,是从西方的新人本主义开始的,就是从克尔凯郭尔(SorenAabyeKierkegaard)、尼采(FriedrichWilhelmNietzsche)、叔本华(ArthurSchopenhauer)到海德格尔前期,它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是研究人的学问不再是从类本质出发,而是从个人生存出发,所以克尔凯郭尔反对黑格尔主义重要的一条就是说,我关注的不再是我们之间共有的理性或者是共有的类,而是关注真实存在的那一个存在的人。克尔凯郭尔的墓碑上是这样一句话那一个人。所以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人学的、西方人本学的研究无一例外是个人本位的,包括弗洛伊德(SigmundFreud),一讲无意识,一定是个人的(后来才由荣格、弗罗姆进一步建构了社会无意识)。这一批西马学者大量运用了当时存在的西方的所有哲学、心理学、艺术,最新的西方文化思潮和马克思思想作了一个成功的嫁接,形成了一大批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的话语,而这种理论直接影响到东欧后来的布拉格运动、南斯拉夫实践派、布达佩斯学派这批人,基本上是受到这一批学者的影响。像马尔库塞这些人都是南斯拉夫实践派这个杂志的编委。这个种思潮再进一步影响到戈尔巴乔夫,苏共二十七大公开提出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这是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最早提出来的),这实际上是上述思想在现实里非常重要的延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第三代实际上和第二代是交叉的,我们把它称之为科学主义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以阿尔都塞、德拉––沃尔佩等人为代表的科学主义倾向重申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而举起反对人本主义的大旗,这种来自西方马克思主义自身深层哲学逻辑的历史性反拨,它严重地冲击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加速了人本主义的瓦解。这一部分人,正好和我们前面讲的1930年代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这批人思想完全不一样。比如说法国共产党理论政治局的著名理论家阿尔都塞(LouisAlthusser),他是当时结构主义四大名旦之一,在法国巴黎高师(巴黎高等师范学院)里,他是哲学系主讲教授,他的学生是谁呢德里达(Derrida)、巴里巴尔、还有目前比较火的在法国的像阿兰巴丢(AlainBadiou)、雅克朗西埃这些人。阿兰巴丢,明年我们会请他到中国来访问,当然他们已经是后马克思思潮中的这批人了,跟阿尔都赛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阿尔都塞的思想跟第二代的人权马克思主义差在什么地方呢他们的出现正好是反对人本主义的马克思主义。阿尔都塞实际上是受到巴什拉(GastonBachelard)的影响,后者这法国著名的科学认识论创始人、诗学大师。巴什拉实际上有两个著名的学生,一个是福柯一个是阿尔都塞,两个后来都成为结构主义的大师,巴什拉在研究科学史的时候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结构论,在科学结构论里边他又提出一个重要观点,认识发展的断裂说,认识论的断裂(非常有名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既影响到福柯也影响到阿尔都塞,福柯提出知识型的观点,阿尔都塞提出问题式,即理论生产方式的观点),他采取的观点正好是反对人本学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他所批判的是谁呢从青年卢卡奇开始一直到萨特。他写的两本非常重要的书,都是在1965年出版的,第一本保卫马克思,什么叫保卫马克思就是保卫马克思不被人本主义所渗入,要坚持马克思的科学主义的思想,实际上他是用准结构主义的方式重新阅读马克思。而第二本更有名的书叫读资本论(我们中文都翻译过来了,而且翻译质量不错)。但是这个读资本论绝大部分人都不大容易读懂,60年代前期,在法国巴黎高师,因为我们知道巴黎高师是法国最好的大学,它的哲学系是法国最著名的哲学系,那里当时最著名的一个读书班是阿尔都塞领导的资本论的研讨班,阿兰巴丢、雅克朗西埃这些人全是这个读书班的成员。怎么读资本论用结构主义,用拉康精神分析学的东西来读资本论,我后面在第三点我举例的时候再稍微展开讲。这个科学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流派,包括意大利共产党的理论家沃尔佩提出的实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这样一批思想家。到60年代后期,一直到今天还非常活跃的英国的剑桥学派,被称之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这是一批搞英美大陆分析哲学的人来重新解读马克思,这批人有一些在现在还在,有一些是做数理逻辑的,像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位经济学教授,叫罗默(DavidRomer),就是分析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经济学家,而他的观点直到今天还是在经济学里边受到广泛的引用,他是用分析哲学的观点,用数理逻辑的观点,来分析马克思的剥削概念,很多是用高等数学来论证今天剩余价值是如何产生的。最后,就是著名的法兰克福学派,法兰克福学派实际上它的发端跟卢卡奇写第一本书的时间完全一样1923年,但是它真正产生影是1930年代后期,特别是二战前后。2006年我去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当时重建,二战当中大楼被炸掉了,聚集了一批德国当时最重要的哲学家、美学家、经济学家,过去对法兰克福学派的介绍实际上是比较偏美学哲学的,一讲就是本雅明(WalterBenjamin),一讲就是阿多诺,然后就是霍克海默(M.MaxHorkheimer)、马尔库塞、弗洛姆这些人,但实际上,法兰克福学派还有一批相当著名的经济学家,我们都不太了解,像布洛克(M.Block)这批人。在上一世纪30年代希特勒上台以后,他们受到迫害,大部分去了美国,包括像阿多诺和马尔库塞都是到美国(本雅明是在边境自杀,没有出来)。法兰克福学派这一批学者的整个学术观念,几乎影响到整个战后所有的社会思潮,从艺术、美学、哲学,甚至包括社会学和音乐学。但是,我这里边有一个重要观点跟国内学界包括德国学界不太一样的。我的观点是法兰克福学派到了1947年前后发生了一次非常重要的转折,这个转折正好跟前面第一讲的标题有关,我把它称之为后现代转折,这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它最著名的文本就是启蒙辩证法。我认为,从这一本书开始,霍克海默实际上是受到阿多诺的影响,在这本书里边第一次提出了反启蒙的概念(我看到最前面江怡老师的报告题目中现代、后现代、启蒙),启蒙辩证法的主题是什么呢就是启蒙的自反性启蒙开始是作为解放的话语,在整个工业化进程当中,工具理性从控制自然最后反转为控制社会(这是阿多诺在社会学研究里边非常重要的观点,一个关键词叫做被控制的社会),这个观点影响了一批思想家,后来福柯用过一句话就是知识就是权力,这句话是培根最早用的,那句话原来我们经常翻成知识就是力量,一个是褒义一个是贬义。知识作为力量是给我们解放,我们拷问自然,自然向我们吐露它的规律,我们通过控制自然推动工业革命,推动整个社会进步,这个时候涉及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对整个西方文明的基本历史观,即进步史观的质疑。但这个观点最早是谁提出来的呢本雅明。本雅明最早提出来一部人类文明的进步史同时是一部野蛮的历史,这是最早提出来的反省进步史观。启蒙的观点也是如此,所以在这一本书里,这两位思想家第一次意识到一个问题,由启蒙释放出来的工具理性,已经成为资本控制自然,资本控制人最重要的奴役工具。启蒙从解放走向奴役,这是启蒙辩证法最关键的概念。因此也就从这一本书开始,工业性、工业解放和整个进步的观点受到质疑。当然这个思想是在他最重要的文本否定辩证法当中完成的。于是我认为,在阿多诺的这个文本中,第一次终结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理论逻辑。为什么西马的整个理论体系是建立在现代性、工业性的资本主义发展基础之上的,而阿多诺之后实际上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后工业文明(我一会举例的时候会专门讲这个问题)。那么,如果我提出在阿多诺的这本书中(西马的)理论逻辑终结了,那么在1968年之后,西方仍然发生了什么2000年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认为西方马克思主义逻辑终结出现了三个重要的理论流向第一个流向,目前西方左派中仍然还有一批左派思想家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但是他们所面对的研究对象是后现代语境下的全球化资本主义。包括今天吃饭的时候我们主任提到杰姆逊、德里克、伊格尔顿,还有目前在美国非常热的哈维(DavidHarvey),他称自己是地理学的历史唯物主义流派,他的观点现在有广泛影响为什么呢直接影响到建筑文化、城市规划。这批学者,我把它称之为晚期马克思主义者。它不再是延续西方马克思主义总体性的理论。但是另外有更多的一批人,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齐泽克、巴丢、朗西埃等人,包括鲍德里亚前期,我把它称之为后马克思思潮。实际上,阿多诺的晚期思想是这个流派的最早的开创人,其先驱还有晚期列弗斐尔和明天我们要讲的德波。为什么叫后马克思思潮因为这些人不再信仰马克思主义了,从原来的马克思主义里边脱离出来,明确的表示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但是仍然运用了马克思批判的理论武器。这里面还包括谁呢包括著名的结构理论大师德里达,但只是德里达的晚期。2002年,我请德里达到南京大学访问,当时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因为是阿尔都塞的学生,在他老师去世之前他始终没有表达对自己老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从来没有表达过,而且他的解构理论在左派理论里面被批判为资本主义的同谋,就是后现代思想在西方左派理论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定性,即后现代主义实际上是今天资本主义在后工业文明发展中的文化表现,是它统治的同谋。德里达为了摆脱左派的批评,在1992年发表了著名的报告马克思的幽灵,后来变成了一本书,我们中文也有翻译。在这本书当中,作为一个解构理论所谓后现代大师,他第一个在前苏东全部倒台之后为马克思辩护,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这里,还应该包括德勒兹(GillesDeleuzu),德勒兹实际上是后马克思思潮中非常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的翻译非常困难(我看前面陈永国先生来讲德勒兹与音乐),他有两本音乐笔记,但德勒兹最著名的一本书是反俄狄浦斯(我们已经购买了版权),实际上是批判资本主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个新革命的理论,用拉康的观点来解释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他所提出的观点,我们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认为今天革命的出路是精神分裂,他做了一些区分,如病理性的精神分裂与革命性的精神。我把这些理论称之为后马克思思潮,因为这一批人不是马克思主义,但是它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和方法来批判当代资本主义。更重要的是,这批思想家的思想,影响到整个现代西方文化。在好莱坞大片当中有不少片子全是这些思想大师的哲学故事的模型,包括像骇客帝国,实际上是鲍德里亚哲学思想的一个电影故事,但我觉得中国观众可能绝大部分根本不知道讲的是这个故事。那一对导演兄弟最开始实际上是想请鲍德里亚到这个电影里边拿着他的拟像与拟真这本书做一个画面,被鲍德里亚拒绝了,所以在电影里边出现了这样一个片段尼尔在他的计算机前面,计算机上面一行字有人敲门,这个时候他过去开门,然后有人进来向他买软件,尼尔拿起一本书,这本书英文标题就是鲍德里亚的书拟像与拟真,他打开这个书,里边是空的,然后从里边拿出一个软盘交给另外一个人。在这部电影中,相当一部分对白,特别是黑衣人跟尼尔的对话都是鲍德里亚原书里边的原话。他们实际上描述出来的一个基本情景,是对资本主义当代世界畸形存在的一种批评,今天对人们奴役上是什么奴役当代资本主义通过符码制造出一个幻境的世界,我们自觉得非常安逸,我们以为是真的,可是当尼尔和黑衣人跳出幻象时却发现人躺在一个蛋当中,通过管道输入,所有的物质需要和影像全部是被输入的,全部是幻象。所以,当尼尔从幻象里边解脱以后,这些东西都是从上述这一群人的思想中来的。但是对于中国学界来讲,这一切都是陌生的。第三个路向就是后现代的马克思主义,这一点一样也是国内学界不够关注的。其中最重要的思潮,一个是生态学的马克思主义,一个是新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这在国外现在已经非常非常的广泛,特别是新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这些流派直接是运用了所谓的后现代的理论,像德里达、徳勒兹、鲍德里亚这一些人,然后形成了一批跟生态伦理跟心理批评相关的东西。而且,他们理论的最前端都是直接在批评马克思的观点。我这里简单讲两句,比如说生态学的马克思主义,它最重要的批评的是马克思的生产力观点。在马列课上,我们都记得生产力的概念是什么呢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征服这个概念本身在生态学里边就是非常有问题的。我们可以进入刚刚发映的大片阿凡达的主题。阿凡达里边的地球人,最后那句话是说这帮丑陋的地球人又回到了被他们毁灭的星球上去了。阿凡达的主题实际上恰恰是质疑征服自然的主题,而生态学的马克思主义认为,问题的根子在哪呢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第一段话里边,就是人类生产力创造,征服自然的过程,经济推动社会历史进步,征服是推动历史进步这个根基就错了,人和自然的关系实际上是伙伴的关系而不是征服和奴役、控制的关系,他们是在这一点上它来讨论资本主义社会过程当中的生态危机。阿凡达的主题实际上跟晚期海德格尔和鲍德里亚的思想相关,我们也不大看懂这个意思。我在一次座谈会上专门讲到过,好莱坞电影学院的这帮评委不大清楚卡梅隆的整个哲学背景,这个哲学背景实际上是非常深邃的,也不大能够读懂,实际上那个蓝脸的纳威人在海德格尔的文本里都是有出处的,在诗里都是有出处的,非常奇妙的一种比喻。关于这一点,我也是最近在做海德格尔的文本当中无意发现的。所以,这些思想家所持有的这种左派话语,是我们在中国是听不见的。我们中国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什么呢一讲到马克思,似

注意事项

本文(从青年卢卡奇到阿多诺.doc.doc)为本站会员()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renrendoc@163.com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