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人人文库网!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人人文库网
首页 人人文库网 > 资源分类 > DOC文档下载

经典的生成与文学的合法性——文化生产场域视野中的传统诗经学考察

  • 资源大小:61.00KB        全文页数:13页
  • 资源格式: DOC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12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12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经典的生成与文学的合法性——文化生产场域视野中的传统诗经学考察

经典的生成与文学的合法性文化生产场域视野中的传统诗经学考察杨子怡作者简介杨子怡,1955年出生于湖南新邵县,惠州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教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中国韵文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国际诗经学术研究会会员。研究方向为中国文化学、古代文学、文化诗学、诗经学及韩愈、苏轼专题研究等。先后在内地、台湾和香港的多家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达70余万字。其中多篇被新华文摘、中国人民大学资料转载和复印,受到好评。与人合编、合撰出版著作两部。主持省、市级课题研究多项。创作旧体诗词400余首,出版发表上百首。内容提要传统诗经学经历了先秦、汉唐、宋元、明清等各具特色的不同阶段。这是一个漫长的由文化诗经到文学诗经的过程,即由经学语境生成文学语境的过程。这是一个饶有兴趣的话题。本文拟用布迪厄的场域理论,把诗三百由“经”而“诗”的现象放到文化生产场即文学场中去作整体考察和审视,以探寻经学和文学生成的过程及合法性。关键词文化生产场经学语境文学语境合法性符号权力黑格尔在其美学一书中曾提出有名的艺术终结的命题。他说“艺术对于我们现代人已是过去的事了。因此,它也已丧失了真正的真实和生命,已不复能维持他从前的在现实中的必须和崇高地位。”①这一命题被克罗齐称之为“葬礼演说”。②在黑格尔看来,哲学真理高于艺术真理,真理是合法性的来源,艺术因不能再充当表现哲学理念的最佳手段,因而它已经失去存在的合法性。黑格尔的这种艺术“葬礼演说”,遭到了当代许多美学家诸如尼采、海德格尔等人的抛弃,在他们看来,艺术不是蹩脚的哲学,不应该自我扬弃,更不应该淡出人类精神的历史舞台,它不仅不缺失真理,而且有更高的真理。海德格尔曾说“艺术乃是真理在作品中的创造性保护。艺术因而也是真理的形成和发生。”“艺术的本质就是存在者的真理自行置于作品。”③因此,文学艺术永远有它存在的合法性。当然,文学艺术在某个历史时期话语权的暂时缺失或暂时转换,是完全可能的,但是不能因此断定是其末日,它的存活,它的重新获得话语霸权,它的合法性是不容置疑的,古今中外的文学艺术史都充分证实了这一点。中国古代最早的诗集诗经从文学话语的缺失到生成过程就是明证。众所周知,诗经从产生伊始,历代学人就不断地诠释它,解读它,从先秦而降,一直到清,形成了所谓的传统诗经学。传统诗经学尽管形成了先秦注重应用,汉学注重训诂,宋学注重义理,清学注重考据的不同阶段性特点;但其有相通处,那就是人们更关注它的文化内涵,以经学为主体,孜孜不倦地经化它,很少有人把它当作文学诗经来读。可见,诗经从产生伊始,压根儿就没有获得文学话语霸权。人们根本没把它当成诗,而是把它当成“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④的经典,文化的经典,载道的经典。其成为文学的诗经出现在人们的话语中,那是明中叶以后的事。明中叶以后,人们才开始以诗为“诗”,即把诗经放在文学的视野中去审视。因此,传统诗经学经过了经典的生成到文学的建构过程,从这个意义来说,传统诗经学可分为先秦至明代的经化时期和明至清的文学建构时期。这也就是诗经的文学话语经过缺失到建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尽管经学是强势话语,但文学仍然顽强地存活。经学话语霸权没有挡住诗性的复归,文学诗经终于生成,尽管它姗姗来迟。这适足以说明文学的合法性是权力审美无法排斥的。诗经在传统的诗经学中,其经典地位是如何生成的漫长的诗经学中为什么会缺失文学话语文化诗经之存在是否有它合理性诗经文学话语的构成为什么会成为可能其合法性依据在哪些方面这些饶有兴味的话题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如果把它放在一个大的场域,比如文学场视野中去考察,可能会开阔我们的视野,探赜出一些新的法门来。所谓场域,这是法国思想家布迪厄在他的专著区隔、艺术之恋、艺术的法则、文化生产场等著作中所提出来并反复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场”是一种创生条件,如同宇宙的无限大,在“场”的空间才能创生物质;“场”又是一种效应,如同磁场中的磁效应和电场中的电效应以及粒子场中的粒子效应;“场”更是一种具体意义上的“存在”,凡是物质,往往是多元“场”效应的综合。世界就是由众多的各种场构成。借助具有如上诸多特性的“场”概念,布迪厄提出了文学场或者文化生产场的概念。所谓文化生产场,其实是包含作家、作品得以造就和出现,得以产生实际文化效应的必备条件和多元条件;也是权力场在文学领域中的表现。谁拥有权力,谁就拥有更多的文化资本、符号资本或者说文学资本。权力包括显性的政治权力和隐性的经济权力、文化权力、符号权力。在文化生产场中,隐性的符号权力显得尤为重要,统治者占有了较多的符号资本,就可以让被统治者情不自禁地、自愿地接受自己的理念,从而达到两者的共识,这种温情脉脉的符号支配比简单的肢体暴力或谓“有形暴力”要高明得多。布迪厄把这种符号支配叫着“符号暴力”。他说“国家是符号权力的集大成者,我认为国家就是垄断的所有者,不仅垄断着合法的有形暴力,而且同样垄断了合法的符号暴力。”⑤符号权力,也就是得到合法化的权力。在文化生产场中,它表现为对话语霸权的争夺,对符号暴力的垄断。因此符号权力的获得与否对文学的生产、文化经典的生成、文学话语的缺失与存活、话语霸权的形成以及文学的合法性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把传统诗经学放在这种多元化的场域中去考察,那么,“诗”的一经产生为什么就被经典化,文学话语就缺失而明代以后为什么终于取得了它的文学合法性地位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答。在多元的文学场中去审视诗三百由“经”到“诗”的生成过程,我们会发现经典的生成与文学的生成都有它们的合法性。一、诗经文化经典的生成及其合法性“诗三百”产生后,经历了经学语境生成和到文学语境转换的艰难曲折过程。先秦至唐宋的诗经学基本上处于经学语境中,明以后,文学语境才正式生成。在先秦诗经学、汉唐诗经学的经学语境里,情况又有所不同,先秦是经学语境形成的准备期,由于诗在生产中就有一种与之随生的文化因子,使它具有广泛的应用价值,在礼乐典礼中人们使用它,在语言交际中人们使用它,这种不顾“诗本义”而“余取所求”(左传襄公二十八年)的用诗是这个时期最主要的特点,这种强势话语,使得经学语境的生成成为可能。汉代随着儒家经世致用精神的确立,经学语境正式形成,以“经”解诗成为强势话语渗透整个汉学中,并一直影响到唐宋,经学的原则、精神贯穿于传统诗经学中。首先,我们看看经学语境生成过程中的用诗现象,看看它是如何影响经学语境生成的。先秦用诗主要包括了“歌诗”、“引诗”、“诵诗”、“赋诗”、“教诗”几种,其中“诵诗”与“赋诗”义相通,据汉书艺文志对“赋”的解释,是“不歌而诵”之谓,左传中记载赋诗的例子中,间或有作诵诗者,因此,诵诗即赋诗。“歌诗”、“引诗”和“赋诗”则意义不同。左传襄公二十九记载吴公子季札请观周乐,(穆子)使工为之歌周南、召南。正义认为所“歌周南、召南之诗,而以乐音为之节也。”“音乐为之节”即透露出,“歌”是以乐器伴奏之歌咏,而“赋”、“诵”是以声节背诵“诗”。有时,“诵”也近于“徒歌”,即不入乐之歌。礼记文王世子有“春诵夏弦”的记载,郑注“诵谓歌乐也”。孔疏“口诵歌乐之篇,不以琴瑟”。从墨子公孟所谓“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看来,春秋时期,歌诗、诵诗现象是很普遍的。歌诗、诵诗主要用在这宗庙祭祀、朝会燕享、日常生活礼节中,与周王朝的礼仪生活密不可分。比如仪礼乡饮酒礼就记载在行礼过程中,“工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又“乐南陔、白华、华黍。”又“间歌鱼丽、笙由庾、歌南有嘉鱼、笙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仪。”最后乃合乐周南关睢、葛覃、卷耳,召南中的鹊巢、采繁、采蘋。从这条记载可以看出,诗全面地参与了当时的礼仪文化之中,成为当时祭祀、朝会燕享的载体。宗庙祭祀、朝会燕享主要还停留在天子、诸侯等贵族的层面,歌诗有严格的等级,如左传襄公四年所云“三夏,天子所以享元侯也,使臣弗敢与闻。文王,两君相见之乐也,使臣不敢及。”可见,有些诗是王乐专用的,王乐一般在雅乐、颂乐中选取。但随着用诗的普及化,王乐逐渐乡土化,周礼就记载“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诸侯以貍首为节,卿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蘩为节”。以上所歌之诗除了貍首为逸诗外,余全出于周南、召南等国风中,说明歌诗之音乐趋向于罔顾等级,在民间诗乐中选取,发展到后来,贵族王公越来越喜欢起于民间的“新声”。魏文侯就说“吾端冕而听古乐则恐卧,听郑卫之音则不知倦。”(礼记乐记)齐宣王也说“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直好世俗之乐耳。”(孟子梁惠王下)除了礼仪文化中的广泛歌诗、弦诗、舞诗、诵诗外,先秦时代,人们言必称引诗,即清人劳孝舆春秋诗话中所说的“事无细微,皆引诗以证得失”。春秋时期主要是言语引诗,战国时期主要是著作引诗。引诗与赋诗不同处是,前者不拘场合,不拘形式,借诗印证或发挥自己的观点;后者则多在正式场合,主要是在外交场合中进行。引诗目的有种种,或引诗作为品德修养之格言,如礼记礼运篇所引“故以孝事君则忠,以敬事长则顺,忠顺不失,以事其上。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或引诗评事,如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载“十二月已巳郑大夫盟于伯有氏,裨谌曰‘是盟也,其与几何诗曰君子屡盟,乱是用长。今是长乱之道也’”此乃引诗小雅巧言以评屡盟之失。故朱熹释此二语云“言君子不能已乱,而屡盟以相要,则乱是用长矣。”(朱熹诗集传)或引诗作为政治、治事之准则,如左传襄公三十一年载“诗云‘敬慎威仪,惟民之则。’令尹无威仪,民无则焉。民所不则,以在民上,不可以终。”在先秦著作中,左传、国语引诗就多达二百五十条,孟子有三十三处,荀子有八十一处之多。可见引诗是何等的普遍使用。在用诗中,最奇特的要数春秋的赋诗了,人们居然可以随意地根据自己的需要“赋诗断章,余取所求”(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诗”居然可以成为外交场合使用的语言,赋诗得体,可以解决许多外交问题,通过赋诗可以交好,如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载了一次赋诗活动“郑伯享赵孟于垂陇,子展、伯有、子西、子产、子大叔、二子石(即印段、公孙段)从”,子展、子产分别赋草虫、隰桑,义取思慕君子;子西赋黍苗,以召伯之功比赵孟;印段赋蟋蟀以美赵孟好乐无荒;公孙段赋桑扈,义取君子能受天之祜;所赋都是得体的赞颂之词,用以交好。只有伯有所赋鹑之贲贲不得体,赵孟斥之为“床第之言不逾阈”,意谓这是私室之言,不宜向外人道。甚或有人担心“伯有将为戮矣”。通过赋诗可以乞援,如左传定公四年记载吴侵楚,楚之“申包胥如秦乞师秦伯使辞焉。”申包胥“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终于感动秦伯,秦伯“为之赋无衣”,取“与子同仇”之意,表示愿意出兵相救,深谙于诗的申包胥立即“九顿首”而拜,此诗有三章,一章三顿首,故九顿首,以示感激之深。此外,通过赋诗,还可以排难解纷,可以别贤与不肖,所以班固汉书艺文志说“古者诸侯卿大夫交接邻国,以微言相感,当揖让之时,必称诗以喻志,盖以别贤不肖以观盛衰焉。”赋诗虽偶有即兴而作,但极少,大都“诵古”,即赋诵诗三百之成篇。赋诗活动主要见载于左传,有七十余次,国语亦有少量记载。春秋所赋之诗,除少数周诗外,大多是周、召二南和邶、卫中的民歌,郑国人甚或“赋不出郑志,皆暱燕好”(左传昭公十六年),常赋郑诗中的情歌,而这些郑诗恰恰是被宋人目之为“淫诗”的作品,这是因为人们断章取义,为我所用,压根儿没把它当成是情歌,这适足以说明文学的语境完全没有生成,在实用主义的氛围中,文学患上失语症,被权力审美边缘化。与此相反,文化诗经作为经典的地位却在逐渐生成。由于诗三百在先秦有如此广泛的用场,以至于“不学诗,无以言”,因此,学诗、教诗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教诗是把诗推向礼治文化、道德文化的最有效的手段。教诗在官学和私学中俱存,周礼春官就谈到“教六诗”、“以乐语教国子”的话,这是官学教诗。官学教诗的人是太师,周礼太师职云“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以六德为本,以六律为首”。孔子首创私学,以“文”、“行”、“忠”、“信”为“四教”,而“文”教中就含诗书礼乐。史记孔子世家云“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在“四教”中,孔子最看重的是“诗教”,他认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要实现“礼治”,必须靠诗、礼、乐三者来达成,而三者中尤为重要者是诗。所以他鼓励学生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阳货)孔子把兴、观、群、怨、识作为教诗目的,把“事父”、“事君”的修养和立德立功的目标置于诗教中,这样,诗不仅仅是外交场合人们任意发挥的工具,不仅仅是文人学者著述、辩论用来称引以证其志的文本,而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人们修身、齐家、治国、立德、立功的精神源泉,成为礼治社会所必须的教科书。因此,无论是官学教诗,还是私学教诗,都是权力审美对文学的介入,是文化生产场中权力对符号资本的争夺和垄断。孔子虽是私学教诗,其实他无意识地融入了主流社会,自觉成为当时社会集团的代理人,成为社会集团争夺符号资本的自愿服务者,他以自己渊博学识和号召力、影响力,通过教诗,完成了诗三百的日常生活用诗的世俗化向道德文化、礼治文化高雅化层面的转化,诗三百逐渐脱离世俗用诗的功利层面而趋向文化经典化,经学语境在逐步生成。诗三百的这种一经产生,文学语境就遭遇封杀的命运,恰印证了布迪厄文化生产场域理论的可信在文化生产场域中,文学场在作为元场域的权力场中始终居于被支配地位,说到底,始终要受特定历史时期政治、经济、主流文化之影响,受到符号被垄断即符号暴力的影响。其次,我们看看汉代诗经学中经学语境的正式确立。上面我们所谈的先秦用诗,无论是赋诗言志,还是引诗明理,教诗导志,主要是立足于实用,主要停留在“诗言志”、“诗以导志”的阶段,此“志”非诗人触物所感之情志,而是外交上的意向、愿望和虚与委蛇的酬酢周旋之志,或引诗中的明理证志和教诗中的“事父”、“事君”修身导志。因此,以情为核心的触物感怀的诗志受到弱化。尽管先秦诗学中不乏文学论诗的片言只语,如孔子的“思无邪”、伪尚书舜典的“诗言志”、荀子的“诗言道”、孟子的“知人论世”、“以意逆志”诸说,虽也涉及到一些诗本义问题,但本质上是根于断章取义的实用,文学性始终没有从正面关注和阐释,文学语境淹没在功利的实用大潮中。先秦用诗为汉儒经化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汉一代随着儒学独尊地位的确立,随着权力审美的更积极的介入,随着符号权力更激烈的争夺,经学语境正式生成,诗三百也正式被冠以“经”的名义,成为各家经典,文化诗经的地位正式确立。与先秦诗经学通过广泛用诗把诗三百推向文化经典的作法不同,汉儒主要是通过阐释诗而重塑诗,从而在阐释的过程中取得符号霸权,把诗推向文化经典的地位,使经学语境正式生成。由于“诗无达诂”,篇无定说,形成了汉代齐、鲁、韩、毛四家诗。尽管各家阐释不同,甚至“离若吴越”,但精神则一,那正是如清人程廷祚诗论中所说的“汉儒言诗,不出美刺二端”。共同的旨趣是以“经”解诗。本质上仍是为用,甚至“以三百篇当谏书”(汉书儒林传)用,不同的是由先秦断章取义为用转为取全篇之义而用,由先秦的外交赋诗、燕享称诗、言语引诗、导志教诗转为以“经”解诗,由实用的工具转为“经邦纬俗”的精神食粮,与此相适应的是出现了偏重于政治教化的功利性价值取向和历史化倾向。以史明诗,以美刺警世劝治。如将仲子明明是少女怀人之情诗,与史了无干系,而毛诗序却偏偏说该诗是“刺庄公也,不胜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谏而公弗听,小不忍以致大乱焉”。木瓜明明是写男女互赠信物的恋歌,毛诗序却说成是“美齐桓公也。卫国有狄人之败,出处于漕。齐桓公救而封之,遗之车马器服焉。卫人思之,欲报之,而作是诗也”。周南关雎是典型的情诗,可四家诗居然读出教化功能来韩诗认为“今时大人内倾于色,贤人见其萌,故咏关雎,说淑女,正容仪以刺时。”(王应麟诗考)鲁诗则谓“康王一朝晏起,关雎见几而作。”(后汉书杨赐传)齐诗认为“周室将衰,康王晏起,毕公喟炙,深思古道,感彼关雎,德不双侣,愿得周公妃,以窈窕防微渐,讽谕君父。”(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毛诗则认为“关雎,后妃之德也乐得淑女,以配君子,爱在进贤,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雎之义也。”(毛诗序)尽管四家阐释不尽相同,但把诗义定于政治教化这一价值取向却是不约而同。更有甚者,汉儒还在本属诗篇编排问题的“关雎为风之始”上做文章,如齐诗传人匡衡就说孔子论诗以关雎为始,言太上者,民之父母也,后夫人之行不侔乎天地,则无以奉神灵之统而理万物之宜。故诗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言能致其贞淑不贰,其操情欲之感无介乎容仪,寡私之意形乎动静,夫然后可以配至尊而为宗庙之主。此纲纪之首,王教之端也。自上世以来,三代兴废,未有不由此者。(汉书匡衡传)这段话告诉我们关雎之所以列为“风之始”,是因为诗中的“淑女”身为“后夫人”,有着“母仪天下”之特殊身份,而且在她身上可以寻绎出关系国家兴替大事的妇德,因此,关雎是“纲纪之首,王教之端”,自然当之无愧了。一首情诗居然被阐释出如许多的教化内容来,我们不得不佩服汉人的这种“余取所求”的想象力。在这种道德教化的强势语境里,自然就没有了文学诗经的立足之地了,文化生产场中的符号权力已被代表统治者意志的社会集团所垄断,并且他们按照修齐治平的需要重塑了它。这种道德教化的价值取向源于孔孟的诗论,并影响到魏晋南北朝唐宋的诗经学,甚至整个传统诗经学。可见,这种隐形的符号暴力比粗暴愚蠢的有形暴力即强力统治影响要大得多,它吸引一代代学人自觉地心甘情愿地参与,为维护统治者的统治,用他们的心智建构起一道牢固的道德教化墙,用历史化的手法,营构了一个强力的经学语境。诗三百产生伊始就被经化,生成文化经典化的经学语境,探讨诗性的文学语境被弱化,被强势的经学语境所淹没,这种现象并非偶然的,有着无可厚非的必然性和合法性。这种合法性笔者认为表现在下面两个方面。第一,诗产生伊始就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这使人们在文化生产场中对诗的文化阐释、文化还原成为可能。诗是在灿烂的礼乐文化十分繁盛的周代产生的,从它的制作到加工整理,已经渗入了丰富的文化特别是礼乐文化的内涵,无论是当初的制作,还是稍后的献诗、采诗、删诗,都无不附生着当时礼乐文化的因子。先秦人们之所以能“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墨子公孟篇),就是因为这些诗大多数在产生时就附生着礼乐文化的因素,有些甚至是直接为作礼作乐而创制的歌,直接与礼相互依存。如周颂,大部分是为配合祭仪、典礼而生产的,如清庙是周王祭祀宗庙之歌,维天之命、维清是为祭文王而作;武、桓、赉等为配大武舞而作;般是周王巡狩,祭祀山河,招告诸候而作;雍是周武王祭文王后撤祭品祭器之乐;噫嘻为周王行籍田礼时所唱之歌;丰年为秋冬收藏“报赛”礼时所唱之歌。鲁颂、商颂也多这样的作品,如鲁颂中的有駜是贵族宴乐,商颂中的烈祖是祭成汤之歌。此外,象大雅中的生民、公刘、绵、大明、文王是祭周王朝祖先的大型乐歌。小雅中的鹿鸣是周天子宴群臣和宾客的专用乐歌。由于这些诗歌中的礼乐文化因子大量存在,这就为春秋祭祀用诗和汉儒的以礼乐道德解诗提供了可能条件。有些作品即使在元生产场中礼乐文化因子不够突出,处在弱化的状态,但经过采诗者、献诗者或删诗者的整理、再创作,弱势的文化态势也就彰显出来。国语周语中的所谓“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班固汉书中所谓“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都告诉我们一个事实采诗、献诗的目的都是为了把诗集中到周王朝乐官手中加以集中整理,配上音乐,以佐“天子听政”和“观政”,“以闻于天子”,让天子知为政之得失。如小雅节南山中的“家父作诵,以究王讻”,大雅民劳中的“王欲玉女,是用大谏”,显然透露出献诗进谏的意味。这也就告诉我们,诗在制作中就存活着一种讽谏的文化内涵,明了这一点,先秦用诗中以诗讽劝,汉儒把诗当谏书的现象就可以理解了。在诗的元生产场中,诗歌生产者不但为朝廷庙祝祭祀、庆会燕享生产了一些朝仪用诗,也为人们日常生活交往、赠答酬酢制作了一些诗。比如大雅崧高一诗是大夫吉甫送宣王舅氏申伯封于谢而作,大雅烝民是送卿士仲山甫赴齐地筑城所作,小雅天保则是臣下为君主祝寿而作。从这里也可看出,礼乐文化已深入到人们的日常交际生活中。除了礼乐文化外,在诗的制作中还渗透了一些符合儒家中和思想的文化因子,如诗经中就有不少“和”的概念,如萚兮中的“倡予和女”,棠棣中的“兄弟既具,和乐且孺”,“兄弟既翕,和乐且湛”,伐木“神之听之,冬和且平”,蓼萧“和鸣雝雝,万福攸同”,宾之初筵“籥舞笙鼓,乐既和奏”,鹿鸣“和乐且湛”,那“既和且平,依我磬声”。读了这些诗句,让人感受到一种祥和、平静、和谐之气。后来儒学生成的讲究人际和谐的中庸文化,其实最早在诗经中也可找到一些基因。另外,诗经有一部分作品确实也保存了历史人物和历史史实。比如象周颂中的维天之命、执竞、我将、大雅、十月之交、黍苖等篇都是指名道姓之作。又比如陈风株林一诗写到“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毛诗序说“株林,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从左传、谷梁传中相关记载可见,该诗确实反映了陈灵公的淫行,毛诗的解释基本上是合乎历史史实的。又如齐风南山诗,三家诗都认为是刺齐襄公与其妹通奸乱伦之作,证之以先秦其它历史典籍,其说与史实相符。诗经中部分作品的史文化的寄生,这为汉儒以美刺为核心的历史化解诗提供了根据,也使他们的“余取所求”任意历史化成为可能。第二,权力审美对符号资本垄断的合法性是造成经学语境生成的重要原因。“符号资本”是布迪厄场域理论一个重要概念,它是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的合成形式。这种资本获得的多寡是造成何种语境成为强势话语的关健。任何统治者,除了以有形的简单的愚蠢的暴力外,他们也会采用温情脉脉的隐形的能被社会接受的符号暴力,象秦始皇那样焚书坑儒式的作法毕竟是少数。他们会通过垄断符号权力,控制文化资本以夺取某种话语霸权来维护其体制的存活。因此,在文化生产场域中,权力作为元场域一定要对文学进行干预,权力场始终居主导地位,文学场始终居被动地位。权力对符号暴力的占有是既合情又合法的一种存在,因此,诗三百在文学场域中文学语境被弱化,而文化经典地位被强化,经学语境被生成,也是一种合情合法的存在。在现代,权力夺取文学场中的资本的方法主要是通过出版、发表作品和提高作者地位,以期使文学作品文学经典化,建构强势的文学话语霸权。而这在先秦、两汉都不存在。古代没有出版业,文人无法借以宣传自己的作品,提高自己的地位,让作品作为文学经典流传。诚然,先秦的用诗和汉代的注诗、释诗,其作用和影响可相当后代的出版业。但不幸的是,先秦的用诗也好,汉儒的注诗、释诗也好,都是官方权力审美的介入,用诗者、注诗的学者其实是权力的代言人,是权力的自愿服务者。他们夺取符号暴力不是基于提高作品地位,使之成为文学经典的目的;相反,是通过营构道德文化、礼乐文化的经学语境,来维护统治者的统治。他们的用诗、释诗其实是一种权力审美的参与。权力审美与民间审美毕竟是不同的,权力审美往往把美看成是“道德的象征”,道德就是美。诗因为“思无邪”所以美,关雎因为“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所以美,一句话,能够以“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⑥为道德依归的才是美,能够“载道”的才是美。而民间审美则认为渲泄人情者即是美,文学除了自身之外,没有其它的目的,没有政治的、经济的目的,一切是“为了生产的生产”,即为同行而生产,当然也有“为了受众的生产”,即为普通大众而生产。象这种民间的审美标准,自然会被排除在符号权力已被操控的经学语境之外,因此,诗经的文学因素被漠视,诗经的文学语境不能生成,也是合法的。如果说先秦是在功利主义的礼乐文化语境中通过歌诗、舞诗、引诗、赋诗、教诗等广泛的用诗排挤了文学话语的话,那么,汉代则是在“天人合一”、“独尊儒术”的氛围中通过以历史化的手法释诗而建构了自己的经学话语而排挤了文学话语。在汉代,随着儒学的定于一尊,经过儒学始祖孔子所鼓吹的诗三百自然成为文化的经典,四家诗特别是毛诗通过对诗经的权威阐释,把诗自先秦用诗以来的文化价值进行了整合,使之变成更有效的政治教化工具,从而促进了“道统”与“政统”的相结合,也为后代提供了明道、

注意事项

本文(经典的生成与文学的合法性——文化生产场域视野中的传统诗经学考察)为本站会员(vyyolyg827)主动上传,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人人文库网(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